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桃薰2020-01-29 16:013,266

  罗川眼皮一跳,我该怎么回答,赵阿姨有没有跟他提过我,如果他看过那些黑粉爆料,他现在对我岂不是明知故问?什么用意?

  如果赵阿姨没提过,那他只是单纯的提问?那么如果他知道我是‘一襟洛川’,他会怎么评价?当着赵阿姨的面,这男的恐怕也不会真正说他想说的话。

  比起当面被奚落一番,罗川更讨厌别人把话藏在心里。

  罗川望了赵阿姨一眼,“你是赵阿姨的外甥,那你知不知道我跟赵阿姨的关系?”

  “你跟姑妈的关系?”

  “我一直把赵阿姨当妈妈看待的,我可以说是被你的姑妈辛苦带大的。”

  “小川……”一旁的赵姨略心疼地看了罗川一眼。

  赵羽脑子倒是转的飞快,“这么说,你就是一襟洛川,那些传言是真的?”

  “没错,我就是一襟洛川,至于那些传言……”

  “什么传言?”问话的正是刚结束午休的徐爷爷,听保姆说有客到访,这刚从卧室出来就听到了赵家外甥的这么一句。

  “爸爸,您起来了,刚起来小心着凉。”赵阿姨迅速吩咐保姆去拿件毯子。

  “没事,不就是睡个午觉。哎呀,罗川来了啊,真是好久不见了,来让爷爷看看你。”徐爷爷招呼罗川过去。

  “对不起,徐爷爷,很久没来看您老人家了。”

  “刚才我听到说什么传言是真的,赵羽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这……年轻人的那些事就不要多操心了。”赵阿姨见气氛有点尴尬想打个圆场。

  “这么说你也知道?”

  “这……”

  赵姨其实并不清楚网上到底是怎么说罗川的,只是外甥有次问到罗川养女身份的事,提到了点只字片语,赵阿姨当时也没太往心里去。就像当年听说罗川退学,她也没去在意,只想着要么是这孩子学坏了,违纪了,要么是她自己的选择,自己没必要多操那个心。

  罗川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徐老爷子领来的,家里已经两个孩子要把屎把尿的,她其实内心颇有微词,但碍于老爷子的情面也只好不情愿地照看这个孩子。赵姨心肠并不坏,也谈不上对罗川漠不关心,只是她从来不会去主动关心罢了。

  “那你们谁跟我说说详情吧。”徐老爷子的威仪不容侵犯。

  “姑妈她不知道,我来说吧。”赵羽接过了话。

  “罗小姐在直播平台作减肥相关的美食节目,‘一襟洛川’是她的直播ID。还是挺有人气的。”

  “最近有个明星控诉罗小姐当年不接受她的咨询还把她撵出去,那个明星现在挺红的,粉丝也多,所以罗小姐遭到了明星粉丝的讨伐,然后就有人爆料说罗小姐……当年被学校劝退的黑历史,说她因为跟徐家的关系贪图富贵、忘恩负义、虐待父亲……”

  “够了!”老爷子一声怒喝制止了赵羽继续讲下去。

  “污蔑,这是造谣,无稽之谈!”

  “咄咄咄”,徐老爷子用拐杖使劲地戳着地板,“可笑,那么你说说网上说罗川退学的原因是什么?”

  “说是隐瞒身份,窃取科研机密。”

  “我们先不下结论,如果她真的窃取了,她为什么现在没来我徐氏集团上班,在做小主播?再说了,学校因为这个原因让她退学可不可笑?”

  “这个……”

  “用用脑子行不行,还有你姑妈有没有跟你说过她为什么被领养?就她父亲那个样子,咳咳……”徐老爷子说到激动处突然干咳起来。

  “你们……你们一个个知道情况的不去说明,不知道的在那瞎揣测,袖手旁观,你们……唔……呃。”突然徐老爷子语塞,表情极痛苦地倒在沙发上。

  “爸爸!赶快联系徐医生!”

  “夫人,徐医生休假去了!”

  “赶快打120啊,还愣着干什么!”

  “快让徐爷爷平躺下来。”罗川吼到!

  “没事的徐爷爷,你放宽心,我没事的,你别操心,放松放松,没事的……”罗川握着徐爷爷的手安慰着他。

  “赶紧到外面去候着啊!”

  “阿姨,爷爷平时有什么急救药吗?”

  “平时都有家庭医生,有个事都能迅速照应,也不怎么需要急救药。老爷子近来身体也不错,怎么突然就……哎哎,这可如何是好。”

  徐家人只能焦急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于此同时……

  “xx区xx路xxx别墅x号x栋,啊,是这里了。”霍汝斯正抱着罗小河,来到小区门口,正要往里走,被保安栏了下来。

  “喂喂喂,年轻人你找谁,来这里签字。”

  “签字?我要去这里。”霍汝斯掏出了字条给保安看。

  “找徐家的?签字!”

  “签字是干什么?”霍汝斯不太明白。

  “你是陌生人,生人拜访要签字保证住户安全,不懂吗?”

  “哦。”霍汝斯洋洋洒洒签了几个字。

  “像个洋名,这小孩是谁?”

  “保先生,”霍汝斯看到保安身上的“保安”两个字。

  “什么保先生?我是保安。”

  “保、安先生,这字条就是在这小孩身上发现的,我是带他来找家人的。”

  “徐家好像没有这么小的孩子啊,不行,我要一起跟你去看看。”

  霍汝斯满脸的不解,这位保安先生是不是谨慎过头了,我看着像坏人吗。

  这下省了自己找路,霍汝斯基本上是一路跟着保安到了徐家门口,保安的食指在刚要触及门铃前的那一刻,门突然就被人打开了,徐家里有人正往外面冲,这下撞了个满怀。

  “哎哟,这怎么回事。”保安一个踉跄赶紧扶了扶自己的帽子。

  “老爷子出事了,等救护车呢,你别挡道啊!”冲出来的正是赵羽。

  什么,保安还有点懵,霍汝斯却不管不顾地进了大门,他本来就是来送孩子的,送到了总要找这家人来问下,可刚才那个男的已经往大路上跑去了,他来不及问。

  “哎,先生,您找谁。”保姆见个陌生男子抱着个小孩,心生起警觉。

  徐老爷子此时已经被安置在离玄关不远的地方,就等着救护车到达能第一时间送出门。这阵喧闹把屋里的人都吸引了,正在照顾徐爷爷的罗川闻声望去,一眼便看到了被抱着的罗小河。虽然她并没有跟罗小河一起生活过,但是家里也曾经发过照片,这个样貌不会错。当然让罗川更惊讶的是抱着罗小河的那个男人——他长得很像大半年前救过自己,随后又出现在自己床上的……那个男人。

  罗川长大了嘴说不出话,当初那一夜真的不是一场梦吗。

  等等,这个想法有点奇怪,罗川晃了晃脑袋。

  “是你?”还是霍汝斯先开口了,“他怎么了?”霍汝斯眼神指示着平躺着的徐爷爷。

  “我怀疑他是脑溢血。”罗川决定一切疑问等安顿完徐爷爷后再说。

  “嗯。”霍汝斯走到徐爷爷的身边,把罗小河放了下来。他专注的看着这位老人,他感觉出来这位老人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如果再不救治可能会死的。

  霍汝斯从他有意识的那天开始,他就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充满好奇,然而永远无师自通的就是生与死,看过了太多有形之物归于无形的过程——东西坏了,有人会哭,有人会生气,要是生命没了,那是无尽的悲伤。

  所以他选择去帮助别人实现愿望,在有限的生命里尽可能多地去帮许愿者实现愿望……

  “或许我可以挽救眼前这位老人的生命。”霍汝斯在心里念到。

  霍汝斯缓缓将双手贴在徐爷爷的耳边,他催动了能量,从掌心发出了微微的光芒,一股无形的能量流入徐爷爷的耳中逐渐充盈于整个大脑。

  “他在干什么?”赵阿姨忍不住问到。

  在徐爷爷旁的罗川也感受到了那股暖流,“阿姨,没事的,相信他,他是我的朋友。”

  “哎哎,赵夫人,这个男人带着这个孩子说是这孩子身上的字条写着你们家的地址,我不放心就跟过来看看。”保安还没走,一直也没插上话,现在可算有了个空档。

  赵姨低头注意到了这个小孩,“这个小孩……”

  “他是我弟弟,怕他走丢才塞的纸条,保安先生,没事了,您去忙吧,他们不是身份不明的人。”罗川不想提及弟弟是自闭症,这是家庭隐私,所以她也不等赵阿姨说话先对保安下了逐客令。

  “您回去吧,等会救护车来,还得麻烦您帮忙引导过来呢。”赵阿姨也觉得此时一个外人在这挺不方便的。

  “哎好好,我这就回去了,有需要帮忙的随时叫我。”

  “门不用关,留点通风。”罗川叮嘱了一句。

  霍汝斯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的额头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

  这大概就是类似气功之类的东西吧,他这是在为徐爷爷疏通筋脉吗?罗川回想起了那一夜从河里托举起她的那双温暖的手,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的心忽然很安定,“这个男人一定可以救到徐爷爷”---她这么坚信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