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桃薰2020-01-29 16:013,306

  什么?罗川立刻回拨了罗广财的电话。

  “哎,川儿,我带小河来看病的,想跟你借点钱……”

  “闭嘴,哪次也没见你真给小河看病的,没钱,不借!”

  “川儿你怎么这么冷血……”

  “我不想听你废话,有话快说,什么叫小河走丢了,丢哪了?”罗川根本不想听他父亲的理由,长老茧,自动过滤。

  “就长途客车到这后,烟瘾犯了想买包烟顺便打听下路,就让他在旁边站着也不远,就这么一会功夫,结果回头小河就不见了。”

  “你附近有没有好好找啊,他一个……一个自闭症小孩儿能跑哪去。”

  “找了,真找了,周围一圈问下来有人说是看到个小孩往哪哪方向去了,可是我过去,屁都没看到啊!”

  罗川也是屁都不想管,可是该怎么办,弟弟丢了,难道要问父亲在哪过去一起找吗,她不想照面,这比她这几天遭受网络舆论攻击还难受。

  一时间通话陷入了沉默。

  “喂喂?川儿你还在不。我想起来个事,别人教我的给那娃的兜里塞了纸条上面写上地址,就怕走丢什么的,你也知道他那个病……但愿有好心人给送过去。”

  “写的什么地址?”

  “你总是搬家找你都没个准头,就你徐老爷家的。”

  ……

  头疼,罗川瞬间头大,坏事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你给我呆在车站,我去徐家打招呼,找到小河我就给你送过去,你别乱走。”罗川根本不想跟他父亲见面,一旦有人把小河送过来,赶紧让他带小河直接上车回去。

  罗广财哪有那么傻,一听就明白女儿让自己呆车站好直接把自己赶走,自个儿是来要钱的,“呸”,罗广财朝地上吐了口痰,“没要到钱休想送我走!”

  徐家是P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徐老爷子是徐氏家族企业的创始人,旗下的公司主要经营医药保健领域这一块,因这些年保健、养生、减肥人气高涨,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甚至大有向其他领域涉猎的趋势。徐家在市内有多套房产,但多为公事繁忙时的暂住点,平时不怎么有人住。徐爷爷早年丧子,跟孙辈住在郊区的别墅,罗川在路口打了个车正是朝这里而去。她觉得就这么贸然前往有些唐突,该打个电话打个招呼,她不想打扰徐爷爷,眼下她却不知道该联系谁。

  “算了,到了再说吧。”

  目的地在郊区,到达徐家还要再花些时间,望着窗外迅速倒退的风景,罗川不禁感叹自从去N市读书后已经好多年没去看过徐爷爷了,去年灰溜溜地回到P市,得知自己退学的事没少让徐爷爷操心,好在运气不错有了份收入还可以的工作,时间也很自由,这才让徐爷爷稍稍宽了些心。那之后又搬过几次家,跟徐爷爷也只是电话联系报个平安。

  也该去看看他老人家了。

  徐爷爷跟罗川的亲爷爷当年是战友,加上自家的孙子孙女也是从小没了爸爸,在徐爷爷身边长大,对于和他们差不多年纪的罗川,想到同样也没有了母亲,那份同病相怜,让徐爷爷对罗川格外疼爱。

  罗川从小出身贫苦山区,从她有些许记忆开始,她就不明白为什么乡里乡亲总是对她家指指点点,在背后议论着什么,后来她才知道她的母亲是被拐骗来的。

  她有个亲弟弟,叫罗小河,今年四岁,被查出患有自闭症。罗川明白即使是媒体一直宣传的阳光之家,关爱自闭儿童,真正能得有效改善的自闭症孩子只是凤毛菱角,大部分的自闭症孩子对家庭来说几乎等同于灭顶之灾,而自己的弟弟又偏偏出生在这么一个家庭。

  从弟弟确诊开始,罗川的妈妈在精神上就备受煎熬,加上家中的不堪处境,两年后她的精神已经到达了难以承受的程度,最终选择了自杀。

  罗川的父亲打打零工也是这头干不了多久又换下家,还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终日酗酒,喝醉了就打孩子,要不是靠邻里接济,有时候孩子连顿饱饭都成问题。罗小河几乎从未得到过很好的治疗,而且还长期营养不良,比同龄的孩子要瘦弱矮小得多。他不会说话,不会与人交流,病情严重,很多人都把他当傻子看待。乡亲们看那孩子可怜,路过有时候塞个水果,点心什么的也是半天没反应,罗父不在的时候,只能送去镇上的福利机构临时呆一段时间,这孩子大家都不敢想象他的未来。

  罗川不到六岁时就被徐爷爷接走寄养了,因为父亲健在并且没有违法犯罪方面的问题,徐家并不能在法律层面上真正领养罗川。

  罗川跟弟弟差了近20岁,被徐家接走的时候自己还是个懵懂的孩子,完全没意识到将来自己还会有个这样的小弟弟,未曾有过共同生活的经历,所以她对自己的弟弟毫无感情可言,大概唯一能维系寄托的就是当初离开老家时与母亲的最后一面,她望着自己的眼神,后来回想起来那眼神中夹杂着的关爱、不舍、又替自己高兴的复杂情感,可是她当时太小了,读不懂那种情感。

  罗川比母亲幸运得多,她逃离了那里,她见识了外面的世界,她有了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她不会像母亲那样认命。

  她曾问过母亲是否有考虑离开家找寻自己的亲人,母亲沉默了,“难道让警察来抓你爸爸吗,还回去干什么,丢脸,就当我死了吧。”

  后面的几年她陆续都会给家里寄些钱填补家用,母亲给她的回复永远都是“我很好,罗川,你不要回来,千万不要回来。”

  罗川明白母亲过得并不好,她不想自己看到她落魄的样子,也不想自己再踏进那个家。

  母亲在自己刚考上研究生那年自缢了,如果母亲还活着罗川一定要让她远离牢笼,她很后悔。她将这种遗憾作为对弟弟的补偿,即使每次父亲都是拿罗小河当幌子来骗钱,到最后她还是都会给钱,也许给了点钱,弟弟能吃好点吧。

  当然,还有另一层原因就是不想父亲再骚然徐爷爷。

  “爸,本来也不关徐家人什么事,还不是看在爷爷的份上!”

  “你做人还能不能讲点良心了,这些年人家没问你要你女儿的抚养费就不错了,你居然还有脸恬不知耻的要钱!”

  “你给我滚回去,你要是再敢来徐家要钱,我下次就报警!”

  “给小河治病的钱?”

  “好,你给我发誓以后不再来骚扰徐家,我去挣钱,你来找我,再说遍,别再骚扰徐爷爷!”

  出租车还在飞速的行驶着。

  往事历历在目,都是些不愉快的回忆。

  罗广财这次居然还把罗小河带出了家,真是不知道还要惹出多大的麻烦。

  “何时才是个头啊!”罗川的心里在呐喊。

  一席灰色长风衣,挂着一条随意打了个结的棕色格子围脖,细黑框眼镜,身高1米8有余,一身英伦范儿,是个吸引眼球的男人。

  这个男人站在糕点店橱窗前看芝士蛋糕好久了。

  “先生,要不要来一块?”店员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这个看上去风度翩翩的男子盯着橱窗那块芝士蛋糕老半天了,也没说买也没要走的意思,我家的芝士蛋糕有什么问题吗,还是想吃没钱买?看着装也不像啊。

  店员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个奇怪的人。

  “买?买来要怎么处置?”

  “买来吃?——不,这感觉好像在吃同类,有点残忍。”男人做了下咽的动作,在自己心里把脑袋拼命地摇成了拨浪鼓。

  “买来放着看?——不,久了就要坏了,怎么忍心丢掉。”男人心里又摇起了拨浪鼓。

  “先生?”

  这个男人突然惊慌地……“逃”远了。

  留下了一脸茫然望着他远去的店员,真是奇怪的人。

  这个男人,没错,他就是霍汝斯。

  确切地说是大约九个月前他被召唤来到这个世界,遇上了暴风雪的天气,莫名其妙地救了一个坠糊的女孩,然后就被冻得生了场病,所以这种阴雨天他本不会外出的。

  霍汝斯对于人类世界的阴晴冷暖异常的敏感,特别容易生病,他总怀疑是不是召唤出了什么问题才变成这样,所以他尽量减少在糟糕的天气出门。

  天知道这个高大的男儿其实是个体弱多病的家伙,不过好在这里有他最喜欢的牛奶。他是出来采购牛奶的,家里的牛奶已经喝完了,没有牛奶是万万不能的。喝牛奶不仅能让他精神奕奕,还能补充能量燃烧小宇宙,即使有个感冒发烧什么的也好似万能药般能快速助其痊愈。

  只要有了牛奶就不怕了。

  牛奶对人类而言只是营养品,可不像对霍汝斯这么神,就像是人类有人喜欢喝茶,有人喜欢喝咖啡,有人喜欢喝汤一样,霍汝斯钟情的恰恰是牛奶罢了。

  霍汝斯今天打算换家店铺买牛奶,上次那家的牛奶实在不敢恭维,A牌牛奶,根本就是乳制品含量极低,怀疑糖精勾兑;B牌牛奶,这好像就是奶粉冲剂嘛。这些牛奶这么坑,喝了一点用没有,长期饮用对人身体也不怎么好。

  看着偶尔有买牛奶的客人,霍汝斯满脸的疑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