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槐林尸妖世道变
阴四2019-02-08 21:402,281

  雪已经停了,但积雪还没有融化。这个神秘的孩子躺在襁褓里熟睡,脸上的笑容十分可爱。而躺在床上的秀秀静静的看着这个孩子,脸上也是也挂着笑容,不过和孩子不同的是,她脸上的笑是母亲对孩子慈爱的笑。

  陈德铭靠在床边,对着秀秀轻声细语:“真是幸苦你了!”

  说完对秀秀笑了笑,紧接着回头看向一边的孩子,陈德铭的脸上也是挂着笑容,而孩子依旧在睡梦之中。

  “对了秀秀,这孩子我们还没有给他取名字呢?你觉得叫啥好?”

  秀秀对陈德铭笑了笑,“这孩子出生便是冬雪之日,天气严寒,不如唤作奕凝如何?”

  陈德铭站起身,来回踱步,“奕凝,奕凝,真是个好名字,还是我夫人你有才华!”

  他走到孩子旁边,用手拨弄孩子的小脸蛋,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条缝,“孩子,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啊?”

  婴儿这个时候也醒了,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陈德铭,同样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陈德铭抱起孩子,“夫人,夫人你看!他笑了,他也觉得这个名字好!”

  这间温暖的小屋的灯火一直持续到深夜,可它不会永远的持续下去,命运就是这样。在这个冬夜里,偏远山村已经没了一丝光亮,村里人家全都已经进入了梦乡,而这个世道与刚出生的这个孩子的命运也随着这个夜而逐渐发生改变。

  一声似是野兽的怒吼,在这个深夜里格外响亮。陈家村南边的一片槐树林里,一块不起眼的小山包凭空炸裂。此时月亮也不知在什么时候从云朵里隐现,但却在这个雪夜里表现的十分妖异。

  小山包炸裂产生的烟尘消散,只见小山包下居然有一具金黄色的棺木。月光此时正好洒在棺木之上,棺木缝中冒出一缕青烟,紧接着又是一声怒吼,棺木盖应声滑落一边。

  只见灌木之中一个身影弹跳站立,双手僵直,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泛着鱼肚白。它发出一声怒吼,正如前几声一模一样,在它怒吼的同时口中冒出同之前棺木缝冒出的青烟一样的气体。

  它的双手向天一朝,又是一声怒吼,天上的月亮变得更加耀眼,竟化作淡绿色的青光飞射向它的口中。它的双手不停的挥舞,眼睛竟然也从白色变成了红色,吼声也变的更加洪亮,在黑夜里变得更加可怕。

  太阳从东方的雪山后徐徐升起,这个小村子的生机也慢慢从黑夜恢复。一声鸡鸣,大地再次陷入黑暗,紧接着天地是彻底的从黑暗中醒来。

  陈家村里陈德铭家非常忙碌,他杀了自家鸡圈里唯一的老母鸡,做成了鸡汤给秀秀补身体。此时的秀秀躺在床上,怀里抱着她的孩子,也就是陈奕凝。

  “来了,来了,我都好媳妇,鸡汤来了!”

  陈德铭手中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走到床边,将鸡汤放到一边的桌子上,又将陈奕凝抱到床边的摇篮之中。他端起鸡汤,一边哄着陈奕凝,另一边一勺一勺的喂着鸡汤给秀秀喝。

  “德铭,我说怎么把这唯一一只下蛋的母鸡给杀了给我吃,那还要留着下蛋呀!现在咱家的粮食也没多少了,你说你这是干啥呀!”

  秀秀含着口中的鸡汤久久无法下咽,陈德铭笑了笑,说道:“这不是给你养身体吗?你刚生下这孩子,身体虚的很!”

  两人相视一笑,陈德铭拉着秀秀的手,“放心吧!我是肯定不会让你们娘俩饿着的。”

  秀秀将口中的鸡汤咽下,眼里含着热泪,“哎!可怜我我都凝儿,一出生就是赶上大雪,就算现在雪停了吧,这粮食也都吃的差不多了,加上现在这世道混乱,恐怕他以后可不好过呀!”

  陈德铭放下手中的鸡汤,用手摸了摸陈奕凝的小脸蛋,“放心吧,我们的小奕凝吉人自有天相,他一看就是天生大富大贵的命,说不定以后考取功名,还能入朝做个官呢!”

  秀秀听到这里,摇了摇头,“我可不希望奕凝他入朝做官,你不知道现在的王朝,王昏庸无能,只知道贪图享乐,致百姓与水生火热之中。暂且就说这场大雪,百姓家中早已断粮,而王的粮仓里存量无数,却不开仓救济,也不知道因此死了多少人呐。”

  秀秀说到这里,不觉唉声叹气。

  其实秀秀本是王城涔京大户人家的小姐,后来家道没落,才成为陈德铭的媳妇。而说起秀秀家为什么会没落,这就要说道王宫朝廷了,这也是为什么秀秀听到陈德铭说陈奕凝长大后入朝做官,她的反应如此之大。

  书回正传,这里说到陈德铭与秀秀聊到陈奕凝的人生,可他们却不知道事情其实已经开始在发生改变,这其中有两点。第一就是陈家村南边的那片小树林,第二就是王城涔京里发生的巨大变化。

  此时的王城涔京之中,早已经是血流成河,这是一场世道巨变、王朝兴覆的开端。

  此时的王端着一杯美酒站在高高的城楼之上,欣赏着鲜血染红积雪的景色,他挥了挥衣袖,怀抱一名绝色美女。这名女子非常美丽,倾国倾城已经不可以用于形容她了。不过,她虽然美丽,浑身却散发着妖异之色。

  “大王,你看着满城血腥,看的妾身都快要吐了,咋们还是快快回宫吧!”

  女子的话带着十分的妩媚,同时十分妖异的摆动着身子,趴在王的身上。

  一名身着铠甲,腰上别着寒光铁剑的士兵慌张的冲上城楼,来到王的身边,说道:“报……整城这几日出生的婴儿已经尽数杀光!”

  他的话说出的时候是颤抖的,他的手也是不停颤抖的,因为他也不知道王的旨意到底是不是对的。

  就在前几天,王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有妖怪降生于王城,而一旦出生,王的统治将不保,结果他一怒之下就下令军队杀光近日出生的婴儿,才导致王城现在的血腥一幕。

  不过也正在这个时候,王城涔京外已经集结了大批的军队,这可不是帮王屠杀的,他们的任务是夺下王的政权,夺下王的江山。

  不过其实这场屠杀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陈奕凝,不过王和让他屠杀的那个人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不是出生在王城涔京。这或许我们所说的命运,这个孩子就是随着命运而生的,而随着他的出生,这个世道也随着发生改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魂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