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桃薰2020-01-29 16:013,319

  4。

  外星人?或者不是“活人”?

  不不,不能唯心主义,罗川不信奉鬼神说,想到上次救徐爷爷看到他手上的光芒,罗川又有点纠结了,最后她还是说服了自己,那大概就是气功之类的东西吧,也许他天赋异禀真的有点超越常人的能力。这罗川是信的,大千世界,能人异士很多,有几个有超能力的人也不足为奇,世界各地也多有报道。

  一事归一事吧,毕竟是救命恩人。

  “能不能跟你提个建议。”

  “什么?”

  “以后不要叫我‘罗小姐’,请直接叫我罗川。”

  “嗯?哦,好。那你怎么称呼我?”

  “霍先生。”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熟。”

  “不熟?这不公平!你也要叫我的名字。不然我还是继续那么叫。”

  ……

  罗川忽然有种在跟小孩子讨价还价的感觉,陌生人叫怎么叫都无所谓,就是偏偏从这个霍汝斯的嘴里蹦出来让她觉得很不自在。

  “好,认输,我认输。”

  “你打算买什么东西?”

  “牛奶,鸡蛋之类,做蛋糕,有兴趣尝尝么。”

  牛奶!霍汝斯眼睛直亮堂,步伐都加快了,“好,那快走吧。”

  罗川有些呆愣,露出了个久违的发自内心的微笑,摇摇头,真像个大孩子。

  说到挑选食材,罗川发现跟霍汝斯居然意外地默契,两人总是在超市里逛着逛着,一个货架前撞在一起,要么就是不约而同地拿起同一件商品。在奶类的货架前,罗川驻足挑选着,选择奶油制作必不可缺的适合的奶制品。

  “对于一些肥胖症患者、高血糖、糖尿病、心血管系统疾病患者最好是选用脱脂牛奶,营养价值最高也最适合做奶油的是全脂牛奶,适合老人、小孩、孕妇群体。半脱脂的也不错,口感上也许会差一点。”霍汝斯居然毫不犹豫地拿了一大盒全脂牛奶,奶粉还有一盒淡奶油递给罗川,“动物性奶油健康,我怕你打不起泡,直接买份淡奶油吧。哦,这份是我自己喝的,一起。”

  天呐,这个人怎么回事!听着霍汝斯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怎么好像一突然很专业的感觉。罗川有点懵。

  他们采购了一堆东西,霍汝斯很自觉地接过了所有的袋子。这不是他学来的,或许是本性,他只是觉得这么一堆重物怎么能让一个比自己矮又瘦弱的人拎呢。

  回家的路上两人居然安安静静的。

  长这么大好像除了徐忆会主动帮罗川搬东西,然后被她无情赶走外,好像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难怪那些女生要找男朋友——等等,这个想法很有问题。

  罗川忍不住偷偷斜瞄霍汝斯,仰视的角度能看到他的侧脸,俊朗的颌骨线条,清爽干净的短发,架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有点像以前学校的年轻教授,不过霍汝斯好像更显年轻点,他到底多大呢?

  “我脸上有什么吗?”霍汝斯显然是感受到了罗川的目光。

  “啊,没没,我只是感受下你有多高。”说着罗川用手比划了下,“1米85?”罗川被那突如其来的一问吓了一跳。幸好老娘反应够快!

  “差不多吧。你不是有问题要问我。”

  “嗯,啊,我是想问你是从哪来的?”

  “啊,对了。”霍汝斯腾出一只手从风衣内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给罗川,“这次我把联系方式带来了,上面有。”

  ……

  罗川原本是想问霍汝斯是从哪个异次元来的,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超现实的疑问,结果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原来他上次说没带联系方式指的是名片么。

  “你这个名片怎么没有公司,职务之类的。”

  “不爱那些假……不是,虚的东西。就是个人名片,特地让……同事印的。”

  “xxxx公寓酒店,住的地方还不错啊。”

  “你这就问完了?”

  “没,只是一时还没想好。”

  “那换我问你。”

  “等到家后再说吧,今天时间充裕得很。”

  回到家后,罗川铺开排场开始搞起她的蛋糕工程,让霍汝斯先在客厅等会。

  回想起上次接触奶油还是学校实验室采购了市场上好几个品牌的奶油蛋糕,用来测试反式脂肪酸的含量,同时也对比使用原材料制作后的成分含量,那次是她第一次尝试自己做。

  奶油打泡的过程让她记忆犹新,所以她看到霍汝斯给她挑的淡奶油和奶粉,前者是省去自制淡奶油的过程,后者是为了防止打泡过度形成水油分离后的补救措施。

  如果不是自己也参与过是不可能知道这个细节的。

  这男人还挺细心。

  罗川在厨房忙碌着,霍汝斯几次想问是否需要帮忙,起身走到厨房附近还是打消了念头。他想到了上次在徐家的经历,好像有时候别人并不是很想自己出手帮助。

  不是很明白。

  霍汝斯坐在沙发上拿起刚才买的牛奶喝了起来。他想要问罗川的问题倒不如说是他心中的疑问,从年初救了罗川兜兜转转的又再次相遇,这真的是偶然么?

  可是自己却没从罗川身上有任何的感应,如果召唤阵在附近就能确定了,召唤阵不在这里,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长老说过,上天会给出指引找到契约匹配的人,如果无法依靠感应召唤阵,那这一系列的巧合是不是上天的旨意。

  “那个,罗川,我想问你个问题。”霍汝斯还是来到了厨房门口。

  “你说吧。”为什么直呼自己名字也怪怪的,罗川觉得自己不是有洁癖吧。

  “你今年正月十五的时候有没有许过愿。”

  “许愿?”罗川回想起了那个暴风雪的夜晚,掰了筷子——祝自由,祝独立,祝搏击长空。

  “许过,这个日子很多人都会许的啊。”

  “许什么了?”霍汝斯一下子很兴奋。

  “啊?愿望怎么能说出来,说出来就不准了。”

  “快告诉我!”

  “不想说,不能说啊,你能不能别妨碍我,先出去等会。”

  “为什么不能!”霍汝斯一把抓住了罗川的手腕。

  望着忽然有点歇斯底里的霍汝斯,罗川有点诧异——果然还是不能放陌生人进屋的。

  就差一步,就能确定罗川是不是召唤人,只要帮她实现愿望就可以完成任务了,可是眼前这个固执的人却不、肯、说!

  还剩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

  “一切都要遵从召唤人的意愿。”他想起了长老的话。

  “对不起。”霍汝斯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松开了罗川的手,“我只是想帮你实现愿望。”

  “帮我实现愿望?为什么要帮我实现愿望,你以为自己是神啊?我的愿望只有靠我自己才能实现。”

  是的,自己的愿望只能靠自己才能实现,罗川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自由,独立”不是别人能给的,只能靠自己去争取,改变命运。

  我的愿望是向自己许的,而不是向老天。

  谈话突然崩了,霍汝斯感到内心无比失落,失望。

  “我一定会让你亲口告诉我的。打扰了。”霍汝斯转身推门离开了罗川的家。

  罗川愣在原地,什么意思,还有人追着问愿望的?真是个奇怪的人?他好像生气了,是不是刚才自己应该随便编一个算了。这下连试吃蛋糕的人也没了。

  可以用一片狼藉来形容罗川的厨房,仿佛家里有个猫主子上蹿下跳后带来的刺激场面,还好这不是直播。

  罗川尝试了好几次,总算打出了满意的奶油,她把奶油放到冰箱里,就等明天一早裱花。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屏幕亮了,一条短信,是徐忆发来的:“明天18点,P酒店,到了联系。”

  “收到,明天联系。”罗川回了短短几个字。

  有点好奇“黏皮糖”现在变成什么样了,要是长残了还真想看看当年那几大“行星”的反应。

  现在应该不会像以前那么粘人了吧。

  反正,粘不住我。

  罗川想到此忍不住笑了笑。

  要是还是校草级的水平呢?

  嗯……

  她还沉浸在浮想联翩中却不经意间被茶几上的牛奶盒带回了思绪。

  罗川晃了晃牛奶盒,还没喝完,是那个男人忘带走的,霍汝斯……

  今天天气不错,罗川一早就把蛋糕准备好了,查了路线,到达目的地乘坐地铁大概要40分钟,至少得提前1小时出门。

  还是要注重下礼仪的,临行前罗川把自己打理了下,一件白色小波浪圆领深蓝色毛呢裙加件风衣外套,颇有少女气息又不失庄重。

  罗川换上了平时偶尔才会戴的隐形眼镜,还画了个淡妆。平时除了直播需要,她很少在脸上涂涂刷刷,就是一副学生模样。

  罗川不是网红脸,也不是标准美女,就是那种五官看着很舒服的女子,透着知性而随和的气质。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小女子有着能在网上怼天怼地,不服输的强势个性。

  罗川把蛋糕小心翼翼地装入特质的袋子中,看了下门窗这就出门了。

  为什么老觉得有人盯着自己,罗川感到有点不自在。

  四周望了下没发现什么,她刷卡进入了地铁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