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徐鸿儒连连陷计 孔闻礼微微解诗
鸣中2019-02-28 08:583,231

  却说孔闻礼计议过后,便命手下大将分几路前去攻打城外的白莲军了。

  李将军依计引三千明军前来迎战白莲军,他把三千兵士分为三部分,每部分为一千兵士,每一千军士相距三五里,每人各持火把,声势浩荡地朝白莲军杀奔而来了。

  此时徐鸿儒正眉头紧锁地等待夏仲进发放信号,但左等右盼就是等不着,他看着昏昏沉沉的月亮与几个稀稀散散的星星,心里无限感慨,便借着愁苦之情作诗道:

  月挂疏云天欲沉,星光数点老树昏。

  万物感悲皆寂寞,野外愁杀马上心。

  徐鸿儒刚作完最后一句,只见火光把远处的天空照得通红一片,隐隐约还听见喊杀的声响,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明军杀过来了。徐鸿儒不敢怠慢,连忙命令道:敌军杀来了,传朕敕旨:整顿军马,准备迎敌!白莲军闻听命令,便一传十,十传百,原本坐卧在地上休息的白莲将士一时都沸腾起来了。

  “明军来了,明军来了,大家都赶紧起来列队迎敌啊……赶快啊……”白莲众将士都纷纷喊叫起来了。不大一会儿,他们的队伍便整顿齐备了。但他们见明军声势浩大,似有雄兵百万,心里不由得都暗暗胆颤起来了。

  徐鸿儒见将士们个个魂不附体,知道他们是被明军的声势给吓住了,便催马来到队伍前面高声喊道:“将士们,曲阜城黄金满地,五谷堆山,夺取曲阜城我们就吃喝不愁了!咱们远离家乡、揭竿而起为的是什么呢?为的不就是吃不愁喝不愁吗?向前冲我们有大好的前程,往后退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况且曲阜明军多为老弱病残之辈,有何惧哉啊?”

  徐鸿儒一番话竟把像霜打得茄子似的白莲将士都说得个个气宇轩昂起来了。“说的对!说的对……向前冲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将士们踊跃了起来!

  转瞬之间,李将军便率领明军来到白莲军跟前了,两军对垒,气氛异常紧张,许多蝙蝠见到灯火之光,也吱吱叽叽地飞来凑热闹,给原本紧张的氛围又增添了许多凄凉之感。

  只见李将军坐在马背上手指着徐鸿儒高声骂道:“贼子!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放着好好的良民不做,非要做忤逆的乱贼!真乃上辱祖宗,下绝子嗣,皇天最怒你这等不忠不孝之人,特命你李爷爷前来收你等下地狱,快快受死吧!”说罢,李将军便跨马挺枪朝徐鸿儒杀奔而来了。

  徐鸿儒本不晓武艺,但见李将军挺枪朝自己刺杀而来,忙吼道:“大胆,狗贼!众将官,谁替朕把他砍了,赏金千两!”话音未落,只见一将已从徐鸿儒的身后催马而出了,但见他:头裹一顶赤色巾带,身披一领皂色连环铠,手持一枝三尖两刃刀,坐下一匹八宝青龙驹。只听这员白莲将军大吼道:“下贱货!是谁借给你的胆子使你这般猖狂!爷爷这就来摘下你的狗头!”说罢,白莲将军就催舞挺刀杀奔而出了。

  但见二人好一阵厮杀:一个好似深山王老虎,一个真如草原猛雄狮,刀枪交处金光闪,战马嘶鸣泪憔夫。真好似当年张飞斗马超,又恰如昔日秦琼战敬德。

  二人战有三十回合,只见李将军虚刺一枪,勒马便朝山谷方向奔去了,这员白莲将见李将军催马而逃,哪里肯放过他,快马加鞭便追了上去,“贼子!快快下马受缚,打不过就跑,不算个真汉子!”

  徐鸿儒见此情景,本想亲领亲将前去追赶,但又恐中了孔闻礼的计策,因此,一任那员白莲将前往追杀,而自己却站在原地观望,待等到看不清他们,徐鸿儒这才回过神来,仔细去打量对面的明军。突然,只见徐鸿儒脸色苍白,不住地擦起了额头上的冷汗,原来他发现对面的明军竟然不见踪影了,他们既没有跟随明将逃跑,也没有列在原处。像徐鸿儒这种寄生在战争生涯中的人,满心思考的都是“兵不厌诈”的心计,因此,遇到这种情况,便会表现出异常的敏感。但见他跨在马上心惊肉跳地左顾右看,忧虑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此时,只听一支弩箭“嗖”地一声便射了过来,正中徐鸿儒战马的面门,“咴咴咴……”只见战马的两只前蹄猛抬了丈余,便死死地摔倒在地上了,多亏白莲兵勇们手脚迅速,把徐鸿儒牢牢地接了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刚躲一劫,又来万险,一箭射罢,万箭齐发,“嗖嗖嗖……嗖嗖嗖……”只见无数箭头都拼命似地射来了。“啊呀……啊呀……”许多白莲兵都撕心裂地喊出了最后一声,紧接着便不能自已地倒在血泊之中了,徐鸿儒见此情景,急命撤军。

  原来在徐鸿儒等仔细观看二将作战之际,列阵的明军除了前几排的仍在虚张声势,其余后面的都暗暗地潜到白莲军的两侧了。为首的明将本想先一箭射死徐鸿儒,但因天色太暗,看不清楚,只把徐鸿儒的的马匹射死了,他见目标已经暴露,便命令弓弩手万箭齐发,射杀白莲军。

  徐鸿儒见情况不妙,急忙率军逃跑,明军怎会轻易放过他,只见为首的明将把手一摆,两厢明军都手持兵刃高喊着杀出了,“杀呀,杀呀……”

  徐鸿儒见此情景,急命白莲军杀条血路闯了出去,正当徐鸿儒逃有十余里之时,只见前面的一座大山岗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在大山岗上长满了奇形怪状的树木,里面不时还传来猫头鹰凄然的啼叫声,并且似还有什么东西游走在树梢之间,一会儿跳到这个树梢,一会儿跳到那个树梢,难以琢磨。

  徐鸿儒皱眉道:“眼前的这个山岗怎么这么恐怖呢!只怕明军会在这里设伏吧!”

  智谋张柬白道:“只怕明军必在此设伏!”

  徐鸿儒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感慨道:“哎!难道是天要亡朕吗?朕……”话还没说完,只见无数飞影“嗖嗖嗖……”地便射来了,“啊……啊……啊……”许多白莲将士都应声倒地了。

  徐鸿儒流泪喊道:“天呐!天呐!何必如此穷朕啊!”一口气没上来便昏死过去了,多亏在白莲军死心塌地的保护下,徐鸿儒方才最终回到了营寨。

  却说那员白莲将追着李将军不舍,一直来到一个山谷之中,那白莲将见自己进入到山谷之中,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只怕狗贼在此设下了埋伏!若在此被他们赚了性命,才不值呢!”想到这里,白莲将便要勒马而回,刚把马头调了过来,只见无数火箭都猛射了过来,白莲将没来得及躲避,便遭乱箭穿心而死了。

  李将军原本想把徐鸿儒引到这里来,但徐鸿儒却因左右不定而未曾追赶。不过孔闻礼早已在四处布下了天罗地网,孔闻礼认为:无论怎样,徐鸿儒都难以逃过他的计谋。但最终还是被他逃脱了。

  却说明军大胜而归,虽说没彻底摧毁徐鸿儒的势力,但却使他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孔闻礼见将士们得胜归来,大为欢喜,便命人把提前预备好的庆功酒食都摆上了,将士们得以尽情地宴饮了一回。

  孔闻礼与几员得力大将同席用宴,他一边劝酒,一边庆贺。酒过三巡,孔闻礼道:“老夫一直在考虑武当山老道作的那两首藏头诗,对其中一首似乎已经知晓,而对另一首却丝毫不明其意!众位将军不知可晓得其中之意否?”

  众将军都摇头道:“想我们这等粗人,领兵打仗还说得过去,而对于武当山道长作的这类玄奥诗,岂是我等能够猜测到的!大人既然已明白其中一首的奥密,何不就和我们分享一下呢?让我们这些孤陋寡闻的粗人也开开眼界!”

  孔闻礼微微笑道:“将军们之言都太过谦虚了,既然你们有兴致愿听我老头子唠叨,那老夫就和你们说上一说!老道其中有一首诗道:‘古来战事贵谋断,一计能折敌万员。君不闻吕公战车吱吱响,可怜终归梦里边。’我们先看后两句:‘君不闻吕公战车吱吱响,可怜终归梦里边。’其实际的意思就是白莲贼想借助吕公车攻城,但最终到头不过是一场空梦而已。而前两句:‘古来战事贵谋断,一计能折敌万员。’这说的意思就是领兵打仗重在计谋,结合咱们这次作战来说,意思就是:由于咱们事先设下周密的计谋,所以才得以大败贼军。哈哈哈哈!也不知道解释的对不对,反正老夫就是这样理解的!”

  一员大将端着一杯酒起身道:“大人,末将先敬您一杯!”他一饮而尽后,便拱手道:“大人,末将敬您酒,一是为您所解的诗意太对了,二是为末将太佩服大人您的智谋了,若不是您设下周密的计策,我等怎能轻易击败贼军!您老就是诸葛亮再世啊!”说罢,这员大将又连饮了三杯酒。

  孔闻礼皱眉道:“将军过誉了!本次虽把贼军打败了,但却没有断了他们的根基!根不断,总是会发的啊!”

  这员大将道:“这有何惧哉!大人给末将拨三千兵马,明日末将便前去端了他们的老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之日薄西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之日薄西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