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四海求凤2019-01-06 18:532,492

  来接她们的人叫吴志伟,他是杜修文的好友,就读于伦敦大学,目前正在进修经济博士学位。

  吴志伟带她们到了杜修文在伦敦的公寓,那是一栋小二层,杜修文留学时就和吴志伟住在这里,如今杜修文回国了,吴志伟还住在这里,顺便帮他照看着房子,又不用交房租,两全其美的事。

  “两位小姐一路辛苦,咱们是先去吃饭呢还是先让你们休息一下?”吴志伟非常绅士地帮她们把行李搬进来放好。

  “先休息一下吧!”苏音说道。

  “好的,两位的房间在楼上,已经准备妥当了,我带二位小姐上去。”吴志伟说着便预备上楼。

  “吴先生,您太客气了,我们自己可以的。”杜若从没见过如此客气又尊重女人的男人,以前见过的男人根本不把女人当一回事,更别说她这种下人了,吴志伟的绅士风度让她都不好意思起来。

  苏音醒来时正好是晚饭时间,下了楼便闻到一股火锅的香味,杜若比苏音醒得早,正在厨房里和吴志伟一起做饭呢!

  “苏小姐醒得正是时候,准备开饭了。”吴志伟端着一盘子青菜出来,正好看到从楼梯下来的苏音,笑意盈盈。

  苏音也笑着应了一声,看着一身儒雅绅士之气的吴志伟身上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着“女人”该干的事情,苏音心生佩服,反正她以前是没见过哥哥和父亲去过厨房的,因为在中国人眼里,待在厨房里的男人是没出息的。

  准备吃饭的时候,杜若却在一旁站着,这是在杜家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主人吃饭的时候,她要在一旁伺候。

  “杜若,这里不是中国,没有那些规矩,坐下来一起吃。”吴志伟说着便要伸手去拉她过来坐,却又硬生生停在半空中,这样的动作在英国最常见不过了,可是他想到杜若是旧中国女子,一时怕是不能接受的了,所以停住了。

  果然,还没碰到她呢,就已经红了脸。

  苏音也吃了一惊,刚进门的时候还是“杜小姐”,这才过了一会儿就变成“杜若”了?

  “若姐姐,你就坐下来一起吃吧!”苏音忙起身去拉杜若,化解了尴尬。

  “若姐姐?”杜若听到苏音叫她姐姐,更加惶恐了。

  “是啊!你比我大五岁呢!我当然叫你姐姐了。”苏音笑道。

  从小在杜家服侍人的杜若突然得到这样的待遇,感动得眼眶都红了,扭捏纠结的半天,才终于敢坐下来一起吃饭了。

  桌子的火锅热气腾腾煮着,三人一边吃,一边聊着,吴志伟给她们普及了一些当地的生活习惯以及风土人情,还有自由开放、人人平等的思想。

  每一桩,每一件都让她们觉得新鲜又不可思议,一番话让她们无比向往接下来的生活了。

  后来他们又聊到各自的身世和家人。

  原来吴志伟从小家境平寒,能来英国留学靠的全是杜修文的资助。

  杜若是八九岁便卖给了杜家做丫鬟的,她原来姓杨,是到了杜家才随了“杜”姓的,原来一直是伺候杜老夫人的,后来才去伺候三少爷杜修文,按照杜老夫人的意思是想让杜若给杜修文做通房丫头的,可是杜修文说什么从小一起长大的,就跟妹妹一样,宁愿去八大胡同也不愿让杜若伺候,只把她当普通丫头,做些杂活。杜修文对她还是很信任的,所以才派了她陪同苏音一起来英国,同时也希望杜若能有自己的人生,不用困在杜家了。

  苏音的父亲原本也是朝廷命官,三年前因为给慈禧太后办差出了纰漏,下了大狱,没过多久就死在了大牢里,母亲伤心过度,也是一病不起,哥哥从小就是公子哥习气,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后来还染上了大烟,父亲过世后家里很快败落了,于是她就被嫂子卖给了杜家。

  那天三人一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小时,聊得也够畅快的了,8点多,这才各自回了房,两位小姐住在二楼,一人一间,吴志伟住一楼。

  苏音回到房间却睡不着,一来是为以后异国的新生活兴奋,二来是下午睡过了,现下还不困。

  她拉开灰色的窗帘,后面是一扇玻璃门,门外边有个阳台,摆着一把藤椅和一个配套的小几,只是眼下正值寒冬,又是晚上,不然还真想躺上去呢!不过冬日里,白天躺在那里晒晒太阳倒是很惬意的。

  不知为为何,脑子里突然就冒出若是杜修文躺在上面不知是什么样子的想法,想象了半天也想象不出来,脑子里出来的只有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想到吴志伟说杜修文以前也在这里住过,突然想知道他住的是哪个房间。

  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重新关上阳台的玻璃门,拉上窗帘,百无聊赖之际她把带来的行李箱打开,把仅带的几件衣服拿出来,准备放到衣柜里挂起来,打开木质的柜门,一股陈年木头特有的香味弥漫开来,衣柜的上层还挂着男士的衣服,有几套西服和白色衬衣,还有一件黑色大衣,下层放着被子。

  苏音疑惑着伸手去摸了摸大衣,很柔软,质感很好的样子,这个房间难道以前是杜修文住的?这些衣服是他遗留下来的吗?

  想到这里,竟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来,只是十七岁的她还不明白。

  她小心翼翼地把他的衣服往杆子左边挪了挪,把自己的挂在在了杆子的右边。

  衣服整理完了,还是没有睡意,苏音走到一个镶嵌在墙上的小书架前,想找本书看看,无奈都是英文书,以她那点微薄的英文水平完全看不懂,无奈只能拉开书桌底下的椅子坐下,木质深棕色书桌,桌面上有一盏复古的绿色琉璃罩子台灯,还有一瓶黑色墨水,没有灰尘,想必是吴志伟之前打扫过了。

  她决定给杜修文写一封信,从杜家离开已经四个多月了,如今安全抵达伦敦,这一切都得感谢他的帮助,如果没有他,自己这辈子可能要困在杜家,不得自由,是他给了自己新生的机会,打心眼里感激。

  拉开最上面的抽屉就找到了一支钢笔和信纸。

  提起笔,除了感谢的话以外,还写了自己在船上的所见所闻,以及今天刚到英国时的感受,不知不觉,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纸,自己重新读了一遍后又觉得可笑,这些琐碎的事情干嘛要跟他说?

  可是若只是几句感谢的话语,又显得太过单薄,更何况这信是要远渡重洋,千辛万苦才寄过去的,短短几个字未免显得“浪费”了,于是就这样“凑合”着装进信封里了。

  由于好奇,她又打来另外两个抽屉,其中一个是空的,一个里面有个黑皮笔记本。

  她犹豫着,最终还是翻开了,是用英文记录的,以她有限的英文水平只能看懂这大概是一本读书笔记,其他的偶尔认识一两个单词或句子,不过她能确定的是这的确是杜修文住过的房间,因为扉页上写着

  “Xiuwen Du”。

继续阅读:00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风月情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