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桃薰2020-01-29 16:053,387

  6。

  站务室内。

  女孩的情绪很激动,全身都在颤抖着,“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救我!”

  “冷静点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你有什么困难跟我们说,年纪轻轻的还有大好时光,命可就这一次,反悔都没机会。”站点工作人员给女孩递了杯热水。

  “死了,一了百了,还要什么反悔,让某些人去反悔不好么。”女孩握着纸杯低头望向地板,她的表情掩映在散乱的刘海中让人看不清。

  “你的父母会伤心的。”

  “父母?呵呵,他们还在乎我?我要回家。”女孩抓紧了纸杯,“我要回家!”她又喊了一声。

  “告诉我们你的名字,住址,我们会联系你的家人来接你。”

  “没有人会来接我的……”

  屋内的空气瞬间凝固了下,几名站务人员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你住在哪里。”

  “我……不知道。”

  站长见这个女孩子极度不配合,只好联系了附近的派出所,等待警察把女孩接走,并让工作人员去准备之前站台的录像。

  女孩握着她的纸杯呆呆地盯着地板,嘴里不知道在喃喃念着什么,突然她开门冲出了站务室,工作人员一惊,纷纷起身朝她追去,女孩顺势把水杯朝他们扔了过去,追在前面的工作人员被溅了一身。

  又是一阵地铁进出入的人流朝,女孩不管不顾地朝前奔着,工作人员一边躲着行人,还得时不时为不小心撞到道歉。

  “拦住前面那个女孩!”

  女孩的身形像一只猫一样在人群中穿梭,工作人员几次差点要追上结果又被来往的人流墙阻拦。

  前方闻声赶来的工作人员朝她包抄拦截,她猫腰闪躲几乎是在用尽全身的力气来挣脱束缚,情急之下女孩咬了工作人员一口,趁对方吃痛脱力的间隙甩开阻拦继续向前狂奔,不一会她居然跑出了地铁口。

  她折身往拐角的一个花坛后一蹲躲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由于是晚上拐角这块的光线并不是太好,所以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她。

  女孩不停地抖着身体,如同逃过一劫后的惊魂未定。

  追出来的工作人员环顾四周没有看到人影,只好分头朝地铁口两侧的小马路找去。

  片刻之后工作人员又重新汇在入口处。

  “有发现她么?”

  “没有。”

  “可真能跑,跑哪去了?”

  “依我看能姑娘情绪有点不太正常,可害怕她再想不开。”

  “走走,快回去找站长,赶紧让派出所联系到她的家人。”

  言语交流后纷纷摇头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又迅速奔进了地铁站内。

  一段时间后,女孩探出了花坛,兴许是蹲的时间太久,她感到一阵眩晕差点摔倒,稍事适应后她步履缓慢地走上了旁边的小马路,仿佛前方有什么魔力在吸引着她,一步步拖着步子向前走着……

  罗川终于准时到达了P酒店。P酒店算是P市地标性的建筑,坐落在p市中心最繁华的路段,四周被大型购物广场,影剧院等文化场所环绕,可以说来这一带游玩完全可以满足一站式的休闲娱乐体验。

  P酒店的老板也是出人意料的接地气,酒店没有被定位成上流社会的高级会所,而奉行了在“食”面前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思想。

  原址建筑的基础上进行了增高,5层以上改建成了供人居住的星级宾馆,4,5层改为饭店并与隔壁商城打通,出于对住户的安全考虑,酒店内部仅有2部特殊电梯到达该楼层,楼梯间是被上锁的。

  4楼分设大堂圆桌和包间,是最有人间烟火的地方,5楼则侧重雅座小情调格局,空间宽敞,然而座位位置数量有限,需要提前预订。

  5楼的楼层相对较高,一是内部有个小舞台,出于一些表演考虑需要尽量宽阔的空间,二是5楼有个露台,较高的楼层也能尽量减少高度带来的压抑感。露台面对中心广场,有时候广场上会有演出节目,是绝佳的观赏地点,当然露台也可以好好利用来营造点浪漫的感觉,全凭客人自由发挥创意。

  徐忆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他远远就看见了罗川的身影,在罗川步入酒店大堂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招手示意,起身迎接罗川。

  他替罗川把椅子移开,又接过罗川的外套,一气呵成。

  看来徐忆这趟留学倒是把国外的那套礼仪给学来了,罗川这样觉得。

  今天的罗川美的很小清新,微卷的中长发配上清雅的淡妆,不再是徐忆曾在杂志期刊上看到的那种干练成熟的装束,脱离了学术圈的罗川也在不知不觉中恢复了小女人的姿态,徐忆喜欢这样的罗川,应该说是更喜欢。

  他有些看呆了,他的罗川已经不再是小女孩了。

  “嘿嘿。”徐忆心中已经乐开了花。

  “黏皮糖,好久不见!”还是罗川忍不住先发话了。

  “大哥,你没事吧,傻笑到现在了。”

  “没、没,什么傻笑,我这是开心。罗川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不够看,我要把这8年的时间看回来。”能看上一辈子就好了——这话徐忆没说出口。

  “别,我可不想‘看杀卫玠’。”

  “有你这么夸自己美貌的吗?”

  “……你可真会取重点。”

  “不不,这就是我的重点。”

  “罗川,我好想抱抱你啊,久别重逢就该……至少来个大大的拥抱才对。”

  “别别,公共场所,多尴尬啊。”其实抱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就觉得有点傻。

  “哇,都这么多年了,你对我还是这么冷酷无情。”

  “哎呀,好好好,来个拥抱吧!”

  徐忆热情满满地刚张开双臂准备做个环保的姿势——“等一下!”

  “别,别太热情,承受不住。”

  “?好好好,罗川变成大姑娘还知道害羞了?”

  结果他俩只是个象征性地轻轻地抱了一下,互相拍了拍,罗川很快就缩回去了。

  徐忆心想:还是太久不见的缘故吧。

  赴约的路上罗川已经想象了很多久别重逢的画面,是客客气气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还是激动地热泪盈眶。

  这个时候她总免不了感叹那些电视里分别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人重聚的画面,节目营造的氛围让她很感动,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可以用于再聚首,能好好活着已属不易。

  遗憾的是这些画面到她这里哪个都没上演。

  岁月给每个人的感悟是不一样的,所以也许在她这个年纪还无法体会这些重逢的弥足珍贵——罗川只能这么自我安慰着。

  好在徐忆终于平安地回来了,还是那个徐忆。罗川露出了一丝微笑。

  “哦对了,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东西送你,做了个小蛋糕给你,考虑不周,当饭后甜点吧。”

  “罗川做的蛋糕?好开心,能吃到罗川做的东西三生有幸啊。”徐忆兴奋地接过蛋糕,小心翼翼的拆开,蛋黄色的小蛋糕裱了一圈小花瓣,中间是用果酱写的几个英文“welcome!”

  “说笑了,来,徐忆同学,恭喜顺利毕业;徐忆哥哥,欢迎回家!”

  “谢谢罗川,我舍不得吃等会带回家。”徐忆激动差点把杯子给碰翻,幸好反应够快没出状况。

  罗川瞥了眼又被徐忆装起来的蛋糕盒,有点莫名小小的失望。

  碰杯之后,空气一下安静了,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接话,这次轮到徐忆开口了。

  “罗川还是那么不待见我,连话都懒得多说。”

  “哪有哪有,黏皮糖你又开我玩笑,这不是好多年不见了……换我好好瞅瞅你。”

  “瞅?来瞅个够。我还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吧。”

  “嘁,得瑟。”

  “对了,今天说好要给你介绍一些国外美食所以定了这家。这边肯定是改良过的了,等会跟你边对比边介绍,我去嘱咐下他们可以陆续上菜了。”徐忆起身暂时去找服务员去了。

  “谢谢。”

  想多看徐忆几眼倒不是假话,徐忆当年可是学校的校草,多少女孩心仪的对象。

  看着徐忆站立的背影,英俊挺拔,这么多年过去了不仅没有长歪,反而好像更帅了。

  男大也有十八变啊。

  徐忆正在跟服务员交谈,罗川能望到他的侧颜,她的眼前突然重叠了某人的脸颊,曾让她仰视的有着俊朗线条的家伙——霍汝斯。

  “怎么想起他来了。”

  可惜大脑是不受控制的,男人会评价女人的容貌,其实女人也一样。

  徐忆是清秀阳光,皮肤白皙,谈笑间满眼都闪着光,让人一扫阴霾,是青年才俊的气质。身材相貌上一点也不逊色于当红的小生,好在不奶油,让罗川感觉还是挺舒服的。

  霍汝斯的感觉是偏儒雅,不苟言笑,大众肤色,线条比徐忆硬朗些,打扮上倒是显得更有风度,成熟——不,从表现来说立马被罗川否认了。

  “不开口还好,一开口三秒破功说的就是这种人吧。地铁都不会乘,家里有矿吗,出行不靠地铁?”

  都说戴着眼镜的人通常有两张面孔,摘下眼镜又是另一番样子。宿舍那次光线不好也没敢看太仔细——太可惜了,那时候为什么不仔细看个够呢,也许霍汝斯会有另一种样子,喂!

  罗川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了,不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