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相遇
诺言丶彡然2019-02-14 17:125,495

  同往常一样,我来回穿梭在基地,无论如何都不想再进入那个房间。可能绚也是这么想的,因此我们自从明衣死亡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与对视过,包括在吃饭的时候我都装作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际上很想和她当面道歉。但是明衣指的答案无疑就是她吧?意识是说她恨绚,而我为了完成她的遗愿坚决不打算再和绚说话。这时,光朝我走来,窃窃私语道:“弑,你是怎么了吗?为什么这么严肃了?”我摇摇头,不想说话。

  “难道和绚吵架了?啊,那可真不妙。”我无奈地看着她。

  “你到底要说什么?”

  “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啊不对,是想说我们的下一个任务马上开始了。”

  “诶?这么快?”距离上一次任务也才过去1星期而已。

  当然目前我无法从失去明衣的痛苦中缓解过来,同时我也在维持与她的答案,这么一来搭档什么的就必须换了。这么想到我和光做了个手势:去去就回的手势,然后走进了辰的房间。

  “怎么了吗弑?”

  “辰,我希望我能够换一名搭档。”

  “原因。”

  “维护秩序。”

  “这么说来的话,你不是很喜欢和绚一起做任务吗?当初刚加入的时候不也还是笑嘻嘻的同意了吗?这么快回心转意可是不好的。”

  “这次我决定好了,我要换队。”

  “那你要和谁一队呢?带带新人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随声答应。“诶,那就带明衣吧,她的话和光还有晴在一队总是不妥当的,毕竟这几人都是新人。”我点点头,答应了辰。以后开始我就和明衣一组了,但是这个名字总是让我……让我难受不堪。

  我回到了宿舍,准备收拾行李搬去明衣的宿舍,这时绚走了进来,我狠狠地切了一声,然后头也不转的离开了房门。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焦虑感,和她分开后,我感到自己不再那么热衷于任务和人民,反倒是满脑子都在想绚。我在想她会不会遇到危险,会不会一辈子不再和我说话,会不会不接受我的原谅之类的。但是我无法将这些情感很好的表达出来,因为是明衣的请求,我必须完成她最后的愿望。

  但是,她所谓的答案到底是不是因为绚呢?

  现在面临的新的问题是:绚和一个男人分在了一组,虽然这个组织是正义的,在旁人看来是邪恶的,但是……但是我就是怕担心再出现像之前那样的人。当然我不希望那个男人是之前那种类型的,但是同时也祝福绚快乐。忘了说了,那个男人是她的男朋友,应该说是在我进入组织之前,他们两人就已经订婚了,至于多久结婚我不知道。稍微有点不甘心。

  想着想着,心中又是一阵绞痛,头脑不时发热晕晕的,任何我从前感到有兴趣的东西都已经不再这么耀眼。到底怎么回事,我感觉我在嫉妒那个男人,我在羡慕他。但是这种情感到底叫作什么?我该怎么表达它?我不想再去思考了。于是匆匆整理好了行李打开了新的房门。

  “弑君。你来了。”明衣朝我眨了眨眼,我点点头然后对她说:“你已经知道了吧,今后我们是搭档了。”

  “嗯。”她笑了笑,“今后请多多指教。”

  “你也是。”我尴尬地回答着,身体非常疲惫了,跌跌撞撞地倒在了床铺上,虽然说辰给了我1个星期的假,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光那组和绚他们做那么困难的任务。毕竟要刺杀国王……至于能不能成功刺杀我只是期望能够如你所愿。

  “弑君,你怎么了吗?”明衣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我摇摇头,翻了个身侧身面对墙壁,“呐,明衣,你觉得她们这次的任务会不会……会不会有什么失误?”

  “嗯?我想想、弑君,你只要相信自己的知觉就行了,如果真的有什么失误到时候我们再去支援就行了。”我轻声的“嗯”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

  之后的日子里,我打算去见见明衣,至少,她的死和我脱不了干系。我想告诉她一些事情。所以我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悄悄来到了以前的宿舍。

  “还是没变啊。”我的呼吸戛然而止,踏出了进入宿舍的第一步。但由于这样会被其他学生认出,我还是选择了传送到我们以前的宿舍。

  熟悉的味道,复古色的地板上一尘不染,看样子明衣是有打扫过的。我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走过了她曾睡过的床头,走过了曾经和我嬉闹的浴室,走到了她双手触摸过的书桌前,我仿佛看见了明衣正端庄地坐在那儿写着、画着,就像往常那样和我愉快的对话。

  “呐然酱,今天的课程真的好难啊!我有些地方不明白呢。”

  “哪里我来看看。”

  “啾。”

  “啊!可恶被算计了。”

  响起一片欢笑声,在我这个旁人看来,是那么的清晰、甜蜜。

  待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处于房间的就只有我一个人罢了。

  “明衣……”

  我站到了书桌旁的书柜面前,这些东西历历在目。

  “嗯?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我蹲下看了看书柜内侧,果然有什么,是一张纸吗?还是什么?

  “啊,拿不到啊。”我尝试伸出手进入缝隙,不料手根本进不去,那就只有让它自己出来了。这么想着我将它传送到了手中。

  “都起灰了啊。”我轻轻拍了拍它身上的灰尘,“里面写了东西,墨水都浸出来了。”

  仔细地端详了一番之后我决定打开,先拆开了用胶水粘住的信口,再将里面的信拾出,“这是……”

  我的目光在纸上飞速地扫视,“这个字迹是明衣的。”

  我开始阅读。

  给我最喜欢的然酱: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和我初次相见的瞬间,并不是在宿舍的那一次,我知道的是然酱似乎已经忘记我了,也是呢,毕竟我这种人谁也不会记得的。

  我相信你会看这封信,因此,让我们言归正传吧。

  我和你相遇在一个寒冷的夜晚。

  大脑开始搜索记忆。

  我漫步在了熟悉的街道,漫无目的的散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突然,我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子,她娇滴滴的双手被寒风刺得发抖,鼻涕不时从鼻孔流出,但她并没有纸巾,她正蜷缩在街道的一角,街道上的行人并没有用关切的目光打量这个小女孩。有的也只是嘲讽。

  她极力寻求温暖,她身上穿着肮脏破烂的衣服,衣角不知道被染上了什么奇怪的液体无法消除,裤子是普普通通的牛皮裤,这种裤子完全没有一丝保暖效果,况且,这条裤子已经被她所磨破,她的私处已经被裤子映照出一点痕迹。

  “好可怜。”我喃喃念到,我想要竭力帮助她,想要温暖她,但是父亲不允许我这么做,父亲是很严厉的,我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我在家中和父亲当面顶撞,不过这是青春期常有的事情,不是吗?但是他今晚可能不让我回家了。

  意犹未尽。

  我还是打算去救她。

  我径直朝她走去。

  “没事吧?”她抬起头,傻傻地盯着我。

  看起来她似乎有些害怕,那打着寒颤的身体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再这样忍心看下去,“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找到一个住处。”我挠了挠脸颊,打量了她的反应。

  “不要碰我!”她大声地说到,那白皙的肌肤被风吹得有些微微泛红,滑腻柔软的白发上沾满了白雪,显得更加楚楚可怜,水汪汪的蓝眸子倒影着我的姿态,眉清目秀的面容,精致的五官,像极了一个可爱的洋娃娃。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着来帮你。”我蹲下身子,脚差点被地下的冰打滑。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她甩了甩头发,像我迎面扑来的是一堆白雪,冰冷冷的,脸颊被冻得通红。

  “没事吧?”她焦急地问到,不时玩弄着拇指。

  “哈哈,你可真可爱,不建议的话能接受我的帮助吗?我叫克里斯蒂·凯瑟琳·然,请多指教哦。”我向她伸出了双手,她迟疑了一会儿,垂下了头。

  好想触摸她,想帮她,想要让她过上好日子。

  “嗯……”过了几分钟她才回答,这使我有些吃惊,没想到她居然放弃了挣扎,不过就算她不同意我也会问到她同意为止。

  “太好了!那我们走吧!”我起身牵住了她的双手,她疑惑的跟上我的脚步,“我们,去哪?”

  “当然是去我家了!”我笑嘻嘻地回答,不过转念又想,“啊对了,父亲不允许我回去呢,这下可有点伤脑筋了。”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哦不过你放心,我身上带了现金,我们可以租一间旅馆。”

  “嗯。”她轻声附和,在我眼中感觉就像是带着一个妹妹,这种感觉真是不错,很早以前就想有一个妹妹了。

  “那我们进去吧。”我和她已经顺利进入了旅馆,不过在那之前开房的时候可是很尴尬的,由于我们又没有监护人,仅仅是一个11岁的小女孩带着一个看起来比她更小的小女孩来开房罢了,这令谁都会心生畏惧吧?

  好在我还是凭我惊人的口技说服了他。

  “那接下来,你先去洗个澡吧。”她点点头,这下我可以放心了。

  我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浴室,“没事的啦,这里没有危险的,放心就好了。”我走进她的身后,轻轻将她弱小的身子推进了浴室,她转过头来,小声地咕哝,“谢,谢谢。”

  “嘿嘿~没什么的啦。”

  之后我躺在了床铺上,这里的床铺和家里的不一样,虽说这间旅馆已经是这所城市最高级的了可总感觉还是不如家里的舒服,不过我也是被赶出来的,现在什么也就无所谓了吧。

  “那,那个……”她悄悄打开了门,透出了一丝缝隙,我看到了她那光滑的肌肤,不禁脸颊发热,我平息住了语气,“怎么了吗?”

  “那个,我没有换洗的衣服。”她扭扭捏捏地说出了这一句话,我还以为是什么更震撼人心的话呢,听到这自然也就哈哈大笑,“那没什么,我可以借你我的衣服,到时候我们明天再去街上帮你买。”说着我从行李箱中拿出了自己比较心仪的那件睡衣转过头递给了她,“穿上吧,小心着凉了。”

  “谢谢。”她三两下穿好了衣服,在我看来简直是美若天仙,我眼前的场景就像是一幅古典画一般。

  正当我沉溺与自己的思维中,她突然打破了,“我叫……叫结城明衣……”

  “日本人吗?!真是不错的名字呢!”我长长舒了一口气,像是瘫痪了一样四肢展开躺在了床铺上。

  “怎么了吗?”她小小地坐到了我的身边,由于租的是一间单人间因此只有一张床,我想就我们两个应该不需要两张床,而且两张床太浪费现在的资金了,现在我已经不是大小姐了,而是流浪的孩子。

  “没什么,只是觉得明衣真的很可爱啊!啊抱歉挤到你了吧?”发现之后,我挪动了身子,尽量让出更大的位置给明衣,“不好意思啊委屈你和我睡一张床了。”

  “不,这没什么。”她夸张地摇摇头。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在那里吗?”我摸了摸她的脑袋,她居然下意识地躲开,我被吓了一跳,“抱歉。”

  “不,我之所以会在那里是因为我的父母被国王杀害了。”她从自己之前的衣服中拿出了一张的信,“随后我被祖父救了,但是祖父也因此丧命。”

  “诶,抱歉让你回想到了不好的记忆。”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自己也该倾诉一会儿了。”她无力地摆摆手,虽然嘴上说没事,但是看起来十分伤心,“我被祖父叮嘱要好好活下去,然后我一直逃,头也不回地逃,待回过神来,就已经到夜晚了。”

  “我那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明衣抽泣了,“我真的很害怕他们会杀了我,就像对待我父母那样。”

  哭声愈来愈大。我不忍心看到这种场景,毕竟是我先提问的,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吧,“明衣,你没事吧?”说着我擦去了她眼角的泪水,她接着向我倾诉。

  “时间一久我就发现自己跑饿了,我带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了一所公园,没想到那里也有通缉我的纸条,我当时真的已经放弃希望了。”她哭哭啼啼,像一只受伤的小鸟,让人心疼的身世。

  “那里也有杀我的人,我迷茫了,一瞬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父母究竟是为什么被杀,我无从知道。随后他们又来追杀我,我又跑啊跑,跑了好久好久……终于跑不动了,摔在了地上。他们刺伤了我的手臂,我含泪忍痛的接着跑。”

  “直到我遇见了你?”我打破了她的自言自语。

  “嗯。当时已经甩掉了他们,可是我自己也已精疲力竭,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我,就遇见了你。”她抬头用害羞的表情望着我,好可爱,好漂亮。

  “我以为你和他们一样是来杀我的。”说着明衣有些娇羞地爬上了床铺,盖上了被子,“谢谢你。”

  “不建议的话请让我继续帮助你,我绝对不会对你有任何恶意的。还有,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吗?”我从行李箱中拿出了干粮,本来打算留着自己吃的,但是听明衣这么一说,自己也就不好意思了,随后递给了她。

  “看你这么说,你肯定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吧,不嫌弃的话请收下。”我捂着自己炽热的脸颊。

  “谢谢。”她接过干粮,娴熟地吃起来,像一位教导有方的圣母。

  虽说是干粮,也不过是几片干巴巴的面包,从她的话中听起来她应该是一位贵族出身,“让你吃这么糟糕的食物没关系吧?如果不行我现在再去买别的。”

  “不用了,这些足够了。而且,我也没有那么挑剔,毕竟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她轻轻啃食着手中的面包,刻意不发出声音。

  我记得我的包里还有一瓶牛奶,“我这里还有一瓶牛奶,你也顺便喝了吧。”

  “真的不用啦。”她摇摇手,我知道这是不好意思找我要别的,毕竟每个人都要面子。

  “真是的,明衣不用对我客气啦,快,拿着吧。”我扶着她的手接过了自己手中的牛奶,“吃完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那之后,我看着她吃完了食物,便也安心的入睡了。

  房间一片漆黑。

  “克里斯蒂,你是混血儿吗?”她突然抓住了我熟睡了双手,将我从梦中惊醒,“是哟。我是英日混血儿。”我侧过身对着她,现在我们的距离就只有一尺之遥,只要伸手就能触摸到彼此。

  由于这张床宽度比长度窄很多,我几乎是悬着半身睡的。而明衣似乎也注意到了,她赶紧往内侧挪了挪,“好像挤着你了,抱歉。”

  “不要老和我说抱歉啊,我们不都是朋友了吗?”

  “朋友……吗?”她疑惑地歪着头。

  “嗯,朋友哦!所以我会帮助你的,好了今天不早了,要是你害怕就抱着我睡吧。”我紧紧握住了她牵着我的那双手。

  明衣微笑着点点头。

  这是我和她的相遇……我记起来了,全部关于明衣的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