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剑堂四子
姜天元2019-01-15 10:493,701

  凄厉的凤鸣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渐渐平息下来。

  辰龙一脸凝重的看着一众魔兽慢慢平复情绪,伏地休息。他有种直觉,刚刚的凤鸣和这瘴气有关。联想到白天所见的九凤朝凰,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一抹震惊:“连凤凰这种等级的超级魔兽,都扛不住这恐怖的瘴气侵袭?”

  一夜无话,直到黎明。

  随着太阳悄悄升起,猖狂了一夜的瘴气如潮水般褪去,木屋周围的魔兽也纷纷离去,开始了新的一天。

  昨晚还大动干戈角力一场的大地魔熊和泥沙古熊此刻互相冷哼一声,一头往东一头往西,傲然而去。

  辰龙背好药篓子,把那根凤凰羽翎别在腰上,往森林中走去。

  清晨的森林一改夜晚被瘴气支配的恐惧,呈现出一片朝气蓬勃的新面貌,曲径通幽处,初日照高林。

  辰龙今天运气不错,早早就发现了一株香魂草,因此得以有时间在林中闲逛。

  由于腰上别着那根凤凰翎羽的凤凰气息还未完全消散,甚至不需要辰龙露面,他所过之处,一众魔兽纷纷作鸟兽散。一些平日里辰龙需要小心翼翼绕着走的地方,如今也可以肆无忌惮的闯将进去。

  辰龙的想法很简单,既然陈道元说这羽毛上的凤凰气息不日就将完全消散,那不如拿来物尽其用,让它做出最后的贡献。

  在这黄昏森林,许多强大的魔兽都有自己的领地区域,这些魔兽也很通灵,不仅知道捡星石围圈度夜,更有些精明的魔兽,往往会守着寻常难以见到的许多天材地宝。

  辰龙带着凤凰翎羽这么狐假虎威的晃荡一圈,身后的药篓子里早已是收获满满。

  此刻他站在一棵被星石围住的参天古树下,对着树上结出的一枚枚深蓝色的蛇果露出一阵阵傻笑。

  这本是一条恐怖的蛇形魔兽的地盘,这大蛇一直守着这棵果树寸步不离,自己早就觊觎这诱人的蛇果很久了,今天终于把它吓跑了。

  蓝蛇果的味道,自己终于阔以了解!

  辰龙利索的爬上果树,痛痛快快的摘了一篓子蛇果,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正当辰龙摘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忽然感觉头顶树梢有什么东西晃过,辰龙抬头一看,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到了树干上,只见一截蛇尾垂了下来,在阳光下的照射下反射着银白的光辉!

  辰龙战战兢兢的坐好,不敢轻举妄动,过了许久仍不见动静,再次定睛看去,不由得有些羞恼,那哪是什么蛇尾,分明是一张蜕下来的蛇皮!

  辰龙好奇的爬到那一截蛇皮旁,只见白的,灰的,银的各种颜色的蛇皮有大有小,都挂在这树干上,应该是包含了这条大蛇成长的不同阶段。

  辰龙眼中闪过一抹兴奋,自言自语道:“这些蛇皮看着倒是结实,反正大蛇也不需要了,我就笑纳了吧!”

  他将这些蛇皮一张一张裹好,塞进早已鼓鼓囊囊的药篓子里,颇为留恋的看了看这满树的蛇果,只觉自己这药篓子太小,装不下自己的梦想。

  随后他一脸遗憾的轻叹一声,纵身跃下大树,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

  辰龙背着药篓子抖了抖,感受到今天这沉甸甸的收获,心满意足的笑了笑,正欲迈步离开,身后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在辰龙耳边突兀的响起。

  “小野人,给我站住!”

  这声音有些刺耳,就好似两块石头相互摩擦发出的声音般不可名状。

  “小野人?不会是在说我吧!”

  辰龙小声的嘀咕道,不过还是慢慢转过身来。

  映入眼帘的是四男一女五道身影。只见四名一身白衣长衫的男子,身材各异,胸口用刺金纹着两柄交叉摆放的长剑,看年纪应该都是二十多岁,腰间俱是悬着一柄细长的宝剑,光看四人卖相倒是不俗。

  而被四名男子如众星拱月般簇拥住的那一位女子,一身红衣飘飘,彩带乱舞。尤其她还有一张姣好的面容,惹得周围四个男性频频侧目。

  此刻这红衣女子一双有些狐媚的细眼微微眯起,似笑非笑的盯着辰龙。

  辰龙知道,这黄昏森林中也时常有冒险者和佣兵前来做任务,他们或是猎杀魔兽,或是探寻天材地宝,但都无一例外一身劲装,简便实用,如眼前五人这般浮夸的穿着,辰龙还从未见过。

  “小野人,过来!”

  刚刚那个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辰龙朝声音的正主看去,顿时没有憋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辰龙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尖的声音,会出自那四名男子中,身材最为魁梧,一身腱子肉把长衫撑成了紧身衣的那一位黑脸大汉。

  “这声音……”

  辰龙正想吐槽两句,忽然觉得和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如此说话有些欠妥,硬生生止住了话头,可是他那言语里的意思,却已表露无遗。

  黑脸大汉一脸愤怒,有心破口大骂,可又不好意思再度张口,一张黑脸憋的通红,眼角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美人,却见美人也是嘴角含笑,似是被这小野人逗笑一般,顿时怒气冲天。

  “赵师弟,先别动怒!”

  只见为首的那名一脸正气的男子轻轻拍了拍黑脸大汉的肩膀,开口说道:“小兄弟,在下秦淮河,这是我师弟赵铁,周小鹏和林尚,”

  男子顿了顿,一脸傲然道:“我们都是附近双剑堂的弟子,可否让我们师兄弟见识下你的药篓?”

  这秦淮河将自己师兄弟挨个介绍了遍,却不提中间的红衣女子。

  辰龙一脸真挚的朝着这个男子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不以为然:就数这个一脸坦荡的男人最坏,一直盯着自己的药篓子,肯定不怀好意。

  辰龙也不上前,转过身子,拉开兜布,背对着几人,遥遥的晃了晃肩,说道:“看吧看吧,都是我刚从这树上摘的蛇果。”

  “我可以走了吧。”

  辰龙也不转身,说完后自顾自的就朝前方走去,他是打心眼里不想和这几个人多呆。

  “站住,把你腰上的那根羽毛留下!”

  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尚突然开口。

  林尚的心头一阵好笑。

  这些师兄果真成不了气候,都没看出练仙子想要什么!

  女人不就是对漂亮发光的东西感兴趣!

  辰龙听了这话非但不停,脚步反而走的更快。

  他心头一阵恼怒:小爷凭本事捡来的羽毛,凭什么送给你们!

  他自觉双拳难敌四手,脚步渐渐加快,一溜烟头也不回的往前跑去。

  “练仙子,你在此稍事片刻,我等去去就来!”

  秦淮河、赵铁和周小鹏三人同样对这红衣女子有意思,此刻被林尚出言点醒,知道已被小师弟抢了先机,纷纷告罪一声,追赶而上。

  辰龙身后响起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小野人,在我们剑堂四子面前,你能跑到哪去!”

  辰龙稍稍侧头,余光瞥见身后四人正在紧紧追赶自己,那速度最快的周小鹏早已经快追到身前。

  辰龙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利用对地形的熟悉,企图甩掉这所谓的剑堂四子。

  落在最后的秦淮河四人心头愈发惊讶:自己四人已是人阶修为,周师弟(师兄)在堂内更是身法出众,以速度闻名,此刻竟然还追不上一个身背药篓的毛头小野人?

  秦淮河出言道:“这小子只是仗着熟悉地势速度够快,追上他了让他死!”

  他眼中寒芒闪动,打定主意要杀了辰龙。

  前方,辰龙速度又是提升了一截,让秦淮河三人一阵心惊,正前方传来周小鹏淡淡的声音:“诸位师兄弟放心,他跑不了!”

  辰龙一路狂奔,眼看和秦淮河三人渐行渐远,却无论如何也甩不掉身后的周小鹏,不由得有些着急。他身后传来周小鹏的狞笑:“小野人,等抓到了你,非将你碎尸万段不可!”

  此刻他跑至一条河边,眼见河面风平浪静,上飘着的一截截木块,眼珠一转,不由得有了主意。

  “既然你们对我不仁,那就别怪我对你们不义!”辰龙眼中闪过一抹挣扎。

  他仔细端详片刻,一蹦一跳的踩着几块浮木就淌过了河。

  周小鹏紧随其后,有样学样的腾空而起,稳稳踩在一截木块上。

  忽然河面水花涌动,那木块一个斜顶,将周小鹏掀翻入水,一条枯木鳄目露胸光的浮出水面,刚刚周小鹏便是一脚踩在了这枯木鳄的脊背上。

  辰龙在对岸看着落水的周小鹏,心头冷笑。

  这片河域看似平静,实则凶险万分,这枯木鳄半浮在水下,露出的背部像极了河面漂浮的寻常木头,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若不是自己这种有经验的“野人”,就会如周小鹏一般,着了这枯木鳄的道!

  落水的周小鹏心知不妙,抽出佩剑与枯木鳄在水中奋力搏杀,奈何这枯木鳄皮糙肉厚,天生水性占优,在河中大肆袭向周小鹏,这枯木鳄口爪并用,使得周小鹏空有一身人阶修为,奈何在水中完全施展不开,只能举剑招架,却无还手之力。

  只见这枯木鳄一个摆尾,将周小鹏一尾巴抽出几丈远,随后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再出现时已在周小鹏身下,抬头往上一顶,将他高高抛起,随后张开血盆大口,做出一副静待进食的姿态。

  半空的周小鹏看着大张其口的枯木鳄,心头泛起冷笑:我堂堂剑堂四子,怎可葬身鱼腹!

  他横剑架在身前,千钧一发之际,将剑插进枯木鳄下颚,整把剑直上直下的卡住了这魔兽的上下颚。

  周小鹏落入水中,轻轻拍了拍手,看着不断翻滚挣扎的枯木鳄,心头闪过一抹轻蔑。

  随即他身后一阵水花翻滚,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便被一张血盆大口咬住了半截身体。

  水面上渐渐飘起一阵猩红,那周小鹏露出的双手和双腿无助的扑腾了几下,便再也没有了动作。

  “呵呵,这河中可不止一条枯木鳄!”

  辰龙脸上无悲无喜,默默用树藤拴住一块石头,奋力朝那被长剑卡住的枯木鳄嘴上长剑抛去。

  那石头带着劲道的树藤在剑上绕了几圈,将剑缠住。

  随后辰龙用力一拉,将长剑拔了出来,直接拽到自己身边。

  “剑堂四子?”

  辰龙手上拿着长剑,面无表情的默默念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