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初识西双版纳
前世今生旅行者2019-01-29 21:491,548

  1997年的3月我刚刚回复了她确定分手的来信,我就离开了昆明,去了思茅市思茅港分公司,在昆明的工资实在太低了,只有280元的月薪。思茅市后来更名为普洱市。思茅港是云南面向老挝、缅甸和泰国的口岸。这里的船舶将中国的商品通过水路运往东南亚,又进口东南亚的水果和橡胶。初创的思茅港镇条件可不好,回去思茅市要跑87km的弹石路,商家门市也是零零落落。不过,这里却是红灯区,晚上的时候很有些热闹。

  我们被派到思茅港分公司工作,是我和同学申请的,这里有一个月有150元额外的生活补贴。我们到分公司后除了看守两个仓库收点租金、看守一艘趸船,就是管理分公司的一个小旅社,工作有些闲散。我们在这里碰到了一同分到省局的两个大学生,他们住在我们的旅社里。我们公司也是局下属的企业。我和他们学会了打麻将抽烟,晚上也会去夜市吃烧烤喝酒,打台球,但是风月场所的女人我不会去碰过。青春虽然冲动,但羞耻之心控制着自己,始终没有越过道德的底线。

  在分公司期间,我和分公司经理出了一趟差,计划将分公司的一次性筷子生产设备从西双版纳的深山里运回思茅港。

  经理是见过世面的人,调来公司之前,是在路政和海事的单位上班的正式职工,因为不喜欢在死板的事业单位混吃等死出来闯的,之前兼职开过家具厂,前些年他们单位还走私车过境牟利,他曾经背了一袋子钱去交易,90年代半公开的走私、开赌场什么事情都不足为奇。我们开着分公司抵账来的一辆右舵皮卡车就向西双版纳出发了,这种车挂外国牌照,是和泰国人合资做生意失败,抵款过来的。

  传说西双版纳骑着大象逛街,孔雀满天飞。没有去过西双版纳,我内心有些神秘的向往。一出思茅市,我们的车就进入了潮湿的热带雨林,弯曲的公路在雨林间穿行,车辆很少,其间我们在公路上碰到了象群,两头大的带一头小的,经理远远地停下车,他说:“只要不招惹它们,它们也不会伤害人的”。大象看起来是温顺的动物,它们在路边边吃边走,一会儿就转上了山,我们顺利的经过了象群出没地带。随后,又经过了一处荷枪实弹的中国军人看守的边境检查站。经理告诉我,是检查走私和毒品的。由于我们提前办理过通行证,检查并不是很严格。

  7、8个小时后,我们抵达了勐腊县一个叫勐远的村镇。我们在一个公路边的小饭店吃了饭,店里没有男性,临走的时候饭店的小姐姐挽留说:“在这里住了嘛”。经理边走边说:“那我们没有钱呀?”,女人答道:“没钱也不怕,在这里住啦!”,经理悄悄告诉我:“这里是不正规的旅店。”,我当时脸就红了,心想:“还有这样的?这2个女人还是漂亮呢。”,后来我知道这些店就是做赶路车辆驾驶员的生意,长途的大货车常常夜宿在这样的小店,小店确实提供住宿,大货车司机常常会和他们有交情就住一起。我们没有在这里住,我们选择了正式经营的旅店。

  第二天,我们找到一辆大货车为我们拉货,我们走走停停,一会儿路太窄,一会儿有岔路,一会儿是茶地,一会儿是森林,我们在摸索中前进,司机渐渐有些担心,道路宽度实在有些窄,我们有时候不得不下车修路,他怕前面路不够宽,一路在抱怨,常常停下车来扯皮,但是回去又跑空,还找不到合适调头的地点,经理有意激将他,说:“男子汉大丈夫答应的事情,哪怕是泡屎都要吃掉!”,话虽这样说,我们还是给他增加了些运费,前后走了3小时左右的山路,抵达了山里的筷子厂,这里叫贡丙山,到达的非常不容易。筷子厂非常简易,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竹子,为什么筷子厂会倒闭?我暗想。后来才知道,建厂太偏僻,工人没有娱乐活动,天天面对大山,实在留不住人,外运的产品路途远,成本高,还面临赊销,这个厂不得不倒闭。虽然道路又远又难,我们还是运回了设备。我在想,这么远的地方,我这辈子怕是不会再来了!然而,什么都是不可知的,我很快就来了,来的路是从澜沧江上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世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世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