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四方令牌
姜天元2019-01-15 10:463,479

  “滴答滴答……”

  尽管辰龙拼命捂住腹部伤口,但是鲜血还是顺着手指滴落而下。

  寅虎这一爪,真的是又狠又刁。

  辰龙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是嘴角一甜,被卯兔踹的那一脚再也忍耐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此刻只能无力躺倒在地上,捂着伤口,咬牙硬挺。

  昨晚摘下牛郎织女星,已经耗费了自己大量的神力,现在面对的又是十二生肖中两位的联手夹击,并且还是以速度见长的卯兔和以力量见长的寅虎,真的是毫无胜算。

  只见对面的寅虎眼睛微眯,眉毛拧开,鼻子皱起,猛的鼓起嘴巴,整个五官都要挤到一起的感觉。

  寅虎的喉咙疯狂的抖动着,时不时漏出一阵压抑不住的嘶鸣,随着不断的酝酿,寅虎的嘴巴露出一抹残忍的弧度,然后鼓起的嘴巴对着辰龙猛的一吐。

  “吼……”

  恐怖的音浪在巨殿内震荡,整个空间剧烈的抖动起来。

  一道惊天动地的音波,有如实质般的喷发,伴随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和震撼人心的威力,排山倒海般朝着辰龙爆涌而去。

  兽王吼!

  可让万兽臣服的威压!

  寅虎发出的这击吼声,震的巨殿内的所有人耳膜都有点隐隐阵痛。

  周围人尚且有点耳朵生疼,直面了寅虎这记兽王吼的辰龙更是被震的飙出一大口血迹。

  辰龙周围的白玉转都一块块的龟裂开来,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脑海中不断的传出“嗡嗡嗡”的轰鸣声,自己的神智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

  一缕缕血丝顺着辰龙的耳朵、嘴巴、鼻子和眼睛流出,使得他的听觉、嗅觉和视觉都大受影响。

  不仅如此,辰龙发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这一击兽王吼下受到了骇人的重创。

  寅虎的这一吼,恐怖如斯!

  此刻巨殿现场,因为寅虎的这一吼,变得一片混乱。

  除了依旧熟睡不醒的亥猪和老神在在一脸高深莫测的子鼠,其余的一众生肖全部都召唤出了星辰铠甲陷入了对峙状态,随时有可能引发一场大规模斗殴。

  午马和戌狗拦住了和辰龙早有嫌隙,正想落井下石的巳蛇和申猴。

  巳蛇吐着舌头舔弄着嘴角,露出的三角眼中的凶光一览无遗,虽然被拦住,目光却死死的注视着受伤倒地的辰龙,露出一抹森然的笑容,看的人头皮发麻。

  申猴也扔掉了手里的香蕉,手里出现了一根五光十色的战棍。

  这战棍光晕缭绕,极为不凡,申猴握在手里跃跃欲试,想要往地上的辰龙身上招呼。

  午马和戌狗义无反顾的挡在两人面前,眼神坚定。

  “你两再想动他,除非从我们的身上爬过去!”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嘶嘶嘶嘶,不仅是他,你们俩都让我有了收割的欲望呢!”

  “嘿嘿,让他知道知道俺老申的厉害!”

  四人都是星辰铠甲,互不相让,却也无暇去顾及受伤的辰龙。

  未羊爆射而出:“辰龙哥哥!”

  她早就想要前来护人,却一直被丑牛拦住了去路。

  这丑牛只是如铁塔般站立,未羊看着倒地不起的辰龙,早就已经心乱如麻,此刻再也不顾上什么子丑寅卯,同僚之情,也不言语,直接招出星辰铠甲,就和丑牛打斗起来。

  未羊使两柄雌雄双股剑,直指丑牛,大有神挡杀神的架势。

  这两柄雌雄双股剑是由灭世魔羊的双角炼制而成。

  那灭世魔羊身躯如巨山般高大,四肢如神界的巨柱般粗广,跑起来四蹄生风,践踏神界无数神祇。

  最恐怖的还是那对夺天地造化的羊角,挑落了无数前来挑战的英雄豪杰,祸害神界八方。

  最终还是由至高神的十二生肖——辰龙出手,才把这强悍无匹的灭世魔羊斩于星空下,以儆效尤。

  而那两只夺天地造化的羊角,也被炼化成了如今未羊手中的雌雄双股剑,普通的仙兵神器根本不是对手。

  未羊将手中的雌雄双股剑舞的密不透风,万丈剑芒朝着丑牛冲来,一时间在丑牛黝黑的脸庞照出一道道明晃晃的剑光。

  丑牛面对如此强势的未羊,不敢托大,同样召唤出星辰铠甲,手中黑光大盛,一对镶嵌着十颗星辰的拳套便被戴在了手上。

  然后丑牛对着湮灭而来的剑芒接连不断的出拳,堪堪挡住了这万丈剑芒。

  另一边的酉鸡看到受伤的辰龙,再也顾不上自己的愁肠百结,全副武装就要上前帮忙。

  一只手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肩甲上。

  “你出手,他就死。”

  淡淡的声音传进酉鸡的耳朵里,仿佛在诉说着什么稀松平常的事。

  但是那股冰冷无情却深深的刺透酉鸡全身。

  想到之前的种种,酉鸡感到一阵绝望。

  她颓然的坐下,眼眶里溢满了泪水,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酉鸡双手紧紧的握住拳头,一丝丝血迹顺着指缝流淌出来。

  确认酉鸡不再企图出手后,子鼠若无其事的抽回手掌,似笑非笑的看着乱成一团的现场。

  真不愧是至高神的十二生肖啊,明明都隐隐的有所克制,居然还能打的这般天花乱坠,周围的空间都有些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崩坏掉。

  这要是搁到人界,空间根本经不起折腾,世界早就坍塌了!

  子鼠继续好整以暇的看着乱成一团的现场,比女人还漂亮的脸上始终挂着游刃有余的淡淡微笑。

  “咳咳……收手吧……未羊……不要再……打了……”

  辰龙虚弱的声音传出,随即一脸歉意的对寅虎和卯兔说道:“二位……咳咳……没来得及打招呼……就擅自行动……真是对不起……”

  他深深的点下了头,又是吐出一大口鲜血:“是我太任性了……我掌管的星路……里面星辰任二位挑选……算作补偿……”

  看到平日里神采飞扬的辰龙,此刻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未羊心如刀绞,发疯一样的朝着丑牛攻去,他险些招架不住这一顿猛攻。

  那边的酉鸡哭的肝肠寸断,见到这幅场景,猛然站了起来,却被旁边的子鼠那漠然的眼神睽睽而视,气势不由得一软。

  子鼠轻轻咳了咳,清冷的咳声在巨殿回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众人终于停手。

  未羊不顾一切的跑向辰龙,把他抱到自己怀里,各种灵丹妙药不停地拿出,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辰龙内服外敷。

  辰龙面无血色,虚弱的躺在她怀里,随即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掏出两颗圆润的石头,递给一脸焦急的未羊。

  “这是?”未羊脸上泪痕未干,轻轻的拿住两枚石头,入手处一片温润,淡淡的暖意从石头上传来。

  辰龙一脸倦意,强自微笑着说道:“傻丫头,这是牛郎织女星,这就是我给你们的答案!”

  未羊明白过来,收下一颗星辰后哭的更加梨花带雨,随即朝着不远处酉鸡扔出另一颗。

  酉鸡整个人已经泣不成声,恍恍惚惚的见到未羊朝自己那么一甩手,一个球状物品直直的向自己飞来,下意识的伸手一接。

  随即机械的把星辰握在手里。

  午马和戌狗也来到辰龙和未羊身边,寸土不让的守卫住两人。

  子鼠轻蔑的笑了笑,随即越众而出,站到躺在地上的辰龙面前,漂亮的脸上无悲无喜,一对眼睛紧紧顶着辰龙:“你刚才说,你掌管的星道,任人挑选?”

  他的双眸好似两道闪着冷冽寒气的刀锋:“这就是你作为十二生肖之一,掌管星路的态度?”

  子鼠的眼睛愈发明亮,好似明晃晃的刀片剐过辰龙,他对着众人说道:“是不是有些人滋润的太久了,开始变得麻木不仁玩忽职守了?我觉得,有必要放逐辰龙十二生肖的身份了!”

  辰龙倏地睁大了眼睛。

  酉鸡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流淌下来。

  未羊抱着辰龙身体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

  戌狗平日里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瞪的浑圆,他有些愤怒的对着子鼠吼道:“子鼠,我们十二生在神界同是至高神,互相之间都是平等的,除非其他人全票赞成,不然不可能放逐十二生肖中的任何人!”

  他顿了顿,一脸冷笑的看着子鼠:“至少我们这一票,是坚决反对的!”

  “就是,你休想放逐辰龙哥哥!休想!”

  未羊突然歇斯底里的喊道。

  子鼠对她的嘶喊充耳不闻,继续微笑着说道:“以前走正常的程序,确实得其余生肖全票通过才可以执行放逐。”

  “但是这一次,却是不用那么繁琐了。”

  子鼠说完,轻轻的张开双手,他的手上顿时金光大盛,直冲苍穹而去,脸上一片笑意。

  随即,四面逐渐有破空声响起。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的飞过来一样。

  没多久,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飞过来一块令牌,青红白黑四块质地古朴的令牌旋绕在子鼠周围。

  一股旷古绝今的史诗级威压顿时弥漫着整个巨殿,在场众人虽是通天彻地的十二生肖至高神,却也被这有如实质的气场压迫的脊背发凉,那是一阵阵不朽的味道。

  这四块令牌光芒大作,形成了四个方阵,然后互相接洽,变成了一个玄奥的方阵,散发出强烈的神圣力量。

  在场的十二生肖,包括仍在酣睡的亥猪和身受重伤的辰龙在内,头顶上都出现了昭显至高神位置的至高王冠。

  十二顶王冠一出现,顿时让整个巨殿显得更加珠光宝气,蓬荜生辉。

  这十二顶王冠,就象征着至高神的地位,象征着十二生肖的身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