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天降巨剑
姜天元2019-01-15 10:593,523

  某宗派山门前,一位外形硬朗的男子正一脸希冀的翘首以盼。

  他已经站在门口等了两个时辰了。

  “哗啦”一声,大门终于是有了动静。

  男子赶紧凑上前去,一脸紧张的往里看去。

  然而,门只是剥开了一条缝隙,一个脑袋钻了出来,正好抵住了门口的陈道元。

  陈道元认得此人,正是两个时辰前进去通报的守山小门童。

  陈道元一脸激动,有些颤抖的开口:

  “这位小哥……”

  “我们宗主不在!”

  只是他话还未说完就被无情的打断,那门童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宗主不在,你还是赶紧走吧!”

  “这……”

  陈道元迟疑了一下,赶紧追问道:“敢问小兄弟,贵宗主何时回来。”

  “不知道!不知道!”

  陈道元还想再说点什么,对方已经“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陈道元掩饰不住地一脸失落,苦笑了一声,继续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陈道元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最迟过不了今晚,如果还是不能得到天香魂草,自己的这一身修为可就完了。

  想到这里,陈道元不禁握紧了拳头,天罡府那张面目可憎的脸再次闪过脑海。

  孔宣,和自己同为天罡府掌教座下亲传弟子,自己的大师兄,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卑鄙无耻道貌岸然的小人。

  他利用师尊闭死关的这段时间,大肆排除异己,清理门户。本就天资出众深受师尊喜欢的自己,就成了他独霸宗门的牺牲品。

  他先是下毒废掉了自己的修为,然后配合着平日里一脸天真无邪小师妹陷害自己,直接将自己逐出了宗门。

  陈道元咬了咬牙,他渴望恢复修为,重新获得力量,找这对狗男女报仇雪恨。

  可是眼下被拒绝以后,自己所知晓的拥有天香魂草的宗门,就只剩下最后一家了,这是炼制解毒丹的一味最重要的材料,自己这身体再拖下去,修为就彻底废了。

  再得不到天香魂草,一切深仇大恨都是空谈!

  陈道元皱了皱眉,内心不住地自我安慰道:“那铁剑门门主和我师尊有些渊源,门内弟子彭飞和我更是旧识,天香魂草虽然罕见,想来是没问题的。”

  陈道元就这样怀揣着往最后的目的地铁剑门赶去。

  铁剑门坐落在一座云雾缥缈的山上,此山也因此得名铁剑山。

  铁剑门的山门就设在半山腰处,严格来讲,整座铁剑山都是他们的地盘。

  巨大的山脚下,一眼望不到头的青石台阶蔓延而上。

  待得已经失去修为的陈道元一步一个脚印爬到山腰处,已是黄昏将近。

  通报,关门,等待……

  似曾相识的流程,让陈道元激动的心逐渐冷却下来。

  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过了今晚,怕是真神来了都帮不了自己!

  太阳开始逐渐落山了,山腰的云彩逐渐变换着颜色,形成了一朵朵壮观的火烧云。太阳的光辉洒落在山上,好像给铁剑山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薄纱。

  陈道元的心也随着太阳的落山而逐渐的下沉,自己真的没有别的机会了。

  正当陈道元内心忐忑不安的时候,铁剑门的大门终于是有了动静。

  “咣当”一声,大门打开了。

  一到熟悉的身影走出,正是自己的旧识彭飞。

  “彭兄弟……”

  陈道元抱着最后的希望喊道。

  彭飞看着眼前苍老了许多的陈道元,怎么也无法把他和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身影联系到一起。

  两人当年同在黄昏森林历练,当自己遭受魔兽围攻的时候,还是他出手相救。陈道元侠肝义胆,嫉恶如仇,彭飞和他相伴,完成了黄昏森林的历练。这位天资出众实力强悍的天罡府天骄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是一位值得深交的朋友。

  彭飞踌躇着,不知该怎么开口,刚刚自己在里面磨破了嘴皮子,门主也没有半点松动。

  毕竟自己虽是核心弟子,可是距离亲传弟子还有差距。

  陈道元看出了他的难色,有些不甘的问道:“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

  彭飞沉吟片刻,开口道:“门主最看中的弟子,和你们天罡府的孔宣,乃是表兄弟……”

  尽管彭飞没有多说,更没有解释,陈道元还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陈道元轻轻对着彭飞拱手作揖,随后有些颓然的转身,朝山下走去。

  太阳最后的余辉洒落在他的背上,拉出一个颤颤巍巍的影子,显得很是凄凉。

  “陈兄……”

  彭飞轻轻唤了一声,却也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陈道元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视野中。

  随即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似是在缅怀当年黄昏森林中那个意气风发的背影,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朝山门走去。

  陈道元无意识的朝山下走去,心中万念俱灰,只觉一切恩怨情仇都成了空谈,没有修为,自己这一生怕是都报仇无望了。

  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想到这里,陈道元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脚下却是一软,一头栽了下去。

  这山间的石阶又直又窄,陈道元就这么滚了下去,失去修为的身体完全挡不住惯性的趋势,只能尽力护住自己的头部,不时的发出一阵闷哼。

  此时,半空中有一道流星划过,拖着长长的尾巴,像一柄利刃将天幕一分为二,擦出奇异的光芒,直直的朝着铁剑山山脚砸去,所过之处,留下的划痕在半空中经久不散。

  滚落山脚的陈道元顾不得检查自己遍体鳞伤的身体,就见到一道火光从低空,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直接砸在自己前方。

  陈道元连忙猫住腰,紧紧的闭住眼睛,双手挡在身前。

  然而,想象中的爆炸没有传来,甚至连碰撞发出的响声都没有。

  随即,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蔓延开来,气势磅礴的能量震的周围空间一荡,山中千禽难鸣,百兽止啼。

  陈道元所在的天罡府也算是极有名气的宗门,又常年在外历练,各种宗师高手见识过了不少,也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

  可眼前这有如实质的威压,就好似从远古苏醒的巨龙一般,当真是恐怖如斯。

  陈道元毫不怀疑,就算是自己的师尊,天罡府的掌教,乃至宗门内所有的太上长老合起来,都没有眼前这般震撼人心的压迫感,甚至连接近都不行,这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认知。

  陈道元的整个衣服都已经湿透了,汗水顺着脸颊滴下,他喘着粗气,心有戚戚的开口道:

  “前辈……”

  没人应答,陈道元定了定神,态度放的更加谦卑,准备再叫一声。

  只听“哇啦”一声啼哭划破寂静的山林。

  陈道元感觉身上压力一松,随即好奇的抬头看去,只见一柄六尺长的宽刃巨剑斜插在自己前方,剑身上用黄布挂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陈道元四下张望,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影,连忙慌慌张张的向巨剑跑去。

  剑身上的那股威压又再度弥漫开来,震的陈道元一屁股坐在地上,被压制的动弹不得。

  那婴儿兴许是觉得没人理他,再度哭啼了一声,顿时陈道元身上的那股压力再度消散,他赶紧爬起,将婴儿从剑上取下,慌慌张张的抱在怀里。

  只见这婴儿满脸是血,裹在这块黄布中也不闹腾,只是不时啼哭一声,和一般婴儿并无不同。

  他一直潜心修炼,未有家室,此刻抱着这么一个哭闹的孩子,显的手忙脚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抱起这个婴儿以后,陈道元感觉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威压完全消除了。

  蓦然间,婴儿身后的那把巨剑发出一声古朴的剑吟,好似滚滚天雷般在山间回响。

  他好奇的打量起这了柄直插地面的巨剑。

  剑柄、剑格、剑身浑然一体,散发出古朴厚重的气息。剑身上纂刻的巨龙栩栩如生,剑格镌刻着玄妙的符号,剑柄上铭刻的“辰龙”两个字熠熠生辉。

  这绝不是一件凡物俗品,之前那震天动地的威压就是来自于这柄巨剑。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陈道元绝不会相信一把剑能有如此恐怖的气势,远超他所见过的任何极道强者。

  出于本能和好奇,他颤抖着伸出手,朝着剑柄慢慢握去。

  只见他的手即将握住剑柄的时候,一股无形的斥力将他与剑隔离开去,使得陈道元的一只手怎么也握不下去。

  任凭陈道元如何用力,他就是无法碰到这柄剑。

  此时,半山腰有火光闪烁,想来是这里的动静太大,惊动了铁剑门。

  陈道元怕有变故,连忙抱着婴儿往前远远的躲开。

  不一会,陈道元见到铁剑门陆续有长老打扮的人踏着剑光从山门内飞出,不少弟子举着火把在踏着石阶往山脚下赶去。

  他们的目标直指那从天而降的巨剑。

  不一会儿,陈道元远远的看到,这些气度不凡的长老,在接近巨剑的位置以后,就好像被点香熏中的苍蝇似的,直愣愣的从半空跌落,横七八竖的倒在山脚下。

  拾阶而下的弟子更是不堪,就像刚刚自己被剑柄隔开一样,这些普通弟子踩着某一阶石台就是走不下去,整个大队人马熙熙攘攘的堵在了石阶上。

  随后,陈道元见到半山腰一阵霞光四溢,一道身影踏着一柄流光四溢的宝剑飞出,此人仙风道骨,气宇轩昂,陈道元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乃是铁剑门的门主——剑三生。

  只见那剑三生裹挟万钧之势破空而来,随后直挺挺的一头栽倒在地上,步了之前那些剑门长老的后尘。

  “传令下去,封山!”

  剑三生恼羞成怒的声音在铁剑山脚下回荡。

  随即,陈道元抱着婴儿直接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