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激战不止
姜天元2019-01-15 10:413,772

  此刻的辰龙有些羞恼的听着大殿里的各式声讨,也不好意思犯众怒的顶上几句,面对这种情况,却也不禁感到奇怪,怎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看管的星道又是颗粒无收的局面。

  要知道,甚至连天天睡不醒的亥猪,每次都能收获两三位飞升上来的神祇。

  自己怎么就次次都剃了光头了呢?

  辰龙越想越是头大,期盼着赶紧进入下一个议题。

  “好了啦!”

  未羊的声音响起,只见她亲昵的搂住了旁边面色较差的酉鸡,摇了摇自己的小拳头,颇为睥睨的环顾一圈众人后,很是霸气的开口说道:“到底是谁,惹得我们酉宝这么不开心,给我站出来!”

  说罢,她还朝着抬头看来的辰龙俏皮的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

  辰龙不禁莞尔,未羊这丫头看似白衣飘飘充满仙气,一股出尘脱俗的女神范十足,熟悉了以后就会发现,她完全是个古灵精怪的搞怪小能手,而且敢爱敢恨,每次见面都会腻住自己,经常大大咧咧的向自己表明心迹。

  “辰龙小哥哥,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就像屎壳郎爱粪球!”

  “辰龙小哥哥,我和酉宝都给你当老婆好不好呀!”

  “辰龙小哥哥,你就从了我吧!”

  “辰龙小葛格,你造吗,我宣你!”

  ……

  不同于落落大方的未羊,旁边的酉鸡是那种小家碧玉的秀气女孩,一张瓷玉般的娃娃脸显得很是娇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充满亲和力的邻家女孩。

  问题就是,她实在是太容易害羞了!

  酉鸡每次见面时,脸蛋都会红的像熟透了的柿子,悄悄的躲在未羊身后拨弄自己的衣角,只留给自己一个红透了的耳根。

  看到酉鸡,辰龙不禁想起了之前的告白。

  夜空下,星道像一条淡淡发光的丝绸,横跨繁星密布的苍穹。

  满天星斗闪烁着幽深的光芒,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苍穹之上,就好似无数瑰丽的宝石。

  星空下,女孩怯生生的俏立,有些局促的拉住了自己的衣角。

  “怎么了酉鸡?”男人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平日里一见自己就害羞的女孩。

  女孩耳根发红,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显得那么娇羞。

  “你不说话,我可要走了。”男人嘴角弯起一个狡黠的弧度,作势就要离开。

  女孩抬起头,双眸比星辰还要明亮,脸上布满红霞,明艳动人。

  “龙哥……”

  “嗯?”男人疑惑的应了声。

  “龙哥,我……”

  “怎么了酉鸡?”男人再次开口问道。

  “龙哥,我喜欢你!”

  女孩脸上红的快要滴出水来,双肩不住地颤抖着,似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

  她似乎是豁开了脸面,坚定的说道:“和未羊一样的喜欢,我们都想和你在一起。”

  “呼……”

  辰龙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有道是最难消受美人恩,没想到这妮子居然说出来了。

  未羊和酉鸡是辰龙非常喜欢的两个妹妹,但是辰龙觉得这里面似乎并未掺杂什么儿女之情,完全就只是哥哥对可爱妹妹们的喜欢,所以对于两女的感情,一直都是装傻充愣。

  不同于平日里对未羊直截了当的张口拒绝,面对酉鸡这样柔软的妹妹,辰龙生不起拒绝她的心思,怕伤害了自己可爱的妹妹。

  现在想来,自己这样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一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妹妹们的爱慕。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辰龙斟酌了片刻后,开口说道:“嗯,酉鸡,你和未羊都是,让我们多点时间相处,也许……我会爱上你们也不一定。”

  ……

  “啪啪啪……”

  一阵拍手声响起,打断了辰龙的回忆,只见子鼠收回手掌,那张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好了,我们进入下一个议题。”

  “听说,有人昨天连夜摘下了牛郎星和织女星?”

  说罢,他紧紧盯住了如坐针毡的辰龙。

  此刻,那牛郎织女星,还完好的在辰龙身上睡袍的衣兜里安放着。

  这是他忙了大半夜,耗费大量神力才摘下的星辰。

  结果就是早上只能被午马和戌狗强行拖起来参加会议,甚至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上。

  还没等辰龙有所表示,只听“轰”的两声巨响在辰龙身上爆开,巨大的冲击震得他倒飞出去,在空中一个干脆利落的神龙摆尾,才堪堪止住了身形。

  辰龙抬头,了然的看着悍然出手的两人。

  寅虎,还有卯兔。

  他们两人,一人所掌的星道中有牛郎星,而另一人所掌的星道中有织女星。

  相传,这牛郎和织女原是两个飞升而上的神祇,两人本为一对情侣,只是在飞升的过程中两人还旁若无人的大秀恩爱,甚至执意携手共处,不愿前往各自的神宫报道,因此得罪了圣域的某位大能圣者,被其一怒之下变为了两条星道中的星辰,从此只能遥遥相对,却始终无法相会。

  虽然这只是个传说,却也充分印证了一个道理:

  秀恩爱死的快!

  辰龙之所以冒着得罪寅虎卯兔的风险去摘星辰,也是为了送给未羊和酉鸡,让她们知道自己的答案。

  无法相会的牛郎织女星都被凑到了一起,自己也愿意和她们携手度过以后的无尽生命!

  但是此刻,还得先应付了暴起的寅虎和卯兔才行。

  “吊车尾的,你好大的胆子,敢把主意打到我这里来!”寅虎缓缓的从座位上站起,冷峻的目光锁定住了辰龙,嘴上的虎须都绷的笔直。

  “垫底仔,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卯兔也是一脸寒霜,一双红眼光芒大盛。

  那眼睛散发出的幽深光芒仿佛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让人不由得沉醉其中。

  辰龙正想开口,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即便看见自己的身躯随着这片空间变得扭曲起来。

  一阵阵剧痛在身体上蔓延开来,辰龙感受着身体上潮水般的刺痛袭遍全身。

  随着空间的不断扭曲,辰龙感觉整个空间在逐渐的收缩,自己的身体也被拧成了麻花状,随即前方出现了一个幽深的黑洞,肆无忌惮的吸收着空间中的一切。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收缩成一个点,吸入眼前的黑洞中。

  随着不断的吸收,黑洞也是越变越小。

  这是幻术!

  辰龙立马意识到,自己是中了卯兔瞳孔中的幻术。

  当这黑洞完全消失,自己的意识怕是也要彻底消散!

  随即他全身爆发出一阵神光,直冲黑洞而去,原本逐渐变小的黑洞被撑开,最后就像一个气球一样,“砰”的爆开。

  一阵刺眼的光芒闪过,辰龙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血红色的空间之中。

  一轮腥红之月高高的挂在天空,散发出渗人的光辉。

  头顶是一片血红色的苍穹,脚下踩着一朵血色莲花,在无尽的血海中漂荡。

  幻术中的幻术!

  自己仍然被困在幻术中!

  辰龙突然感觉一股剧痛毫无征兆的从腹部传来,随即一个娘跄栽倒在血莲上。

  自己的实体正在接受寅虎和卯兔的打击,必须尽快从这片幻术中冲出去。

  辰龙挣扎着从雪莲中爬了起来。

  还没等他站稳,一条血红色的苍龙便冲出血海,张开血盆大口朝自己咬来,辰龙甚至感觉到了它传来的能够震慑人灵魂的强大龙息。

  “如此逼真,真是厉害的幻术啊!”

  辰龙情不自禁的赞叹着,随即轻轻摇了摇头道:“可你忘记了我可是龙生肖!”

  撕咬而来的血龙在空中爆成了一摊血雾。

  辰龙缓缓收拳,盯着四周。

  这就好像是一个信号,血海中不断的冲出一条条血龙,悍不畏死的向辰龙扑来。

  辰龙一拳拳轰散这些炮灰一般的血龙,却感觉到身体的损伤越来越大。

  自己的本体在外面一定遭受到了重创,能抗到现在完全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强悍防御力。

  再次一拳轰杀了朝自己扑来的血龙,辰龙心道:“必须尽快从这幻术中冲出去!”

  进入这片血色空间以来,他一直在留心观察,每当有血龙冲上来时,天空中的那轮血月便会不易察觉的闪动一下。

  辰龙已经可以肯定,那腥红之月便是这个幻术的术眼,必须把它破坏掉才行。

  辰龙一跺脚,在一条条血龙的血盆大口前冲天而起,直奔空中的血月而去,然后一拳轰在上面。

  只听“咔嚓……咔嚓”的巨响,好似玻璃碎掉的声音一样,这个血色世界逐渐破碎,从半空剥落而下,逐渐露出了本来的世界。

  “呼……”

  辰龙单膝跪地,感受到全身上下都要喷薄而出的痛感。

  亏得自己的身体在遭受重创的同时自主召唤出了十二生肖专属的星辰铠甲,才能在寅虎卯兔的攻击下坚持了这么久,只是也已经快到极限了。

  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看着面前悠然而立的寅虎卯兔。

  两人也是一身星辰铠甲穿在身上,只是不似自己这般狼狈。

  他可以感觉到,这次不像以往那样有所保留。

  这两人是在玩真的!

  “真是强悍的身体啊!”卯兔忍不住一阵赞叹,随即直挺的大腿一脚朝辰龙的腹部踹来。

  这一脚势大力沉,音爆声不断破空传来。

  另一边的寅虎也张开虎爪,直取辰龙的面门。

  甚至连空间都产生了猛烈的震荡,仿佛要被这一爪撕裂开来。

  辰龙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准备好应付这一爪一腿的攻势。

  寅虎的爪功和卯兔的腿法都拥有破碎星辰之力,强悍无匹。

  从时间上来看,先挡住长腿踢向腹部的卯兔,再防御攻向面门的寅虎的利爪,这是辰龙的打算。

  然后,他就结结实实的被踹中了面门,辰龙感觉自己的五官都被踢的变形了。

  随即腹部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只看见一只孔武有力的利爪从自己腹部缓缓抽出,不断的有血液滴落而下。

  防御力极强的星辰铠甲,都被这一爪洞穿了五个血洞!

  飞踹腹部的卯兔幻化成了一脸狞笑的寅虎,而直取面门的寅虎则幻化成了一脸戏谑的卯兔。

  辰龙紧紧盯着双目血红的卯兔,刚刚居然也是幻术。

  竟然是三幻术叠加!

  本就因为摘星而神力大减的辰龙,在两人的夹击下,轰然倒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