第八章 模范俘虏征战游记(8)
乔斯塔夫2019-01-07 16:032,734

  “是你们!我英勇无畏的士兵们!是你们助我完成了这看似不可能的征服!”大厅的正中央处,我们的乔斯塔夫国王陛下单手高举权力之剑,充满激情地向着在场的所有人宣告自己对他们的感谢。

  “喔!陛下万岁!”

  “我们将会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您,直到生命的终结!”

  人们也自然而然地担起了捧场的指责,既然国王这样说,他们也会这么接受。

  紧接着,乔斯塔夫国王将握着剑的手转而直直地向胸前举起,自信地吩咐着侍卫:“快把名单拿上来,大声地向在场的勇士们念出来!让我们看看拉穆拿王国的第一批骑士到底有谁?”

  国王陛下的这一吩咐彻底把宴会推向了高潮,无论是在场的拉穆拿人还是巴里昂人,都热切地看着遵命前去取得名单的侍者。只要能够获得国王陛下的认可,成为一名骑士,那之前的战争之苦或是俘虏生涯都不过是人生巅峰来临之前的小小考验罢了,与成为一个新兴王国的新贵族相比,这些苦难都不值一提。

  趁着侍者还没有回来,大厅里的人们彻底地放开了手脚,有的在与身边的人高谈阔论,有的则是酩酊大醉,还有的甚至都开始对国王陛下的侍女动手动脚。当然,若是在老牌的巴里昂帝国宫廷聚会,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大部分贵族武士都是才从冰雪之国的荒蛮之地转变为新贵族的新兴国家来说,什么礼数都是放屁,包括我们的乔斯塔夫陛下也对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一点都不在意,完全都是放任这些半野蛮的武士们肆意妄为。

  至于那些刚刚从俘虏仆从军脱颖而出的巴里昂士兵们?哦,天呐,如你所想,他们似乎要更为疯狂,毕竟都是一群被当作牲畜随意使用了几个月的悲惨人物,哦,当然,除了少数还算理智的人或是根本就是禁欲的家伙。

  比如我们的朗格拉日和玛蒂尔,至于那个大病初愈的赫里斯?

  “哦,这家伙怎么又在胡来了!嘿,赫里斯!快回来,这可是国王陛下的册封聚会!”朗格拉日在看到赫里斯又去对一旁的侍女上下其手时,及时的出现,并将那位不敢反抗的侍女解救了出来。

  正当赫里斯准备发飙时,他偷偷伸手掐了掐赫里斯的手臂,好让他更清醒些,他凑在赫里斯的耳边,低声地提醒着“蠢货,你当你是国王陛下的同乡了吗!那些拉穆拿人不守规矩也就算了,我们是什么人?你可别忘了,在打进博萨科堡之前你我还都是卑贱的俘虏!”

  听完朗格拉日的警告,赫里斯顿时惊醒。之前因为酒意和本就想要撒泼而激发出来的迷醉感全都立刻地消失不见,甚至赫里斯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手臂上的汗毛都因为紧张而倒竖起来。

  赫里斯终于还是在朗格拉日的警示下,直面了自己被俘虏后一直以来不愿去想的一些事情。比如说,自己这些人都只不过是一群俘虏、奴隶,哪怕做的再好,恐怕在未来也不会比得上那些一出生就因为拉穆拿人的“高贵”身份而占据高位的野蛮人,这些类似的事情。

  而这,就是这个新兴的拉穆拿王国的本质吧?

  真正的统治者与大贵族将永远都是那些拉穆拿武士,或许他们会为了更好地统治辽阔的领土而分一些权力给那些投降的巴里昂大贵族们,至于他们这些想要依靠战功来晋升的家伙们,恐怕到了最后也不过是国王陛下眼中的炮灰而已,更糟糕的是,依旧会是可供那些“大人物们”随意驱使的奴隶,只不过换了个更好听点的名字:骑士。

  “可别现在就打击他,至少我们还能短暂地享有自己用命搏出来的光荣时刻。先生们,午安,先生们!”突然传来的声音让赫里斯和朗格拉日都吃了一惊,他们没有想到这样的私下谈话会被其他人听到。

  等看清了来人,赫里斯那满是胡茬子的脸就笑得像是他南方老家到了开放季节就会盛开的花一样,满是褶子。

  “哦,这不是我亲爱的同乡,玛蒂尔嘛!怎么样,老兄,这几天过的还舒服吗?听说你当时救了我们的国王陛下?”赫里斯热情地上前紧紧地握住对方伸出来的手,要不是对方手上还拿着一杯不知道从哪拿的葡萄酒,他或许就要抱上去以示亲热了。

  至于我们的朗格拉日先生这种外冷内热的闷骚男就没有赫里斯那么“不知礼数”了,他一只手轻轻往上顶了顶帽檐,表示问好,就没有更进一步的肢体动作了,漂亮的巴里昂绅士礼节。不过必要的问好还是需要的,他用自以为柔和的声音问着对方近来的状况,等到玛蒂尔跟他们聊完这些毫无意义的问好之后都已经过去了几分钟了。

  抛开这些无趣的闲聊,这三个在未来注定会引起惊涛骇浪的年轻人们终于聚在了一起,并开始了对未来之路走向何方的第一次商讨。

  “玛蒂尔,你现在可是我们伟大的乔斯塔夫国王陛下的救命恩人,怎么还会屈尊到这大厅之中,跟我和朗格拉日这么两个又没钱又没势的家伙聊着天。”赫里斯喝了一大口刚刚从侍者那里拿来的葡萄酒,趁着再度升起的醉意,直截了当地问起了对方。

  的确,在赫里斯的眼里,像玛蒂尔这样的人在未来必然成为拉穆拿王国的大贵族,成为国王陛下身边的红人,早就不需要他们俩这些臭鱼烂虾的帮助了。

  玛蒂尔也不回答赫里斯,只是和朗格拉日对视了一眼,就笑着安慰着赫里斯:“这可不对啊,先生,早前还是你跟我说我们是同乡呢!救没救国王又对我们之间的友情又有什么影响呢。”他喝了一口葡萄酒,转了转手中的酒杯,最近这段时间为了能够应付那些络绎不绝的访客,玛蒂尔先生可花了不少心思在学习礼仪上。

  “何况当初还是朗格拉日先生建议的我去国王陛下那附近寻找机会呢,对吧,先生?”玛蒂尔的视线又一次转向了朗格拉日。

  至于我们的朗格拉日则是在经过了一开始的攀谈后渐渐与玛蒂尔熟捻起来,他也对着赫里斯安慰着说:“如果我刚才的那些话让你对未来失去了信心的话,我实在是抱歉,虽然我们现在的身份的确不适合放纵自己,但是至少现在,我们可以尽情享受这份荣耀和给我们带来的好处!”

  听着身边两人的安慰,赫里斯的酒意第二次退了下去,他迷茫地看着两个人,又拿手指了指自己。“太阳神保佑,你们二位的话虽然让我看开了些,可我现在实在是听不懂你们的意思了,一边说未来惨淡,一边又说现在的荣耀,老兄们,我可实在是没那个脑筋。”

  玛蒂尔笑着拍了拍赫里斯的肩,替朗格拉日解释着:“我的朋友,朗格拉日先生和我的意思一样,虽然在这个本质上现在还是拉穆拿人主导甚至将来、或者永远都是拉穆拿武士们主导的新王国里,我们这些巴里昂人没有什么出路,无论是名望还是地位、财富或是战利品都只会屈居于那些拉穆拿人之下。但是现在,你和我,还有朗格拉日先生都还是新王国建立的功臣!按照约定我们将会得到国王陛下授勋骑士甚至爵位的荣誉,以及相应的战利品封赏,作为远离家乡的俘虏骑士,我们只需要享受现在就好,未来的出路,还需要我们共同的探寻。”

  虽然玛蒂尔解释的已经十分透彻,然而在酒精的作用下,赫里斯还没来得及完全理解透对方话里的全部含义,就被大厅内的一阵巨大欢呼声吸引了目光。

  那位去拿封赏名单的侍者,终于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笔与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