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破阵而入
姜天元2019-01-15 11:003,419

  练雨师冷漠的看着咒骂声逐渐停止的胡飞,冰冷的脸上没有一丁点表情。

  随即她伸出手,对着一脸颓废的胡飞随意一指,那些跪地而起的尸怪们仿佛得到了一个信号,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外翻的白眼显得有些恐怖。

  这些尸怪歪歪扭扭的朝着瘫坐在地上的胡飞走去,不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声诡异的嘶吼。

  胡飞回过神来,看着平日里朝夕相处的兄弟们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向自己走来,心头闪过一抹不忍,毕竟这些都是自己的兄弟。但他却还是强自振作精神,义无反顾的举起了自己的一对开山大斧。

  一个尸怪扑了上来,胡飞咬着牙猛然一斧子挥出,将这曾经的好友拦腰劈成了两半。

  那被一分为二的尸怪颓然倒地,竟然没有任何不适,尸体下半身的双腿不住地晃动,仿佛还在走路一样。上半身双目翻白的眼睛莫名的转动了两下,居然以双手支地,一下一下的往下半身撑去。

  待到两截身体靠近,上半身尸体双手扳住不停扑棱的下半身,直接按在了一起。

  随后整个身体重新站了起来,继续朝着胡飞攻去。

  目睹这一幕的胡飞彻底慌了神智,坐在地上挥舞着两柄大斧开始胡砸乱砍,一时间周围倒是被舞的密不透风。

  一个靠近过来的尸怪直接被砍掉了脑袋。

  那失去头颅的身体轰然倒地,挣扎了几下后便不再动弹,那惨白的脑袋滴溜溜滚到一边,原本拼命上翻的白眼终于闭上了双目。

  练雨师皱了皱眉头,对着彻底发狂的胡飞轻笑道:“以你这一身刚到玄黄境的实力,可别把我这些可爱的玩具给弄坏了!”

  回答她的只有胡飞那绝望的喘息声。

  辰龙一脸惊讶,没想到这胡飞居然有着玄黄境的实力。

  如此实力却被练雨师玩弄于鼓掌之上,这个女人的实力得有多强。

  辰龙不由得担心自己能不能活着逃脱出去。

  这边,练雨师再度对着不断遭受尸怪攻击的胡飞虚点两下,伴随着剧烈的空气波动,和之前如出一辙的两颗淡红色结晶朝着胡飞直直射去,同样没入他的双手中。

  随即传来两声沉重的声响,胡飞的两柄开山大斧直接砸到了地上。他双手颓然垂下,再也无力握起自己的武器。

  胡飞一脸绝望的看着面前的尸怪慢慢逼近。

  一群尸怪表情狰狞单位朝着他走去。

  练雨师不再关注接下来的情况,直接转身继续往前走去。辰龙有些后怕的转身,犹豫了一会,还是跟了上去。

  身后传来胡飞撕心裂肺的哭喊,只是那声音越来越小,逐渐变成惨痛的呻吟,最后终于恢复了寂静。

  期间辰龙和练雨师又碰到了两小队人马,都是那铁血佣兵团的人马,想来是这铁血佣兵团有什么大规模的活动,可是却都无一例外,被练雨师弄成了那样恐怖的尸怪。

  辰龙忍着肩膀的剧痛,小心翼翼的跟在练雨师身后,生怕步了这些佣兵的后尘。

  二人走了很久,逐渐感觉到周围的气氛越来越压抑,终于来到了一片郁郁葱葱的凤凰木前。

  深红色的花朵开满了枝头,好似一团团激情燃烧的火焰,远远看去,就像一片壮丽的火海。

  “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这凤凰花果然是漂亮!”

  练雨师不由自主的称赞道。

  隐隐约约间,好像有一棵高耸入云的梧桐树夹杂在这片凤凰木前。

  练雨师停下脚步,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

  “凤栖梧桐,不会错了,那凤凰定然就在这附近了。”

  练雨师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十分笃定地说道。

  辰龙听了练雨师那略带欣喜的话语,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哀嚎:“大姐,那可是超级神兽凤凰,还是九只,我家中还有老叔需要照顾,真的不想陪你去送死啊!”

  随即辰龙想到练雨师那连玄黄境高手都能随意揉捏的恐怖实力,只能静待事情的发展。

  练雨师用眼神示意辰龙和自己一齐朝着里面的梧桐树走去。

  辰龙纵使心中有一万个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两人一踏入这些凤凰木中,满眼都是开满枝头的凤凰花,绚烂欲滴,红艳动人。

  只是辰龙无心看这美景,亦步亦趋的跟着练雨师,朝着远处的梧桐树走去。

  二人走了一阵,却发现那梧桐树始终在自己正前方,无论自己怎样追赶,却始终不得靠近。

  辰龙在一棵凤凰树上做了个标记,继续和练雨师绕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辰龙一脸疲惫的路过,一眼便看到了之前自己做标记的那棵凤凰树,这才明白自己两人一直在原地打转,顿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们这到底是在哪?”

  辰龙无力的呻吟一声,他感觉自己已经在这徘徊了很久。

  “呵呵,这是火树银花阵,冒然踏入便会失去方位,搞不好就会永远被困在里面!”

  练雨师轻蔑一笑:“看来这凤凰,对我们戒心很大啊。”

  “那怎么办,要不咱还是退回去吧!”辰龙一脸焦急的说道。

  “退?现在想要退出哪里还来得及,你照着我说的做,咱两试试能不能闯过去。”练雨师冷笑一声,开始细细打量这四周。

  辰龙脸上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内心却忍不住腹诽不已:“这四周都是树,还有什么好看的?”

  过了一会,练雨师清冷的声音传出:“看见周围这八棵明显比其他树要红的凤凰木了吧?”

  辰龙依言四处看了看,果然看到了八棵比其它凤凰木要红的多的树。

  他不由得点了点头。

  “这八棵凤凰木,由正对着那棵梧桐树的凤凰木往左算起,依次对应八卦中的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你直接从开门穿过,遇生、景二门则穿过,遇伤、惊、休三门则往右,遇杜、死二门则往左,直到最后走回开门为止,中途有事就叫我!”

  辰龙犹豫了一会,照着练雨师说的朝前走去。

  旁边的练雨师紧紧的盯着他往前走去。

  辰龙依照练雨师的要求紧张的在阵中来往穿梭,耳边不时传来练雨师的问询声。

  “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

  …………

  辰龙每过一个门,就向练雨师汇报一次,当他重新踏回开门的时候,四颗粗壮的梧桐树带着一圈缭绕的烟雾,出现在了他眼前。

  “姐姐,我成功了!”

  一直提心吊胆的辰龙不由自主的轻呼一声。

  随后没多久,练雨师出现在辰龙面前。

  辰龙知道这女人对破阵也没太大把握,只是在拿自己试阵,避免她本人以身犯险罢了。

  那些什么伤门死门的,光名字就听的辰龙头皮发麻,要真是走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没有办法,毕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面对这个实力恐怖的女人,辰龙只能选择委曲求全。

  辰龙看着这四棵一模一样的梧桐树,伤脑筋的拍了拍头,不知道又会有什么凶险,试阵的怕还得是自己。

  练雨师仔细的看了看后这四棵云里雾里的梧桐后,嘴角微微翘起。

  “这四棵梧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四象梧桐阵,左边的应该是青龙位,右边的大概是白虎位,这两个位置都是梧桐位,不过,右边仅仅男人能走,左边只有女人能走,男人走白虎位,女人走青龙位,进了梧桐位想来就算是找到了阵眼,如若走错一步,就是永远不见天日的下场,再也走不出来了。”

  练雨师轻轻看了一眼踌躇不前的辰龙,罕见的耐心解释道。

  “就这四棵树,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辰龙心有戚戚的开口问道。

  内心却是一片哀嚎:“大姐,您别尽是大概、可能、想来这些不确定的词语,太不靠谱了!”

  “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以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

  练雨师顿了顿,继续开口道:“这四棵树可比刚刚那一群凤凰木摆成的火树银花阵要凶险太多了,你切莫掉以轻心。”

  辰龙看着仿佛云里雾里的几棵梧桐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随即他在练雨师的指导下,迈开谨慎的堡子湾,小心翼翼的往那右边所谓的白虎位走去。

  “姐姐,我没事!”

  辰龙进入了阵眼,并没发现身体上有什么不妥之处,于是高声向练雨师汇报道。

  “嗯……”练雨师满意的答应一声,便朝着之前她自己所说的左边梧桐位走去。

  随后辰龙听到了练雨师传来的惊呼声:“怎么回事?这阵有问题!”

  辰龙只听到练雨师这一句话,便再也听不到她的话语。

  辰龙慌了:“什么情况?”

  “可我自己为什么一点事没有!”辰龙一脸疑惑。

  此刻他周围雾气缭绕,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当他的心里正在天人交战,这估计是他能逃跑的最好的机会了,辰龙相信,过了这村,可就彻底没那店了。

  忽然间一个充满惊奇的声音在辰龙耳边响起:“啊咧?我明明把四象梧桐阵反过来布置了,你之前分明走的是青龙位,是怎么可能来到这里来的。”

  这声音柔脆,软绵绵的十分甜美,说起话来就好像唱歌一样动听,如果说听别人说话也是一种温柔享受,无疑这个声音就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