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章 车马一行临都城 皇朝之内贼子叛
芦沟人2019-01-09 13:383,225

  又是驶出数里,终于走出了黑松林,面对的是一道长岭,山岭渐渐崎岖,之后便是南京都城了。

  沈万三眯着鹤目,和王广生闲谈道:“没想到总都督郭朝义竟然是你的义父,怪不得尔这小厮此般闹翻了天,朱将军都不敢动你丝毫。不过最近老夫倒是听闻他和相国胡惟庸闹得很不愉快,胡惟庸权倾朝野,尽管你义父手握兵权,但是面对胡惟庸,胜算不大。”

  王广生嘴里叼着一个也不知道从哪儿获得的狗尾巴草,驾着腿半躺着,道:“朝廷之事,我素来不过问,哪有闲云野鹤般的日子来的爽快。”

  朱建荣倒是很关心,询问道:“沈先生,消息确切否,本将军倒是听闻,二人关系素来不错。”

  沈万三满怀深意的瞧了朱建荣一眼,道:“也是道听途说的消息,朱将军不必当真,不过有件事情倒是想咨询下,以阁下的经验郭“”总都督会如何处置王广生小兄弟。”

  朱建荣脸色阴沉,哼了一声,冷冷道:“这不好说,然末将倒是能猜出个大概,无非便是将这厮限足于紫金山数日,面壁思过尔。”

  听闻朱建荣的言语,王广生这厮竟是得意忘形,二郎腿抖得愈加哙动,翻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仰着头观瞧着马车车顶只是想心思。突然腹中一阵痉挛,接着便是咕噜噜直响,适才想到刚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已经良久尚未进食。

  王广生坐起身来,腆着脸皮谄笑道:“财神老爷爷,我饿了,车内有可有填腹的物件?”

  沈万三从一旁的行囊内排出几块大饼晃抖几下,很显然这饼定是出自名厨之手,酥脆的面皮,内部松软,层次分明,点缀以白芝麻和干果碎,香气扑面而来,令人垂涎三尺,不过沈万三并没有将大饼递给王广生,只是兀自咬了一口,异常享受的咀嚼,道:“金元阁的白案师傅手艺果真了得,这寻常的面饼都能造的此般出神入化,怎么?想吃啊?想吃就好好回答老头子几个问题,倘若老头子听开心了,这些饼就是你的了。”

  王广生这厮也有几分骨气,将脑袋瞥向一侧,道:“大丈夫不食嗟来之食。”

  沈万三又叹了一口气,拿起两块饼递给朱建荣,道:“朱将军想必也是饿了吧,到南京城还有些许时间,先吃两块饼填填肚子吧。”

  朱建荣受宠若惊,双手接过大饼,得意的瞥了王广生一眼,道:“广生啊,何故嘴硬,错过此般美味珍馐,本将军先开吃了。”

  说完,便是狼吞虎咽开来,王广生忍不住吞咽了些许口水,内心煎熬无比,终于还是道:“财神爷,您问吧。”

  沈万三哈哈大笑:“你这厮还挺识时务,就几个小问题而已,第一个问题,施彦端是你何人?”

  王广生摇了摇头,道:“小子并不认识施彦端。”

  万三佯怒,指着王广生的内襟道:“那你这绢帕从何处取得。”

  王广生急忙护住自己的兜襟生怕沈万三再次将自己的绢帕取走,道:“这绢帕是家爷耐庵先生的遗物,不过家爷倒是姓施。”

  沈万三似乎明白了什么,继续问道:“那么这点拳脚手艺也是家爷传授于你的了?”

  王广生再次摇了摇头,愤愤不平道:“听文兰妹妹提起过,家爷是个武林高手,期初不是甚相信,不过某日清晨,撞见家爷闻鸡起舞,练得虎虎生威,适才相信文兰妹妹所言非虚,央求其教授于我,竟被拒绝,说甚江湖险恶,不若执笔习文,免生事端。不过倒是偷偷学了几招,难登大堂。”

  沈万三将大饼递给王广生,道:“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爷爷姓施,而你却姓王?”

  王广生接过大饼狠狠的咬了一口,道:“我本是祝塘镇王韩村一户普通人家的小孩,父母自是姓王,听村里人说我亲生父母尚在我嗷嗷待哺的时候便惹瘟疫去世了,是家爷收养了我。”

  沈万三捋了捋胡须,轻轻道:“你胆大心细,聪明伶俐,观你根骨也是学武的奇才,不入武林实在可惜,不知道可愿意拜这御车的况兄为师,学习顶级武艺。这况忘元,其实并非仅仅老夫的随从,我和他深交多年,他的一身本事,可谓是天下第一,在整个大明王朝都难找对手。”

  王广生双目登时泛光,不过随后便暗淡下来,道:“只是他是个哑巴,如何教授于我?”

  “财神爷说笑了,天下第一四个字哪里敢当,世上武功高强的比比皆是。”

  一道沙哑的声音传入车厢内,虽不是太清晰,但却雄浑无比。

  沈万三告知,道:“虽然我这个况忘元兄弟喉咙受伤,但是一身腹语神功却是练得出神入化。就看你愿不愿意拜他为师了。”

  一旁的朱建荣都替王广生着急,道:“你这小厮还犹豫什么,财神介绍的师父还能有差,还不速速答应。”

  王广生心中料想,这况忘元身手了得,比之家爷强上不止一筹,有这般武林高手师父罩着,相比以后在江湖之上,横着走都不成问题,急忙道:“小子愿意,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王广生正准备磕头,一股内劲却是将他托起,自是况忘元所为:“收徒拜师乃是大事,待到了南京城内,自然摆上香案,行三叩首之礼,敬天敬地敬祖师,方入我门。”

  “咚铃铃——”

  在沈万三马车右咕噜旁,一匹健硕的青驴载着位美女,沿着山道不急不缓的超他们而去。这美女二十四五年纪,身着淡粉色衣衫,却非寻常闺秀罗衫,倒似武夫遒服一般,她腰际别着一把短剑,面上颇有几分风尘之色,显然是刚刚远游不久,如花韶华的年纪,本该喜乐无忧,可容色间却隐蕴这几许懊闷,似是愁思簇来,眉间心上,无计可施。

  沈万三和朱建荣竟是认出此女子,正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南京城城主顾萍大人。

  朱建荣在几次皇宴之上倒是结识过顾萍,虽论官级相差不远,奈何天子脚下,权力是比他高上不止一筹,急忙问候道:“顾大人这是从何处归来?”

  那顾大人停下毛驴,方才察觉到此豪车之内坐着的财神沈万三和驻扬将军朱建荣,刚要问候,忽听得西北角上高处传来几声擂鼓,一个拱拳,驾着毛驴飞快赶回南京都城。

  显然,南京都城算是出了大事了。

  财神亦是眉头紧蹙,道:“都城三擂鼓,表示有大事发生,况兄,快马加鞭,我们也且赶过去看看,别是皇帝老儿快要驾崩了。”

  朱建荣可不敢开这玩笑,为人臣子,自然要替君分忧,倘若都城有事,自然一马当先,万死不辞。

  不予良久,王广生一行便来到南京都城东门之外,守门士兵,通过盔甲战袍以及战旗认出朱建荣一行,赶紧大开城门,放行,朱建荣排出自己的官牌,表示了身份,向守门长官询问擂鼓缘由。

  那守门长官面色狼狈,答道:“丞相胡惟庸勾结倭寇,意图谋反,护国将军徐达惨遭迫害,现在生死未知,陛下龙颜大怒,集兵剿灭胡惟庸余党,现在南京城内人心惶惶。”

  朱建荣听闻,瞬间怒发冲冠,徐达是他的恩师,自己能有今天这般成就除了是天子的远戚之外,最主要就是徐达的全力提携,现在刚到都城便听到自己恩师遭贼人迫害的消息,险些昏阙过去。

  此时财神沈万三看了看况忘元,之后自言自语道:“不止一次和重八提起过,现在大明王朝最应该担忧的不是前朝余孽,而是内部政权和东瀛来犯,现在食了恶果,亦是必然。”

  不过随后捋须一笑,说到:“胡惟庸那厮心胸狭隘,左右逢源,倒不是成大事的主儿,现在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先不去总督府了,我们直接去皇城。”

  午后,一车一行径直朝向北,不久已到南京的京城皇都,此时御林军铁枪钢戟巍然而立,绵延数里,老远便将沈万三一行拦在皇都之外,沈万三从怀里掏出一块金字令牌,御林军登时跪拜,直呼万岁万岁万万岁,便是放行。

  大殿之上,王广生第一次瞧见了皇帝朱元璋,登时失望之极,和义父郭朝义描述的威严拔伟,简直大相径庭,生就一长瓢把子驴脸,双眼深陷,脸长嘴阔,且脸上长满了麻子,望上去杀气腾腾,额头和太阳穴高高隆起,颧骨突出,显示着这皇帝也是个武林内劲高手。

  因为早已通传,朱元璋知晓了沈万三一行的到来,道:“这不是天子呼来不上船的万三兄么,您的到来真是令朕的皇殿蓬荜生辉啊。”

  沈万三似乎已经熟稔了皇帝的态度,恭敬道:“皇上乃是一国之君,何必与我这行将就木的老头儿一般见识,这不是听闻宰相造反,过来关心下,看见皇上您一切安好,小老儿就放心了。”

  朱元璋猛地一拍龙椅把手,站起身来,指着沈万三怒骂道:“就知道你财神爷不安好心,诚心来看朕的笑话,信不信朕立刻派人砍了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临浩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临浩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