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林中缠斗
姜天元2019-01-15 10:493,483

  秦淮河三人追至河边,只看到河中几只枯木鳄正在愉快的进食,河面上一片殷红,依稀可以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被枯木鳄来回撕咬着。

  林尚双目泛红,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

  一条破碎的白布漂至岸边,秦淮河连忙捞起,只见上面还沾染着鲜血,质地材料和自己三人身上所穿衣物一模一样。

  “周师兄!”

  林尚悲凄的大喊一声,望着翻滚的河面,狼狈的爬了起来,作势就要朝里面跳去,被旁边的赵铁一把拉住。

  林尚不断挣扎着:“不要拦我!我周师兄还在里面!”

  秦淮河缓缓的闭上眼睛,似是不忍再看河中同门的惨状。

  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再次睁眼时双目中已是一片泪光:“人死如灯灭,周师弟已经殉道,林师弟,你还是节哀吧!那野小子奸滑恶毒,我们同作为剑堂四子,定当竭尽全力,惩奸除恶,不让周师弟白死。”

  赵铁那尖细的声音传出:“都是那野小子的错,此子罪恶滔天,恶贯满盈,这等大奸大恶之人,我等绝不姑息!”

  只见他整张黑脸都憋的通红,全然忘了不久之前他们师兄弟四人还曾明争暗斗,只为争风吃醋。

  一旁不断挣扎的林尚也逐渐冷静下来,双眸微眯,一脸悲痛。

  秦淮河满意的看着义愤填膺的赵铁,内心一片敞亮。

  赵铁真的是最好的师弟。

  他热血奋进,英勇无畏。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再看看一旁悲天悯人的林尚,对于这个师弟,秦淮河是服气的。

  从刚到河边就开始演了起来。连河中人的身份都没确定,你哭个毛线!我就不信赵铁不拉着你,你小子还真能跳下去!

  秦淮河不屑的撇了撇嘴。

  秦淮河知道,自己这林师弟的心思不约而同的和自己凑到了一块。

  别看双剑堂名号响亮,实则是个不上不下的中庸宗门,虽说远远强于其他小门小派,可门下弟子能分到的资源却没想象中那么丰富。

  自己四人同为双剑堂掌教坐下四大亲传弟子,在堂中年轻一辈独领风骚,号称剑堂四子,得到的修炼资源也远远多于其他弟子。

  若是能够在此基础上,再得到其他剑堂四子的资源……

  秦淮河心中有些兴奋的想着。

  抱着同样心情的还有一脸悲恸的林尚。

  此时距离他们附近的一棵大树上,辰龙提着周鹏的剑站在一根粗壮的树干上,静静地监视着秦淮河三人。

  低头看了手中的长剑,辰龙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刚刚那周小鹏也算是间接死于自己之手。

  生平第一次杀人,从最开始的麻木无感,到后知后觉的恐惧,再到如今心头的五味杂陈,辰龙已经渐渐能够接受。

  毕竟常年居住在黄昏森林这个充满食物链的环境,弱肉强食,物竞天择才是这里的唯一法则,每天见怪不怪的见着一群魔兽互相猎杀,对于现下的处境,辰龙内心已经能够顺利的接受。

  辰龙只见河对岸的秦淮河突然从怀中取出一朵五光十色的莲花,随后轻轻往河里一扔,那莲花遇水后逐渐变大,变成了一个两丈长的坐台,静静地漂浮在河水中。

  秦淮河和赵铁、林尚三人跳上莲花台,顶着河中的枯木鳄顺利过了河,随后这莲台又被逐渐变成了巴掌大小,被秦淮河收入怀中。

  “赵师弟,林师弟,我们三人分头行动,定要将那野小子找出来,非碎尸万段不能解我心头大恨,非千刀万剐不能报周师弟血海深仇!”

  “对,他的亲朋好友也不能放过,斩草除根!”

  秦淮河说的慷慨激昂,赵铁在一旁奋勇赞同,林尚也表面敷衍。

  “希望你们二人都挂在这黄昏森林!”

  秦淮河和林尚暗暗心道。

  随即他们分散开来,各自朝着三个方向追去。

  辰龙在树上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了然,梁子已经结下,此事是断然无法善了了,事到如今,这师兄三人是非致自己于死地不可。

  若是再让他们摸到自己的住处,想到修为散尽的陈叔和他们所谓的斩草除根,辰龙不由得咬了咬牙。

  通过之前的接触,辰龙已经摸清楚了他们三人的底细。

  “按照陈叔的说法,这三人应该和我一样,同处于凡人境的人阶,以一敌三肯定不行,但是一对一的单打独斗,陈叔可是说了我远超寻常人阶强者!”

  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辰龙嘴角浮现一抹森然的冷笑。

  辰龙在树梢几个起落,便轻手轻脚的落在了地上。

  随即他弓起身,猫着腰在林中快速的奔跑,朝着某个方向追去。

  此刻的辰龙犹如充满爆发力的黑豹,迅捷的穿梭在从林中,不时的几个弹跳后落在树干上,凝神闭心,静静倾听附近的动静。

  确定周围没有其他同党后,辰龙直接跃下树干,直取目标后颈。

  此时的赵铁正漫无目的的在林中寻找辰龙,忽然感觉身后有所动静,连忙转身,却在脑门被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这赵铁也不退却,仗着自己皮糙肉厚,仓促之下直接反击。

  辰龙一击得手,正欲乘胜追击,就眼前一黑,直接吃了一记勾拳。

  强大的力量顿时将他掀出几米远。

  不同于之前葬身鱼腹的周小鹏以速度见长,这赵铁长年累月专注于力量修炼,配合上铁塔般的身躯,一身蛮力硬碰硬时很占优势。

  辰龙被击退,就地一个翻滚止住退势,抬起头一脸凝重的看着对面的赵铁。

  本以为自己的实力对上他们三人任意一个都有优势,可刚刚稍一碰撞,就在这黑大汉手上吃了个小亏。

  “原来是你小子!”

  尖声尖气的声音响起,赵铁顿了顿,嘴角扬起一抹狞笑:“没想到你自己找上门来送死,我就成全了你,替周师弟报仇雪恨!”

  “声音真的好尖……”

  辰龙原本凝重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住,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这赵铁虎背熊腰,孔武有力,一身腱子肉将衣服撑的爆满,声音却异常尖细,反差实在太大,辰龙即便之前已经有所领教,此刻却还是忍俊不禁。

  赵铁怒火冲天:“你就笑吧小子,等会有你哭的!”

  随即他一个饿虎扑羊,铁塔般的身体朝着辰龙直飞而去,狰狞的表情在辰龙眼中越来越放大。

  辰龙不慌不忙一个侧身闪过赵铁,顺带在他屁股上蹬了一脚。

  本就来势汹汹的赵铁一下子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朝着前方倒去,脸孔朝地,摔了个狗吃屎。

  赵虎恼羞成怒的爬了起来,仍是朝着辰龙扑去。

  辰龙如法炮制,闪身过后一脚踹去,却被赵铁从背后一把搂住脚踝。

  赵铁狞笑着转身,一拳朝着单腿着地的辰龙轰去。

  这一拳势大力沉,辰龙双臂护在身前,还是被打的几欲吐血,若不是之前和同样风格的大地魔熊有过搏斗,有了一定的适应力,此刻怕是早已倒下。

  赵铁一击得手,立刻欺身而上,死死将辰龙缠住。

  他的拳法大开大阖,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处处杀机四伏,颇有种一力降十会的架势,俗话说乱全打死老师傅,何况赵铁这一身怪力。

  此刻的辰龙就好像大海中漂泊的小舟,风雨飘摇乱中絮,虽是拼命闪转腾挪,却还是不时挨上对方一记老拳,疼的闷哼一声。

  此时狂攻的赵铁心中刚更是惊奇,暗暗感叹道:“我已经用出了门中所传绝学武技——血狂术,大幅度增强了自己的气血精力,力量比平时大了不止一倍,这小子却还是能够抵挡下来自己的攻势!”

  赵铁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想着赶紧拿下对方,因为这血狂术虽然好使,可是却有一个巨大弊端,不仅使用时效有限,而且使用完毕后会有一个短暂的虚弱期,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衰而竭,一旦战局僵持不下,将会非常危险。

  这武技是平日里最后时刻用来拼命的招数,此刻却被赵铁久攻不下,提前使了出来。

  面对赵虎绵绵不绝的猛烈进攻,辰龙已经慢慢的适应下来,他感觉对方的攻击在渐渐变弱。凭借着灵活的身法和长年累月积累的对危险的直觉预判,辰龙逐渐开始进退有序,在赵铁的拳势下慢慢变得游刃有余,不时还能反击一下,最后终于是逐渐演变成了旗鼓相当的对轰。

  密林下,两个气喘吁吁的身影不断肉体硬撼,拳拳到肉,战斗的酣畅淋漓。

  辰龙越战越勇,此刻已经占据了上风,对面的赵铁逐渐示弱,血狂术的效果即将结束。

  终于,辰龙一记直拳结结实实的轰在了对方脸上,赵铁一个娘跄倒退数十步堪堪稳住身形。

  赵铁心知不妙,知道再这么缠斗下去自己必败无疑,不由运足剩余的气劲,拳头上出现了点点白光,想来是某种最后杀招。

  “猛虎拳!”

  赵铁低吼一声,脚步瞬间移动,步伐远远超越方才的速度,顷刻间毫无掩饰的一拳已经掠至辰龙面门,这种敏捷度让一直觉得他是个大老粗的辰龙很是心惊。

  此刻赵铁的拳头刚猛无比,拳头上缠绕的气劲都喷到了辰龙的脸上。

  最终他的拳头在离辰龙的脸还有一寸的时候停住了,辰龙手中拿着周小鹏的那把佩剑,直挺挺的插在了赵铁的心脏处,汩汩的鲜血顺着长剑滴落而下,赵虎的气息逐渐消散。

  “你为什么不用剑呢?”

  辰龙看着赵铁腰上悬着的从没拔出的那把长剑,似是询问,又似是自言自语,然而此刻的赵铁,却再也无法用他那尖锐的声音回答他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