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桃薰2020-01-29 16:014,697

  某位名字很长的伟大文学家曾曰,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N市某大学实验室的同学们,对这句话感受尤为深刻。

  因为,幸福都是相似的——今天是正月十五,阖家团圆的日子。

  不幸却各有各的不幸——他们已经开学了。

  又有圣人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因此,这些可怜的学生们,不仅开学了,而且要做实验,不仅要做实验,还要通宵加班。

  所以说,沉默是金,圣人少曰为好。

  于是,很多学生请了假,而剩下的,也嗡嗡嗡手机震个不停,全是家人朋友发消息等他们八点半下了晚自习,再一起吃饭。

  团圆嘛。

  晚自习天天有,合家团圆的日子每年就这么两次。

  ——有木有觉得眼熟?对,别怀疑。上次请假通宵看世界杯,他们也是这么说的。

  总之,这是个蠢蠢欲动的夜晚,实验室里洋溢着浓郁的喜庆气氛。

  然而——

  圣人又曰了。

  鲁迅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打一架呗。

  五点四十到六半有个大课间,是晚饭时间。随着黄昏褪去、夜幕降临,一天的精力泄尽,这时又放松,又躁动。

  罗川霍然起身,将饭盒里的汤圆扣在前排男生脑袋上时,教室里静了三秒。

  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平时不言不语的书呆子,面面相觑。

  罗川比他们小两岁,发育又有点慢,瘦瘦小小的,她身上穿的是实验工作服的最小码,但依然晃晃荡荡,袖口要挽上两折,才露出手腕。她皮肤白,四肢很细,戴着一副大眼镜,顶着一个齐耳朵的娃娃头,就像实验室角落里长出了一棵香菇。

  罗川平日里甚少与他们交流,她每天第一个到教室,最后一个离开,永远埋着头写写算算,连上课都自己学自己的,只有在极其偶尔时,老师讲到拓展难点,她可能抬起头,听上一两句。

  感兴趣,就继续听;更多的时候,转两下笔挠挠头皮,继续算题。

  这么描述起来有点拽,但其实就是个不合群的书呆子。

  在大学这个年龄,会读书,不算什么。但如果特别会读书,或者只会读书,那是要遭到嘲笑,被孤立的。

  很快,大家聚拢过来。撑桌子踩椅子,插着腰抱着胸地看热闹。

  前排男生怔愣了几秒,很快反应过来。他扒拉开脸上糊着的汤圆,回过神,使劲推了罗川一下。

  “你他。妈学傻了,有病吧?”

  罗川被推的踉跄退后,却不说话,抄起椅子朝他砸了过去。

  男生这次有了防备,举起右手抓住椅子,他将近一米八的个子,稍稍用力向前一推,罗川就几乎飞摔在地,头磕在了桌腿。

  眼镜碎了,碎玻璃扎进眉骨,满脸是血。

  然而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般,几乎是跳起来,一拳到男生肚子。一击得中,她也不停手,趁着男生疼得弯腰的功夫,又朝他脑袋一拳挥落。

  这一拳直接打到了太阳穴,男生瞬间眼前一片黑,脚下不稳摔倒在地。

  实验室里的同学都吓到了,他们想,书呆子今天是疯了吧?

  开始有人上前拉架,试图挡开她俩。然而罗川根本不给别人碰到自己的机会,她眉骨的血流下来,眼前一片通红,但她依然向前扑去,朝着男生双拳挥舞不停。

  这已然不是寻常的学生打架,事态完全不一样了。

  此刻实验室里的同学们也没心情看热闹了,很快有人叫来了班级辅导员。

  不出意外地,罗川和男生都被请到了办公室。

  出乎意外地,另一个女生也跟着进了办公室。

  大家这才想起,方才罗川暴起前,倒霉蛋男生正把这女生圈在椅子上,小声低语。

  谈恋爱嘛,很正常。学习太枯燥,荷尔蒙总要有地方释放,见怪不怪。

  难道是恋爱的酸臭味太大,影响了书呆子学习,由此遭到惩罚?

  大家感叹,书呆子真可怕。

  学习的“力量”真是无穷的。

  等等……

  一个更符合逻辑的故事,浮现大家脑海。

  实验室里的同学们似笑非笑,不约而同地交换着眼神,八卦的小箭头“biu~biu~biu~”地四处乱射。

  他们脑海中的故事是这样的——

  某年某月某日,书呆子同学春心萌动,暗恋上了前排男生,每日坐在他身后,嗅着他校服散发出的奥妙洗衣粉味道,心头如小鹿乱撞,即便每日佯做算题以掩盖绯红的双颊,可眼前的公式符号早已飞向空中,组成一个大大的粉红色的心,落向前排男生。可就在书呆子同学芳心暗许之际,前排男生竟意属他人,书呆子同学每日发射的费洛蒙全部变成了韭菜炒鸡蛋,又廉价又臭不可闻。于是,备受打击的书呆子决定化伤心为力量,有了方才一刻的泄愤之举。

  他们窃声笑着,原来那书呆子不是香菇,也有青春萌动。

  虽然这表现方式有点可怕,但像个活人多了。

  辅导员环视教室一圈,拍拍门:“都美什么呢,这么高兴?”

  “来两个同学快把实验室收拾了。其余没你们事的该吃饭吃饭,该看书看书。第一节是我的晚自习,既然大家这么开心,咱助个兴,小考怡情。”

  咣、咣、咣、咣——

  砸下“小考怡情”四个字,班辅导员施施然转身,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教室瞬间又嗡嗡嗡议论开,几个男生凑在一起刚偷偷打开随身听,准备听球赛直播,解说员“北京国安”的安字还没出口,就见已经离开的班辅导员又转身回来了。

  她还是倚在门口:“对了,一会儿打铃前课代表去我办公室拿卷子。”

  “……”

  班辅导员瞄了眼教室后排,不动声色:“某几位,咱的分数还不如国安在中超的积分高了吧?”

  “……”

  “别捂着了,谁稀罕没收你们的破东西。再最多看五分钟啊。”

  “好嘞!……老师,我们快被您吓出心脏病了。”

  “是么,那还真巧了。”班辅导员一声冷笑,“你们再打架,记得帮我预备个起搏器。”

  等到班辅导员再回到教师办公室时,罗川已在校医处简单处理完伤口,候在一旁了。

  班辅导员开口:“怎么着,想清楚没有?到底因为什么?”

  没人说话。

  辅导员点名:“罗川。”

  罗川本来就瘦瘦小小的,这时眉骨裹着一块纱布,显得分外突兀。她鼻梁架着的眼镜只剩半副镜片,抽了抽鼻子,眼镜也跟着一起晃。听到提问,低头不语。

  “还不肯说是不是?好侠义,有骨气。”

  她有点生气了,拉开椅子开始继续写先前被打断的文件,将纸张摔得噼里啪啦作响。

  班主任原想晾他们几分钟,以便让这几位惹事学生自我反省的,但她目光从罗川头上的那块青肿溜过,再低下头继续写文件,眼前就一直都晃着那块青紫。没写两笔,班辅导员终是扣合眼前的作业本,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轻轻拍拍桌子:“把实验服换了吧。”

  罗川一愣,抬头看她一眼。

  班辅导员说:“我储物柜有衣服。”

  罗川接住她递过来的钥匙,摇摇头。

  辅导员沉默了一会,又问:“脑袋疼吗?”

  罗川摇头。

  辅导员笑了笑:“怎么样,脑子伤了,下次还能考第一吗?”

  罗川摇头。

  “这就没信心,认输了?”

  罗川意识到辅导员在逗她,便低头立着,不吱声了。

  辅导员带了罗川三年,太了解这个让她既爱又恨的学生,脑子一顶一好用,脾气一顶一糟糕。她知道罗川不想沟通时,便没人能让她开口。

  “今儿这事,到底是为了什么?”班辅导员看向男生。

  男生开口:“谁知道她发什么疯,欠收拾。”

  班辅导员声音猛地提高:“比你小,还是个女生。你动手还有理了是不是?”

  “罗川先动的手。”方才动手时,男生看起来狼狈,却只是嘴唇有些肿,说起话来呜呜吞吞,“老师您别想因为罗川成绩好就偏袒她。要不您问问她,到底因为什么?我他。妈也想知道。”

  “再说脏话,明天你就去领操台表演刷牙。”

  “……”

  “到底什么原因?”辅导员看着怒气汹汹的男生,和低头装死的罗川,决定继续转换目标。她看向一旁的女学生,问:“罗川马上要申请U大提前录取了,这你是知道的。”

  女生点头。

  “这次性质很严重,一旦被追责,罗川肯定会被处分。”

  女生愣住了。

  女生:“我……”

  “你们两个搞对象的事,我早就知道。只要别惹事,我就睁一眼闭一眼。”班辅导员又重复了一遍,“今天这个事是因为什么?你不肯自己说,我就把你和他家长叫来见个面,一起坐下来谈。”

  女生脸色变得很不好看:“老师别……”

  “这是第三遍,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今天是为了什么?罗川是为谁出头?”班辅导员一字一顿,“谁躲在后面,眼睁睁看着她被处分?”

  女学生低下头,眼泪吧嗒吧嗒就落了下来:“老师,我怀孕……”

  “老师。”

  一直沉默的罗川忽然出声,她没给女学生把话说完的机会。

  罗川是个优秀的理科生,有着理科生特有的冷静气质,此时纱布和碎镜片,又让她这种气质发生了变化。

  多了凌厉和尖锐。

  罗川说:“别问她了。”

  她说:“想打便打了,不需要理由。”

  ——这是她自暴怒泼汤圆、进而头破血流、再到医务室包扎伤口、办公室谈话,整整一晚,第一次开口。

  “反正您舍不得我被处分的,”罗川似乎笑了笑,“对吧老师。”

  班级辅导员这时终于有点明白,自己这名得意弟子为何始终与同学关系不好了。罗川分明已经灰头土脸,带了伤见了血,可她还是莫名地骄傲着,趾高气昂地俯视着。所以被人感觉不到她的惨,无法共情,也无法同情。

  但更可气的是,偏偏还真让她说准了。

  她不会让罗川被处分。U大的好苗子,她舍不得。

  罗川最终被惩罚打扫卫生。

  第二个晚自习下课铃刚打响,饿虎掏心的学生们瞬移般离开了教室,教学楼教室的灯一盏一盏熄灭,方才还满是学生的实验楼,没一会便人去楼空。罗川待同学走净才回到实验室,拿着扫帚挨行打扫一遍,又去水房拿来拖把,擦了一遍地。她似乎还嫌不干净,拎着拖把去厕所涮了水,将教室拖了第二遍。

  罚打扫卫生,其实是个警告意义多于实际意义的措施,惩罚的目的就在于颁布惩罚本身。无人监督无人检查,一般学生落实起来,都是心照不宣地糊弄糊弄就行。

  可罗川却做得很认真,仔仔细细,一丝不苟,而且尽管已经很晚了,却看不出丝毫着急。待她打扫结束,锁好实验室门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罗川看看手表,快十一点了。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似乎对这个时间很满意。

  罗川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赵阿姨,今天实验出了点问题,分析数据太晚了。嗯,太晚了我不回去了。好的,我住宿舍会注意安全。您们也早休息。没事没事,别吵醒爷爷,不用让他听电话了。”

  一连串早已过脑无数遍的话出口,罗川绷了一整天的气也随着泄了。她的神情松下来,连眉头的伤口都活泼了几分。

  她作了一天的妖,忍着气,搓着火,终于如愿没事找事,如愿留到了这个时间,如愿不回徐家。

  罗川走出教学楼时,才发觉竟下起了大雪。

  北方的深冬雪夜,寒风呼啸。

  雪花被大风卷着,打着旋儿从天空飘落,刮到脸上像一把把刀子。她裹紧羽绒服,一路小跑绕去二十四小时食堂,口袋里的零钱早已备好。

  “给我一桶方便面,要香菇炖鸡味的。”趁着对方低头数钱,罗川摸了双筷子,偷偷塞进书包里。

  罗川双手端着泡面桶,走出食堂门外,站了好一会。她仰起头看着漫天的雪花,真像一块巨大的巧克力蛋糕点缀着奶油。

  直到大风将脸冻僵了,罗川才回过神,揉揉脸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将书包里的筷子拿出来,竖着插进泡面桶。

  正月十五雪打灯,八月十五云遮月。

  五岁那前,她被徐爷爷由山村老家接到徐家时,也是正月十五。

  今天下午,班里的同学都在跟家人朋友约聚会时间时,她也收到了徐家的一条信息——今晚他们去听元宵节交响音乐会,让罗川想吃什么自己叫外卖。

  罗川抱起泡面桶,一根筷子是完整的,一个被掰了一半,正是1.5。

  今天开始,她二十三岁了。

  罗川呼出一口气朝着筷子吹去,正好一阵风刮过,筷子迎风而落。

  她许了个生日愿望

  ——祝自由,祝独立,祝搏击长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