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桃薰2020-01-29 16:013,704

  11。

  如果报警,那么罗广财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目前不知道徐家失窃的财务价值有多少,这个男人如果能进监狱简直大快人心。可是,小河怎么办,送福利院?那他的病这辈子都没有希望了,没有家人关爱的自闭症孩子这辈子是真的见不到太阳了。

  可这么个烂人当监护人也好不到哪去吧。

  怎么这么……王八蛋!

  罗川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拨打了赵姨的电话,“喂,是赵阿姨吗,我是罗川,关于家里失窃的事能请您回来趟吗,这节骨眼上实在是不好意思要麻烦您。”

  “这么紧急吗,罗川?”

  “这事在医院不太方便说,不然应该我去找您才是。”

  “那你先在家里等着,我这边等小羽把衣物拿回来关照下的。”

  “嗯嗯,对不起,赵阿姨。”

  “……怎么了罗川,噢哟没事啦,等着啊。”

  这声“对不起”,不仅仅是对让赵姨来回奔波的歉意,更是替罗广财的罪行感到羞耻的歉意。

  赵姨等赵羽拿好衣物安顿好徐爷爷,便匆匆赶了回去。

  最终一行人还是不得已在徐家吃了晚饭,罗川焦急地等待着赵姨,没什么胃口,对罗小河也是心不在焉地糊弄喂了几口。

  “那个,还、还是我来喂他吧。”一旁的霍汝斯有点看不下去主动揽过了这艰巨的任务。

  “这……呃……谢谢。”罗川尴尬地笑笑。

  罗小河居然乖乖地吃着霍汝斯喂入他口中的饭,罗川也是有点惊讶,那瞬间,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娴熟的“奶爸”在喂孩子的画面——打住,停!

  然而事实是她这个姐姐还不如一个外人,一个大男人有耐心。

  这么一来一回等赵姨回来已经到晚上9点后了。

  “怎么了罗川,急急忙忙叫我回来。”

  “阿姨,对不起,”罗川一本正经的语气让赵姨心中的疑惑更大了。

  “小川,怎么了这是……”

  “我看了监控视频,那个小偷……”罗川停顿了一下,随后她紧紧地握了下拳,似是经历了一番内心的挣扎,“他是罗广财。”

  “什么?你父亲?”

  “他一定是趁保安来家里那会,溜进的小区,然后又趁乱进屋偷了东西,要怎么处置我都听阿姨您的。”

  “罗川,你别激动,这要是你父亲总不好报警吧。吴妈,家里丢了哪些东西理清楚了么?”

  保姆递上自己记的小本子,赵姨仔细看了眼,微微皱了下眉随即又恢复了平和的神情。

  “哎呀,没事,幸好没丢什么重要的东西。罗川,别往心里去了,今天你徐爷爷不是逢凶化吉么,这就当是破财消灾了。你徐爷爷也不会计较的,放心吧。”她立马使了个眼色对着旁边的保姆,保姆口中喊出的半个“夫”字被硬生生憋了回去。

  保姆虽然不是很清楚丢失财物的价值,但是她知道其中有块玉手镯,平时夫人都舍不得戴,这还不算重要的东西吗?

  “阿姨,你可别骗我。”

  “放心吧,今天也不早了,你们也挺辛苦的,也多亏了罗川这位朋友。你们都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这还得赶回医院陪夜呢。改天来家里吃饭。”赵姨看罗川还是一副顾虑重重的样子。

  “对,网上的事你也别担心了,我外甥会帮你处理的。赵羽的能力我信得过。别多想了,好好睡一觉。”

  罗川有点感动,她给了赵姨一个拥抱:“谢谢,赵阿姨!不过,你放心,丢的东西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们的。”

  “哎呀,不用了。”赵姨轻轻拍了拍罗川的后背。

  赵姨也向霍汝斯道了谢,送走了罗川一行人后,赵姨走回了书房,她毫不犹豫地把电脑里今天的视频都给删除了。

  “罗川,今天就当是还你的人情了。”

  罗川并不想把罗小河带在身边,她一脸无助地望着霍汝斯,霍汝斯被她盯的颇不自在。

  “那个,这是你弟弟吧,我送你们回家吧。”

  “不,他的家不是我的家。”

  “什么?”

  晚上10点,一男一女,一个小孩在一辆奔驰的出租车内,这个画面有点和谐。

  他们的目的地是罗川的老家,罗广财的住所。

  霍汝斯是被逼迫一同前往的。

  罗川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他,不想放他走,另一方面这大半夜有个人陪着总觉得安全些。

  “我看小河挺喜欢你,能不能一起把他送回去?”罗川冲着霍如斯微笑地眨了下眼睛。

  这一天的折腾,牛奶也没买成,再加上内源的消耗,霍如斯的体质有点撑不住了,但是想了想这也等于是帮人实现个小愿望,就还是硬撑着答应了。

  一路上罗川几次都想张口提问,可看到霍汝斯苍白的脸色有点吓人,又把话咽进了肚子。

  “他不是晕车吧。”

  家里没人,只好把罗小河安置在镇上的福利院里,他可真是老常客了,福利院的老师的表情可不太好看,罗川留了些钱,拜托照顾罗小河然后联系罗广财。

  罗小河刚被交到老师手上,突然哇哇大叫四肢狂乱地挥舞起来,昏昏沉沉的霍汝斯一下子被叫精神了。

  他看了罗川一眼,刚想询问罗川该怎么办,声音都没还发出,罗川却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早已径直从他面前走过,头也不回地朝大门外走去,一脸雾水的霍汝斯也只好紧随其后。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一看时间都凌晨3点多了,霍汝斯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他不知从哪变出了他那把大伞此刻正用来当拐杖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躯。

  罗川看到了那把黑伞,他果然就是一年前救我的那个人!

  罗川看出了他的疲态,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你有联系方式么,实在不好意思耽误你到这么晚,要不改天联系你。”

  这是搭讪吗,霍汝斯不知从哪冒出来这个词,电视剧看多了——这也是他认识这个世界的手段之一。

  “我没有带联系方式。”霍汝斯记得单位给他印了一叠名片用以交换联系方式,他今天真的没带在身上。

  罗川给整懵了,“联系方式不是留个手机号码就完事了嘛。” ——他这是拒绝不想给?还有这么拒绝的方式吗?

  罗川有种挫败感。还是头一次遇到拒绝这么奇怪,干脆的。

  “不过我有手机可以打给你。”

  ……

  “这人脑回路有点……他果然是累糊涂了吧。不对,好像当年脑子就有点问题。”

  罗川将霍汝斯的号码保存又回拨给了他。

  “回……家吧,罗……小姐。”这是跟保姆学来的称呼。

  霍汝斯今天实在有点撑不住了,甚至连使用法力回家的力气都没有了。

  深夜,一男一女乘坐在一辆朝市区方向开去的出租车里。

  大半夜几乎没人接这种远程单,感觉下一刻就要见到东方的鱼肚白了,好不容易来了辆车。叫到这辆车真是不容易,一种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俩父子的怨念感在罗川心里油然而生。

  窗外还是黑蒙蒙的一片,高速公路上偶有行驶而过的车辆,这个季节连路灯下的飞虫都消失了。远离了网络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也没有父亲带来的那种桎梏感,罗川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轻松感——不,她正这么想着,突然一个重物压到了她身上。

  “什么啊!”她惊了一下。

  原来这个“重物”正是霍汝斯,此刻他已歪着脑袋靠在了罗川的身上,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罗川有点不自在,这要是以前恐怕就要“暴力”对待了。

  哎,好吧,原谅他了。

  “今天谢谢你了。”她心里默默地说了句,轻轻地把霍汝斯推下去了点,让他的头可以正好枕在自己的肩膀上。

  这样舒服点。

  忍不住瞅了一眼,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他的睡颜好像……还挺好看——他全身你都看过了!罗川你振作点!

  一个声音在内心呐喊着,她立刻扭头向窗外望去……

  尾声:

  霍汝斯睡的太沉了,根本叫不醒,罗川只好扛着这个1米8的大男人一路跌跌撞撞拖回了家,自己在沙发上窝了一晚。

  把他扔上床的那一刻,她几乎是用最后的力气发出了呐喊:“你是猪吗?”

  临近中午才起来,床上早已空无一人,被子还叠的整整齐齐。她怀疑自己又做了个梦。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急匆匆地看了眼手机,赫然显示的那个新建的联系人——“霍汝斯”。

  很好,这次不是梦了。

  徐爷爷顺利出院了,他希望罗川辞掉主播的工作能来自己的公司帮忙,还是被罗川婉拒了。这样就真的要被人认为她是靠徐家了。

  吴妈在罗川的再三追问下,终于说出了被盗财务的总价值,约合人民币20万。罗川的心口仿佛被重重一锤,要是报警,20万的量刑意味着罗广财可能要面临10年以上的刑罚,她无法想象当初赵阿姨是怎么装作若无其事地对她说出那些话的。

  罗川回老家打算找父亲讨要赃物,沉迷赌博的罗广财像是人间蒸发般不见了踪影,手机关机。愤恨之余,她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把这笔钱还上,不然这辈子都没脸再见徐家人了。这些年被罗广财不断的索取罗川几乎也没什么积蓄可言了。

  她又陷入了新的困境……

  不,一定要还上!

  小贴士(内容来自网络):

  1、芝士又称为奶酪是具有极高营养价值的乳制品,每公斤奶酪制品都是由10公斤牛奶浓缩而成,其营养价值要比牛奶高。也比同属于发酵奶制品的酸奶高也是中国西北的蒙古族,哈萨克族等游牧民族的传统食品,在内蒙古称为奶豆腐,在新疆俗称乳饼。

  2、主要功效是补钙和促进新陈代谢,对于孕妇、中老年人及成长发育旺盛的青少年儿童来说,是最好的补钙食品之一。芝士中含有钙、磷、镁、纳等人体必需的矿物质。

  4、芝士虽好,但不宜吃多1-2块即可,因为芝士属于高营养高热量食品,容易发胖,不容易消化。芝士是牛奶中高营养成分的提炼精华,因此其中所含的油脂成分偏高,虽然市面上也有低脂的,但其浓缩了高浓度,对于老年的消化系统不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