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梦染血发
大圣帝2019-01-08 12:382,786

  序言:

  混沌化天地,而后有盘古,巨斧劈于混沌,托天踏地。以使天为天,地为地,始为大周天,厚土地。然后天地生阴阳,孕万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万物有无始,无始开灵智,汇引混沌于身,得混沌气,不亦生,不亦死,不入六道,不由轮回。

  无始引混沌之气,再化道法,成诸域。个中一域,界分三千,各有大、中、小。尔后有能者,以道法成,为一域天,一域地,始为小周天,生息之地,各具其法亿万万千。

  小周天居于亿亿众生上,得众生信佑之力,不生,不死,不入六道,不由轮回。育养众生于天之下,地之上。

  正文:

  “哈哈,啊哈哈哈!”

  “幽宇,你去死吧,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几千年了,哈哈哈,我现在要告诉你,我不仅上了你的女人,我还要你死在她的剑下,哈哈哈哈……”

  冥冥中有什么东西仿佛注定了一样,任你百般不愿,千般奔逃,它总会自己找上了门。

  灰蒙蒙的夜空下,偶尔能够听到远方山谷传来沙哑的狼嚎。

  它们正在向着天穹顶端的那轮明月顶礼膜拜。

  夜空夹杂着“莎莎”的,风吹过树叶的唏嘘声。

  男孩怔怔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缓缓松开捏得发青的手指。

  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

  尽管这个梦不断重复,还是难以磨灭男孩内心深深的恐惧。

  男孩单薄的衣衫已经浸满了汗渍,额头上还有大颗大颗汗珠滚滚流下。

  这是一张精致绝伦的脸庞,只是瘦得皮包骨头了。

  男孩松开被汗水打湿的被褥,独自一人呆坐在床头。

  房间里没有仆人,房间外没有看守。

  这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别院,冷清得有点儿吓人,似乎与男孩少主的身份一点也不相符。

  在梦中,他看到自己变成了无所不能的大人物。

  伸手可以遮掩日月,吐气能化大川江河,一身铮铮傲骨,站在天顶最高处俯视整片大地。

  然而,还没等他将脚下的大地山川看个通透,画面中出现了一男一女。

  看不清他们的脸,仿佛被云雾遮挡住了一般。

  不过看那女人的身材,柳腰丰臀,玉峰高耸,背部伸展出一对晶莹剔透的羽翅。

  身上的淡蓝色衣裙薄如蝉翼,紧紧的贴在她丰腴的躯体之上。

  这样的女人,本就是天生尤物,对任何男人来说绝对是充满了诱惑。

  那女人旁边的男人,正在用全天下最最恶毒的谩骂和诅咒,对着梦中的大人物一阵数落。

  满身布满黑褐色雾气的他骂得口干舌燥。

  这时,丰腴的女人走了上来,和他仿佛有一些听不清的对话。

  然后用她那把锋利的长剑刺穿梦中大人物的心脏,而他无法反抗。

  失去星核之后,全身上下软得像水一样。

  随后梦中的大人物意识慢慢变淡,墨风能够感觉到梦中的大人物完全陷入黑暗前,心中的那种不甘与仇恨,那种试图毁灭一切的意志。

  窗外的柳树被风吹得荡来荡去。

  某一刻,男孩用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又变成了这样。

  前一刻还十分清晰的梦境,这一刻奇迹般的消失了。

  在脑海中翻来翻去,最终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留下。

  男孩12岁,名叫墨风,明伦城墨家族长墨天道的长子。

  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不过从墨风住地如此偏僻简陋来看,他似乎并不被家族所重视。

  否则也不会把他扔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天风大陆历来以强者为尊,大到整片大陆,小到蝇头小镇,各层各阶的修行者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统治秩序。

  墨风出生后,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听旁人说,母亲为了生下他,用尽了自己最后的一丝生命气机。

  家族中每年都会举行宗族大会。

  为的是选拔八岁以上十二岁左右有潜力后辈的进入宗族密地培养。

  而选拔的条件就是看这些孩子的凝脉等级。

  在这个世界,修行者们只有激活了自己体内的武者筋脉以后,才能真正踏入修行的门楣。

  而更多的人,则是那些无法激活体内筋脉普通人。

  人世间的生老病死,灾难病痛,也大多在这些普通人的身上上演着。

  也只有成为修行者,才能通过修为增长使得岁寿加长。

  天地灵气,不知有多少种,“金木水火土——风雷”等等,贮藏在这一片无比辽阔宽广的天地之间。

  武者根据自己的凝脉属性,分别吸收这些天地灵气,提升自己的修为。

  墨风起身下床,披上了衣架上洗得褪色的袍子。

  这件长袍已经变得粗糙了,可他一点儿也不觉得搁身。

  天空不远处一小佐黑云从月光底下飘过,似乎想要和那月亮比一比谁才是天地至高。

  月光稀稀疏疏的从薄云间透过,白云笼罩了一缕黑纱,在它的腰间缠绕着,朦胧而梦幻。

  一个一个夜晚,当幼小的墨风醒来,当他在石板铺成的小道上踩踏出契合自然的步伐以后。

  他都会默默的来到屋外的大树下静静的站一会儿。

  因为这里能够看到墨家坊市的街道,那是一条永不停歇的街道,纵使日升月落,它也不会宁静。

  他在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在这个时候,他可以看到人与人的笑脸,父母与孩子嬉戏。

  而后别人笑了,他也跟着笑了,笑完之后很久,然后又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莫名失落。

  白天里,墨风总是低着头走路,躲避着别人背后的闲言碎语。

  可是人就是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不是自己,要他们去说别人这里长,那里短的,人总是愿意的。

  “不知道我娘是什么样子的……”

  墨风又依靠着那颗大树站着,随后说着那句瘆人的口头禅。

  天气有点特别,空气干燥而温暖,暖风习习的挑逗着头顶的嫩绿叶片。

  地里还有各种小声的虫鸣,在昭示着夜。

  他可以借助那边的光看到那里,那里的人却只能看到这边漆黑一片,笼罩在黑漆漆的山影之间。

  尽管两地只有几千米的距离,那灯罩里的光芒又怎么能照到这里。

  墨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想让朦胧的眼看得清楚一点,不能亲身体验,还不能远远观望吗?

  今天的街道有些新奇。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杂耍艺人,从嘴里喷出高高的火焰,墨风一时神乎其技,越是去看,心里越是高兴,仿佛那喷火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扑通……”

  接着耳边又传来啪塔啪塔的水声,又是一阵衣服摩擦肉体的莎莎声。

  墨风转眼寻声而去,眼前四五米处一个女人正在气冲冲的往湖岸边跑。

  焦急的她甚至忘记了飞行,手忙脚乱的把波光凌凌的湖水溅起。

  这是墨风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一个女人。

  她的身子看上去嫩滑如水,仿佛吹弹可破,明丽白皙,宛如沐浴月光的淡色花朵。

  她依旧手忙脚乱的穿好了自己的长裙,那长裙是淡蓝色的,此时和着还残留在她身上的水珠一片一片的贴在她身上。

  长发垂落至她的腰间,仅露出一个侧脸,一时间更加充满诱惑,让人欲罢不能,呼吸急促。

  要知道,墨风再小,那也是个男人,偏偏小小年纪又是一米六七的个子。

  站在一块石台上,借着大树的影子,看上去就像一个一米八九的成人。

  女人慌忙的系上腰带,但墨风还是看完了。

  此时的他目瞪口呆,身体一片火热,这可是他第一次这么面对女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界天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界天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