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恐怖瘴气
姜天元2019-01-15 10:453,407

  黄昏森林,一个穿着兽皮的少年小心翼翼的将一株冒着青烟的碧绿色植物连根刨出,用荷叶包好后,轻轻放进了身后背着的箩筐里。

  “呼……”

  少年吐出一口浊气,显得如释重负:“终于找到了,如今这香魂草,是越来越难寻了!”

  任务完成,少年一看天色已经不早了,连忙头也不回的往回跑去。

  林中某处河边,歪歪斜斜的盖着一栋小木屋,经过雨水的长期冲刷,使得木料的年轮都清晰的凸显出来。

  在这木屋周围摆着一圈散发出淡淡白光的石头,紧紧凑凑刚好把木屋围成了一个圈。

  此刻木屋周围的石头围成的圈子里,居然三五成群的挤着不少的魔兽。

  这些魔兽有些甚至彼此之间还是天敌,此刻却都安静的伏在地上,不吵不闹,相安无事。

  木屋门口,一位脸色蜡黄的中年男子,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龙儿怎么还不回来?”

  又等了一会,中年人眼看天色已近黄昏,太阳开始逐渐西落,连忙返回木屋内一阵摸索,再出来时已经背上了一袋石头,压的本就一脸病态的中年人更显倦容。

  这些石头和木屋周围圈着的石头一个模样,它们明显和普通的石头有所不同,被装进一个洗的半透明的羊肠中,透过羊肠淡淡的散发出一阵微小的白光。

  这羊肠来自于森林中一种名为青木白羚的羊型魔兽,不仅韧劲十足,而且具备着一定的弹力,此刻装在着这么多石头都没被撑破。

  这中年人背着石头往上抬了抬,调整了下姿势,待得整个人缩进石头发出的白光中,正欲迈步朝密林深处走去,只见一个背着箩筐的少年窸窸窣窣的从旁边的灌木丛中钻出。

  少年一见中年男子,立即欢叫一声:“陈叔,我回来了!”

  随即他瞥了一眼中年男子那被石头压的佝偻不少的后背,怪叫一声,连忙冲上前去帮他取下。

  “陈叔,不用担心我的!”少年将整袋石头抱在怀里,嘻嘻哈哈的说道。

  被称为陈叔的中年男子欣慰的笑了笑,领着少年朝木屋走去。

  这陈叔正是十几年前被废去修为的陈道元,而他旁边的少年,乃是他从那把名为“辰龙”的巨剑上取下的婴儿,他便直接依照那柄剑的名字,将这婴儿取名为——辰龙。

  “龙儿,今儿个怎么晚了这么多?”一边往前走,陈道元一边关切的问道。

  “今天跑的远了点,”辰龙顿了顿,犹豫了一下,对着陈道元接着说道:“陈叔,这森林里的香魂草,越来越少了!”

  陈道元皱了皱眉,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当年自己去各大宗门苦求天香魂草未果,最后不仅彻底被废去了全部修为,还落下了一身病根。

  因为弄不到天香魂草恢复,如今只能靠稍次一级的香魂草来慢慢调理,勉强护住了性命。

  最终没有修为的自己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万般无奈,只能带着小辰龙住进了这蔓延十万里,无边无垠的黄昏森林。

  “快走吧,太阳快落下了,夜幕要降临了。”陈道元叹了口气,领着辰龙快步返回木屋。

  这森林号称黄昏森林,很是邪门,每到太阳落山,林中便会释放出一阵阵血红色的瘴气,这瘴气遮天蔽月,有如实体,弥漫着整个森林,散发出猩红刺眼的魔光,肆无忌惮的侵蚀着夜晚的森林,直到黎明将至,太阳缓缓升起,才如潮水般褪去,只留下一堆堆森然白骨,很是骇人。

  辰龙就曾远远的见过一只碧眼土狍逐渐被瘴气湮没,整个林中充斥着傻狍子痛苦绝望的哀嚎。

  这瘴气虽然霸道,却也不是没有克星,眼下辰龙抱着的散发出白光的石头,便能有效抵抗瘴气的侵蚀,在木屋周围摆上一圈,便挡住了瘴气的蔓延。

  两人进了石头圈,往木屋走去,对圈里的各式魔兽早已见怪不怪,它们都是为了躲避瘴气而来,彼此之间可能达成了某种默契,互相和平共处,共度黑夜,有些魔兽还是熟面孔,经常按时按点过来,早早就占好了位置不再出去。

  没过多久,太阳彻底落下,夜幕降临,黄昏森林的气氛也陡然改变,辰龙在一群魔兽中席地而坐,有些紧张的等待瘴气到来。

  一团团猩红色的瘴气仿佛带有魔性,肆无忌惮的在林中蔓延,密林深处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哀嚎,想来应该是有些动物躲避不及,被瘴气吞噬。

  这瘴气有如实体一般,迅速向陈道元和辰龙的木屋收拢,而在瘴气蔓延的前方,一只暗影魔狼正在撒腿狂奔,直奔木屋而来,一对杏黄的狼眼中布满了惊恐。

  这暗影魔狼曾经来过几次,也算是熟面孔,辰龙以前见过几次。

  饶是这暗影魔狼速度极快,将一条狼尾紧紧绕在身上,生怕落入身后的瘴气中,却仍是赶不上瘴气的蔓延,已经追到了它的屁股蛋,眼看就已经要将这暗影魔狼吞噬。

  这暗影魔狼孤注一掷的纵身一跃,向着辰龙的方向飞扑过来,周围的魔兽也是爱莫能助,只能挤出一小条路径希望它可以冲进来。

  只见那腥红色的瘴气猛的又窜出一寸,直接淹没了腾空而起的暗影魔狼后爪,顿时传出一阵碎齿磨牙的声音,疼的暗影魔狼龇牙咧嘴,鼻头喷火。

  辰龙看着呜咽的暗影魔狼,眼中闪过一抹不忍,咬了咬牙,弯腰曲腿,猛然冲出圈外,伸手抓住半空中的暗影魔狼前腿,一把将它从瘴气前拉过,用尽全身的力气,直接将其往石圈内甩去。

  此时这瘴气距离辰龙不过几寸,辰龙心头一突,以脚为轴,一个灵巧的转身。

  身后瘴气飞速的接近,辰龙甚至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各种恐怖的鬼哭狼嚎,一阵牙齿剧烈咬合的声音从辰龙耳畔传来。

  来不及多想,辰龙猛一跺脚,直接朝着前方蹦去。

  然后辰龙就这么朝前方直直飞了过去。

  他看见自己离地越来越高,飞的越来越快,他还非常写意的抽空回头看了一眼蔓延而来的猩红色瘴气,逐渐离自己越来越远。

  辰龙直接飞过了暗影魔狼的头顶,他甚至看见了暗影魔狼那充满人性化的不可思议的狼眼。

  最终一人一狼有惊无险的越过石圈,那瘴气一直蔓延到石圈边缘,被石圈发出的光芒阻挡,才堪堪停下,不甘的四处游荡。

  瘴气中不时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一众魔兽战战兢兢,纷纷伏地休息。

  辰龙呆呆的看着一蹦七尺高的双腿,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自己还从没蹦的这么高这么远。

  一转头,看见陈道元在木屋门口盯着自己。

  “陈叔,你看见没,我刚刚……”

  “先进屋来吧!”陈道元淡淡的开口,将辰龙的话打断。

  “哦……”辰龙老老实实的应了声,跟着陈道元朝屋内走去。

  屋内,两人席地而坐,陈道元一脸严肃的看着辰龙道:“龙儿,是否有人偷偷教你修炼?”

  “修炼?没有啊!”

  辰龙一脸惊讶的摇了摇头,随即好奇的问道:“陈叔,什么是修炼?”

  陈道元一脸复杂的看着辰龙,片刻后,终于是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所谓修炼,就是指通过获得力量,修心炼身,从而强大自我!”

  “力量?这力量又从哪来呢?”辰龙继续追问道。

  陈道元嘴角浮现一抹笑容,用手指了指天空,说道:“这天下有十二条星道,上面布满了无数的星辰,想要修炼,就得学会吐纳星辰之力,利用它来炼体修行,转为己用。”

  辰龙听的两眼放光:“照这么修炼下去会怎么样,厉害吗?”

  陈道元哈哈大笑:“当然厉害,修炼到一定境界,排山倒海,震天动地,不成问题!”

  他顿了顿,语气中带上了尊崇:“甚至修炼到极致,还能够成为神祇!”

  “神祇?神祇是什么?”辰龙眨了眨眼睛。

  陈道元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得回答他道:“神祇就是无所不能,想干嘛就干嘛。”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不易察觉的闪过一抹向往。

  “无所不能?”

  辰龙听了这话,顿时来了精神:“那我一定好好修炼,成为神祇后替陈叔把身体治好!”

  他说这话的时候双眼泛光,仿佛充满了决心,陈道元听了内心无比欣慰。

  蓦然,陈道元又想起了那个夜晚,那柄强大到惊人的神兵,以及挂在那神兵上的婴儿,也就是此时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

  他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龙儿,修炼一途千难万苦,还时刻伴随着生命危险,陈叔就是不想你步了叔的后尘,变成叔这样的丧家之犬。”

  陈道元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便不再言语,思绪又回到了当年那个夜晚,泣血啼哭的婴儿。

  “陈叔,您时常教导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我希望您能给我这个机会,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在乎目的,不在乎结果,在乎的,是那沿途的风景,无论多难,我总得去经历。人活一世,男儿当自强!”

  “好一个男儿当自强!”

  陈道元目光闪动,可一想到他神秘的身世来历,又有些踌躇:“可是你要想清楚,你要走的,可能是一条最男难的路。”

  “什么是路?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就像这森林一样,从没有路的地方践踏出来,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

  辰龙握了握拳头,目光中满是坚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