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悍然一战
姜天元2019-01-15 11:003,313

  一瞬间,辰龙感觉有一股玄妙的能量在血液流淌,他还未有所反应,那股能量便不受控制的游走于全身中,犹如在血液中畅游的蛟龙般。

  辰龙的眼睛泛起绯红的幽光,显得很是诡异,一股能量直冲脑海,强烈的刺激使得他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渐渐的,辰龙仿佛“看见”自己的体内整个血液犹如奔腾不息的江海般,沸腾起来了

  “这是……内视?”

  辰龙没来由的一阵兴奋,陈道元曾和他说过,某些天赋异禀者,修炼到一定程度,可以开启内视的功能。

  所谓内视,就是指内观,是指意识内向,收视返听,排除环境刺激因素的干扰。“内”是指人体内部,是与体外环境相对而言的。修炼者称自然现象为外象、外景或外境;人体内部的组织结构为内象,内景或内境。

  辰龙兴奋的看着自己的体内,但是此刻的自己只能看见身体上的血脉流动,筋肉骨髓却仍是不见分毫。

  辰龙“看着”体内那股能量在血液中那欢快奔腾的样子,甚至都能模糊的听到它们那兴奋的咆哮声。

  忽然间,辰龙体内的血液毫无征兆的壮大了一圈,开始随着那股能量蛮横的运转起来,就犹如受了刺激的野兽一般。

  辰龙大惊失色,连忙运转体内力量企图进行控制,却见那能量忽然之间分成了无数条支流,带动着体内的血液分化成无数的源头,朝着四面八方奔涌而去。

  体内,无数股细小的能量,以一种势如破竹的声势,野蛮的冲进了一些辰龙的全身上下,能量如河流般呼啸而过,紧窄的经脉急速扩张,辰龙感觉到一股股力量源源不断的自血液中流出。

  外界的秦淮河只看见辰龙气势忽然增强了数倍,双眼中有一阵抑制不住的诡异红芒流出,不由自主的停下来攻势,惊疑不定的看着变得诡异非凡的辰龙。

  蓦然,辰龙双眼睁开,顿时红光外泄,探射出摄人心魄的光芒。

  “我沸腾起来了!”

  辰龙的喉咙里发出魔兽般的低吼。

  话音刚落,辰龙猛的一跺脚,只听“砰”的一声爆响,他整个身子犹如一道闪电般,对着秦淮河爆射而去。

  此时的辰龙气势提升了数倍,整个人显得强横无匹,好似一头充满攻击欲的人形魔兽般,每踏出一步,便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沉的脚印。

  秦淮河看着全身弥漫着野性的辰龙,顿时慌了手脚,匆忙中甩出一道无影斩,明晃晃的剑光拖着漆黑的光芒直奔辰龙而去,在空气中擦出一阵阵音爆声。

  辰龙看着直冲过来的剑光,依旧一剑劈去,那剑光如先前一样,直接有灵性的侧身后,忽闪了一下,消失不见。

  秦淮河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光气势足有什么用,不还是拦不下我的斩击!”

  辰龙看着忽闪的剑光,不再像之前那样盲目躲闪,而是仔细的倾听着它摩擦空气发出的声音。

  使用了这血狂术之后,辰龙感觉自己的听力有了一个巨大的提升,周围的声音被放大了数倍,甚至地上屎壳郎搬动粪球的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嗡嗡”的气流声从右边传来,辰龙手腕翻转,往右一个撩剑,随着“铿锵”的金属碰撞声,这先前让辰龙连续吃瘪的无影斩直接被一剑劈开。

  辰龙一剑劈开这道斩击,脚下却不停步,几个跨步便冲到了秦淮河身前,将剑高高举起,好似在用砍刀一般,势大力沉的朝着秦淮河砍去。

  秦淮河一脸恐惧的看着辰龙举剑朝自己砍来,剑身反射的寒芒映的他脊背发凉。

  在长剑即将砍到秦淮河鼻尖的时候,他慌忙的架住了辰龙的攻势。

  他发现自己完全招架不住剑身上传来的巨大力量,一个立足不稳,不得不乘势单膝跪地,才将这股力量卸去。

  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清晰深刻的脚印。

  剑身上传来的金属摩擦声震的秦淮河耳朵生疼,尖锐的钻鸣一直萦绕在他耳边,连带着大脑的反应也慢了许多。

  正当他努力想保持清醒的时候,一个脚丫子罩着他的小腹狠狠地踹了过来。

  双手架剑的秦淮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凌厉无匹的一脚毫无阻隔的踢在自己身上,发出一声怪异的闷响。

  秦淮河顿时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随后如同炮弹一般,狠狠地撞在了树上。

  辰龙愣了下神,古怪的歪了歪头,似是还没适应自己突然暴涨的力量,暗道:“这血狂术居然能够提升这么大的力量,不过明显我身上的力量在减弱,怕是这武技有着时间限制,看来必须速战速决了!”

  辰龙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朝着被深深砸在树上的秦淮河直冲过去,反手握住手中长剑,好似握匕首一样,对着树上的秦淮河猛然刺去。

  长剑直接贯穿了秦淮河的身体。

  “噗通”一声闷响。

  听着长剑直插树干的绞刺声,树后的秦淮河一阵后怕,还好那小子愣了下神,千钧一发之际自己用影分身术弄了一个假身逃过一劫。

  “假的!?”

  他耳边突然传来辰龙似是恍然又似是询问的低语,惊的秦淮河连忙屏息凝神,躲在树后只敢进气不敢出气,生怕被辰龙发现了自己。

  突然一阵剧痛从肩膀传来,秦淮河机械的转头朝下看去,只看见一截剑尖捅出,刺穿树干在自己肩膀扎下了一个不断流血的血洞。

  秦淮河忍着剧痛抬头,看见的是一双泛着诡异红光的眼睛,辰龙冷漠的盯着秦淮河,用一种没有感情的声音肯定道:“果然是假的!”

  随即辰龙扬起手臂,干净利落的一拳砸下,顿时将秦淮河由上而下轰进了地上,砸出一个人形的深坑。

  “这小子怎么力量突然提升这么大!”

  此时的秦淮河内心完全被恐惧占据,他艰难的从坑中爬出,颤抖的看着站在树上俯视他的辰龙。

  “臭小子,你不要太嚣张了!”

  秦淮河一拍地面,身体直冲而上,想要先发制人压制住辰龙。

  “剑堂十八式!”

  一套行云流水的剑法从秦淮河手中施展出来。

  秦淮河杀上前来,长剑围绕他上下翻飞,刺、削、抹、挑、劈、抖、切,各种剑招源源不断的用出,从各个刁钻无比的方位向秦牧杀来。

  陷入癫狂的秦淮河一招一招向着辰龙刺去,却都被辰龙一一挡住。

  但也靠着这轮抢攻稍微夺回了一点主动权。

  随着“嗤嗤嗤嗤”,几声轻响,辰龙被动防守了一阵后,看准一个空隙,猛然向前跨出,运足气劲,劈头盖脸朝着秦淮河削去。

  正在抢攻的秦淮河看着这斜刺里削来的一刀,只能暂缓了攻势,收剑架下这一削。

  两剑相交处擦出一阵火花,秦淮河的剑上多了一个缺口。

  “这小杂种力气居然如此之大?”

  由不得秦淮河多想,辰龙的第二剑已经砍来。

  此时的辰龙全身心投入到挥剑之中,随着他畅快淋漓的出剑,叮叮当当的暴击声不断传来,秦淮河感觉自己的剑像是架在了铁柱上,对方的每一剑都势大力沉,让自己只能费力招架,而使不出任何剑招。

  秦淮河的剑身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豁大的缺口,都是被辰龙一剑一剑砍出来的!

  秦淮河又惊又怒,自己作为双剑堂的大师兄,掌教亲传弟子,剑堂四子之首,此刻却被一个毛头野人用不堪入目的方式,这甚至不能称之为剑术,给砍的七零八落,摇摇欲坠。

  要知道,自己可是接受了双剑堂的精心培养,学到的武技虽说不是像林尚这等私生子那般最顶尖的剑法,却也无论如何不应该是眼前这种山野少年可以叫板的。

  尤其自己的“无影斩”和“剑堂十八式”,不说炉火纯青,也绝对在双剑堂年轻一辈中排的上号。

  然而自己引以为傲的这两大武技,在这毛头野人直来直去的剑招面前面前,却是破绽百出,被连连突破防御,对方那毫无技术可言的剑招,就这么朝自己全身砍去,头部、肩膀、四肢、肋骨、后背,都留下了自己狼狈防御的剑招。

  辰龙还在乘着血狂术的后劲向秦淮河疯狂砍杀。

  秦淮河只感觉自己手上的佩剑足有千斤重,好似每和对方对拼一招就要耗费掉自己全身的力气一样,他全身虚汗不断,整个衣服都贴在了身上,手上的静脉暴突而起,虎口已经裂开了一道道血口。

  然而他不敢停下,他知道自己一停下,对方就会毫不犹豫的一剑劈了自己,但是他快坚持不住了。

  “噗通”一声传来。

  秦淮河终于坚持不住,仆倒在地,他的宝佩剑也“咣啷”一声坠落,无力的扔在地上。

  辰龙一剑刺过来,将他的咽喉刺穿,他的喉咙中汩汩有声,血浆中泛着一个个气泡,秦淮河双手颓然的握着插入喉咙的长剑,双眼怨毒的盯着同样精疲力尽的辰龙。

  他意识到,对方同样也已经到了极限,自己如果再能咬牙坚持一下……

  然而,并没有如果,辰龙拾起地上秦淮河掉落的长剑,用尽全身仅剩的力气,对着他的肚子甩出,直接将秦淮河狠狠钉在了地面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