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四海求凤2019-01-09 10:563,114

  秋末冬初的时候,以梁、康等为代表的维新运动以失败告终,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被杀,吴志伟说起这些的时候无不痛心疾首却又无能为力,这一年是光绪二十四年。

  杜若在苏音的教导下,也已经认识了不少的字,越学到后面越发有信心了,人也自信了不少,只是在吴志伟面前总显得有一些不自然与扭捏,常常因为某个再正常不过的动作或者话语而面红耳赤,苏音以为她只是放不下心中的“旧思想”,并未作它想。

  年末耶稣诞节的时候,学校放了假,苏音想到去年来的时候三人一起吃火锅的情景,如今过去一年多,却再也没有吃过中国特有的火锅,于是一大早就和杜若一起去买了火锅用的食材回来,打算晚上吃火锅。

  可是吴志伟却在午后敲想了苏音的房门。

  “志伟?”苏音看到门口站着的吴志伟,有一丝震惊,在这里住了一年了,他还是第一次来她的房间,以前基本上是不会上二楼来的。

  吴志伟看出了她的疑惑,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纠结了半晌才道:“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吧!”

  “好啊!”苏音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我是说……就我们……两个人。”吴志伟试探性地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瞬不瞬又充满期待地盯着苏音的脸,似乎想通过观察她的表情的变化从而分析她的内心世界。

  “啊?……”苏音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吴志伟的暗示,顿时红了脸,慌乱低下头去不敢看他,半晌之后才吞吞吐吐搪塞道:“那个……我忘记了……晚上和若姐姐说好了大家一起吃火锅的。”

  吴志伟期待的眼神彻底黯淡下去,淡淡地应了一声便转身下楼了,他本就猜到苏音无意于自己,可是此事一直在心中百转千回,所以决定以此方法委婉的探知她的意思,若是让他开口表白,他是万万没有勇气的。

  晚上开饭的之前苏音都一直不敢下楼来,怕见了吴志伟尴尬,直到杜若喊了她三次这才下楼来。

  再看吴志伟时,发现他对自己并无半分异常,还是与以前一样,这不禁让她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其实到了吴志伟这个年纪,二十七八岁,早已经明白世间万物不可强求,尤其是这感情的事,他是有着“她若安好,便是晴天”地胸怀的。

  他更懂得如不装作若无其事,以后怕是连朋友也做不得了,他这才明白,原来任何人在爱情面前,都会变得卑微起来。

  那天他们三个正吃着,门响了起来,吴志伟去开的门,杜若和苏音见到来人时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喜悦,吴志伟倒是表现得很平静,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来。

  苏音站起来,不可置信望着从天而降风度翩翩的杜修文,眼前的人和一年前比,似乎多了一些成熟的味道,又或者说是沉稳了,苏音有些呆了,而杜若是早已迎了上去。

  “少爷?”杜若激动道:“你怎么来了?”

  “一年多未见,你们有没有想我啊?”杜修文调侃着,一边脱掉外面的深灰色羊绒大衣,交给杜若手里,露出黑色的鸡心领羊毛背心,里面是洁白立领衬衫,下面是合体修身的西裤和皮鞋,包裹着原本就偏瘦的身体,显得更加欣长,玉树临风。

  再配上轮廓分明的一张脸,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一举一动中尽显风流。

  “少爷,你又不正经了。”杜若娇嗔道。

  “是吗?”杜修文仍旧笑着,故意将“吗”字的声调扬高了几分,眼睛却望向了苏音,他将一只手斜插在裤子口袋里,散漫地踱步过去,在苏音身旁的空位坐下。

  苏音在他的注视下红了脸,站在那里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了,那窘迫的样子与当初那个深夜闯入他房间找东西吃的少女无异,局促不安又惹人怜爱。

  那天四个人一边吃火锅,一边侃侃而谈,杜若显得很激动,一直说个不停,反倒是苏音话最少,只偶尔应两句,后来两个男人又聊起家国大事,杜若就完全插不上嘴了,苏音虽是女子,可是也和他们一样有着一颗爱国的心。

  苏音从他们的谈话得知杜修文此次来英国并非在计划之中,是仓促之下决定的,并且会在这边住上一段时间。

  至于为什么仓促来英国,他没有明说,不过听他们讨论那些参与维新变法的人逃的逃,死的死,大概猜到他此次来英国应该与此事有关。

  散了场,杜若把一楼剩下的空房间收拾出来,苏音原本是打算把自己住的那间房让给他的,可是被他拒绝了。

  那一晚,苏音第一次在杜修文身上发现男人原来是可以有这么多面的,既可以是北京八大胡同里的常客,却又有着救她于水火的古道热肠;既是茶楼戏园子里一掷千金的阔少,却又有着胸怀家国天下的心。

  回到房间,久久睡不着,她在想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他?又或许哪一个都不是。

  突然想起抽屉里放着他的笔记本,当初看不懂英文,后来忙于学习,一直都没有再打开看过,可是今夜,她突然很想再看看。

  打开笔记本,翻了几页,发现是医学专业的知识点,里面大部分是她不懂的专业名词。

  没想到杜修文竟然是学医的,不知不觉脑海里居然出现一张杜修文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露出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来的画面。

  这么想着苏音把自己逗乐了,最后叹上一句,无论他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

  对着一本生涩难懂医学笔记,苏音也读不下去了,粗略地翻了几页便合上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杜修文和吴志伟已经出去了,杜若说二人去看什么做衣服的机器去了

  ,苏音有点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起来,这样就可以跟他们一起去了,这一天在家里百无聊赖,胡思乱想,偏偏专业书是一点看不进去,到了4点多时间他们二人才回来。

  “少爷回了,我马上去做饭。”原本杜若和苏音二人在客厅一个学习,一个看闲书的,杜若见二人回来,立马往厨房去了,苏音也放下书,立刻又拘谨起来,没了之前的随意。

  “看的什么书?”杜修文走过去在苏音旁边坐下,拿起苏音搁在茶几上的书,扫了一眼封面上Jane Eyre的几个字,便又重新放回去了。

  “你看过?”苏音问道。

  “当然”杜修文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坐姿,将背后仰靠在沙发上,双手交叉合十垫在脑袋下面,翘着二郎腿,一副随意安适的样子。

  吴志伟也过来,在苏音对面的沙发坐下,看了一眼茶几上的书,意有所指道:“女孩子就该多看看《简爱》这样的书,像简·爱一样敢于追求自由与尊严,坚持自我,这样才能获得幸福,就该摆脱一切旧习俗,敢于反抗,敢于争取自由和平等。”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看着苏音,注视着她的反应,苏音却快速瞄了一眼旁边的杜修文,见他眼神涣散,似乎陷入沉思。

  “真的能摆脱旧的习俗追求自我吗?”苏音幽幽问道,表面是在问吴志伟,实际上是在问杜修文,同时也是向命运发出的诘问。

  “当然可以。”吴志伟回答得斩钉截铁,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开始亮起来,充满了希望。

  苏音却看向了杜修文,这是第一次与他对视却没有闪躲,而是勇敢地问道:“可以吗?”

  “可以”杜修文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

  苏音笑起来,仿佛受了某种极大的鼓舞,心中的不安与束缚也都消失了,她突然间就明白自己一直以来既害怕又期待的是什么了。

  苏音本以为杜修文此次会在英国待一段时间,没想到三天后就说要走了,而且这次吴志伟也同他一起走,她和杜若坚持要送两个大男人去码头,他们推辞不过,只好由着她们。

  “怎会如此突然呢?”苏音不解道。

  “也不算突然,这一来一回的,到了家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杜修文仍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叫人看不出真实情绪,很容易让人误会成脉脉含情,尤其是在种离别的档口。

  杜若显得更加不舍,对吴志伟道:“那你的博士学位呢?读了一半岂不可惜?”

  “我们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要做,这都不算什么。”吴志伟踌躇满志道,话毕终是无奈看了苏音一眼,他知道这一别以后怕是难再见了。

  吴志伟跟着杜修文回国后,就只剩苏音和杜若二个女孩子在异国他乡相依为命了,以前一切都有吴志伟打点,如今只能靠苏音了,不过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每天上学放学,日子过得很平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风月情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风月情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