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尽管如此我依旧爱你
诺言丶彡然2019-01-20 12:517,911

  经过那一次的相遇之后,我感到了十分的不适,因为心中总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愤愤不平——自从那天我看到她和那名女孩后,而且确信她已经将我忘记后,我的脑袋就总是语无伦次,赤红的疼痛使得眼前一片血红。

  “她已经将我忘记了。”

  对于我来说的回忆是那么重要,但是你却将我淡忘。

  你还是那个你,而我还是那个我,如若能彼此理解的话……相信痛苦也不至于会那么多。

  自从那天起,我的内心总是不安,之后的几个月中我的任务已经到来了。这一次组织要先杀掉一位护使——那名护使无疑是一位非常贪得无厌的人,否则我们也不会那么大费周章。

  “准备好了吗?”

  待到朝霞与我的眼睛平行后,我点了点头,这一次的任务比较难成功,忘了说亚斯在我离开之后打听到了我的音讯,现在他已经加入了组织,也就是说他是D组的。久违的重逢并没有让我感到多兴奋,远远不及我与小然重逢时的悲痛。这种感觉,不一样。

  第一次和小然组队完成S级任务,我至今还不知道她能否活着回来。

  我们需要杀掉十三区的一位护使,当然,他的实力和权力可能远不止我想象的这么多,总而言之就是要做到完全的准备。

  “绚,能等等我吗?我这刚来,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迷路啊!”身后远处传来了小然的呐喊。

  我停下了脚步。心想着等等这个笨蛋吧。

  “绚,现在是晚上了,这么说来不睡觉真的好吗?”她关心地问到。

  “啊,你难道不想赶紧杀了护使回来安安稳稳的睡觉吗?”我冷艳嘲讽。

  “想。”

  太天真了啊小然。你和往常一样,永远都是这么一副好心肠,这会导致你有危险的。

  “那就别废话,跟上。”

  “那个,其实我们不用这样月步的。”

  “诶?为什么?”

  “因为我会传送啊。”听到这里,我已经彻彻底底的蒙了,因为我也会传送,只不过我只能将我自己传送。原本开始我认为我的左眼只是普通的异瞳,却发现还隐藏着这么多的秘密,我是想着小然不会传送所以才和她漫步在天的,既然她可以传送人,那么……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早说……”我心疼地问。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是你自己没有问我的好吧?”

  “好好。真是败给你了。”

  我唯一在意的就是,为什么我们都可以传送,而我却不能传送别人……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吗?

  “对了,绚。”小然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维。

  “又怎么了?”照顾新人可真够麻烦的……

  “我想问辰是干嘛的?”问这种白痴问题你也是没谁了,本想这么说。

  “辰?她是我们的BOSS啊。”

  “啊不,不是那个辰,是晨!”原来她指的是晨啊,既然问道了那么我姑且也就顺道给她解释一遍了。

  我看见了一个老熟人……在通缉令上看见的。

  “这是罪犯吗?”

  “不能说是罪犯,这个人我认识,这是我在做一次任务时的搭档,后来被抓流放到了13区,随后很快要被处决了。”我照着通缉令上的文字开始默默念到。

  “原因是什么?”

  对啊,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她认识我吧?

  “没有原因,只因为她认识我。”

  “那……”

  “没错,政府在胡乱杀人。他们以杀人为乐,总而言之就是杀得越多就越爽快,视命如草芥。而最终资金原因也都堆积到人民身上。”越是说到这里我就越生气。

  会让人想到以前啊。

  “绚,在天亮之前我能先去个地方吗?”小然斩钉截铁地说,我连忙打断了她的话:“不妨说来听听。”

  “我想去救他。”

  听到这里,我再也笑不出来了,要救一个濒临死亡的人是几率渺小的吧?“救他?你疯了吗?他已经上了斩首架,就别想着再下来了。这是不可能的,护卫队也刚好就在那儿。准确来说是护卫队的1-2名队员。”

  “那也不能放着他不管吧?他可是你的伙伴!”眼光里闪烁着光芒,你总是这样,就因为如此之前才感化了我。

  “说的也是。”我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点点头。我相信她,她会成功的。

  “那你同意了吗?”她好奇的摆着头看向我,以一副可怜恳求的模样。喂喂,别这样我,再这样下去我会把持不住的。好可爱啊……

  “我先说,要是死了不能怪我啊。”完了完了不能直视她的眼睛了,怎么办怎么办??

  “感谢。”

  随后她拉着我跑向监狱,“喂喂喂,你干嘛啊,我可没说我也要去。”这么说着我就想看看她到底想怎么做。

  “闭嘴,少废话,跟我来。我保证不会让你死的。”这诺言看起来很可靠因为我们已经解决掉了门口的几个士兵。

  这里潮湿干燥,空气中充满了难闻的气味——汗臭味,排泄物的气味,还有时不时的鞭子声。

  “下一步怎么办?”为什么你不想想后果再行事呢?

  “当然潜进去,找一个人问问看。”我悄悄地对着她的耳朵说。

  虽然现在很不情愿地来到了监狱,也是因为不想见到那个人的原因所以我才这么说到。我希望她已经死掉了。至少不用我们这么大费周章的去营救她。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小然想要去帮助一个毫无关系的人呢?是处于同情还是什么?

  前面有一个守卫,我本想自己去解决掉他,可是小然已经抢先一步。

  “呐,我问你,这张通缉单上的人关在哪号牢房?”在我还未反应过来的瞬间,她已经转移到了守卫的身后。

  “告诉我,我可以饶你一命,但是如果不告诉我,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

  他紧张地点点头,看得出他发白的嘴唇已经出卖了他的害怕。

  “这个人我不大认识,不过我们的军长可能认识,你看那个有光亮的牢房,咳咳~那就是军长在的地方了。我说的这些都是实话,请不要……”我本以为小然不会杀掉他,可是没有想到在他未说完之前她就冷酷地杀掉了守卫。为什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完全变了一个人啊。

  她指了指闪烁着微光的地方,我知道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身后有股强大的气流,我感到了异常的不适。不是因为这几个队长,是感觉……总之我先警告了小然:“躲起来,他们要来了。”我紧张地拉起了她的手,这种气息绝对不是普通人,反而我倒是感觉非常像游的人。

  “没必要。”听她这么冷冷地一说。

  “我会活着回来的。”她轻松地挣脱了我的束缚,朝着他们走去。

  “笨蛋你在做什么啊!”我小声地嘀咕着。

  “晚上好啊大哥哥们,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们唉。”

  “现在是闭牢时间,有什么要看的明天早上再说。再说了现在已经很……”

  我眼睁睁地看见一个一个的士兵逐渐倒下。

  “接下来……”小然狰狞地抿了抿嘴巴。

  “你这个家伙,你干了什么?”

  “没干嘛,就想打听个事情,你如果不想与你同伴一起下葬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这个地方我也不想待……待太长时间。”看见她的神情突然凝固了一下,是想到了什么吗?

  “这个人在1156地下室的监狱,那里都是重罪犯,我这种低级的职位可管不了那么高级的地域的,所以我并没有那里的钥匙。”守卫下意识地避开了小然的眼神。

  等他说完后,小然不动声色的将他杀死了。我甚至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杀人的。但是,这都不重要了吧,重要的是她已经变了。变得冷酷无情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充满热情……事事为人着想的女孩了。

  “为什么杀了他,你明明答应了他的。”

  “对敌人来说并没有为什么对吗?这个残酷的世界也没有必要解释。”她若有所思地说,似乎经历了什么。

  “现在是下去还是找个俘虏下去?”

  我们已经来到了最为潮湿的一块地方,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但大致可以看清附近的建筑物。我看见了身旁的牢笼里关着一位楚楚可怜的少女,“如果你想的话我不建议你抓个好的帮手来。”

  “就这么办吧。”

  果然小然也看中了我眼前的这位少女,她刚被释放出来就连忙感谢。

  “我既然把你救出来了,现在你能带我们下去了吗?”

  “小姐,乐意之至。”

  “那么请吧。”

  她顺利地带领我们来到了-1层,虽然现在信息比较缺乏,但小然已经找到了最好的做法。她准备带我们先去最后一层看看。

  我们成功解决掉了十名训练有佳的士兵。

  “你的名字是什么?”

  她羞涩的低下头。

  “你说,没事的,我不会嘲笑你也不会伤害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伙伴了。”见到小然朝她微笑,我突然感到了一丝不爽……

  “光,我叫光。”

  “挺好的名字啊,我叫弑,请多指教。光。”

  听到这里,小然的嘴角更加上扬,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怒气冲冲地看着光,像是要警告她什么似的,而我自己却浑然不知。

  “怎么了?绚。”

  “你不是只对我这样吗?”这句话不知为什么突然不经思考地迸出。说完后我的脸骤然通红。

  “哈?这不是指针对你,我对人人都是如此。”

  听完后更加不爽快了,你对人人都如此是吗?呵,真好笑。

  我生气地甩过头去。

  这个傻瓜。

  “弑君,你看前面的光,看到了吗?恐怕那就是这个人所在的位置了。”这个可恶的女人用着温和的口气说到。喂,你不是刚刚才认识我们吗?为什么装作一副很熟的样子啊!明明是我先来的。我先认识了小然的啊!!!我心中这么想到,愤愤不平……

  趁我不注意的瞬间,眼前突然换了场景:是一个裸体的女人。小然娴熟地将她解绑,

  “不要客气,我们是来救你的。你怎么样,没事了吗?”可是没想到她居然更过分的抱住了小然,还笑呵呵地说:“没事,只不过胸口有点喘不过气来。”这个可恶的女人……像是在讽刺我一样,我死死地瞪着她。

  “诶?为什么?”小然一脸呆滞。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啊!别动好疼。”

  ……

  心情更不愉快了,早知道就不救她了,她居然得寸进尺!这个女人是我以前的合作队友,可是因为一次任务的原因她被游的人所劫,但是我却成功逃出,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时候她对我产生了恶意。

  “抱歉抱歉,我真的真的不知道。”看着小然满脸通红的表情……

  她拉起她,把自己的披风解开为她披上。

  你明明没有这么关心我的啊!我的心一阵绞痛,身体不听使唤地想向她扑去,难得再一次重逢,让我好好看看你的模样吧。但是我的意识制止了行动,这可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快走吧,这里看起来……”

  话音未落,随之传来的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到底怎么了啊!

  开始耳鸣了,感觉耳膜要碎掉了。

  “不要回头,请快跑,跑到政府总部门口的那间酒店,我们在那里回合。”

  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我听见了小然的声音。我以为她要像之前那样抛弃我了……

  我眯起眼睛寻找着她的身体,不见了啊。没有那么好运啊。

  游果然来了。我要死了吗?一个人对抗两个人是根本没有胜算的,何况是游。

  之前感觉到的气压应该就是她们传来的。

  “弑。你怎么回来了?”小然又回到了我的身边。感到了温暖的气息。

  “为了救你,我回来了。我是不会抛弃你的。”

  顿时间我热泪盈眶,为了不引人注目我强行忍住了泪水。

  “啊勒勒,真是纯洁的友谊,但是,到此为止了。你们的死期就是今天,可恶的‘晨’,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已经害死了多少人家破人亡,为了你们那所谓的自由与和平?不可能的。再这样下次只会有更多的死亡和鲜血,放弃你们无畏的抵抗乖乖被杀吧。”

  明明是你们害得他们家破人亡的啊!

  为什么说得这么轻松啊。

  像沉溺在深邃的大海中一样,无法呼吸。

  “你的对手是我。”另一个女人说到。看样子我们必须分开战斗了。希望在那之前我们都还会活着。

  “为什么你们要残害无辜的人,难道你们看不清现在的局势吗?好比监狱里无辜的生命被一点一点地摧残。”

  “你不明白,那是他们没有遵守国王的制度,而制度从一出生就是拿来遵循、维护的。”

  “我们换个地方打,总不可能让你把整个监狱都毁了吧?”果然分开了。现在我面对的这个女人我并不知道她有着怎么样的能力。只是单纯的害怕罢了。

  小然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喂,你怎么不进攻呢?”

  声音逐渐消失……我听不见她说了什么。

  大海将我越沉越远,越沉越深,不要,不要啊。不要将我吞噬啊。

  “好点了吗?”

  声音从身后传来。

  即使离着很远,依然闪耀着,我看见了一束光芒。我试图伸出双手,迎接她……一名陌生的女子将我搂进怀里。体内慢慢又恢复了正常温度,也能够正常呼吸了。

  “很累了吧。”

  “嗯。”

  “那我来保护你吧。”她摸了摸我的脑袋,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嗯。”我撒娇般的回答。

  如此希望着,你只属于我。

  “你还记得我吗?”

  “诶?”

  这句话,我似乎在哪里听过……

  “抱歉,我,我不记得了。”

  “你将我忘了吗?”

  心脏开始疼痛,我的左眼开始扭曲,看到的……看到的所有景象都在扭曲,一点一点的变化——从山间的神庙变化到了尸横遍野的战场。

  “啊!!!!左眼……我的左眼好疼。”

  刺骨般的疼痛纠缠在左眼的眼眸上,像是要炸裂开来,它流出了鲜红的血。

  “为什么,为什么。”

  “这是你不记得我的惩罚。”

  “你是谁啊!”我大声咆哮。

  “我会让你再一次记得我的。”她这么承诺到,之后渐渐消失了身影。我又徘徊在了黑夜中。无比迷茫。

  “诶?”当再一次恢复意识时,小然已经来了。

  “弑?你怎么来了?”

  “我那边已经解决了,就差你这边的了。”

  我晕倒了这么久吗?

  突然我发现了小然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苦苦地微笑。没有比这更熟悉的表情了。小时候她每一次遇到不利的情况都是这种表情。

  “拿开你的手。”

  “没什么的,就是……就是受了点伤。”

  我走到了她的面前,抓起了她捂在肚子上的手。

  是一个巨大的伤口。黑漆漆的。鲜红的血不停迸出。我惊讶的捂住嘴巴。

  她摸着我的头,“已经不痛了哦,现在主要情况是你那边。”

  笨蛋……怎么可能不痛啊。

  不知道为什么,伤口明明在她的身上,而我却也跟着疼痛起来。

  我用微微颤抖的身体抱住了她,我不想再像小时候那样失去她。

  “对不起让你受伤了,都怪我没用,都是我的错。”我流出了眼泪。“你没受伤就好了,现在不是叙旧了时候,她来了。”她抬起头看向了敌人。

  “啊勒?我的同伴被杀掉了吗?真是没用的家伙,废物。不过那样也好,接下来我就可以亲手杀掉你们了呢~你说是吧?小绚?”

  她来了。

  我们不可能活着出去了。

  就这样,我打算牺牲我自己。至少只有这样可以保住你的性命。这一次换我来牺牲了。

  “快走,不要再管我了。”我含泪说到。

  “那怎么行?你是我的伙伴啊!”

  看着鲜血不停从伤口流出,我的心就愈加疼痛,表情已经抽搐了吧?我已经很累了。

  她站在了我的前面,拿起披风披上,“绚,一起战斗吧。”这句话说得很简单,实行起来却很困难。

  “但是……”

  “没有但是,这是我自愿的,如果我死了我也不会怪罪你,当做是我自作多情好了。”

  敌人嘲讽到:“真是很好的友谊呢,但是在这个世界你们要知道这种无聊的东西是完全不存在的。”

  她猛然一抖身,随后从地下爬出了一些黑漆漆的怪物,现在我完全没有将心思放在战斗上,光是看着小然逞强的背影就已经快要趴下了。对不起,又是我又一次害了你受伤。

  我发誓——我会保护你。

  我拉住她赶忙来到了-2楼,那个女人的能力我大致摸清楚了,于是我告诉了小然。“呐,绚,这个家伙可以算是什么级别呢?”我们来回穿梭在楼梯间。

  “额……大概算是上等吧。”

  “这样啊,那这样的话……”

  “诶?弑你要干什么?”

  “没办法,我只能开启能力了。”

  “抱歉绚,我的体力已经耗尽了。”听见她试了又试,烦躁地抱怨到。

  “没事的,这次换我来保护你吧。”我已经下定决心了的。不会让你再一次为我受伤。哪怕是牺牲自己。

  在我们正要上到一楼逃离的时候,她突然追了上来,一脚将小然踢到了墙壁上,她大口地吐着鲜血。

  “弑!”我担心地冲过去,抱住了小然。可我却浑然不知身后的危险。没办法了,我的注意力全都在她身上。

  “不要!!!!!!”尽管亡灵已经将我们包围,我却还有一丝希望的感觉。

  敌人朝我不动声色地走来,“呐,你说要怎么让你的伙伴死去呢?是被吞噬,还是被我割掉手腕?或者说……”

  “够了。”

  我作出了射击的动作,不料攻击被躲开了。

  “小妹妹不要这么生气嘛。”她狰狞地笑到。

  “真恶心。”我冷冷地说。

  “你居然说我恶心?”她看起来被我激怒了,因为脸颊依已经缩成了一团,“你居然说我恶心!?”

  “说的就是你。”我撇了撇嘴,“你以为你能将我杀死吗?不可能。”虽然这么嘲讽到,这可能没有多大用处但是我只是希望能够保护小然。

  “啊!”

  她充斥着血液的双手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喉咙,“你再说一遍!”

  我就快要失去意识了,此时的小然已经快要被亡灵吞噬了。一切都要结束了吗?我们明明才刚刚重逢而已啊。为什么对我们这么的不公平!

  “混蛋!放开她!”熟悉的声音以光速般传达到了耳畔。

  咆哮声响彻整个监狱。

  当我再一次苏醒,小然已经倒在了我的身旁,我着急地说:“弑!”

  看见她的伤口重新裂开,嘴角洋溢着微笑,“已经……已经……已经没事了哦。”血,又是血。从嘴里。

  我的声音已经哽咽了。

  “弑!不要死,不要死,我求求你了,拜托了。我不想在像那时候那样被你抛弃了,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没有用……我又再一次害了你。小然!拜托你了坚持住。”一瞬间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对了,对了,去会和。去酒店会和啊!

  想到这里我将小然背起,沉重的她让我感到有些吃力,但是这都不重要了……

  我穿梭在月光之下,传送吧?不行,传送的话会惊醒小然的。

  现在是冬天,寒风呼啸,我的脸颊被冰冷的雪花沾湿,我尽可能为小然取暖,将自己身上的大衣给她穿上了。“拜托你了,不要离开我。”我这么安慰自己。再一次……再一次给我力量吧!祈祷不再感受那份悲伤吧!

  “绚。”身后传来了沉重的呼吸声。

  “啊?你醒了吗?”说完我才意识到自己哭了,于是我假装没有发生什么,“抱歉,眼睛进了沙子,流了眼泪。”

  “没关系,想哭就哭吧。但是绚笑起来会更好看。我喜欢绚笑起来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啊,明明我们已经这么久没有见面了,却好像,好像是没有分开过一样。

  “到了哦。”我将小然浑身是血的身体放在了床上,突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弑君!你怎么……”是光在说。

  “嘘~安静,今天的事情明天再说,不过现在我们要睡了,你们两个也早点睡吧。”她一脸宠溺地看着我,我不禁撇开了脑袋。

  “嗯。”见到她们两个这么若无其事地回答,我的心情一下子松懈下来了。

  “呐~绚,从一开始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她翻过身来,用左手抓住了我的右手。“你说。”“为什么每当我再一次遇见你,心就会剧烈的疼痛,仿佛似曾相识但又回忆不起来,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如果你知道些什么请告诉我吧。”

  如果我知道什么……是嘛?说得很轻松啊,我根本没有想告诉你的意思。又让我回忆起了不好的事情。既然忘记了就忘记了吧。

  “我什么都不知道哦,什么都不知道……”

  她沉默了片刻后,楼住了满脸泪水的我,“那就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不过谢谢绚。谢谢你想要保护我的心情。”

  “诶?”

  是小然的嘴唇。

  她的嘴唇贴近了我的额头。

  我的脸颊正在发烫。

  “笨蛋。”我小声地咕哝着,但愿她没有听到。

  沉默了片刻之后倦意涌来,我们都倒在了床上,悄悄观察着对方,不久后也就都睡着了。

  尽管如此,我依旧爱你。

  因为现在才正要展开,为爱恋的心情万岁,现在才刚刚启程,我们的故事才正要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