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十二生肖
姜天元2019-01-15 10:313,476

  神界。

  云雾缭绕,霞光四溢,一根根拔地倚天的巨柱巍然耸立,上面刻画着各种玄妙的图案符号,古井无波中散发出一阵阵无上威压,让人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种想要跪地膜拜的冲动。

  远处,一座座亭台楼阁、宫厦殿堂在云雾中时隐时现,或雄伟壮观,或古色古香,这偶尔显露的冰山一角无不是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让人叹为观止。

  地上,品质完好的暗金铺成的路面淡淡的散发着幽深的光芒,一直延伸到一座参天巨殿前。

  殿内,白玉为砖,秘银为墙,精金为柱,水晶为顶,明珠为灯,外在虽建造的极尽奢华,内里却是异常空荡,只有一张玄铁大圆桌孤零零的摆在大殿中央。

  圆桌旁,零零散散的有着几个身影,光看气势,无一不是神力磅礴之辈,几个人坐在一起,连带着圆桌周围的空间都被压制的微微颤抖着。

  一个金发男子双手抱胸,一身华服毫无褶皱,虽端坐在座位上却依然难掩其虎背熊腰,眼中一片肃穆,整个人显得不怒自威。

  金发男子一脸嫌弃的表情看着眼前,道:“我早就说过了,把这个铁桌子换掉,太寒酸了,你们就是不听!”

  “有点过了啊,寅虎,就这个铁的好,铁的结实!”一个憨厚的声音反驳道。

  说话的是一个体型高大的黑脸大汉,身躯孔武有力,脸上却是一脸敦厚,一身腱子肉盖在古朴的盔甲下,头盔上顶着两根冒着寒光的牛角,头盔下铜铃般的大眼散发出一股“我是老实人”的光芒。

  被称为寅虎的金发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对牛弹琴!”

  “丑牛说的一点没错。”

  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哪次我们十二生肖的圆桌会议最后没有打起来过,尤其是你,寅虎,每次斗殴的主角都有你!”

  声音的主人是个身穿旗袍的妹子,此刻正卧躺在座位上,一对笔直的大长腿敲在桌子上,显得很是惹眼。妹子一头干脆利落的短发,一脸英气,别有一番魅力,血红色的美目正一脸不满的瞪着寅虎,正是十二生肖中的卯兔。

  “嘶嘶,今天怕是得真打了!”骨瘦如柴的巳蛇蜷缩在座位上,身上套着一件极不合身的长衫,有些残忍的舔了舔嘴角,阴沉沉的说道。

  他紧紧盯着宫殿门口,垂下的长发遮住了右半边脸,左边露出的三角眼冒出一阵阵寒光,仿佛盯上了猎物的野兽。

  旁边角落,一个尖嘴猴腮的小矮子系着豹纹围嘴,百无聊赖的坐在座位上,顺手从面前一大把香蕉中拽下一根,吃的津津有味,在他周围的地上已经扔了不少香蕉皮。

  在他旁边是一个穿着花哨的胖子,正趴在桌上旁若无人的呼呼大睡,满身肥肉还不时的抖动两下,仿佛是梦到了什么美梦。

  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一个吃一个睡,作为十二生肖中的申猴和亥猪,实在是太不顾及自己的身份。

  正中间的主位上,一身正装的子鼠轻松的坐着,双臂微微支在圆桌上,一张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周围的同僚,时不时瞥一眼旁边显得有些局促的彩衣女子,一副尽在掌握的表情。

  此刻的酉鸡有些焦躁不安,漂亮的脸庞显得有些痛苦,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

  她用力的摇了摇头,似乎想要甩出脑中的杂念,心道:“自己是顺从,还是反抗?他又会变成怎么样?”

  “啪!”正当酉鸡内心天人交战的时候,左边肩膀突然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她转头往左一看,没人?

  酉鸡立刻明白了什么,整个身子猛地转了过去,刚好看见一个漂亮的白衣女子笨拙的猫着腰,扬着小手准备在自己的右边肩膀再拍一下,不禁勉强笑了笑。

  被抓了个现行后,白衣女子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拉过座位在酉鸡旁边坐下,亲昵的搭着她的肩膀说道:“怎么了酉宝,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未羊开心一下!”

  酉鸡也不搭话,缓缓的摇了摇头,不敢去看身边好友的眼睛。

  真要是那样做了,她怕是不会再原谅自己了吧。

  到时候,自己会失去朋友,失去恋人?

  酉鸡不敢再想下去。

  正当酉鸡失神的时候,殿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随即,三道人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左边那男人一身邻家男孩打扮,乱糟糟的头发让人觉得有点可笑,尤其那对眼睛弯成一条缝,就连走路都不曾睁开。

  右边那位老兄则是长着一张长马脸,明明身高远超常人,却还穿着马甲马裤,头发异常骚气的往后扎了一个马尾。

  中间的男子虽然相貌英俊,身材挺拔,但却毫不顾及自己形象的穿着一身土黄色的睡袍,嘴里不停地打着哈欠,脚下蹬着的一双拖鞋,踩在地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

  “戌狗,午马,辰龙,来的太迟了,辰龙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让人等你了!”

  三人刚一露头,卯兔就率先发难,一眨不眨的瞪着三人,猩红色的眼睛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午马和戌狗自知理亏,不敢和这个大姐大多争辩一句,悻悻的找地方坐下。

  辰龙不紧不慢的拉开座位,满不在乎的坐下后反驳道:“有什么问题吗,这圆桌会议又没规定时间。”

  他顿了顿,坐在位置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继续说道:“再说了,这会议能讨论出什么来,最后不就是打架么?”

  坐在他对面的寅虎看着他轻浮的过分的装束,冷哼一声:“不知轻重!”

  辰龙看着一身华丽服装的寅虎朝自己吹胡子瞪眼,却没有呛声,这小子和自己一直不对路子,每次见面都是纷争不断,只是自己今天这身睡袍确实有些过分。

  蜷缩在位置上的巳蛇挑了挑眉,吐出舌头阴仄仄的开口:“嘶嘶嘶嘶,不会再有下次了!”

  辰龙望着伸出舌头的巳蛇,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还有这小子,和自己更是八字不合,每次说话都是阴阳怪气的。

  申猴也在旁边帮腔道:“辰龙,确实是你的不对,迟到的是你,打架的是你,穿睡衣的是你,蹬拖鞋还是你!”

  说罢还咬了一口手里的香蕉。

  辰龙看着这个开会还吃食的家伙,撇了撇嘴道:“吃你的香蕉去!”

  “有点过了啊,辰龙,我们十二生肖作为神界的至高神,需要给三界众生做好榜样,切莫成了反面教材。”

  丑牛瓮声瓮气的声音传了过来,铜铃般的大眼有些怜悯的看着自己,本就暗乎乎的大脸似乎变得更黑了。

  辰龙呆了呆,有些诧异的环顾了下四周,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啊。

  寅虎、卯兔、巳蛇、申猴也就罢了,连一向扮演和事佬的丑牛都怼开自己了?

  拉自己起床的午马和戌狗暂且不谈,睡的不省人事的亥猪,丢掉女神包袱朝自己挤眉弄眼的未羊,老神在在笑着的子鼠,还有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自己一眼的酉鸡,整个大殿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好了,不要再吵了,正式开始今天的会议吧。”子鼠拍了拍手,干脆利落的整理道。

  毕竟是作为十二生肖之首,子鼠此时一开口,整个大殿骤然安静下来。

  他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辰龙,轻轻咳嗽一声,继续开口道:“我们十二生肖作为神界的至高神,掌管通往神界的十二星道,把握着三界众生修炼的命脉,务必尽忠职守。各位,首先来汇报一下,这百年来,从自己所掌的星道,飞升上来的神祇吧。”

  丑牛憨憨地说道:“丑肖宫,有六人。”

  寅虎一脸傲气地开口道:“我寅肖宫,八人。”

  卯兔轻声说道:“卯肖宫,六人。”

  巳蛇慢悠悠吐着舌头:“嘶嘶嘶,巳肖宫,七人。”

  午马淡淡道:“午肖宫,五人飞升。”

  未羊展颜一笑:“我们未肖宫有四人飞升,另外酉宝的酉肖宫也同样是四人。”

  她身旁的酉鸡低头不语,只是轻轻应了一声。

  申猴嘴里嚼着东西开口:“申肖宫,五个人。”

  戌狗:“戌肖宫,五人飞升。”

  亥猪:“呼……呼……”

  “嗯,亥肖宫两人,我子肖宫有十一人。”

  子鼠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疾不徐的开口问道:“辰龙,你呢?”

  众人的目光唰的集中在一脸尴尬的辰龙身上。

  “我……”

  辰龙脸上青一阵紫一阵,最终还是无奈开口道:“辰肖宫,并无人员飞升。”

  说罢,低头扶额,不再去看众人的脸色。

  “再怎么不作为,也不至于一人没有吧。”卯兔的声音。

  寅虎依旧冷哼一声:“你连猪都不如?”

  辰龙听了为之气节,却无力反驳,依旧低头不语。

  憨憨地声音响起:“有点过了啊,辰龙。”

  申猴含糊不清的说道:“好像不止一次了吧……你这也太不努力了……好歹得有一人……”

  我居然还不如这个吃香蕉的?

  辰龙轻叹了一声。

  “嘶嘶嘶,连续十二次倒数第一,连续十二次颗粒无收……”

  都这么多次了吗,我自己都没算过。

  辰龙的头埋的更低了。

  整个大殿都是对辰龙的声讨。

  左右两边,午马和戌狗小声的安慰着貌似很沮丧的辰龙。

  那边未羊正在卖力逗弄情绪不对的酉鸡,却把自己逗的娇笑不已。

  子鼠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喋喋不休,整个神殿都好似炸开了锅,被神界至高的十二生肖,搞得好像人间的菜市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