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桃薰2020-01-29 16:013,264

  10。

  片刻之后霍汝斯停了下来,用手背摸了下汗,“呼,他应该安全了。”

  赵阿姨立刻跑到徐爷爷身边,此刻徐老爷子的脸色渐渐恢复了些人气,口水也没有再流出的迹象,“太好了,太好了!”

  正在此时,屋外传来了救护车的响声,徐爷爷立刻被抬上担架送往医院。

  罗川也想跟着救护车去医院,突然想到罗小河,还有个不速之客,不,救命恩人在那里总不好落下,该怎么办。

  “我在这里等你。”

  咦,他知道我心里所想?“等徐爷爷安顿好,我就马上回来,帮我照看下弟弟。”

  救护车呼啸远去……

  待众人远去,家里只留下了保姆,霍汝斯和罗小河三人。

  霍汝斯很疲倦地坐到了沙发椅上,他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显然是刚才催动内源消耗有点过了,他需要恢复休息,静静等待罗川回来。

  罗小河意外地朝他身边靠了过来,他微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依旧是没有任何反应,但他觉得这个孩子已经不再畏惧他了。

  保姆拿了点点心给他俩,顺便给小孩倒了杯牛奶,这下霍汝斯坐不住了,“那个……能不能也给我来杯牛奶。”

  “啊?哦哦,好,稍等。”

  “咕咚咕咚。”霍汝斯一口气喝完了一杯牛奶,这下可算缓和了一些。

  保姆不自觉地也跟着坐了个下咽的动作,这人大概只是渴坏了吧。

  “噗通!”屋外传来轻微的声响,有点像是什么东西坠落地的声音……等了一会又没什么动静了。

  “那个,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没有啊。”

  “哦。”霍汝斯也懒得去看了,大概是一只猫吧,他现在只想赖在椅子上。

  医院诊断徐爷爷的确是脑溢血造成的晕厥,由于救护车到达前的急救措施得当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血管阻塞的部分并没有完全堵死,所以后期也不会留下什么严重后遗症。大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罗川,谢谢你,这次多亏了你。”赵姨拉住了罗川的手,罗川觉得她抓的有点用力,内心尴尬地笑了笑,“这些年阿姨有些对不住你,没好好关心你。”

  “哪的话,阿姨,您跟徐爷爷从小给了我太多了,你们这辈子都是我的恩人。”

  赵姨眼里含着泪,微微点头拍着罗川的手背,仿佛是在说:“好孩子,好孩子。”

  站在旁边的赵羽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幕的。

  “没事的,阿姨,徐爷爷没事就好,其实这次多亏了我那个朋友才是。”

  “对对,他还在家里等你呢,你徐爷爷这会没事了,这边有我跟小羽在就行,你赶快回去先找你朋友,把人凉那多不好。”

  “那好,我会再联系你们的。”

  罗川跟赵阿姨道别后,告知等会跟朋友碰头后就打算直接回家了,尽管赵姨想挽留罗川吃个晚饭,不过考虑到徐爷爷当晚要留院观察只能作罢。

  此刻的罗川满脑子都是想问霍汝斯的“十万个为什么。”要是人类能飞或者有机器猫的任意门该有多好。

  病房里留下了赵姨和赵羽两个人。

  “这下,你都看见了?”

  “嗯。”赵羽撇了撇嘴。

  “所以,你还相信那些谣言么?”

  “可姑妈,你也没跟我提过她领养前的事啊。”

  “那孩子15岁就离开徐家出去独立生活了,说什么靠徐家贪图富贵,如果真想靠徐家,还会轮到网上被人欺负么。也怨我,罗川从小性格就刚得很,我也有点犯触,平时她的事都自己解决,我也懒得多管。我以为网上那些事过阵子也就过去了,也不想老爷子担心。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还把他给气坏了。”

  赵羽思索了片刻,“姑妈,这事交给我吧。我想办法帮她摆平网上那些事。”

  “真的吗,那太好了,老爷子也会放心了。”

  “啊!”徐家的保姆发出尖叫,一下子把昏昏欲睡的霍汝斯给喊清醒了,他一个健步冲上了二楼——保姆声音的来源。

  刚才赵姨打电话让保姆准备些换洗的衣服送来医院,这不,刚上楼进屋打算整理衣物,被眼前一片狼藉的景象惊呆了,衣物撒了一地,床头柜的几个抽屉也大敞着,这分明就是遭了贼,保姆慌乱下大叫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闻声而来的霍汝斯也被眼前凌乱的场景惊到了。

  别的几间房间似乎也没有幸免于难。

  “遭贼了,这是遭贼了。”

  “遭贼?”霍汝斯穷尽脑汁地搜索这词与他的认知匹配的该是哪个词,此情此景一个词亮了,这该不会就是“入室盗窃”吧!

  现在要报警吗,保姆急得团团转。要是报警等会警察来,谁给老爷送衣服,总不见得这个年轻人吧,不行不行。先给夫人打电话。

  赵姨毕竟不是普通的主妇,她获悉后,叫保姆不要慌乱,按她说的做。首先她让保姆把衣物准备好,在家等着,赵羽会过去取;其次,保留现场,包括门窗当时关闭的情况保持原样,把手尽量少碰,卧室门是没办法了,室内的情景先用手机拍个照;然后,看看房屋里面丢失了哪些东西清点下损失。老爷屋里的放置,保姆心里清楚,所以赵姨觉得让她清点是最适合的;最后,调取下监控看看是什么人入室盗窃的,时间就从老爷午休后开始查。

  保姆这就按吩咐操作了起来。

  “那个,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刚才这保姆还惊慌失措的,这会却又忙碌起来,霍汝斯有点费解。

  “小伙子,没事,你就呆着,看好你的孩子就行。”

  哦哟哟,差点忘了这还有这么个大男人了。保姆突然有了点安全感。

  “我的孩子?”霍汝斯望了一眼早就在沙发上睡着的罗小河。他仿佛遭遇了个世纪大难题,我可以有孩子吗?

  “叮咚。”门铃响了,霍汝斯起身去开门,保姆也从二楼拐角探了头。出现的是先回来的罗川。

  “你果然还在!”

  “哎呀,罗小姐啊,你快来看看啊,家里遭贼了,你回来的正好!”

  “什么遭贼了?赶紧报警啊!”

  “等等,我这会要给老爷收拾衣服,等会赵家公子来取,夫人说清点下财务再报警。”

  “这贼要是跑远了还怎么抓啊!”

  “没事,没事,家里有监控,你先过来帮我拍几张照吧。”

  “你别走啊,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罗川一边上楼一边对着霍汝斯喊去。

  “刚才我都问了需不需要帮忙,为什么不要我去呢……”霍汝斯充满了疑惑。

  保姆跟罗川说了赵姨的安排,罗川帮保姆拍了几张现场照。她不太能理解有钱人家的想法,换别人肯定先选择报警了,报警和清点完全可以并行,再加上路面监控,还有那个保安入门签到那个认真劲,不怕抓不到人吧。不过想想今天徐爷爷送医院要拿些衣物,赵阿姨是不想再节外生枝了吧。

  “阿姨,你刚才说家里有监控是吗,在哪查,要不你这会忙着,我帮你看看监控录像去。”

  “哎差点忘了,你看我这老眼昏花的,对着电脑看一会就不行了,罗小姐我带你去。”

  “那,那个……”罗川想叫霍汝斯一起去,但突然意识到她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我叫霍汝斯。”

  这男人八成有超能力,会读心术,罗川忽然这么觉得。

  “你跟我一起来吧。”罗川顺便瞄了眼睡着的罗小河。

  保姆告诉了罗川视频存自动放的文件夹,就先去忙了。

  徐家的监控用的都是最先进的设备,成像的效果算是很清晰了。

  他们从徐爷爷午休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开始调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直到徐爷爷病倒保安出现后不久,一个黑影出现在了二楼的露台,偷偷摸摸地潜入了徐爷爷的卧室,开始翻箱倒柜起来。

  那个身影猥琐,扭曲,罗川瞳孔紧缩,恨不得要把屏幕里的这个贼瞪出来。

  她迅速把视频关了,直接夺门而出。

  “阿姨,你清点完丢了哪些东西了吗。”

  “差不多了,等夫人回来后再看看,有些东西我也吃不准值多少钱。罗小姐,视频看出啥了吗。”“等、赵阿姨回来再说吧。”

  所以还是应该报警才对的吧。

  罗川又看了一眼罗小河,她坐过去把他身上的毯子拉了拉。

  霍汝斯也跟了过来,他站在罗川的身侧,疑惑地看着她——刚才罗川关闭视频,夺门而出的举动已经让他大为不解,现在明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却又不紧不慢地来照顾罗小河。

  后面的视频还没看完呢,难道她已经发现了什么吗?

  罗川拿起手机拨了个号,指尖点击在按钮的力道有种要把手机按爆的趋势。

  关机……

  “去你的,该死!混蛋!肯定又去哪赌了。”罗川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她已经认出了那个黑影——正是她的父亲,罗广财。

  罗川使劲地揉搓着脸,她需要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