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回音谷谜 之 桃花簇簇渲红衣
潮汐公子2019-01-21 15:422,226

  “我没有曲解你的意思。”卧虹已经走到半道上了,饮涧却又开口了。

  这一开口却让卧虹尴尬地停在石梯上,饮涧却当做没她事一样拉着裙摆向上走,路过卧虹身边,“别误会,只是不想让你曲解我的意思。”说完,径直向上走去。

  “……”

  确实,这个小丫头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卧虹尴尬地向音弦笑笑,“我习惯了……”

  音弦斜眼看着饮涧,嘟囔着小嘴,眼神似有一丝不满,“嗯……确实是个喜欢怼人的小丫头。”

  卧虹眉头紧锁,“嗯?怼为何意?”

  音弦哑然失笑,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小孩子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啦。”

  “那,”白衣少年走上前,“可否跟我解释一下,此为何意?”

  音弦一脸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大人也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卧虹也学音弦的样子嘟囔着小嘴,一脸不高兴地看着她,“姐姐还未必有我大呢。”

  啥?自己会没有一个小屁孩大?怎么可能那么坑……

  音弦苦笑道,“怎么可能……”满脸的不相信。

  “怎么不可能……”卧虹紧蹙着眉头,一口流利地说出自己的年龄,“我今年一万五千三百二十四岁多二百四十九天零三小时四十七分零五十二秒,敢问姐姐呢?”

  “啥?”音弦大惊,

  我*,一万多岁的小丫头?自己一定是还没睡醒……

  “那什么,我放弃……”

  卧虹哑然失笑,“姐姐也不必太过介怀,准确的说,我们并不是人,我和饮涧都是少主救的精灵,一个精灵比人的年龄大,也是很正常的。”

  可能这就是音弦觉得卧虹太过成熟的原因了吧。

  音弦无奈地摇摇头,“你不要叫我姐姐……会折寿的……”

  小卧虹嘴角上扬了几番,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确说,精灵也是比人美了,虽外表近小孩子,不似大人浓妆淡抹,红唇白齿,素日也像小孩子一样的发饰,却正比小孩子美几分,或许是周身仙气衬得美罢。

  “少主叫你们,上来啦!”饮涧在上面喊道。

  这好像是音弦听到过的唯一一句饮涧没有怼人的话,也是略感欣慰。

  饮涧似乎看出了音弦心里的小九九,补充道,“那么慢!”

  不能让人开心的小丫头……

  听了饮涧的话,卧虹才撩着裙摆蹬着石阶一级一级向上走,音弦也跟着卧虹向上走,卧虹是不是有点太急,那跑的叫一个快,音弦也急急忙忙跟上,白衣少年却不慌不忙地在后跟着,好像天大的事他都没慌过。

  小屋里摆设简陋,一张床,一张书桌,桌子上几摊宣纸,一副墨宝,就这样,不多了,唯一看上去有点奢华的也就是隔着内室的珠帘了,隔着帘,音弦并不能清晰看到这个少主到底是什么人,只是莫名散发出一股仙气,让人感觉好舒服。

  这舒服的感觉就是周身散发着一股寒气,似乎来到这个山谷,整个世界都变得清爽了很多。

  “少主,那两个人醒了。”卧虹毕恭毕敬地屈膝行礼,全然不见刚才的调皮。

  “是吗?”低哑却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帘后传过来,声音有如天籁之音,浸润心脾。

  “多谢壮士相救,在下在此谢过。”白衣少年拱手作揖,向帘中的人表示敬意。

  帘中那人却毫不客气,“救命之恩,岂是感谢二字能了的?”

  白衣少年丝毫没介意帘中人的话,依旧拱着手,“那壮士要如何谢。”

  帘中人却没搭理白衣少年,反问起了音弦,音弦却在出神,“姑娘,你在想什么?”

  音弦被帘中人叫了回来,一脸陪笑道,“先生,音弦方才在出神,并未听到您所说何事,万分抱歉。”

  帘中人透着帘子打量着音弦,从缝隙中可以看到他有一双很深邃的眸,饶有兴致地询问道,“在想什么?”

  音弦也学着白衣少年的样子拱手行礼,满脸桃花红色渲着白衣,“音弦方才想,这时节,桃花本该凋谢,为何在这回音谷之中,桃花却比谷外的桃花开得更盛呢?”

  “哈哈哈~”帘中人邪魅大笑,“姑娘果然有眼光。”

  “此桃花乃一神人所赠,喜寒,配上少主的寒气,这桃花就能妖艳绽放,有少主在,四季不败。”卧虹悉心解释道。

  帘中人满意地神色溢于言表,“不错,正是这样,姑娘确实有点意思。”

  音弦却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那是不是公子离开这谷,这寒气便消失了?”

  “只要本公子存于世上,这寒气就会永垂山谷之底,桃花永开不败。”

  帘中人身着一身红衣,红衣似火,他拖着一袭红衣,倦怠地偎着床梁,对音弦充满了兴趣。

  “缘来缘去总会散,花开花败总归尘,世上真有永不凋谢的桃花?”

  “你不相信?”

  “嗯……”音弦丝毫不隐瞒,“对,不相信。”

  像音弦这样直率的确实少见……

  “哈哈哈~”帘中人将手搭在膝上,而膝依在床沿央,“我喜欢姑娘的率真。”

  “可否与姑娘交个朋友?”

  音弦微笑着点了点头,白皙的肌肤上微微泛红,不过她倒是很愿意多交一个朋友的,拱手道,“在下音弦,非常愿意与公子交朋友。”

  帘中人站了起来,撩开帘子,和音弦一样拱手道,“在下锦图,非常荣幸与姑娘成为朋友。”

  卧虹顽皮地碰碰饮涧,“少主第一次交朋友,你怎么看。”

  “嗯。”

  “呵呵~姐姐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很出众才让少主愿意与她交朋友。”

  “这可不像是交朋友那么简单。”

  为什么饮涧一开口不是讽刺人,就是略带深意的,让人琢磨不透。

  锦图眉宇洒脱,虽不及白衣少年飘逸脱俗,却邪魅洒脱,红衣更衬妖娆妩媚,妩媚这词应该是用来形容女人的,音弦却在这个男人身上捕捉到了这个词。

  白衣少年眉头一皱,脸色微变,感觉有点不是滋味。

  音弦只当交了个朋友,没注意白衣少年的脸色,还一脸开心。

  锦图也笑的妖,音弦笑的偏甜,两人站在一起,真的是挺美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吟弦:月见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吟弦:月见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