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人心
何晓畅2019-04-10 13:173,705

  朱祁镇很幸运,还没明白大明朝是个什么玩意的时候,就被指定为国家接班人。圣旨下来时,保姆正忙着给他换尿不湿。那一天,他刚满4个月。

  自打记事起,朱祁镇能看到的全是笑脸。人们对这位小董事长极尽温柔,而他也真以为生活处处都如这般温润和谐。

  朱祁镇的一生,都将被深入骨髓的温润所圈囿。

  有天,朱祁镇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半道却被人拽进宫,他的父亲死了。朱祁镇被裹上孝衣,趴在太子指定席位上哭。哭完之后,又被裹上龙袍带到大殿。

  奶奶、母亲、文武百官全都在场,朱祁镇被大家瞅的不好意思时,奶奶弹了弹话筒:“咳咳!从今天起,他就是你们的新老板”!

  那一年,朱祁镇刚满8岁。

  后宫有张太后压轴,前台有内阁“三杨”打理,朱祁镇继续进修小学课程。别人都像往常一样上班打卡,有个太监却忍不住要释放自我了。

  王振曾是个落第秀才,后来发现自己居然是弯的,索性割了进宫当太监。明宣宗发现他学历挺高,就让他去伺候朱祁镇。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王流氓和良善不沾边,但赔笑脸的功力无人能比。小朱还在吃奶的时候,他就开始站旁边笑。

  朱祁镇是个跨栏高手,他的友谊不仅跨越年龄地位,更跨越了身心缺陷。

  王振当年考试不及格,断根后却弯道超车了。他仗着皇帝的交情耀武扬威,张太后发飙了:“我自己的亲戚都不沾国事,你一个死太监想干啥?”

  于是,王振三天两头被张太后叫过去骂,一直骂到开饭时才让他滚。王振只得憋着学王八:我惹不起你们,我还熬不死你们了?

  朱祁镇并没有疏远王振,原因很简单:王振对他好,所以他也对王振好。这位温室里的皇帝,对人向来温润有礼。当然,仅仅是他身边的人。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究是那帮鳖孙的。十一年后,三杨死了、张太后死了。19岁的明英宗带着好基友王振,二人同期转正。

  朱老板还没干出点啥业绩,王振已经成为大明一哥。王太监视美女如粪土,对钱权却比亲娘还亲,工部郎中王佑为当上他的干儿子,连自己的胡子都剃了。

  朱祁镇很够义气,任由王振在自己的锅里吃拿卡要。他还砸掉朱元璋亲手树立的“禁止宦官干预政事”铁牌,给王振腾出专属停车位。

  朱老板的一切,都是老天白送的,他却毫不吝惜的送给能让自己舒坦的人。老天有点心疼了,想让他去体验生存的艰难。

  这个坑,当然得让王振挖。

  朱元璋将蒙元打到漠北,朱棣更是死在北征的路上。朱祁镇登基后,被先祖们打散的蒙古部落,逐渐又被瓦剌统一了。

  瓦剌名义上还是明朝的马仔,每年都要来进贡土特产,明朝象征性的给点小费以维持双边关系。搂钱专家王振,又发现了一条致富门道。

  瓦剌进贡马匹,王振抬高收购价格,瓦剌再给王振返点送回扣。双方的合作皆大欢喜,一起来黑大明国库的血汗钱。

  巴结王太监,成为草原人民脱贫的重要途径。

  1449年,瓦剌像往年一样,提前将好处费打到王振银行卡里,然后派2500人拉着特产进京换钱。王振好像突然良心发现了,将瓦剌的报价砍掉五分之四。

  瓦剌特使:多少再给点吧,我们的军费很短缺啊!

  王振:没了没了,滚吧滚吧!

  瓦剌老板也先是个猛人:王振敢玩黑吃黑,那就出来干一炮。也先一直用大明的赏钱武装自己,他始终坚信:只有抢劫,才是一夜暴富的秘诀!

  王振已经挖好坑了,老天要让朱祁镇自己去埋。

  也先亲率四路大军南下,他做梦都想实现蒙元的伟大复兴。

  朱祁镇还没搞明白状况,有话好好说啊,非要这么暴力吗?

  王振激动的上蹿下跳,快快快,你御驾亲征,我策马奔腾!

  朱祁镇犹豫不决,王振唾沫飞溅:想想你曾祖父朱棣,五征蒙古多霸气!看看你老爹朱瞻基,驰骋边疆揍汉王!他们都行!你也一定行……

  朱祁镇被王振点燃了!人生在世,谁也难逃名利二字。如果打赢这一仗,他那十年的傀儡皇帝将会被世人称赞为韬光养晦!

  22岁的朱祁镇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骑着二哈去抢人头。

  朱老板召开紧急会议,不顾大臣们的苦劝,命令他们三天之内准备妥当。为说服母亲孙太后同意,他将两岁的儿子立为太子,让兄弟朱祁钰监国。

  所有的行为只能用两个字概括:太轻率!甚至将国之衡器拱手他人。或许,朱祁镇以为也先的脑袋和大同的煤一样,过去捡一下就能王者归来。

  三天后,朱祁镇带着东拼西凑的20万大军出发了,还有100多位大臣观光团。朱元璋如果在天有灵,看到这孙子如此打仗,估计会一巴掌呼死他。

  一方多年预谋,一方仓促儿戏,这场战争的结局早已注定。

  朱祁镇很开心,一路幻想着胜利后何等风光。

  王振也很开心,一切军政大权都由他说了算。

  走到大同附近时,整个画风全变了。朱祁镇看见满山遍野的明军尸体,干巴巴的黄土被鲜血浸染成黑红色。苍蝇乱飞、臭气熏天,朱祁镇当场就吐了。

  朱祁镇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他有点害怕了,他想回家找妈妈。王振说:我们大张旗鼓的出来,这么早就回去太丢脸了,不如先去我老家转转,离这也不远。

  王振想带着皇帝回老家嘚瑟,结果这一嘚瑟就把小命弄没了。

  大臣们第101次反对:瓦剌就在附近晃悠,老板赶紧回京吧,咱换个日子去他家成不?朱祁镇再次温柔的拒绝了,他要给足王振面子。

  王振带着20万大军一会排成个人字,一会排成个一字,生怕把他老家的40亩麦子踩坏了。明军被王太监来回折腾的时候,瓦剌追上来了。

  有文化的王振大手一挥:我们快抢占土木堡高地,居高临下有作战优势!也先看懵逼了:放着旁边的城门不进,这货跑到高处干什么?来人,围起来!

  明军被围困在土木堡,挖了二丈的坑都找不到水,士兵饥渴难耐而军心涣散。此战20万明军全部报销、100位高官近乎死绝、朱祁镇成了俘虏、王振被乱军砍死。

  朱祁镇的温润,真的是深入骨髓!

  土木堡之变中,朱祁镇眼看无法逃脱,就面朝南方缓缓坐下。瓦刺毛毛兵看他衣着华贵,感觉这是条大鱼,就将他架到也先弟弟的办公室。

  赛刊王还没张嘴,朱祁镇就先问道:“你好,你是也先?还是他的弟弟赛刊王”?老赛还没见过如此淡定的俘虏,后来才知道他就是明英宗。

  瓦剌开心的手舞足蹈,大明悲痛的如丧妣考。而当事人朱祁镇,却像啥事都没有一样。

  也先看见朱祁镇,笑的口水都流出来了,这可是最值钱的人肉取款机。他拉着朱祁镇去勒索钱财,大明发言人说我们已有新皇帝,太上皇就白送给你们了。

  别说也先,连朱祁镇都想不到自己这么快就过期了。孙太后和于谦等大臣,第一时间拥护朱祁钰做了大明集团的新老板,朱祁镇被退居二线。

  全世界都背叛了朱祁镇,即便这是他自己造成的恶果,但巨大的失落感非常人能受。被撸掉的大明皇帝,在瓦剌眼里都不如一头牲畜有价值。

  但朱祁镇没有背叛自己,他依然温润的对待着身边的人,包括他的敌人。

  也先恼羞成怒攻打京城,于谦组织妇孺老幼强烈反击。也先也没脾气了,脑子没人家好使,打又打不过。算了,把你们的太上皇领回去吧,留我这还得白管饭。

  做了一年俘虏的明英宗,被赛刊王送到瓦剌边界,两人挥泪告别。朱祁镇这个跨栏高手,他的友谊又跨越了种族争斗。

  老天要放弃考验朱祁镇了,他的温润既能够纵容部下为祸,却也能融化仇敌异心。后面的路,就看他的造化去吧。

  朱祁镇回家了,明史里给他织了条遮羞围脖——北狩一年。但是,艰难才刚刚开始。

  最开心的人是他的母亲

  最不开心的人是他的兄弟

  朱祁钰很忧郁,老哥怎么就不学学徽钦二帝呢,死在外面得了,你这会回来我怎么办?大臣们怎么想?媒体会怎么说?总之做皇帝很爽,别指望我还!

  明代宗通知,让明英宗的车驾直接开到南宫停车场。然后派人紧锁南宫大门,砍掉宫墙10米内的树木,让锦衣卫全天24小时轮班看守,严防任何人靠近。

  朱祁镇的待遇更差了,做俘虏时还偶尔能吃上烤全羊,弟弟却在墙上挖个洞,每到饭点塞进两碗大白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里面看坟呢!

  朱祁镇就这样被软禁8年,他的温润没有作用了。惶恐之中,他愈加体会到权利的宝贵。

  1457年,朱祁钰突然卧床不起。大臣们都没心思上班了,因为大明还没有接班人。

  朱祁镇临走前封儿子为太子,朱祁钰即位后废掉大侄子,让自己的儿子做太子。可惜亲儿子命不硬,还没断奶就夭折了。

  大明王朝青黄不接的时刻,石亨、徐有贞等人想到了太上皇。他们大半夜强行闯入南宫,将朱祁镇抬到奉天殿的龙椅上,一个劲的跪下磕头。

  朱祁镇没想到还能重见天日,但他要座上这个轮椅,就必须得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于是,于谦以谋逆罪名被处死。

  朱祁镇从温润有礼的君子,蜕变成会紧握权利的帝王。

  重登皇位的朱祁镇,将弟弟软禁在西苑,连秦岭一白的土蜂蜜都不给吃。朱祁钰死后被谥为戾并葬于西山,明代宗是唯一没有被葬于十三陵的北京皇帝。

  历经坎坷的朱祁镇,也更加懂得惜福。他在第二个任期里英明有为,特别是在遗诏中废除宫妃殉葬守则,也算为他一生的温润画上句号。

  8岁登基、8年囚禁、前后在位21年。朱祁镇不是个好人,也不是位好皇帝,他是历尽磨难,对权利失而复得后,仍能保留温润天性的传奇人物。

  嗯,也是独一无二的传奇皇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晓畅大讲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晓畅大讲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