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次历险
前世今生旅行者2019-01-29 21:511,902

  再次去西双版纳的贡丙山之前,我们看守的趸船出事了。

  一天早晨,我正睡的迷糊,就听一个船员跑来告诉我们,你们的趸船不见了!我非常吃惊和慌乱,趸船有时候会搁浅,有时候它漂浮在水里在。它怎么会不见了呢?我急忙请海事的同志给分公司经理打电话,又雇了艘小船顺水往下寻找。

  这艘小船船宽1.5m,长7、8m,一台用作动力的柴油机嘭嘭作响,船底都已经锈蚀漏水了,边行船,还要边往外舀水。出发不久,开船的人舀起一茶缸浑浊的江水放在船上,过了十几分钟,江水澄清了些,他就把水喝下了。他问我们:喝水吗?我们说:不喝。这船家人的生活,真是难以想象。大约50分钟后,我们在岸边发现了我们的趸船。

  趸船被钢丝绳拴在大树和石头上,倾斜着,显然已经搁浅。我们上岸一看究竟,发现这是一处村庄,叫做新渡口。村民给我们介绍说:“昨天晚上,我们听到江面上砰砰作响,发现是一条大船漂下来,我们就游泳过去,把钢丝绳拉到岸上拴起来的。”,我们说:船是我们的,不知道怎么漂下来了,请归还我们,让我们调用大船来带回去。他们说:我们也认识几个船长,但是要归还回去,要给5000块钱的酬劳。这可是天价,我想想都恐怖,这次船跑了,我们看守的两个同学是有责任的。

  我急忙回去,向分公司经理报告了这个情况。分公司经理让我和同学带上被子去看好趸船,等他想办法。

  这倒好,我们同学一守就是一个月,每天住在倾斜的船上,水流哗哗作响。江水洗脸和漱口,就像船家一样澄清一下水。由于没带剃须刀,我们都长出了大胡子。一副蓬头垢面胡子拉杂的样子。每到饭点,我们就去村长家吃饭,我们给他家交伙食费,饭后我们就在他家烤火,有时候还喝两口酒,直到夜里回来大船上睡觉。村民的厨房十分简陋,三块石头搭成了烧饭的土灶,一个铝锅架在上面就烧饭了。吃的是粗糙的红米,每天都是老青菜叶煮汤,偶尔吃一种用鲜血腌制的猪头肉,那时接待贵宾的好菜,配着用淘米水腌的酸菜。这种酸菜用淘米水和着青菜放在不远的火塘边,三五天就成了酸腌菜。

  随着半个月住下来,我们已经和村民打成一片,几个小伙子还来找我们玩,问这问那。可是有一天,村长告诉我们,村里有几个小伙子说,他们要来找我们打架。我和同学吓坏了,我们把菜刀都放在枕头下面睡觉,以防不测。最终,他们没有来,不过害得我们提心吊胆好几天。

  后来村民用火药枪打死了一头野猪,请我们去吃肉。野猪的肉老的咬不动,很是粗糙,野猪皮也弄来吃,足有1cm的厚度,很有嚼劲。在那样的情况下,能够吃到肉已经是我们的美餐了。

  在村里的这些天,我们也没有闲着,除了宣传政策:“我们是国有企业,趸船是国家财产。”,我们还在卖惨:我们公司没有钱,惨淡经营,我们没有看守好趸船会被追究责任,希望村民能够体谅我们。通过这些工作,村民终于松了口,他们最少要800块钱的酬劳,因为他们8个人出了力,每人一百块钱。由于晚饭才知道这个消息,又听说经理明天就会回思茅市,在没有通信的年代,我和村长决定连夜横渡澜沧江,走路回去汇报这个情况。

  村长带着头灯和我来到澜沧江边,我以为会是有船渡江,没想到村长问我:“你会划船吗?”,我说:“会划船,以前在公园里划过。”,他说:“那我们划竹筏过江”,我仗着会游泳,心里一点都不害怕。我说:“好”。我先和他把竹筏拖到上游,选择了一段水流不急的江面,他又用竹篾捆了两根竹子上去。剖开了一根竹子,稍微削了几下,弄成划水的浆。他说:你划左边,我划右边。当天的月亮正明,记不清是十五还是十六,100多米的江面,月光照在水面上闪着银光,急流处的水面明显的形成一道向下的水纹。我们半蹲在竹筏上,全神贯注的划水,不一会儿就达到了对岸。现在想来,我是后怕的,我们没有救生衣,又是在寒冷的夜里,算是有惊无险。

  上岸后,我和村长开始长途跋涉,翻山越岭,十几公里的水路,我们从山路走,足足走了一夜,露水打湿我们的衣服,我们却走出一身的汗。我们来到思茅港,天刚刚蒙蒙亮。我急忙向经理汇报了取得的协商结果,出乎我的意料,经理只说了一声:“知道了。”。显然,这样的价格他仍然觉得不合适。

  又过了几天,春节就要到了,思茅港船籍的商船要回来过年,必须经过趸船停泊的河段,我们请他们帮忙运回趸船。经理请了海事局的工作人员和我们同去新渡口村,商讨趸船运回思茅港的事。在经理软硬兼施的谈话中,村民作出了巨大的让步,一个村民抽烟的手在发抖,因为经理的话里话外:趸船的漂走不知道谁做的手脚,是不是谁在搞破坏,还不得而知。而我们也始终不知道趸船是怎么漂走的。

  不管怎样,趸船回到了思茅港,我也经历了一次冒险。后来的工作,我谨慎了许多。这对我的成长是有益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世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