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大结局
桃薰2019-07-06 20:314,235

  10。大结局

  机场内,罗川一路狂奔才在安检口前叫住了徐忆。

  “你要走了?”

  “连招呼都不跟我打?”罗川发出抱怨的语气。

  “我怕我看到你又心软,走不了了……”

  “你……打算去多久,还回来吗?”

  “不知道,等到我足够强大的时候。”

  “你不是答应霍汝斯要照顾我的?”

  “会的,在你需要的时候。”徐忆单手轻抚着罗川的脸庞。

  “啊,告诉你个消息,我放弃了。”

  “我马上就要没姐姐了,可不想再失去个妹妹了。”

  “噗,呵。”罗川的眼里早就噙满了泪水,她突然双手一揽紧紧抱住了徐忆,将头埋进在他的怀中轻声抽泣,“谢谢你……”

  徐忆回国的那次他们局促的拥抱,尴尬而生疏,讽刺的是今天这个久等的热烈拥抱却预示着分别。

  徐忆摸着罗川的头也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了她。

  每个人的人生道路总有人陪你走过一段,而剩下的都要靠自己,分别与相聚不过是一段段路程中最常见的插曲。

  “罗川,要幸福啊……”

  徐忆在罗川的耳边说完这句就松开了双手头也不回地朝安检口走去,他泪流满面不敢再回头,他怕下一刻就心软回到罗川的身边,“去你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吧。”

  罗川对着他的背影大喊了一声“保重!”

  从此她与徐忆天各一方。

  徐晴当日与罗川商谈的有关直播平台的设想并没有被搁置,罗川获得徐氏投资,继续做美食主播,继续着美食、热量与健康的事业。

  那颗无名指的戒指像是给予她人生动力的魔力之石,那种感觉就好像霍汝斯从未离开她的身边。

  她等待着霍汝斯,人类与食材的纠缠不会断绝,她相信霍汝斯终有一日会回来。

  ***

  “记者小姐,我的故事讲完了。”

  “讲完了?”王小锤眨巴眼睛似是觉得很多问题和结局没有搞清楚。

  “怎么,还意犹未尽吗?”

  “还有好多事没搞清楚呢,有些事明明你不知道的,后来怎么知道的,徐忆后来呢,您结婚了么等等……”

  “你有当八卦新闻记者的潜质。”

  “……我是代表着一个聆听者的好奇心,您能满足我么。”

  “那我就一个个说起吧,差不多半年后第一个人来跟我告别。”

  ***

  “罗川,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美杜莎你也要走了么?”

  “嗯,也许不会再相见了。”

  “那……柳冬怎么办。”

  “他会渐渐忘了我的。”

  “你不觉得这对他很残忍吗?”

  “呵,罗川,如果你知道跟一个人不会有结果,你还愿意付出爱吗?”

  如果我的生命所剩无几,你还愿意陪我吗。

  愿意,哪怕只有一天,一小时,一分钟,我都愿意。

  “我……愿意。”罗川的脑中想象的是当年霍汝斯带她去看星星的场景。

  “那就够了。罗川,谁都不会陪你一辈子,你要学会离开任何人都能勇敢的活下去。”

  “我明白……”

  “那么我就……告辞了,保重。”

  “如果遇到霍汝斯,记得跟他说我会等他。”

  美杜莎笑笑,微微点头从此再也没有见过。

  徐晴被判死刑,死刑从庭审,宣判到最终执行整个流程非常漫长,差不多过了近2年的时间,我见了她最后一面。

  相对无言了很久……

  “我没想到你还会来看我。”徐晴先开了口,“看看我最终罪有应得的下场么?”

  “我只是想替徐忆来看你一眼。”

  “呵,那个臭小子,也好,离开这里去寻找他的天地。”

  又是短暂的沉默。

  “你不问我后不后悔吗?”

  “没有必要,挽回不了,你也没有机会了。”

  “我的器官会被捐赠。”

  “挺好,但是一个死刑犯的器官,不知道受赠者会不会有阴影。”

  “呵,活着最重要不是么?”

  “如果是生物学上的‘活’那就未必了,死了也许是种解脱。”

  “当初是不是霍汝斯故意的,他早就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所以根本就不会让爷爷死。”徐晴询问着。

  “我……不知道。”

  霍汝斯消失前贴在罗川耳边说的是:“徐爷爷不会死。”罗川选择不告诉徐晴真相。

  “呵,还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时间到了。

  “我该走了。”罗川从座椅上起身。

  “罗川,记得我当初对你说的么,无论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不求原谅,但求你不要恨我。”

  “我答应过就一定不会食言。下辈子好好做人……”

  说完那句话,我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监狱,我不敢回头,我怕她看到我泪如雨下的面孔。

  不仅是再次确认了霍汝斯当初的那个决定,让我感到心痛,更是,我从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见徐晴最后一面,面对将死之人,我毫无恨意,只觉得我的身边又少了一个熟悉的人。

  “那罗广财呢?”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他的行踪,直到听说看到他被打断了一条腿,在街边乞讨为生。”

  “那天我路过了他身边,低头看着这个曾经给我的前半段人生带来巨大灾难的男人。”

  “然后呢?”

  “他盯着我,从惊恐,到哭泣,嘴里反复念叨的是我母亲的名字,那一刻我突然释然了。”

  “人总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吧。”

  “后来我把他安顿在了精神疗养院里,不过他因为年轻时醺酒过度加之后来乞讨吃不好穿不暖的,没几年就去世了。”

  “那您弟弟……现在呢?”

  “他,呵。”罗川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8岁那年他终于开口叫了声姐姐,我欣喜若狂,但是……”

  凡事就怕但是。

  “19岁那年他生病去世了,临别前他终于完整地表达了一句话,他说,‘跟姐姐一起生活了15年,很开心。’”

  罗川的眼眶有些湿润,但她还是优雅地保持着那份从容,脸上挂着微笑。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已经过世了。”

  “没关系,生老病死嘛,也许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霍汝斯毁掉古树阵的事,我后来是问了薛真才知道的。

  “罗川,那个尼弥西斯我总觉得他跟我们有点不一样,我可没吹牛啊,我看到他的瞳孔变成了红色,然后就发生了地震,这事我一直没跟别人提起过。”

  “那之前发生什么让他受刺激了?”

  “你不知道呀,那这……有点难以启齿。”

  “你不说我就跟江怡告状。”

  “哎,别别,我说就是了。”

  所以我知道了,那场地震是霍汝斯为了救我。

  罗川又点上了一根烟,吸了一口轻轻吐了出来。

  后来我拜托当地人带我去找那颗古树,那是唯一让我觉得能与他的世界有连接的地方,我想去看看。

  最初没有人愿意,那里太深入,充满着未知和变数。我后来就跟他们说,我经常梦到那里,那里一定有不寻常的意义,如果有人愿意带我去,我会出很高的奖金,并配备最好的设备保证安全。

  终于有个人愿意带我去。

  当我们克服重重困难到达那棵古树时,只剩下断裂的树干和枯枝,早已不复当年开启召唤阵时枝繁叶茂的情景。

  村民带着我绕着那颗树做祈祷,这是当地传说中的一棵树,如今能得以亲眼所见,也是不枉此行。

  当我绕至半圈的时候,惊奇地发现一段枯枝和树桩的缝隙里居然有一抹细小的绿色。

  古树未死,它又重新发出了新芽。

  我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

  当时我拍下了那棵小芽的照片,你看看,50年过去了,那棵树现在又重新容光焕发。

  “冒昧的问一句,徐忆和您后来在一起了么?”

  “没有,我当了单身贵族。”

  “哎?”王小锤满眼的不可置信。

  “徐忆后来回来了,他娶了个外国老婆,很漂亮,他接手了徐氏集团,做的很不错,我真的对他刮目相看了。”

  “那您不后悔,不寂寞么?”

  “当然不会。”

  罗川把手指伸了出来,轻轻抚摸着无名指的那枚戒指。

  “有它陪着我。”

  “这是霍汝斯送我的那颗红宝石吊坠,后来碎了,我找人重新镶嵌成了现在这枚戒指,旁边那一圈是代表他曾经带我去看的星星。”

  “他说过,只要我戴着它,无论在哪里,他都一定能找到我。”

  “你看它的光泽还是如此闪亮透彻,这是我曾经救他的媒介,我相信他还活着,我能感觉得到。”

  “只要戴着,我的内心就感到温暖,安宁。”

  王小锤这次不再是先前那种惊讶嫌弃的表情,她突然觉得这枚戒指的确充满着生命力。

  “说起来霍汝斯的真身也是从小河那里知道的蛛丝马迹。”

  “他说:‘芝士哥哥不吃芝士,是同类。’”

  “芝士哥哥?”

  “我想了半天,就拿梁以宽的照片给他看,他摇头,挑到最后,他居然指的是霍汝斯。”

  “芝士?”

  “难以想象吧,芝士也能成精,也许是小河胡言乱语,不过我觉得霍汝斯的确喜欢芝士又从不轻易碰触。”

  “好了记者小姐,要交代的结局就这些了。”

  “我没有在50年前的资料中找到关于霍汝斯的信息。”王小锤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他当初的身份就是伪造的,你不可能再找得到,就算是照片也慢慢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样子,根本不是他。”

  “你不相信我说的没关系。感谢你听完了我这个故事。”

  “这个送给你。”罗川将一张电子卡推到王小锤面前——一张无限额甜品券。

  “甜品再怎么不健康,也没法取代它让人感到的快乐。徐氏的新品,保留了甜的口味改善了糖源,热量么根据消费者自身情况配比现做,高科技的东西,可以去试试。”

  “哎,新品!谢谢!”

  “很感谢您今天接受我的访谈。”

  “所以,对于我的故事是真是假,你有答案了?”

  “嗯……霍先生曾跟你说过,人类的认知还很有限,不能因为认知不足不被理解就选择放弃。”

  “哦?然后呢?”

  “这话不像是您口中能说出来的,所以我愿意相信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人物。”

  “噗,哈哈哈。你请回吧,我想一个人再呆一会。”

  “我会写一篇连载,就叫《芝士就是力量》。我会让女主找到让男主留下来的方法,然后他们在一起幸福的生活。”

  “……噗哈哈哈,咳咳,能不能逻辑严谨点,如果能这样,世界不早就乱套了。”

  “不,在小说故事中还他们以圆满的结局。”王小锤投来坚定的目光。

  “好吧,随你吧……”

  罗川又点了一只烟,电子机器人警察已经在她身边警告了很久。

  “他在我这里。”罗川对着机器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在我这里。”又指了指自己的心,“从未离开。”

  “年轻的时候我听到这些话觉得不过是些自欺欺人的鸡汤,但现在我信了,只要你经历过有过那些记忆,就永远不会忘却。”

  “曾经遇到就已足够。”

  (完)

  终于结束,不知该说些什么,希望从开始到结束有点点进步吧。

  最后才感觉男二其实挺好的,前期戏份没有太多。

  分分合合才是人生吧。

  码字的这种文笔希望还能拯救,加油!

  最后不管您是否点击阅读,留下足迹,都非常感谢能看到这篇文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