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南山逍遥先生2019-01-03 05:003,000

  在办公室里,几个同事过来叫思慧:“思慧,还忙着呢?下班了,走,吃饭去。”思慧抬头说道:“好的,等我一下。”这时手机响了,思慧接了电话,她突然很惊讶的说道:“喂,白易,你说什么?张成不见了。”听到白易的话,思慧也蒙了,“白易,你先别急,他可能有急事,别瞎想了。”这边,白易在家里拿着手机,跟思慧通电话,眼泪已经流到了嘴角,白易说道:“思慧,我姑姑快到餐厅了,要不你去一下,请她吃个饭,就说我有急事,单位临时派我出去了,餐厅就是咱们常去的那家,包间号发到你的微信上了。”末了,白易还不放心,再次叮嘱思慧道:“你知道,我跟家里关系不好,这次我姑姑来古城,顺便想见张成,一定替我搪塞过去。”挂掉电话,思慧立即向餐厅飞奔而去,她的同事们吃惊的看着她的背影。

  白易还在不停的发微信、短信,在搜索着张成,放下白易不说,思慧已经赶到了餐厅,刚进包间,一位中年妇女就走了进来,“请问,小梅在吗?”“小梅?”思慧颇感诧异,思慧问道:“您是从岐山来的周阿姨吗?”来人说道:“是的,你是?”思慧答道:“我是周睿斯的同事,你说的小梅是?”来人说道:“对,就是周睿斯,她上大学后改名字了。”思慧这才明白了,她忙说道:“阿姨,您请坐,刚才周睿斯的团在去法门寺的路上出了状况,睿斯已经赶过去处理了,我在这替睿斯给您接风,这是菜单,阿姨你看,想吃啥?”白易的姑姑把菜单又递给了思慧,说道:“这就是说,小梅中午不过来了,那个张成在吗?要不把张成叫过来,我见见,回去了,也好给小梅爸妈说嘛。”都说思慧是冰雪聪明,果不其然,思慧镇定的说道:“睿斯的团出的事情挺麻烦的,张成不是关心睿斯嘛,奥,小梅,不放心,就陪着一起去了。阿姨,岐山离古城很近的,见得机会多得是。”思慧转身叫服务员,“点菜”,白易姑姑急忙说:“就咱俩人,少点些,别浪费了。”白易姑姑稍微停顿了一会接着说:“说真的,小梅这孩子也不容易,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现在种地,抛掉化肥、放水、收割机的钱后,还能剩啥钱,小梅他爸平时就打些短工挣点钱,维持家里嘎达马西的花销,你知道,女娃再能干,早晚也是别人家的人,小梅小的时候,一方面家里穷,另一方面,她爸妈把好东西都给了弟弟,哎,就苦了小梅了,不过,娃也争气,考上大学了,还在古城找到了工作,就是她弟弟不行,不上学,在街道上胡混,现在,小梅还能给家里点钱,但是,家里给她弟弟说了亲,女方开口就是十万的彩礼,都快愁死了,小梅爸妈听说小梅找了一个南方的婆家,这不刚好,用小梅收的彩礼,给他弟弟把婚结了。”白易的姑姑说渴了,拿起杯子,一口就喝完了,然后用袖子擦了一下嘴,思慧连忙拿了一张抽纸递给她……

  思慧坐在办公室里,望着白易的空座位,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思慧给白易打电话:“白易,现在什么状况?”电话那头,白易抽泣着说道:“我找不到他了******”再后面的话,思慧一句也没听清楚,挂掉电话,思慧如坐针毡,但是,下午还有一个方案没做完,这是个大单,有好几家社都在争,她强打者精神做完了,她来到了康总的面前说道:“康总,我把方案发给你了。”康总监答道:“好,我看看,今天下班前,我们一定要做好,发给南京飞翔国旅。”康总监、思慧和其他同事们在一起商量着,不断的修改方案,终于完稿了,康总监舒了一口气说道:“思慧,把这个定稿发过去吧,我们不打价格战,完美的行程策划、游客的互动体验及完善的服务体系才是我们的优势,如果这个大单拿下了,全部门去会餐。”不知谁又接了一句:“会完餐了再去唱歌”大家鼓掌叫好。

  下班后,思慧来到了公寓,白易没在,室内一片狼藉,思慧给白易打了电话,白易也没有接,思慧无奈,只好回家。

  白易找到了李艳,李艳用夸张地声调,几乎是尖叫道:“你怎么搞得,那天吃饭,当官的,有钱的,那么多人,你却偏偏去勾搭他?”李艳说什么白易都可以忍受,她只想找到张成,李艳接着说道:“开纺织厂的吴总从广州进了一台双刀切边机,使用时,发现有些问题,厂家就派这个人来给调试一下,那天吃饭,吴总就一块叫上了,终究人家是外地来的,再一个,吴总也想显摆他在古城的人脉很广,那人充其量,就是个修理工,我想那人应该回广州了。”

  第二天,在办公室里,思慧正在电脑前做报价,康总监快步走了进来,“思慧,把你手头的团交给别人,南京飞翔的大单,交给我们了,这个系列团就由你来操作。”思慧高兴的说道:“是吗?太棒啦!领导放心吧,我一定尽力做好。”康总监大声说道:“不是尽力,是必须做好,现在对接酒店、车队,做好控房、控车的工作,对了,明天跟我接早班机,飞翔的刘总陪着客户来踩线,我们从机场直接去黄帝陵、壶口,晚上住延安,抓紧安排一下。”这时的康总监像个前线指挥官,站在那里,向思慧下达着命令,思慧已经是老计调了,对操作流程早烂计在心,“好的,我现在就安排。”突然,康总监像想起了什么问道:“周睿斯今天是不是又没来,按旷工处理,再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那就叫她立即走人。”康总监愤愤的说完,转身离去。

  思慧陪着南京的考察团一回到古城,她立即给白易打电话,关机,搞什么搞嘛,思慧和康总监把客人送到酒店,思慧直奔白易的公寓,咚咚咚,思慧用力的敲门,里面没有一点声音,这个傻瓜不会想不开寻短见了吧,思慧突然想起,自己有房门钥匙,她打开了门,里面一片漆黑,屋里有一股怪味,思慧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打开了房间的灯,白易没在,思慧快速的过去,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户,突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思慧,你来了。”思慧眼光扫遍了房间的各个角落,却不见白易的踪影,思慧的汗毛顿时了竖起来,思慧几乎用哭腔说道:“白易,你在哪?你别吓我,我胆小。”传来了白易的声音:“我在这”思慧顺着声音走过去,“啊!”思慧一声尖叫,只见床的背面伸出一双脚,思慧吓得呆站在原地,“白易是你吗?”白易说道:“不用害怕,我还没死,还没有变成鬼。”白易说着话,收回了脚坐起了身,“白易”思慧急忙跑到了跟前,只见白易蓬头垢面的坐在地板上,身上穿着一套月白色的睡衣,“白易快起来”思慧扶着白易站了起来,俩人走到了前厅,坐在了沙发上,白易神情恍惚的说道:“今天星期几了?看我都过糊涂了。”思慧道:“管他星期几,走,跟我去医院。”白易又说了“我没病,要有,也是心病。”思慧一把搂过白易,动情的说道:“不就是个张成吗?他那猥琐样,哪一点能配上你;看你没出息样,好像谁没失恋过似的,满世界男人多的是,咱姐们还都看不上,咋地。”思慧还觉得不过瘾,接着说;“为男人自残自己,那才是天下最蠢的女人。”白易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从张成走到现在,我没有吃一口饭,只喝了在茶几上剩的半瓶水,你说怪不怪,我一点都不觉得饿。”听到这儿,思慧抱住白易哭了起来,思慧呜咽着说道:“你太傻了,你就是最大的傻瓜,全天下最大的傻瓜。”白易反而笑了。

  思慧安抚好了白易,急忙到厨房准备了简单的饭菜,白易稍微吃了一些,就不想吃了,思慧为了分散白易的注意力,陪着白易看电视,看了一会,白易就困的睁不开眼了,思慧关了电视说道:“白易,时间不早了,我才出差回来,也困了,睡觉吧!”白易接道:“你回家吧”,思慧放心不下白易,就说:“太晚啦,我今天不回了。”白易道:“你还睡你的床吧”,思慧心想:张成肯定睡过她的那张床,就回道:“不用了,我就睡沙发了。”白易也不强求,就各自睡去,思慧确实困了,很快就睡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在旅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在旅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