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回音谷谜 之 白衣少年配少女
潮汐公子2019-01-19 15:112,214

  醒来已不识面前的这一切,一片陌生映入眼帘,白衣少年茫然地站了起来,这里究竟是哪里?

  掠开珠帘,音弦却躺在珠帘对面,还睡地正酣,也同着一身白衣。

  白衣少年拖着一袭白衣向前走去,坐在床沿,溺爱地看着音弦,去了几分冰冷,眸子里却很黯淡,“为什么……明明是我来救你,最后,却变成你救我。”

  正说着,音弦木偶人似的,拖着沉重的脑袋辛苦地坐起来,两只眼睛四处打量着这四周,“这里,是哪里?”

  白衣少年却复了冰霜,“你不知道?”

  “我若知道还问你作甚?”

  好吧,确是自己自作多情了,白衣少年却丝毫没有介意这些,将手递在音弦面前,“走吧,出去看看。”

  音弦却当做没看见一样,自顾自下榻,推出门去,这外面仿佛就是世外仙境啊,桃花林遍布屋外。

  屋外连绵的桥引向岸边,桥浸在池水中,池水却在桥的衬托下显得更清。

  抬眼望去满满一片都是养眼的桃花红,淡的似霞,浓的近火,树下堆着,肆意散着的一些桃花瓣儿也无人问津,任由它们飘散到哪里去,被风扬起被风抚落,偶现的一抹绿,衬得又生一番趣味。

  不知是何人居住在这,又是谁救了他们。

  “好美啊……”音弦不禁感叹道。

  白衣少年站到她身旁,“你喜欢?”

  啊?她什么时候说她喜欢了?

  “嗯……”音弦略微犹豫了一会儿,一脸桃花微微泛红,“嗯,很美。”

  看着音弦的小脸,更衬桃花之美,白衣少年嘴角也微微上扬,不见了素日冰冷,一袭白衣显得他的笑非常有一股仙气,“对,很美。”

  这话听着似乎有点怪怪的,音弦却丝毫没听出来,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情感白痴,对什么事都用平常心对待,真不知道这样是傻还是单纯。

  “哥哥姐姐你们终于醒啦!”隔空传来小孩子的声音,声音稚嫩地酥掉。

  “嗯?”音弦皱着眉,转脸看了看白衣少年,“有人吗?”

  白衣少年微笑着摇头回应。

  音弦提起白衣裙摆,露出白皙的玉足,光着双脚浸着池水向桥尽头跑着,细心地提着裙摆,生怕被池水溅湿。

  白衣少年望着向前跑去的这个白衣少女心中却不得生出喜爱,白衣中的音弦似一朵绽于水中的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好美,刚才那句“很美”确是在说音弦。

  白衣少年想着就向音弦跑去的方向走去,他并没音弦那么细心,任由池水拍打衣摆。

  桥的尽头却有两个小女孩,周身散发着一股仙气,礼貌地向他们问好,“哥哥姐姐好。”

  音弦笑着细心询问,“这里是哪里?”

  小女孩其中一个眯着眼睛,一脸微笑着向音弦解释,“这里乃回音之谷,悬崖之底,别有洞天。”

  “那你们是?”

  还是刚才的小女孩在回答,“我是卧虹,这是饮涧,前两天你们掉进回音池中,就是饮涧发现的。”

  饮涧也对着音弦笑了笑。

  音弦一脸惊讶地指着自己,“我……睡了两天。”

  饮涧微笑着摇摇头。

  音弦顿时松了一口气。

  “加上今天,是第三天哦。”饮涧补充道。

  倒……

  这饮涧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一鸣惊人啊,确是个补刀能手,不过小孩子能有如此口才,也是个奇人了,相比起来,卧虹确比饮涧活泼一些,不过她们都给人一种喜欢感。

  白衣少年看着面前这两个小女孩,“那,这里就你们两个?”

  卧虹摇摇头,“不止我们,还有回音谷的少主。”

  “少……主?”音弦蹙了蹙眉,这么大的山谷竟然只有三个人,“那我们……”

  “走吧,我带你们去见少主。”卧虹微微笑了笑,笑容在她脸上随意都可以捕捉到。

  也不等音弦和白衣少年点头,卧虹就拉着饮涧转头向前走。

  音弦和白衣少年只好跟上,卧虹和饮涧一路上也并未开口,只是耐心地引路。

  音弦跟在卧虹饮涧身后,和白衣少年一起走着,音弦望着白衣少年,“喂,你真的是来偷东西的?”

  白衣少年却没看音弦,只是看着前方,“嗯。”

  那可就奇怪了,疑惑簇生在音弦心头,“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啊。”

  “怕你死了,没什么可偷了。”白衣少年凌若冰霜的眸子里透出几分柔情。

  音弦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却更加相信他就是来偷东西的,这样傻到极致也是让人怜。

  “那你到底是谁?”

  “闲人一个,无名无姓,四处游荡,居无定所,四海为家。”白衣少年不冷不热地答。

  “嗯……”音弦确是不相信他是闲人,若真的是闲人,怎么回来救自己,“那,要杀我的那些人你认识吗?”

  白衣少年听了,脸色微变,眉头蹙紧,“我又怎么会认识。”

  “嗯,也是。”音弦笑了笑,舒展着向前大步走了两步,紧跟着卧虹饮涧,白衣少年却心事重重地不紧不慢跟着。

  卧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姐姐,你还真是有趣呢。”

  音弦蹙了蹙眉,“哪里?”

  许久没开口的饮涧真容易让人把她忽视,一开口准是大章,“这是贬义词。”

  笑哭……

  还真是个怼死人不偿命的小丫头,一看就是挤兑人到大的,不过确也有其可爱之处,静若处子,动若疯兔,有个这样的小丫头,那个所谓的少主确不寂寞了。

  卧虹笑了笑,“哪有,饮涧很会曲解别人的意思。”

  饮涧一边嘴角微微上扬,给人一种邪恶之感,却也没回答卧虹的话,似乎要她开口,除非就是挤兑人,否则那可真的是很吓人了。

  跟着卧虹饮涧走了许久,在桃花林中偶现坐落一小房子,不华丽不简陋,正正好好坐落于石梯之巅,给人一股山中隐士的感觉,卧虹笑着解释道,“这里就是我们少主住的地方,请进。”

  说着,卧虹抬起脚要向前,稳重的就像大人一样,不见孩子的童真和幼稚,就像……

  就像小时候的音弦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吟弦:月见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吟弦:月见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