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过往恩怨
七彩梦幻2019-07-31 11:386,269

  四大护卫的完全败北,也是让陈祖缘十分的恼怒,陈祖缘这个时候是走出来,陈祖缘是说:“怎么,杀人王,你一个人打不过我,叫来了这么多的帮手呀,看起来,你也没外界传的那么清高吗?”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我可没有叫他们来帮我,是他们主动过来帮助我的,这些,你可曾拥有过。”

  陈祖缘是说:“你少废话,不错,现在的情况是我比较被动,不过,你要是这么把我给杀了,那你的名声也就彻底的毁了吧,所以,你还是放弃车轮战或者是一起上的想法,最后,你还是要和我真正的交手,手下败将,你有这个胆量吗?”

  “阿缘,是你太小看我了,你用这种激将法激我有用吗?这是你我两个人恩怨,我本来也没有打算让他们来帮我还,你既然想要和我正面交手,那我们两个人打就是了,没有必要把他人牵扯进来。”

  陈祖缘听后是冷哼了一声,他是拔出了自己的长剑,然后是说:“我并不希望我们两个人打的太久,既然是用命的比武,那就以这块玉为胜负吧,我将玉抛向空中,在玉落地前,我们谁接到了玉,就算谁赢,这样的战斗,你可满意。”

  “我是挑战者,当然了,这一切由你来决定,我客随主便就是了。”

  陈祖缘是说:“好。”当陈祖缘说出来这句话的同进,陈祖缘是将玉抛向了空中,陈祖缘和上官凌峰两个人,同时一跃而起,陈祖缘这个时候是一剑劈了下来,上官凌峰在他的剑砍到自己身上之前是拔出了自己的剑,接下了对手的一济攻击,同时,上官凌峰马上反击对方,上官凌峰的一剑点刺也是逼退了对手,陈祖缘这时在出一剑,上官凌峰照接,接下了对手的攻击之后,上官凌峰也是在一次反击对手。

  在这里所有人看的都有些震惊,他们各个心里都在想:“这个上官凌峰是在干什么,对方使用的可以龙象剑,这个人出的剑招,没有谁是敢硬接的,上官凌峰同时接下了两剑,还能反击对手,这是什么情况呀。”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

  上官凌峰和陈祖缘两个人相互攻击对方,空中跃起的一个回合,两个人是斗了十余招,但是,谁也无法伤到谁,两个人是打了一个平手,而这两个人争夺的玉,也没有落到这两个人任何一个人的手里面,对于这个结果,陈祖缘是略有失望的,陈祖缘这么做的目的其实也是十分的讨巧的,毕竟,这样的打斗对于自己是有利的,上官凌峰的剑法是以速度为主的,而自己是以力量为主的,在初始的交手中,上官凌峰是不占任何优势的,他以为,自己可以轻松的将玉拿到手,可是,他并没有想到,上官凌峰敢硬接自己手里面的剑,这让自己十分的意外。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说:“看起来,这一战,我们两个人还真的打了一个平手,不分胜负,接下来你打算怎么打呀?”

  陈祖缘是说:“既然不可能在短时间分出胜负来,那我们两个就正面交手好了。”

  这一次,依就是陈祖缘首先发起了攻击,不过,这一次的上官凌峰并没有选择主动的接下对手的剑,而是选择了避开对手的攻击,上官凌峰在避开对手攻击的同时,上凌峰是出手攻击对方,但是,之前接了陈祖缘几剑,上官凌峰的手明显感觉到了麻痹,所以,上官凌峰在攻击速度上,却是慢了许多。

  在这些年里面,陈祖缘也已经成长为一个剑法的高手了,而且,在实力上他并不比上官凌峰要差多少,所以,他也一眼就看出了上官凌峰的破绽,陈祖缘这个时候也明白了,之前的小聪明并不是白耍的,硬接自己的剑,对于他的影响还是有的。

  陈祖缘在避开了上官凌峰的攻击之后,陈祖缘是加快了速度,向上官凌峰发起了反击,陈祖缘的一剑劈了下来,上官凌峰是马上避开,就当上官凌峰准备反击的同时,他的动作就已经被陈祖缘给看穿了,陈祖缘是先了上官凌峰一步,一剑刺重了上官凌峰的小腹。

  这本是一场平分秋色的对战,却是在这一刻,僵局被打破了,挨了一剑的上官凌峰是退后了数步,陈祖缘却是借着自己的优势,突然上前,向上官凌峰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上官凌峰一退、在退,在退无可退的时候,他只能是接下陈祖缘的攻击。

  陈祖缘的攻击,力道极强,这让上官凌峰根本就没有办法反击,在加上陈祖缘看到了上官凌峰强接了自己的攻击的同时,他又是一剑劈下,上官凌峰的身上又多了一条伤口。

  众人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的时候,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一战,上官凌峰已经是有输无赢了,当陈祖缘第三次攻击过来的时候,上官凌峰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了,上官凌峰在挡下了陈祖缘的攻击的同时,他也被陈祖缘的这一剑击出了好远,在这一击下,似乎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而陈祖缘也没有在继续,陈祖缘是把自己的剑扔给了上官凌峰,陈祖缘是说:“一切都结束了,这一次,你又输了,你自杀吧,这样,还可以保住你的名声。”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闭了一下双眼,之后,他是将陈祖缘的剑扔了回去,上官凌峰是说:“名声这种东西,从以前我就没有在意过,在说了,这一战,我还没有输,最起码,我还站在这里。”

  陈祖缘听后是冷哼了一声说:“真的是没有想到,原来杀人王也是一个怕死的家伙。”

  “我不惧死,我只是不想无谓的牺牲,阿缘,你说的没有错,如果要论剑法的话,我现在是比不上你了,不过,龙象剑以守为主,以攻为辅,像你这样本末倒置,你离走火入魔也不远了。”

  “听到了你的这句话,我就恨的要死,是呀,龙象剑是以守为主,但是,你现在要我守护什么?我想要守护的最重要的东西,已经被杀死了,我还需要什么守护呀,现在的我,活着,就是为了杀戮。”

  “阿缘,你错了,要守护的东西还有很多,只是你的双眼真的看到了吗?阿缘,这一次,我真的很谢谢你,你给我设计的人间地狱,你让我明白了好多,在来到这里之前,我见到飘絮了,她在对着我微笑,你呢?你有多久没有梦到过你姐姐的笑容了。”

  陈祖缘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陈祖缘立时大怒,陈祖缘是喊道:“你胡说什么,我姐姐不可能对你笑,你是杀害了她的凶手,他怎么可能会对你笑呢?”

  “你错了,阿缘,她希望你不要执着下去了,在这么下去,你只会失去姐姐的微笑,你现在还不明白吗?一切都结束了,你也该醒一醒了,为什么连我都可以振作起来,为什么你做不到呢?”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姐姐不会对你笑,我也不会失去姐姐的笑容,一切都是你在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陈祖缘这个时候已经失去了理智了,这一刻的他,也注定了自己的失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逃出来的陈希也是来到了战场之上,当她在看到了这两个人在一次交手的时候,陈希是大喊道:“你们两个有完没完了,明明不是敌人,为什么要打的你死我活的。”

  可是,现在的陈希根本就无法在阻止这两个人的交手了,她到底还是来晚了一步,现在的她,也只希望这两个人不要互相伤害,因为,她很清楚,如果这一场交手,谁杀了谁,生的那一个,都会后悔的。

  在这个时候,陈祖缘的剑已经劈向了上官凌峰,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上官凌峰根本就没有挡下对手攻击的意思,上官凌峰是极速接近陈祖缘,在上官凌峰到达了陈祖缘的身边的同时,上官凌峰是将自己的剑收入鞘中,但是,同时,作为代价,上官凌峰的左手是被开了一条很深的伤口,如果上官凌峰刚刚要是慢了一点的话,上官凌峰的左手就会被砍下来。

  不过,就在这同时,陈祖缘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双耳巨痛,痛的让他忍受不了,他这个时候是不禁喊叫了出来,同时,他是捂住了自己的双耳,不过,就算是如此,他的双耳也流出血来。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说:“阿缘,你现在还不明白吗?正是因为你的激进,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这是你在送给我人间地狱的时候,我所悟出来的招式,擎天剑派的收剑术,龙鸣剑。”

  原来,就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上官凌峰也曾多次的练剑,他在这一段时间里对剑术有了更深的领悟,同时,也在自己的剑法上添加了新的招式,这有之前袁明志所使用的龙雷剑,还有他自己创造出来的龙鸣剑,还有一招,可以说是擎天剑法里新的杀招了。

  陈祖缘这个时候是大怒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会输,我根本就不会输的。现在,我就要用我最后的绝招,龙象十三式杀掉你。”

  上官凌峰是说:“阿缘,如果你要是执着的话,我也没有任何办法,既然,你要比到最后,我奉陪,我会用擎天百裂剑来迎击的。”

  听到了上官凌峰的这句话的时候,这里的所有人在一次的震惊,擎天百裂剑,那是什么,以前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家伙不会在擎天剑法里又添杀招了吧,那这个上官凌峰就真的太可怕了。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上官凌峰的这招擎天百裂剑,只能说是创新,不能说是创造了,上官凌峰是把冥十八剑和擎天一剑两招结合了起来,成为了上官凌峰新的杀招。

  两个人这个时候是同时做好了准备,这一次,真的是分出胜负的一招了,如果谁败了,就在也不可能有反击的机会了,这一刻,两个人是同时出手,依就是陈祖缘的剑先到了上官凌峰这里,可是,陈祖缘的一剑却是被上官凌峰给接了下来,陈祖缘在一次攻击的时候,上官凌峰的擎天百裂剑便已经到了,上官凌峰的一剑,也被陈祖缘接了下来,不过,就在这同时,陈祖缘的剑是一分为二了,而上官凌峰的攻击还没有结束,那分十八个方位的攻击,让陈祖缘是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防备的,陈祖缘就这样的败北了。

  上官凌峰的剑并非没有锋刃,只不过,上官凌峰的剑锋刃在内侧,所以,上官凌峰剑上内侧攻击还是给予了陈祖缘一些伤痕的,陈祖缘的剑既然已经断了,也就证明了他的败北,陈祖缘是说:“你赢了,我随你处置就是了。”

  上官凌峰是来到了陈祖缘面前说:“我们两个人从来就不是敌人,这场战斗,本就是一场误会,十三年前的事情,你并不完全知道,现在,我就把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你好了。”上官凌峰在说完了这些之后,上官凌峰是让乔永健把陈飘絮的手书给了陈祖缘。

  陈祖缘是说:“这个是。”

  上官凌峰是说:“你姐姐的遗物,我不应该独占的,它也属于你,现在,我就把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你好了。”

  可是,就在上官凌峰想要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的时候,有人拿着剑弩想要攻击陈希,上官凌峰和陈希两个人都没有发现,陈祖缘却是第一个发现的,陈祖缘根本就没有顾及身上的伤,他是第一时间冲到了那个人的面前,一拳打在了那个人的鼻子上,那个人的鼻梁都被打断了。

  陈祖缘抓着那个人的衣服便说:“我早就说过了,谁感动那个女人,我就杀了他,你没有听懂吗?”

  原来,袭击陈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陈祖缘的跟班,原来他一跟在陈希背后,他也有他自己的目的,那就是趁着陈祖缘和上官凌峰两个人交手之后,两个人两败巨伤的时候,对陈祖缘下手,只是,他没有想到,陈希正好在这个时候挡住了他的视线,所以,他不得以,在出手的时候,是对准陈希的,同时,他也给了陈祖缘一个反击的机会,而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陈祖缘会出手保护陈希,这一次,他的计划是彻底的失败了。

  毕永发也是来到了陈祖缘的身边,他是对陈祖缘说:“把他交给我吧,我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的。”

  陈祖缘是松开了手,把自己的跟班交给了毕永发,毕永发是拉着陈祖缘的跟班离开了。

  事情到了这里,似乎是已经结束了,陈祖缘在拿到了姐姐的手书,是看了一夜,在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真的是错了,真正害死自己姐姐的人,原来真的是自己,他这个时候在一次流下了眼泪。

  第二天一早,毕永发便带着陈祖缘和他的跟班离开了,毕竟,抓捕陈祖缘,也是他的任务,现在,他要回京交任务了。

  至于其他人也都各自的散去了,上官凌峰是带着陈希和林菲儿等人去了长安,李绪东则是回到了苏州继续当他的教书先生,但是,他在一次拿起了刀,这一次,他不是为了杀人而拿刀,也只是为了教人武艺而拿刀。

  林菲儿见到了自己失散的哥哥,可是,她的哥哥早已经不在记得她了,她只能是在远处看了哥哥一眼之后便离开了,这样的一幕虽然残忍,却也是无可奈何。

  至于陈祖缘被捕的第二天,他便和卓清一样,选择了逃走,在怎么说,陈祖缘有龙象伏魔功的内力,一般的锁链是根本锁不住他的,他想要逃走,也没有人可以阻拦,至于毕永发对陈祖缘的态度根本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陈祖缘要逃,自己也不拦着,反正,陈祖缘在和上官凌峰交手之后,陈祖缘也不会在掀起什么大浪来了,这件事情就此告一段落,至于为陈祖缘背黑锅的人吗,早就有了,自己也不需要担心。

  毕永发是来到了自己工作的地牢里面,此时,被绑的死死的陈祖缘的跟班,正怒视着他,他是对毕永发说:“你个混蛋,是你放跑了陈祖缘。”

  毕永发是说:“我可没有放过他,我只是低估了他罢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可怕,我的铁链锁不住他,让他给跑了而已,不过,这有什么关系,现在的他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了,我还在意他做什么?只是,这一次要委曲你了,你要帮他背黑锅。”

  陈祖缘的跟班听后是说:“我凭什么这么做,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你明知道他有龙象功,却不废了他的手脚,他跑不是很正常吗?”

  毕永发是说:“我是一个刽子手不假,我杀人的也不少,这也不假,但是,我从来没有做过废人武艺的事情,道德这一块我还是会遵守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目的也是为了对付他吧,可惜,你一直都没有机会,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对我说这些了。”

  “如果,我见到了圣上,我把你的事情告诉皇上,他会怎么做?”

  “他会杀了我,不过,你没有机会的,像你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皇上怎么可能会理会,你想的太多了,这件事情,你彻底输了。”毕永发说完了这些,是把自己的手下叫了过来,他是对自己的手下说:“你们可以随便招呼他,只要不弄死就行,什么事情都不用盘问,只是单纯的虐待就可以了,他的供词我早就写好了。”

  陈祖缘的跟班听后心里马上凉了下来,他是说:“我不服,你太过分了。”

  “这没有什么过分的,这样的事情,我不知道做了多少回了,但是,每一回,我针对的都是你这种吃里爬外的家伙,或许,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人了。”毕永发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他便离开了。随之而来的,就是牢房里的酷刑了。

  而在林菲儿看过了自己的哥哥之后,上官凌峰三人是来到了陈飘絮的墓前,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看到了墓前有一束橘色的玫瑰的时候,上官凌峰是十分的震惊,上官凌峰很清楚,这种橘色的玫瑰只有陈飘絮和自己知道,就算是陈希和林菲儿都不知道,是谁来过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上官凌峰是说:“难到是阿缘来过了?”

  不过,不管是谁来过了,对于上官凌峰来说都不重要了,陈希和林菲儿两个人诚心的拜了一下陈飘絮,陈希是说:“请您放心的把凌峰交给我吧。”

  林菲儿也是说:“我们会照顾好他的,不会让他在受到伤害了。”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也是无奈,他看着天空,他这个时候是说:“过去的事情无法在弥补了,对你的亏欠永远都在我的心里,不管怎么样,你在我的心里一直是占有最重要的地位的,不过,现在要保护的,已经不在是一个人了,请在天上好好的看着我,这是你我共同的生命,你需要和我一起见证这生命的光辉。”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将自己买到了花放在了墓前。

  至于之前的花是宗主放的,在上官凌峰离开的时候,宗主就对杨老说了:“我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去看一看我的女儿,我已经十三年没有去看过她了。”

  当时的杨老听后是说:“是吗?那也带我向你的女儿问好。”

  宗主是说:“他已经死去了十三年了,这也是因为我的原因,所以,我才一直没有敢去见她,现在,我也不打算逃避了。”

  “是这样呀,那真的是很对不起。”

  “没有什么,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宗主便一个人离开了,留下的杨老也是说:“看起来,有心结的人可不止是我一个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