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桃薰2020-01-29 16:013,240

  他换了一条路线去寻找理想的牛奶,在找牛奶的路上正巧看见了这家新开张的蛋糕店,橱窗里摆放着很多色彩缤纷,造型诱人的糕点,他一眼便望到了那块芝士蛋糕。

  万物有灵,如果当初自己没被长老点化是否也会有类似这般命运,被人摆放进橱窗甚至摆上餐盘。

  有顾客进门了,橱窗里选看了一圈,手指悬空划过一个弧线越过了芝士蛋糕,选了一块巧克力蛋糕。

  “啧,为什么不选芝士,选那个黑乎乎的家伙。”霍汝斯一脸嫌弃。

  又进来了几个客人,似乎是妈妈带着个孩子,孩子趴在橱窗前,好奇又开心地打量着那些糕点,“妈妈我想要那块。”

  “芝士蛋糕?又干又腻也没什么味道,换个别的吧。”

  ……霍汝斯连嫌弃的想法都消失了,他们是不是对芝士有什么误会?

  直到后来他像木头杵在那只看芝士蛋糕的怪异举止被店员发现,一连串发问搞得他浑身不自在地跑离了那家店。

  才走了几步,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回了头,“要不我还是把它买下来吧。”

  折回蛋糕店,店员一眼看到了他,霍汝斯根本不想看他们略带惊讶的目光,“不好意思,我要这块芝士蛋糕,带走。”

  有人买蛋糕还在意这个男子是不是奇怪的人吗,也许他刚才只是不太好意思吧,近看还真是个长相不错的男子呢,斯文又成熟。店员一边脑补一边把蛋糕放在纸盒里将小拎手扣好,又放入两个小叉子递给了霍汝斯,“欢迎下次光临。”

  霍汝斯小心翼翼地拎着蛋糕离开了蛋糕店,如获珍宝,接下来还是继续看看附近哪有好牛奶卖吧。

  霍汝斯来人间有段时间了,一方面他要应付他现在这个“人类”角色的日常事务,另一方面他还在努力感应召唤阵,奇怪的是无论他如何凝神聚气,更换不同的时间段,选择制高点或者有灵气的地方就是没有任何感应和线索,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现在召唤源就在P市内。

  他不知道伙伴们是否也遇到这种情况,可来到这个世界是完全不能跟自己原先的世界有联系,眼看着一年的期限越来越少,他有些焦急,他甚至没有好好了解周围人类的生活,不了解规则,更不要提什么叫人情世故了。9个月了,谁叫自己的角色目前应对的社交圈很小,一直过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

  他决定以后有外出的机会最起码要好好观察周围的事物,最重要的是人类的活动。

  霍汝斯正穿过一片中央绿地,这里是供周边居民或者是路过这里的人休闲的天然氧吧。中间有喷水池和一小块类似操场的空地,旁边有供人休息的回廊,有个顶棚正好可以遮荫挡雨,而活动的空间就是平行的廊椅的间距了,还算空旷,虽然今天的天气不太好,但是回廊下却有几个小孩正在玩耍。其中有个大一点的孩子正在捏一个年纪小子的脸,其他几个孩子还时不时拍打他一下,霍汝斯好奇地看了一眼,好像有点奇怪,他们这是在玩耍么?他走过去了些。

  “有大人来了!”其中一个孩子叫到,他们立刻停了手。

  霍汝斯明白了,他们是在欺负那个年纪小的孩子。

  几个坏孩子跑开了,那个大一点的孩子怕是被追究责任,一边小跑还一边转身叫到,“不关我们事……让他帮我们捡个球,谁叫他理都不理我们,看那样子,怕不是个哑巴或者傻子。”

  霍汝斯没去追那些孩子,径直走向了留在原地年纪小的孩子,那孩子好像无动于衷地杵在那里,目光只注释着地板。

  “好像还真跟常人不一样。”霍汝斯蹲下来望着这个孩子。

  他对于常人的理解就是有说有笑,他们的眸子是灵动的,充满生气的,而眼前这个小男孩,他的目光是呆滞的,望久了感觉自己好像会沉入一片渊泽,死气沉沉。

  他打了个激灵,感到一丝寒意,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眼前这个小孩。

  他决定靠近这个孩子看看有没有受伤,刚想牵小孩的手,眼前的这个孩子突然惊声尖叫起来,霍汝斯被吓了一跳。

  小孩叫了一声后就没再发声,霍汝斯楞了下,随后他慢慢地靠近孩子,轻轻地从他的头顶抚摸下去,从手掌缓缓散发出的热能笼罩了孩子全身,小孩或许是受了惊吓又着了点凉,渐渐地脸色也比刚才有了明显的缓和。

  那年对待那个坠湖的人霍汝斯也是这般让她渐渐全身充满暖意。

  小男孩还是有点无动于衷,霍汝斯问了半天小孩子叫什么,住在哪都没有得到反馈,怎么办?他把小男孩牵到廊椅上坐下,这次小孩倒是没有异样抗拒,乖乖地坐了上去。

  大概这就算是本能,霍汝斯这么认为。

  看着这么一个小孩一点反应都没有,霍汝斯有点不知所措,“他不会真的是哑巴吧,那怎么交流?

  “交流,对交流……”他急得在原地踱步。

  交流不一定需要语言,有时候一顿可口的美食,一桌妈妈菜就能让你体会幸福的味道,思念的心情。

  霍汝斯想起他在电视机里看到的美食节目中有这么段描述,美食可以成为心灵的交流。

  美食……他看到了手里提着的芝士蛋糕,“有了!”他把芝士蛋糕盒打开,插上叉子蹲下身递到小男孩面前,依旧是没反应……

  “小孩子太小也许不知道这是可以吃的东西?”霍汝斯把蛋糕分成了两半,自己挑了一小块在他面前吃了起来,“呜,太好吃了,对不起了亲爱的芝士,完成你使命的时刻到来了,”他看了眼小孩,希望小男孩能效仿他,“小朋友,这真的很好吃哦。”他接着戳了一小块递到孩子嘴边,小男孩居然吃了一口,霍汝斯开心极了,顺势又多喂了他几口。

  他忽然看到小孩子的裤子口袋露出了白色的一角,好像是张纸片,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罗小河,xx区xx路xxx别墅x号x栋。”

  “罗、小河?”……霍汝斯试着叫了一声,可是仍然没有反应。

  这个地址是什么意思,“不管了,先把他带去那里吧。小朋友,这是你的家吗?”霍汝斯一把抱起罗小河,“走,叔叔带你回家!”罗小河没有反抗,很乖地把手臂环上了霍汝斯的头颈。

  大概这也是本能吧,霍汝斯换了个方向大步朝前走去。

  罗川到达了徐爷爷家的小区附近,下了车,总觉得这么空手过去不太礼貌,买了个水果篮在保安处签了字,便向徐爷爷家的方向走去。

  徐爷爷有个孙子和孙女,都略长罗川几岁,罗川跟他们一起长大也多以哥哥姐姐相称,孙家哥哥出国留学已经好多年没见到面了,据说快毕业了。孙家姐姐是个拼命三娘,所以平时也基本上也看不到人影。陪伴老爷子的主要是他的儿媳妇,姓赵,早年也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可惜丧夫后只能从职场上退了下来把重心转移到家庭。后来也一直未改嫁,负责操持徐爷爷的日常起居,虽然家里也请了一些家政人员,但赵阿姨才是当之无愧的徐家总管。

  对罗川来说赵阿姨相当于自己半个母亲,徐爷爷很忙,真正照看三个孩子的其实是赵阿姨,可她自己亲生的两个孩子都无暇分身,哪还有多余的精力来照顾罗川,爱是没法均分的。罗川不在乎这些,徐爷爷是自己的恩人,所以他的家人也是——罗川从小就是这么记在心里的。

  罗川按响了门铃,出来开门的居然是个陌生的年轻男人面孔。

  “你找谁?”

  “你好,我是来看望徐爷爷的。赵阿姨在么,我是罗川。”

  “哎呀,是罗川啊,你徐爷爷这会还在午睡,来来快进来吧。小羽,别挡那,让人家进来啊。”屋里传来了赵阿姨的声音。

  “我介绍下,这是我外甥,最近刚从国外留学归来,最近刚加入徐氏集团,今天是顺便来看看我的。”

  罗川,是姑妈提起的以前徐老爷子收养的那个女孩?不过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赵家外甥在一旁托腮思索着。

  “你好,刚才我以为是上门推销的,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是我贸然来拜访了。”

  “小川最近工作还顺利么?真是好久都没见到你了。听说你后来搞什么自媒体,直播什么的,哎哟阿姨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新鲜玩意。”赵阿姨关切地问。

  “还、还行,这不是后来一直搬家,也不想你们太操心,就没跟你们联系。”罗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今天来的目的。

  啊,直播?

  “冒昧问一句,罗小姐做什么方面的直播?”

  “小打小闹,就是一些美食方面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赵家外甥的目光,让罗川颇为不自在。该怎么形容他给罗川的印象,就是那种精英,不接地气,目空一切的感觉,完全没有亲切感。

  “美食方面的主播……那,你知不知道一个叫‘一襟洛川’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