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十里红妆
风玥2019-06-30 12:582,563

  铭王何铭远要重新赢取身处唤春楼的顾家千金顾颜若的消息很快在整个晟元城传开了。

  晟元城城西的郝员外府上。

  “小姐,铭王要娶你为正妃了,你看我们要不要回去。”婢女菱香将街上的传言一一跟闺房里的顾颜若学舌了一番。

  “哦?那看来被抓去替我的女子,一定也是姿色过人了。”顾颜若笑着说。

  “也不见得吧!小姐您想,那铭王本就是酒色之徒,只要看得过眼,他又怎会拒绝。大不了之后再休妻,于他而言,又没有什么弊漏。”

  “唉,这样想来,也不免觉得愧对那个女子。毕竟她所承受的这一切,都是代我受过罢了。”顾颜若蛾眉微蹙。

  “小姐也不要太过自责。天有阴晴,人各有命。”菱香开解她道。

  “不过小姐,这里也并不是什么安全之地啊。你看郝少爷时时都想一亲您的芳泽。还有那郝员外,每日都色眯眯地看着你。这样下去,您的清誉也会不保啊。”菱香一想到这里,就不禁为自己和自家小姐的未来担忧。

  “唉,爹娘费尽心思才让我们不致于受辱而死,哪里还顾得上思虑这些。”

  “明日,你随我去南山寺上上柱香吧。最近心里不怎么平静。”

  “好的小姐。”

  次日,晟元城的街道上。

  家家门前披挂红绸,张灯结彩。有刺绣的商家竟还讨巧地秀了幅鸳鸯戏水的画悬于门口的墙上,上面还绣着“恭贺晟王王妃佳偶天成”的字样。

  一路两行,百姓们推推搡搡地跟着迎亲的队伍行进着。从辰时走到了巳时,将晟元城都走了一遍,终于在唤春阁的门前停了下来。

  “哈哈,真算得上是千古奇闻了,来妓院接新娘。”

  “就是啊,铭王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竟然这么大张旗鼓地来唤春阁娶亲。”

  “算了,你们想想他一个纨绔公子,要是能想得那么周全,怎么会愿意娶一个青楼女子呢?”

  “对啊对啊,不过我跟你说啊,铭王可是出了名的出手阔绰,赏钱肯定不会少,我们啊还是看看热闹讨讨赏钱的好。”

  “也是。”

  外面的百姓还在起着哄,唤春阁内。

  雪嫣然一袭火红的嫁衣,青丝盘起成髻,步钗轻摇,曼妙绝伦。喜娘正要将喜帕盖上。

  “劳烦您等会儿,我有话要跟夭宁说。”

  “怎么了,小姐?”夭宁依旧是桃色的衣衫,粉嫩的小脸上镶嵌的宝石一般的眼睛里满是疑问。

  “夭宁,这些日子多亏有你的照顾了,如今我既要脱离苦海了,怎会忘记你的恩情?你随我一起走吧!”雪嫣然抓着夭宁的小手说道。

  “可是,那混世魔王那里…”

  “你放心好了。你先随我过去,这样你就能脱离贱籍,到时就在没人可以随意的欺负你了。如果你在王府住的不舒服,到时我在给你些银两好去过活,这样就能摆脱这噩梦一样的地方了。如果你再不走,算时间,你也该行及笄礼了,以你这般容颜,到时掌事嬷嬷怕是不会放过你的。”

  “那、那奴婢就谢谢姐姐了。我愿一辈子为奴为婢服侍您。”夭宁一想到掌事嬷嬷看她就像看钱时的饥饿模样,瞬间就妥协了。

  “那你去叫喜娘回来吧!顺便去门外告诉王爷,我要带你和司尘一同嫁过去。他若应允,我便嫁。他若不允,就请他回去吧。”

  夭宁一听就愣住了,她这哪是询问,明明就是逼迫嘛。可是,王爷会同意吗?

  待夭宁一路小跑归来时,雪嫣然已经由喜娘扶着等在了门口。

  “禀小姐,不,王妃。王爷说,只要你说的,他都应允。”

  “好。那就叫上司尘一同走吧。”

  凤冠霞帔,十里红妆。

  八抬大轿里的雪嫣然透过轿帘的缝隙看着窗外喧闹的人群。这样的尊荣,这世上的女子怕没有几个能够享受到,她本应该高兴才对,毕竟今天是她的大喜之日。可是,她的心里却在想,如果前面骑在高头大马上披红挂彩的是她的楠哥哥该有多好啊!

  可是她的心里知道,楠哥哥不会来,因为父亲告诉过她,她代人被贬为贱籍那日,他就已经离开了。从此在整个晟国里,她再也找不到他了。

  “小姐,铭王看来是对您真用心了,这迎亲的队伍都看不到尽头啊。这下您就可以放心了。”跟着轿子的夭宁低声说。

  雪嫣然平复了下心情 :“王爷越是这样,天下人不就越觉得我是个魅惑人心的妖妃吗?我有什么可放心的?”

  “众所周知,您是这京城数一数二的美貌,任由谁都会为您分神,即使王爷不这样,天下人怕也不会少些唇舌诬语的。”

  雪嫣然瞬间笑了:“也是。”

  回程的路没有绕道,所以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就来到了铭王王府门口。

  雪嫣然被搀扶着下了轿子,然后在跨门槛的地方停了下来。跨过了这道门槛,她就是这铭王府里的人了。

  “请王妃入府!”主礼管事大声喊着礼仪要求。

  “把王爷请过来,这铭王府的门槛太高,我跨不过去。”雪嫣然跋扈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管事和百姓都惊呆了。这么让新郎下不来台的新娘,他们可是第一次见到。换谁是新郎肯定都会难堪到发怒。

  可是,闻声而来的何铭远立即像哄孩子一样:“王妃莫要生气,都是我的不好,明天我就让工匠重新修缮,保证让你满意。这下你不生气了吧?”

  “这还差不多!”雪嫣然笑道。

  “那……”

  “我没有力气,就是上不去。”雪嫣然再次无理取闹。

  “好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话间,何铭远一把将雪嫣然抱起,走进了王府。“你做得很好!”何铭远轻声在雪嫣然的耳边说道。

  因为晟王一如从前般地没来观礼,又加上雪嫣然此刻是顾家独女顾颜若的身份,她的名义双亲还在发配途中,所以主礼管事就省去了很多礼节,只让他们简单拜了堂。

  一回到房间的雪嫣然立即丢掉了喜帕,然后就上床歇息了。

  累死我了,想不到成亲居然比她在白家村做一天的苦力还累人。雪嫣然心想。

  想着想着,她的意识就慢慢地,模糊了。不一会儿,床上的雪嫣然就已沉沉睡去。此刻整个晟元城都在张灯结彩、欢声笑语。那十里红妆的盛景还在被人们称道,而这一切仿佛都与她无关,可这一切,却都是因她而有的。

  城北的晟王宫内,高耸入云的宫殿之上矗立着一个人。

  “王上,时辰已完,您该歇息了。”

  “你看到了吗?”

  “除了铭王府的彩灯,奴才什么也没看到啊。”侍者吴贤不解。

  “看到时机了吗?是攸儿即位的时候了。”

  “恭喜王上,喜赐贤能王子。”

  “为了攸儿能在即位后无忧,将魅惑女子给了铭儿,不知这是对还是错?”

  “王上深谋远虑,王子们都会体谅您为人父的心情的。”

  “唉,事已至此,只能这样了。回宫吧。”

  一行人缓缓地离开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处顾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