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与作品无关,为本人为故乡闲写的传记
紅塵尺2019-08-14 00:332,761

  传言上古时代,大地一遍蛮荒,万兽出没,群妖四虐。人类生活在一片恐惧的死亡阴影中。然妖兽不止,战乱不停。而其中四方大妖,青龙,白虎,凤凰,玄武,更是妖中之王。它们引领着天地中兽,禽,神,灵。数万妖族发动了一次惊天动地领地大战,被称为四灵乱世。

  大乱四起,人类在卑微中夹道生存,乱世之中,必有神人,从天而降,或力大如山,移山倒海,或智谋莫测,神出鬼没。

  智者出谋,以四兽为灵,万生敬仰,拜为神。

  祸端再起,青龙凤凰相争,谁为第一,号令天下,一统百族。

  这一战,上至九天,下达深渊,整个大陆雷鸣闪电,地动山摇。

  青龙化神,一爪拍下,千斤巨石,化为飞尘,百米大树,也无法阻挡,如同虚设。

  凤凰一分为二,雄为凰,雌为凤。阴阳为合,天地为图。吐九十九重天火,焚金溶石。化成鲜红岩浆,流淌在大地之上,将世间变成地狱。

  这一战足足斗了七七十九天,终青龙得神,力大无穷。生生将火凤之羽从天际拔下,化成雪花,飘落九州。

  火凤之羽虽不敌神龙,但生为灵物,天生灵气。飘落所过,万族争抢。

  一战平息,一战又起。

  ……

  公元1538年,九州西南。群山俊林,兽没人稀。

  天地半山之鼎,一夜之间,垒起茅屋两间。一间为寝,一间为铺。而在那茅屋之前,一只母鸡,摇摆着身躯,甚是高昂。

  铺中炉火正旺,茶气浓香,老者东望西看,却摇头不断。

  若非身体不适,岂能落得此地开店的地步,虽为主道,却上不沾店,下不着村,所过之人寥寥无几。

  老者点了点拐杖,用力的敲打那呜鸣壶盖,使得它内部热气化成一股龙烟,飞散四方。

  香茗扑鼻,时而浓重薰身,时而清风淡雅,让人留恋三分。

  老者却无心,他推开破旧木门,发出嘎吱摩擦声。使得这高山之上多了一分人气。

  天上火云密布,地面炙烤热流。

  老者看向天,摇头又盯向远方。却依然无人。

  “三日不见开张”

  老者三指顶天,显得有些无奈。他退入铺中,喝了一口有些热汤的浓茶,迈动着有些不听使唤的双腿,躺在简陋的竹椅之上,呼呼间,睡意上头。

  “有人吗?”

  一声惊呼,老者惊恐而起。

  “来了,来了。”

  木门推开,少男少女两人,抬步悠然而入。

  锦绣罗衫,青丝密布,直至半腰。少年俊朗清秀,眉间英气逼人。少女秀外慧中,肤色白玉如羔。

  两人一前一后,眼色灵动而又惊奇。

  “此地荒无人烟,卖茶可有生意。”

  老者苦涩一笑“托小哥的福,虽无富贵,却能让小老落个安生。”

  老者提起茶壶,用破旧衣衫擦了擦有些破旧的碗,有些不好意思道“老夫腿脚有些不便,望两位不要见怪。”

  “哪里”少年也不客气,神速的接过茶壶,先为少女斟上少许,滚烫间摇晃茶碗,然后迅速倒出,在斟满。

  “老头,我问你,此地可有神灵一山。”

  少女毫不客气,显然已经习惯了少年的伺候,端起茶碗,轻吹数次,竟然一饮而尽。

  少年本要阻挡,却被少女抢了先,只得客气赔礼道“望老人家不要生气,气候炎热,小妹有些急火攻心。”

  听见此言,原本有些生气的老者,总算缓和了许多。

  他有些不快,挪来一张木凳,将拐杖靠在一边,敲打着右腿,坐了下来。

  “神灵之山没听说过,不过那后山不远处,却时常有人祭拜,甚至传言有神仙出没,他们一来二往,也化作凡人,在小老儿这里讨口水喝。”

  “吹牛”

  少女嗤鼻一笑,不以为然。

  但是少年视乎动了心思,琢磨着要前往一看。

  “小妹在此稍等,我去去就来。”

  少年青锋一摆,跨步而出,转眼就在山外,看得老者惊叹不已。

  锋为二山,一山雄一山高,少年却并无停留,只见他吹气化鸿,青峰化羽,飞身而起,转眼就到山顶。

  此锋陡峭高立,顶至云端,下至暗河。穿天地之气,云雾缭绕,奇骏险恶。

  仔细看去,却有些华而不实,山峰有险却无灵,突坡有奇而无神。

  少年无味,摇头不满,走了大山一千,险河八百,却依然无果,不知那神羽落与何处。

  飞身而下,预原路返回。却突然阳光散五色,从大地反射而起,直奔前山,落于茅屋之上,神灵异彩,无不惊奇。

  少年大笑,心中舒畅无比,他飞身落下,直奔茅屋而去。

  “哈哈哈,小妹,此地真是福地,你我二人相遇,真是一场空前造化。”

  少年落座,端起茶茗,细细品味,如同瑶池琼浆,美味无比,而那眼神,看向老者,竟然带着几分贪婪。

  “老人家,可否借一物。”

  “能还否?”

  少年问得奇怪,老者答得神奇,一问一答,两人竟然汗流浃背,视乎斗法一场。

  “不定”

  “换否”

  “何物?”

  老者沉思,望向窗外,显得苍老。

  “此地虽人烟稀少,却至善,时常救济与我,小老我岂能过意得去,而如此福地,不能福泽四林,小老有愧。”

  “这好办!”少年身心突然一松,笑意弥漫全身,他推门而出,观四方,寻得千斤大石一面,拔剑立削,一断为二。

  少女即兴,望向少年,如通心意,青峰出手,时而快如影,时而慢如尘,一漂一动,无不飘渺脱尘。

  片刻间,三字挪动,从青峰之尖飞扬而出,刻巨石之上。

  “二马店”

  老者轻念,不明其意。

  “这二马何来。”

  “这好办”

  少年少女望天高鳴,凤声震天,而那一双青峰剑化虹而起,落云飞腾,转眼变成一对骏马,扬蹄高呼,无不轻快欢悦。

  “老者贵姓”

  “小老二免贵一个冯”

  “哈哈哈”

  “天意,此来天意。”

  少年大笑,狂傲之气冲天而起。飞跃九重,显神凤展翅,霞光万丈,使得大地一片祥和,引来无数之人朝天膜拜。

  “去也”

  少女摆手,俊马飞腾,化神虹两道,落福地之上,平地而起。

  一山高而雄,山顶磐石一块,刻重石二字。

  一山美若仙,形状怪异如宝,落金银二字。

  少年在望老者“稳若重山,磐若大石,固福地之本,守万山之顶。”

  少女轻笑“金银为钱,遍地生花,造万民之福,遗荣华之地。”

  言语间霞光褪去,少年少女飞腾而起,化成那上古神兽,虽羽毛无色,却灵气飞天。

  老者望山,又望向天,心中虽有不舍,却知怀中之物已识主,若不归还,必引来杀生之祸。

  寻思间,那母鸡花羽,飘飘升起,放七彩之光,融火凤之身。化作一声啼鸣,冲天而去。

  “轰隆”

  地动山摇,雷电交加,山石蹦地而起,滚滚而落。那高峰瞬间倒塌一半,留下一片松土,连年不断的落下山石。

  时光如梭,转眼三年过去,那原本荒野的二马店,也渐渐热闹起来,四方闻名之人,纷纷举家搬迁而至。

  冯性老者虽生意兴隆,却早有倦意,他食下母鸡之蛋,终唔道与山,落重石之地,修道馆万千,引福民三万。

  然岁月终究有头,老者得道,却天劫落地,一阵轰鸣,飞霞光万丈,身沉而魂起,带着一股神芒,飞天而去。

  福民得泽,不敢遗忘先人,固改二马为冯,起得地名冯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剑九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剑九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