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答案是什么
诺言丶彡然2019-01-22 10:5911,327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们来到了拍卖会,不是担心游会发现我们,只是最近名声越来越大,自从杀掉了护使国王就对我们十分警戒,无论在哪都安排了皇家护卫队。“呐,绚,为什么我觉得这里的气味这么重啊?”我捂住鼻子,难受的喘息道。“这种味道可是淘的味道!拍卖会上这种味道是不可缺少的,古董的香气!啊对了弑,距离拍卖活动还有一段时间,我们有这两张请帖所以到时候可以进去拍卖,这边预算已经在单子上写着了,记住目标是质量好和便宜。”“哦。好。”我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数据,但是这倒是出乎我的意外了:上面的数字清楚的写着——5000金币。这个世界来说1铜币是最低级的货币,10铜币可以兑换成1银币,10银币可以兑换成1金币,而这5000金币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已经可以兑换非常多的物品了。我连忙问绚:“这钱怎么这么多啊!不会是把组织全部基金耗上了吧?”她疑惑地回答:“弑,这只是组织的十分之一的基金,所以你不用担心这点的。今天我们就放心拍卖就行。况且你之前不是收到了800枚金币吗?这种时候你难道不应该自己去看看什么新奇的玩意吗?”“啊,这样啊。”说完她就走掉了,因为绚对这种东西非常感兴趣,我突然有着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希望这是错觉。

  我四处漫无目的地游走着,东看西看并没有什么好的东西可以让我大开眼界。我来到了高级货品区这里的物品我相信应该能够让我看看眼界。果不其然——这里布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看后不觉心中一阵触动。我顺着人群来到最热闹的也是最贵的区域,各式各样的武器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商品使我的眼睛看不过来了。这时候我多么希望自己不是一双眼睛而是很多双可以将这些场景都尽收眼底。现在我手上拿着的是金刚爪,“这位小姐,你看这光泽的表面,这绝对是非常好的上等货,这把武器曾是以前的国防队队长用过的武器,相信小姐一定身手不凡,不妨试试这把武器?”“欸?可以试吗?”“当然了。顾客的意愿我很乐意完成。”听后我一手拿起这把沉重的武器,一手拔出身后的村雨然后一刀劈下去,这把所谓的金刚爪被村雨毫不留情地劈断了,只留下了残髓的杂骨。“我说……这把武器真的是国防队队长的?”他尴尬得接不上我的话了,我知道他是骗我的,“我警告你,如果你以这种方式来欺骗顾客的话,我会杀掉你,现在,收拾你的行李快点滚人。”我以刀锋抬起了他的下巴,他的双腿因恐惧再也不听使唤了,一个劲的往会场外冲去。路人们见到了当然也是脱口而出的夸赞:“你看那个女孩子,好厉害啊!”“是啊是啊,不然我们就要被骗了呢?没想到这个拍卖会会有这么多的骗子。”“唉,以后这个社会还这么生存下去啊?可能没等开完拍卖会我们身上都已经累计的很多赝品了吧?”“不过幸好多亏了这位小姑娘不是吗?”“干得漂亮!”之类的话一直传来我的耳边。其中在我悠闲地看商品时,也有不少人像我收购村雨。我都狠狠地驳回了他们的话。

  “拍卖会将在10分钟后开始,请拥有入场票的各位尽快来到前台登记,请尽快进入场所按照座位做好。”古旧的铃声骤然响起,待它结束后,我迅速来到了前台,登记名称……我该怎么写呢?是写真实的名字还是……“啊?弑,你在这里啊!”“绚?”“这里的话你只要填写名字就行了。”“啊……这样啊,我知道。”其实我知道,我没有那么蠢好吗?只是我想看看绚是怎么填的,然后故意靠近了一点她,慢慢挪动着身体希望她没有发现,不过很扫兴的就是她发现了,“弑,你干嘛啊?”“没。没什么哦。我在……对,我在看会场——”

  这样下去也只好填写真名了,我相信绚填写的也是真名。我将“加藤然”这三个字写在了书本上,然后为自己的到来画上了一个勾,随后服务员们热情地招待我们进会场。

  古董的气息愈来愈重了。不过怎么说呢?这里的人大多都戴上了奇奇怪怪的面具,绚当然也扔给了我一个面具,她若无其事地说着:“这面具是为你打造的。”我好奇的反问:“多久的事情?”“欸?”“你不知道我的尺寸吧,那你怎么打造的?”“我……我早就知道了啦!笨蛋!”“笨,笨蛋……”我反复的重复着笨蛋这几个字,嗯,我是笨蛋,被绚第一次骂了呢,好幸福!“我记得指定位置的话……啊,找到了!”我顺着她手指着的方向看去,是二楼呢,然后我直接带着绚传送了上来。之后她又开始没完没了:“你怎么能当着这么多人使用能力啊!”“不行吗?”“也,也不是——也不是不行了,只是太引人注目了、能力这种东西以后还是少用,在人多的情况下少用,还有就是千万不要暴露我们的身份,现在我们是以普通的贵族进来参加拍卖的,要是在这种情况下暴露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我点点头,然后目光很快就被第一件拍卖的物品吸引走了,完全没有在意绚接下来说了什么。“呐呐。绚,你看那件武器,要吗?”“不要急,等介绍员先介绍完后我们再决定。”她看起来好像很熟练,居然知道这么多规则。过后——1分钟,介绍员开始介绍了:“现在在我手上的是今天拍卖的第一件武器,名为雷神之锤。雷神之锤是雷神托尔使用的武器,具有强大的力量,举起它的人便可以拥有雷神之力,召唤雷电,呼风唤雨,上天入地。但举起雷神之锤需要品德高尚并获得雷神之锤的承认的才有资格举起,万磁王可以控制所有金属,那么他能够举起雷神之锤吗?要知道,雷神之锤可不是塑料做的,而是由一种神域金属乌路制成的。好了介绍完毕,雷神之锤起步价100金币,请问有没有人需要今天的第一件物品呢?”“拍吧弑。”“好。”我照着绚的指示按下了红色的拍卖按钮,现在风铃响起,“听到风铃声了吗?”“嗯。”“每按一次按钮风铃会响起一次,而一次就代表加价50金币,一旦按了就不得中途退出拍卖,也就是说除了别人的价格比你高拍得了这件商品,你别无他法的弃权。”“明白了。”“现在再按两次。”“没问题吗,已经按了3次了。”“没事的,才150金币而已。”场上不时会响起阵阵风铃声,我们的位置处于高处,可以轻松地看到商品和拍卖的贵族们,我四处张望,然后直到确定风铃声再也没有响起为止。“好!今天的第一件商品由二楼16号的加藤然小姐拍到了!恭喜你。”我苦笑着向人们打着招呼:“谢谢,谢谢!”“恭喜啊!”场上一片沸腾,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居然花费了400金币买到了第一件武器,原本我以为会更便宜一些……难怪组织会给我们5000金币,现在也是情有可原了。目前还剩下4600金币,看样子拍卖会是一个凶残的食肉场,有钱的进阶,没钱的淘汰。

  “好了,让我们的目光接着回到我手上,现在我手上的物品是轩辕剑,没错,这是大陆地区中国的神话武器!十大神器之一,传说中天下第一剑,众所周知,宇宙是由一个奇点爆发形成的,但有放即有缩,奇点缩小的一部分缩为一快奇金异铁经过几百万年辗转反侧来到地球,被一人类铁匠得到,此人将之打为一剑,持此剑杀遍人,魔、神三界无敌手,后被神族高手暗杀而死,该剑亦高失踪。

  这把武器请问有人要拍吗?起步价200金币。”

  “绚……”“拍,这种武器一定要拍。”接着我按了下了按钮,与我们面对面的几个神秘人也都纷纷按下按钮,她们按下的次数远比我们按得多——起码多5下。“怎么办绚,这下子武器是她们的了。”介绍者喧哗道:“2楼6号1次!2次!”“等等!”绚大喊,我连忙按下了6次按钮,“2楼16号,1 次,2次——”话音未落,对面的神秘人又按了3下按钮。“可恶——”“怎么办?”“接着按。”我又迅速按了4次,“2楼16号,1次!2次!3次!成!再一次恭喜加藤然小姐拍下本场第二件物品。”“切~”“绚,已经花费了我们850金币了。现在剩下的只有3750金币了。”“没关系。下一件物品我们接着拍。”我无奈的同意了。虽然不知道绚怎么想,但是我总是毫无理由的相信她,我愿意相信她。“本场的第三件物品——宙斯之盾。宙斯的武器是“雷霆”和埃癸斯。宙斯的雷霆是由独眼巨人打造的,连众神也会为其力量震慑,埃癸斯(宙斯之盾)是由赫斐斯托斯打造的,虽然是由山羊皮造成,但它充满着魔法,连宙斯的雷霆也对它丝毫无损。起步价200金币。”“接着拍。”我嗯了一声后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连续按下了12次按钮。现在没有人和我们再争夺这把武器了,因为价格实在是太骇人了。800金币,这个数字一直铭记在我的心中。2950金币,这是目前还剩下的。“恭喜加藤然小姐又再一次拍下我们的镇店之宝宙斯之盾。”场上响起一片欢呼,而我也只是能够强颜欢笑。如果说会变成什么样子,我觉得对面的那几个戴着奇怪斗篷的人会恼羞成怒的挑衅我们。她们在黑暗的包仓中坐立不安,因为好的武器几乎都被我们抢走了。剩下的也只是一些年代久远的冷兵器。不过尽管是这样,它们的价格仍旧非常的高,比方说现在介绍员手中拿着的长矛,起步价就足以50金币,但依旧有人愿意拍下它们,不知处于什么原因,我也不想去了解这些原因。

  “弑,中场休息了。” 绚的话音刚落,我心中的石块就落下了。“绚,下一次拍卖是多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20分钟后,再那之前先把所剩的金额告诉我吧。”“武器的话——”“武器的话他们会把那几把送上来的。你看,现在不就来了吗?”说着,门被轻轻地打开了,随后响起一阵温柔的声音:“您刚刚拍卖的武器。”我感到这个服务员的声音很耳熟,虽然说她戴有面具看不见她的容貌,但是我很确定的是这个人我一定在哪里见过。

  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的心跳得很快很快……

  “弑,你过来看看这把轩辕剑。”我随声走过去,这把剑的光泽十分漂亮,闪闪发光的剑身以及刀锋在摇曳的灯笼下显得格外刺眼,但是看上去却远不不足我的村雨这种令人窒息的恐惧感。“我说…… 绚,这把武器——”“这把武器是我单独拍下的。”“欸?这么说不是资金?”“嗯,不是资金,所以可以不用算资金进来。”“可是你哪来的钱?”“这点你就不用在意了,这把刀是我送弑的。”“可是我有一把了啊。别开玩笑了。”“你怎么总是认为我在开玩笑呢?你不会想想办法加工一下村雨?” 绚说得很有道理,看样子她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我使用两把刀,拍下这把刀的原因也只是为了让我加工改造村雨。“谢,谢谢你。”我结结巴巴地说道。绚的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使我有一种熟悉的温存感,就好像迷路的旅人历经千辛万苦又重新找到了温暖的庇护所。“不要谢我,我还是比较想让弑笑出来。那么现在,我们资金还剩下不少吧?这些资金在下半场拍卖会要全部拍到。每一把武器都是。”我大吃了一惊,因为就算不算轩辕剑的份,现在资金也只是剩下了3800金币。

  下半场的拍卖很快到了,我们都完美的拍下了所有的商品,当然也是完全不剩一点金币了。拍下的物品大约有6件,也都是价格在400-600之间的商品。“弑,拍卖结束了,我们回去吧。”我将武器塞进了大背包里,然后让一个组织的仆人背在身后,我们走出了会场。让我匪夷所思的就是那名服务生。“那个,绚,你先走吧。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又这样?”她小声地咕哝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现在就是要弄清楚那个服务员到底是什么身法了,我敢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自从上一次的夏令营旅行后已经过去了8个月,我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时间居然过得这么快,所以我想亲自确定一下她是谁。这个会场在刚进入的时候我就已经清楚体会到了这种气场,所以当时我头痛欲裂,这是游的气场,几乎游的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感官。我已经意识到游就是我们对面的那几个黑衣人,她们故作自以为是以为这样不会引人注目,反而这样会更引人注目。所以,为了不让绚受伤,我打算这次亲自面对她们。就当是对我的救赎吧。

  我不停地奔跑到了会场中央,这里的人还没有全部退散,他们都以奇怪的目光大量着我,我再也无法忍受,随即传送到了3楼的更衣室,我总是认为在这里会找到那名员工,然后打听个清楚。好在她果然在这——她正在换衣服。我目睹了她长长的白色秀发,以及蓝如蓝宝石璀璨般的眼睛。这个熟悉的面容毫无疑问就是明衣。“明衣?”我不由自主的喊出了声,这时我才发现我已经闯祸了,现在她在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我屏住了呼吸藏在更衣间,为了尽可能让她不发觉我在这里,我捏住鼻子学了一声猫叫,“什么啊,原来是猫,为什么我会听成然酱在叫我呢?我真是……”她低下头,羞红了脸。这一刻我再也不想隐藏了,久违的重逢我还是选择站在她的面前。“那个明衣,好久不见。”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我就在眼前似的看着我。我接着不好意思地说:“我早就知道了你就是那个服务员,所以才跟着你来到这里的,对不起!”随后我双手合掌,作出一个90°的弯腰祈求原谅。她却不以为然的讽刺道:“然酱,不对,咳,是弑,你当初企图一走了之对吗?”“我……”我无法反驳,因为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你抛弃了我,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每每回到宿舍看见照片上隐现着你的笑容,我的心就无限般的开始绞痛起来,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我打算杀掉你,你逃避了一切,却不知道我的每天都度日如年,我多想再一次见到你,而如今我们确是以这种方式再一次相见。”“对不起明衣。”

  “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现在是游的人了,你和我今后已经处于了敌对,不要逃避了,堂堂正正的和我打一架吧。”

  “我做不到。”我垂下目光,一愣一愣地看着她,“因为,因为我伤害不了你。”

  “你已经伤害了我!自从你走掉的那个夜晚,你就彻彻底底让我伤心欲绝。”她几乎尖叫着说出,“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可解释的了吧?所以……所以我会杀掉你。不仅仅是为了个人原因,当然还处于你们的罪行,企图谋杀国王的罪行杀掉你,这是最合理的原因。”

  “不是的!你们的国王,不是真正的国王,如果再这么下去,这个国家迟早会毁灭的!”

  “你胡说!国王是崇高的!你不能这么说他!”

  “我没有胡说!你有注意到人民吗?你们注意到了他们因贫困的生活而无所适从吗?你们注意到了你们的国王因为贪图享乐而草芥人命吗?你们没有注意到!因此我们才会企图杀掉国王,这个叛君!”

  “住嘴!”她尖叫着。随后拔出匕首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我被她逼着向后一直退到了死角,匕首将我的脖子划出了伤口,血从伤口里面顺势流了出来,见情势不妙我立刻传送到她的身后拔出村雨压制住了她,“你疯了吗明衣?”

  “没有。”

  “为什么选择和我作对?”

  “因为你们是坏人。”

  “你不明白,你们游的人总是这样!完完全全没有考虑到别人的感受,难道你们不会换位思考一下吗?这种残缺的灰白的社会不是真正我们理想中的世界对吗?”她不吭声了,我放下了刀接着说:“我希望你好好想想,我并不想和你打下去,只是希望能够让你醒悟。”说完我走出了更衣室,可是更为骇人的一幕出现了,那个女人——曾经在监狱被我烧得连灰都不剩的女人正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残缺的面容以及比常人小2倍的身躯,血肉模糊的眼睛让我不忍直视。我被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她慢慢靠近我说:“你就是那个害我失去身体的女孩吧?今天虽然小明衣不杀你,但是我也得杀你呢。”一时间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掐住了脖子,这真难受,这个女人全身上下都是烧灼的腐臭味,我痛苦的挣扎着,伤口正渐渐扩大,如果再不让她松手可能我今天就死在这了。处于无奈我只能再一次使用左之轮对着她的肚子。但这毫无效果,她的身体如同液体般的消散然后又恢复,这和之前那个人一样。我的呼吸感到渐渐不顺畅,眼前的视线也逐渐模糊,然后我传送到了屋顶这才使我稍微好受些。好在只是咳嗽了几下,但是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也跟着上来了。不妙,她会模仿别人的能力!

  “去死吧!”我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攻击到然后受伤了,一口鲜血从我的食道中喷涌出来,那种没有攻击轨道而让人内脏受伤的技能,无疑这是我的左之轮。这个家伙还没有死,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没有死,因为这种难缠的对手死是很蹊跷的,一般来说不会那么容易死掉。第一次被自己的技能击中,我的内脏在体内翻滚,鲜血大口大口的从嘴里不停歇地钻出来。“为什么你没有死?”“啊?因为我换了一副身体,虽然这副身体并不如意,但是足够我报仇雪恨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你没有杀死我的核心,也就是我的心脏,当时我的心脏藏在了我的亡灵当中你当然也不会察觉。现在想来是不是很生气呢?生气就对了,我可是要将你杀掉的哦,畏惧吧!哈哈哈!”她原本恶心的面容逐渐扭曲起来,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多多留神了。现在游客都已经走光了,我也无从再忍耐,所以我认真了。第二阶段开、左眼又如平常一样闪现出了蓝色的火焰,这时候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了她身后,拔出了村雨划破了她的脸颊,因为她避开了。不过现在明白的是武器攻击可以伤害到她。“好疼呐~没想到许久不见你居然知道我的弱点还带了这么一把恐怖的武器来是吗?”我看了看她,擦去了脸了的鲜血,然后又传送到了她身后,她灵机一闪原地一滚躲开了攻击。否则现在她的头就已经和身体分开了。“可恶。”我不满地抱怨道。随后她也没有停止攻击,她又一次运用了左之轮,不过好在我跳了起来,因为我已经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每一次左之轮触发瞳孔都会紧缩一秒,这也是这个技能的破绽之处。第二阶段的速度快得惊人,我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在空中用月步冲向她,她完美的挡住了攻击——用她疑似钢铁一般坚硬无比的手掌接住了刀刃。“混蛋。”但是我没有忘记我的背后现在还存在一把刀,然后我放开村雨任由她接着,在空中又迅速拔出另一把刀再空中翻滚了360°瞄准了她的左腹切去。确确实实的是击中了,却不见得有什么效果,后来才明白轩辕剑是物理武器。因为没有什么效果所以她狰狞的一笑将村雨扔下后用手掌击中了我,我被打飞到古钟建筑物的正上端,这足足距离地面有20英尺远。

  心脏剧烈地疼痛着,这是迄今为止最疼的一次。果不其然我的鲜血已经慢慢从嘴里涌出,尽管我拼了命的想要将它们重新逼回去仍然是没有一点用的。

  “啊,这样就不行了吗?”她收回了战斗姿势,“我原本以为能够和你打得更久些,下面……让我来取掉你的双眼当做是赔偿我身体的补偿吧?呐~”我拼命针扎着,开始缓缓向地面移去,等到凹凸的大洞再也承受不住我的时候,我笔直地坠落了。

  这是让我无法接受的疼痛。她抓起我的衣领,我无力地望着她。“你这眼神算什么?求我不要杀你?”随后她放下我仰天长啸,“不管你怎么样,都是你的错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才会变成这副样子!”我完美地无视了她的话语,寻找着获救的方式,不幸的是这个家伙的反应尽然比我还要快,她发现了我正在看钟塔上的大钟,于是将钟塔给击碎了。大大小小的碎片从空中砸了下来。她跑到了没有碎石的地区,将我独自留在了这块危险的地方。无疑我是要死了……面对着从天而降的碎石我没有一点办法,即使意识想活动可是身体没有这么允许又有什么用呢?

  我好像忘记了要说什么……我一直都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我绝望地瞪着一块大约1间小房子般大小的复古石头朝我的头顶砸来,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今天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闭上了双眼。

  “弑!”

  是谁在喊我?我已经迷失在黑暗中了,这里好黑好黑,太可怕了,周围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生物。尽管自己看不到自己,但是还能察觉到眼神空虚似骷髅。皮包骨瘦的身躯内脏都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不就是我吗?难道我死了吗?对啊,我已经死了,我被……我被。”微微颤抖的嘴唇将全身都带动了起来,我惊慌地呐喊:“有没有人啊!有没有正常人?我……我不想死……不想……”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住了,眼泪随着眼眶直僵僵地流淌了出来。漆黑一片……有的也只是其余的死人罢了。我将会在这里度过一生,因此别无选择。

  “弑!!!!我来了,你不要死,求求你了,弑……都是我不好,拜托……算我拜托你你一定要撑住——啊啊啊啊!”

  声音……我的耳畔传来呼喊。有人有危险了。这种场景好像似曾相识。我……我该怎么出去?怎么逃出这个黑洞般的地狱?

  “笨蛋。她已经死了,你自己难道看不出吗?真是美好的友谊啊,居然为了找一个尸体回来送死。那我就成全你,你和你亲爱的弑一起下地狱吧!哈哈哈哈!”恶心的笑声……让人呕吐的笑声。

  “啊!!!”“噗!”我听见了吐血声,同时我也找到了一块光明的地带,但是那里我进不去……我被分割在了黑暗的地区。该如何进去呢?试图将手慢慢伸进那块地区,可是它刺眼的光芒将我的手烫伤了,我却感觉不到疼痛。“果然,我已经死了啊,呵呵,也是真够可笑的,居然连痛觉都消失了。”无论如何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算了,这样也挺好的,在这里地方不会再见到血了,再也没有了,而……而这双眼睛也不需要了吧?”说完我将左手伸向我的右眼,轻轻地抚摸着,“那……那就送你吧。我已经——已经不需要了。”

  “不!你不能这么做!”正当我正要挖掉我的右眼的瞬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了我的眼席。“你……你是谁?”“我说过我和你很像,而且我是你的另一半力量。”“切,开什么玩笑,就算你上一次帮过我,我也没有完全接受你,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这副身体,现在是!是由我来掌控!!!轮不到你——哈哈哈哈!”“你有想过你爱的人吗?”“我”转过身,我从她坚定的目光中看到了现在自己。只是一副行尸走肉罢了。“我”说:“你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爱的人或者是爱你的人的感受是吗?尽管她现在正在替你战斗你也没有丝毫要反抗的样子。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我就是我!轮不到你来指教!”“醒醒吧,要是再这样下去。”“闭嘴!”我惊恐地跪下,“你要是再说我就……我现在就死给你看!”“如果你要以这种方式来威胁我很不巧你威胁错人了。我再告诉你一次,你现在和一个废人没有一点区别!你说你有什么用,让自己爱的人受伤了,我指的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更是心灵上的。不要像我一样到这时候才后悔,好吗?”我哽咽住了,眼泪不停流淌,大脑在颤动,这句话为什么……“她需要你,比任何人都在乎你,以至于现在折返回了这里不是吗?”“欸?”“她愿意跟随你,心里有什么痛苦总是,总是一个人承受着,从来不愿意和别人商量,受伤的时候也只是躲在角落偷偷地哭泣,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总是强颜欢笑,可是谁又知道她的心里到底承受了多少痛苦呢?”“痛苦——”“不要犹豫了,如果你再不苏醒,下一刻你就会变成现在的我。”“变成你?”“如果说是谁要救她,那我相信你绝对是最佳的人选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知道她现在很需要你。”

  “我知道了。”说完我站起了身,即使双腿依旧因体力的不支而瑟瑟发抖,但是我还是走向了另一头,希望这一次能够成功。

  我冲进了耀眼的光辉中,刺眼的光芒让我不得不眯起眼睛,前方是一道大门正在等待着我。推开了门——

  “弑!”绚在为我挡着攻击。那个女人将我的村雨当着我的面刺进了她的腹中,“呀,你居然还活着,没想到被那么大块的石头压到后还能活下去。真是顽强的生命力啊。”

  “开什么玩笑!放开你的手,不要用你的手去碰她!”我几乎是咆哮道。

  “啊勒?刚醒来就对我这么大吼大叫?没办法,我得先杀掉这个女人才行。”说完她伸出那肮脏的舌头舔了舔绚的脖子,“放开我!”绚缀泣着。“混蛋!!!!你不要太过分了!”

  “那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怎么样?你看,你现在这副被压在地下的样子能够把我怎么样呢?你就应该待在那边乖乖等死。”随后她又将视线放在了绚身上,“多么美妙的黄发啊!”我咬住了嘴皮,差点给咬破了。

  “让我来尝尝你的身体是什么味道的吧?呐~”

  “放开我,好难受!啊~” 绚的衣服一下子被撕完了,只剩下了内衣。

  “啊啦啦,没想到意外的有料呢。那么,我开动了。”“不!!!!”

  一刹那,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右眼力量几乎全爆发出来了,身体被黑色的光笼罩着,这是梦中的那个能力……难道说那种能力我也能用吗?试试看吧。心中这么想到,我重新将身后的轩辕剑拔出,用尽力量朝石块一劈,它哗的一下全部碎了。“绚,等我,我……我马上来救你。”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朝前进。这种技能耗的体力实在是太多了,“弑,不要……不要管我了。你现在不能用这个!”我称这个技能叫作:星神骤然。“绚,等我,一定要等我。”

  那个可恶的女人停止了下一步她的做法,将我视为了目前的敌人。

  “没想到你居然还留有一手,但是就凭你现在的体力你觉得你能够撑多久呢?嗯?”

  “我不知道……但是,只要一时就够了。”我攥紧手中的轩辕剑,朝着她的方向斩去,她想要拿绚当做挡箭牌可是不幸的是我已经将绚传送到了我的怀中,“去死。”左眼瞳孔一缩,她的身上出现了众多刀伤,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虽然她用了自己那钢铁般坚硬的手挡住了我的村雨的攻击,但是她并不能挡住比村雨要大几倍的剑。我的星神骤然手中的剑,将我本人手中的剑缩大了5倍。

  “再见~”我冷冷地笑了笑。

  烟太大了,我什么都没有看清,唯独知道的是我的剑击中了她,因为我感到了肉体的接触。当烟消云散后我才猛然发现它击中的不是那个女人,而是——而是明衣。

  “明衣……”我的声音哽住了,说完明衣无力地摔倒在地。

  “啊,你来了?不过你救得是很及时的唉。”

  “闭嘴,没用的家伙。对付她就得我这么做——”她本想着接着说下去,但是却咳嗽了几声,我能看见她在咽住嘴中的血,她的喉管上下抽动着。

  “你快走吧,这里我可以应付,记住这件事不要给队长说!”

  “欸?为什么?”

  “我们今天本来没有这么多事的,都是你惹出来的,如果你想说下去的话那你在队伍中的地位也就不保了,好的话可以留个军长,差点的话只能是个当国王的试探队。”

  “好吧,怎么说今天都应该听你的了,那我先走了。”她做了个再见的姿势然后消失在空中。我不禁放下了绚,慌忙地跑向了明衣。“你没事的吧,对吧?呐~”

  “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能力吗?”我流下了眼泪,“记得,我记得。就是死而复生对吗?所以你不会死对吗?”

  “嗯,我不会死,但是我……我在接你那一招的时候并没有用那个能力。”

  “啊?”

  “我会死。而且不久后就要死了。”

  听完,我的脸颊正剧烈发烫,眼眶逐渐湿润,“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用啊!”

  “没有为什么,只是忘记开了。”

  “你骗人!”

  “为什么这么说?”明衣在说谎的时候,目光都会故意偏向别人地方,“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活不久了。”

  “呐,然酱,你知道吗?为了一直占有这份感情,用双手尽情珍惜,抚摸,伤害,玷污它。初次体会到的那份感情,淡薄又脆弱,似乎快要溶解。我很害怕啊!我害怕会失去你。”

  “对不起……明衣,对不起。”

  “你杀掉了我哦,你这个罪孽深重的人。”

  “你到底为什么不开能力?能不能告诉我真实的答案?”我们两个都沉默了,绚望向哭泣的我。

  “答案就在你身后。”

  “我身后?”说完我转过了身,那并没有什么答案,我只看到了绚跌跌倒到地站起,随后又将目光看向了她:“你骗我,那哪是什么答案……那 是我的伙伴啊。”她摇摇头,否认了我的说法:“不,那就是你想要的答案。”

  “拜托你了,告诉我啊。”我低下头哭泣着,希望不会被她发现这么懦弱的一面。

  “别哭了,然酱哭了就不好看了。”她将血淋淋的手放在了我的脸颊上,“好温暖啊。”

  “明衣,你不要转移话题了,快点告诉我。”

  “嗯,我现在就告诉你。你过来一点。”

  “过来一点?这样吗?”说着我俯下了身将耳朵对到了她的嘴边,“不是,是这样。”

  说完她把我的头转正,手臂自然地勾到了我的脖子上将我与她的距离贴到了最近。……我感受到了久违的……久违的温暖。“然酱,不要说话……就让我这么死去吧。”我闭上了眼睛。真正的答案究竟是什么呢?我不禁思索着。之后她小声地说道:“我喜欢你……我好羡慕……”

  “诶?”当我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时候,她已经死去了。没有一点余温了。“明,明,明衣——” 绚朝我走来,“明衣,明衣,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啊!!为什么啊!答案究竟是什么啊!求求你告诉我。”“弑,没用的,她已经……”

  “闭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过来?让我这么死掉不好吗?”

  这是我第一次发脾气,对绚发脾气。

  我久久沉溺在了明衣的怀抱中,闻着她体内的香味。我不禁放声大哭。

  好甜好痛,以至于要咽气一样。

  我们都沉默了,沉默地回到了根据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