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桃薰2020-01-29 16:013,412

  5。

  地铁验票闸机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喂,先生,请刷卡进站!”地铁工作人员正对着一个企图硬闯验票闸机的男子喊道。

  “什么卡?”发问的正是霍汝斯,这是他第一次乘坐地铁。

  “先生,没卡要买票,那边自动售票机。”

  霍汝斯顺着随安检员所指的方向看到了几个巨大的箱子,这就起自动售票机吗?

  糟了,要怎么买?

  他冷静地观察起屏幕,似乎是不同线路对应不同站点的费用,不管了,按数字最大的。

  售票机有语音提示,霍汝斯很快拿到了票,看着进入闸机入口的人,依样刷票进了地铁入口。

  幸好地铁还没有来,他在站台上绕来绕去终于找到了罗川的身影,偷偷躲在一个不被她发现的位置。

  眼前的那条黑漆漆的隧道有了一丝光亮,寻着光源望去,远处一条蜿蜒着身躯的“大蛇”正朝这边驶过来——这是霍汝斯的感受。

  站台上的人是很难看到蜿蜒姿态的这部分情景的,这取决于站内轨道的设计,以及人所站立的位置。那些敞开的未加防护措施的站台,如果探头向地铁驶入的方向望去偶尔也是能看到的。

  这恰恰是P市最早期修建的几个地铁站之一,改造工程虽已提上议题但还迟迟未开始动工——没错,这是个没有安装防护隔离栏的地铁站,摩擦得发光的轨道稍微近前探身就能一览无余,展台上乘客小心翼翼地站在黄色安全线后等待地铁的驶入。

  若干分钟前,站台上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三番四次地越过警界黄线,探头向轨道内张望,每次都要张望停留好一会,有人靠近就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开。站台内的工作人员已经留意到这个可疑的人好一会儿了。

  此刻,地铁车头的灯光已经铺满了整个站台轨道,越来越近……

  突然,那个黑影蹿过黄线向车头即将靠近的位置冲去,旁边的乘客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两名高大的站务人员已经迅速将黑影拽回扣下。

  同一瞬间,地铁已呼啸驶入整个站台。

  “什么情况,小偷吗?”

  “没事,没事,大家不要围观,请有序上车。”

  因为站台工作人员的及时制止,地铁的运行并没有受到影响,周围大多不明真相的乘客也无心滞留围观,纷纷选择上了地铁。只有极少数的乘客留在了站台上。

  “这姑娘是不是要自杀。”有人发出了这种言论。

  “别瞎说。”

  “请各位不要围观,安全等在黄线后面。”工作人员尽量制止好奇的群众上前围观,女孩也被迅速带到了站务的办公室。

  霍汝斯并没有看到这番情景,因为他在靠近车尾的地方。他很忙,根本无暇顾及周围琐事,既要时不时观察罗川的动向,隐藏行踪,还要忍不住好奇地探头看看进站的地铁。

  门开了,在人群的簇拥下,霍汝斯也被顺势推进了这个“箱子”,他跟罗川不是一个门,却是车厢的一头一尾。

  下班高峰,要庆幸车厢内的人有点多,所以罗川还没有发现霍汝斯。

  地铁启动的瞬间,旁边一个人没站稳,强大的惯性令人猝不及防,居然产生了小规模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眼瞅着就压到霍汝斯了,霍汝斯还在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箱子”,突如其来的压力让他朝右后侧歪去,身高的关系让他充当了个大屏障。他赶紧用手掌紧贴在玻璃门上,顺势上推用阻力来了个“人肉刹车”,阻挡了“骨牌”的进一步倾倒。

  那一瞬间他看到了窗外站务人员正扶着一个人,朝车站内侧走去。“咦?依稀觉得像是上次等红绿灯的那个女孩。”

  “这车开的,新手吧。”车厢里一阵阵抱怨。

  罗川还在全力保护着她的蛋糕不受挤压,感叹这个点选择地铁出行有点失策,车厢那头的吵杂声还是吸引了她的注意,她寻声望了过来……

  “鹤立鸡群”——这是罗川脑子里瞬间蹦出的词,人群中的霍汝斯实在是很显眼,她一眼就看到了。

  “咦,怎么是他?这么巧?坐这趟地铁上下班么,那离他家可真够远的了。”

  也怪昨天霍汝斯的冒失行为,罗川还真不太想跟他照面。好在车厢里这么多人,他又没看到自己,省去了打招呼的尴尬。

  正常情况下,按霍汝斯回家的路线就要在大水路站换乘其他地铁线路了,可是直到安全警示灯忽闪个不停他也没有一丝要下车的意思。

  他这是忘记下车了么?

  罗川疑惑地望着霍汝斯,就在霍汝斯转头差点和罗川目光相交的瞬间,他突然换了个方向朝天花板望去。

  什么鬼,装没看见我?

  罗川掏出她的化妆镜装模作样的捋起她的刘海,好不容易在人缝中找了个角度可以透过镜子瞄到霍汝斯。

  正常情况下就算是不想照面,不经意间目光相交,尬笑打个招呼也没什么吧。

  霍汝斯这反应——做贼呢。

  罗川对着她的化妆镜眯起了眼睛。

  每到一站霍汝斯都会偷偷瞄一眼罗川,看她要不要跟其他人一样走出这个铁皮箱。

  “敌”不动,我不动。

  “她手上是什么东西,这么一直拿着手不酸么?”

  “什么情况,他分明一直在看我,还每站都看,鬼鬼祟祟的。”

  罗川忽然想起昨天霍汝斯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一定要自己亲口告诉他正月十五许的愿望,“难道他是为了这个?非要知道我许什么愿?不是个偏执狂吧!”

  罗川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她怕自己想太多,误会就搞笑了,还是静观其变吧。

  罗川不停地转变着镜子角度,从左手换到右手,以观察霍汝斯的举动;霍汝斯疑惑不解地看着罗川,还用手模仿比划了一下罗川的姿势——不明白,无法理解。

  于是,这趟短暂的地铁之旅就变成了两个年轻人之间互相偷窥,你来我往的隔空“眉目传情”——才怪。

  罗川到站了,她用余光瞥了眼霍汝斯,乖乖,他还真跟着一起下车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学电视剧中途跳个车什么的,让他措手不及。

  罗川翻了个白眼,“我倒要看看你想干什么?”她决定直接回击。

  霍汝斯又再次遇到了难题,出地铁验票闸机的难题。他以为跟入站一样刷一下就行,结果实实在在地撞上了闸门,那动静,罗川都觉得“疼”。交通阻塞的群众们忍不住献策,霍汝斯终于顺利过了闸机。

  会觉得很难堪吗,霍汝斯当然不会,他觉得自己又学到了新事物,如果时间允许他还想问问为什么有的人是直接刷卡就能出站的,只可惜他还要跟上罗川。

  快走到地铁出口的时候,罗川停下把蛋糕放在一个消防箱子上,蹲下假装擦鞋。

  直通的道路没有拐角和岔道,霍汝斯也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个空间环境,避无可避,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那个男人走上来了。罗川一个起身把霍汝斯堵了个正着,霍汝斯差点没撞上。

  “霍汝斯!好、巧、哦!”

  “咦,罗川?怎么是你,这么巧,哇,今天你还挺漂亮。”

  “再给你个机会,说老实话。”

  “夸你今天漂亮是出自真心的,大实话。”

  罗川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有问题吗,我、我就是顺便到这附近逛逛。”

  “顺便?你这顺得可有点远。从我上地铁就看到你了,40分钟的行程,你骗鬼呢。”

  居然被她发现了?等等,怎么有人形容自己是鬼的。

  “鬼?鬼在哪里,我帮你抓!”

  ……罗川再次语塞,愣了几秒。

  “不说实话是吧。你是不是在跟踪我,信不信我报警。”罗川直截了当,刚才还担心误会的想法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报警?你们怎么动不动就爱报警。”霍汝斯一副不明就里的表情。

  警察还能比我厉害吗?

  “你以为我不敢?”罗川感觉自己的威吓失败了。

  反正你就是不敢的。

  “那个蛋糕是你昨天的成果么?”霍汝斯指了指放在消防箱上的蛋糕盒子。

  “别打岔,你说不说实话?”

  “加了昨天买的芝士呀,真好。”

  “霍汝斯,你是不是有毛病!”

  “我说了实话的,可是你不信。你只要告诉我正月十五许的那个愿望,我可以帮你实现,之后绝不再打扰你。”

  “啊,什么,又是问这个。你以为你是阿拉丁神灯的灯神吗?大言不惭。”罗川内心已经气的哭笑不得了,“我的愿望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也说过了,不劳烦大驾。”她看了眼手机的时间,不好,没时间跟他在这墨迹了,她得走了。

  “啊啊啊!”——罗川只感觉无比的烦躁,天知道这个男人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跟他交流简直对牛弹琴不在一个频道,甚至还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罗川有股要把头发抓成一团鸟窝的冲动,可是这里不能,她决定不再啰嗦了,“想知道愿望是么,那我告诉你,我的愿望就是我现在不、想、看、到、你!”罗川拿起蛋糕头也不回地迅速小跑上了出站口的电梯。

  霍汝斯就这样被无情地留在了原地,待罗川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电梯顶端,他还杵在那一动不动。

  他推了下眼镜朝那个方向望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然后他也踏上了电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