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这是我保护你的方式
诺言丶彡然2019-01-18 18:074,543

  “小然,你怎么了?”我腿上的明衣说道;我完全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这一天夜里,我也就要离开她了。我强颜欢笑,假装一副没关系的模样,其实我没有告诉明衣这个事实。但我打算告诉她。“明衣,我,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了。”“诶?”“我知道,我没有能力保护你,我是这次事件的引发者这点我清楚的能够明白。但是害死了这么多条人命总归来说都应该将责任算在我的头上。”复杂的心情已经随意的在我脸上表现出来,眼泪一个劲的湿润了我的眼眶。

  即使这样,或许这样,我们都会稍微好受些。

  一切都是因为我啊。

  我是个无恶不赦的坏蛋。我害了立花,害死学姐、黑子、悠君、同学,险些让明衣丧命。要是能够让我一个人来填补世界的话,那么我愿意选择。

  “我会加入那个组织。”我低下头,久久不敢与她对视。

  “为什么?”明衣怔住了。

  “我想要保护你。”说完,我们都沉默了。

  这种气氛一直维持下去。

  直到我率先开口:“世界和我,你选择哪个?”

  但明衣迟迟不敢开口,哽咽的喉管和上下抖动的嘴唇已经足够出卖了她的害怕。我又何尝不是?一切看起来都不一样了,不管是早晨还是泪水,或是往日的平常。熟悉的动作都印刻在我脑海深处。不管在什么东西,我相信我总会和你紧紧相系。平凡而又无聊的生活……一阵突如其来的袭击打破一切,试图描绘这内心的想法,无论如何都想尝试,可是仅仅是因为一个人的原因害掉了整个世界,那我将奔赴一切。不惜毁掉自己也要保护她,只是为了守护她此时的一刻微笑。

  在我脑海中。

  是那么的不同。

  你不在,我真的会很无聊。如果把寂寞说出口会很搞笑吧?我的心剧烈的绞痛着,每每忆起的时候总会感觉彷徨。怎么办啊?今后你会看到怎么样的风景?而我在另一个世界又会看到怎样的风景?哪怕是十年,我也依旧愿意等你。直到我发现我的手上不时滴下另一滴泪水时,我就知道我哭了、你也哭了,彼此都不愿意舍弃对方,但是又不得不作出唯一的抉择。我们终将会分离,命运终将会把我们隔绝。这就是我们的命运,无法改变,永远不可能吧。

  “我选择你。”

  “诶?”你的回答让我感到无比的吃惊。

  “如果在世界和然酱之间,那我会选择重要的人,因为,因为我不想忘记你啊!我已经受够了伤害了。”明衣遮住泪流满面的脸庞。“比宇宙还远的距离是什么?”“诶?”“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也许早该知道,我不该出现在你的生活中,是我破坏了一切,但是。做人不能这么自私哦,不能……不能为了,为了~为了我而放弃世界。世界上也有很多我们这样的人呢,彼此不愿意分离的人。可能是命运折人,结局是不会在一起。即便我们都不愿意选择,今后又该怎么办……”我的声音逐渐哽咽,喉管像是被勒住了,喘不上气来,迟迟说不出未了解了话语。

  明衣突然站起了身,给了我一个吻,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地眨了眨眼。

  “稍微闭一下嘴,就当这是最后的离别吧。”她抓住我的手久久不放,嘴唇依旧触摸着我的嘴唇,我见她闭上了眼睛,于是我也伤心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切也该结束了。万花筒在空中闪耀,你腼腆的笑容治愈了我的内心,我不会忘记,永远也不会忘记。我的笑容带着逞强,但被拾在怀中的你看破了,在你的心里我是怎样微笑的呢?请忘掉它吧。如果你还是用那样的表情,仅凭这里的记忆,我是没事的哦。星空的照应下,从触碰的指尖到我心里的温度,为了不让它们消失我紧紧将内心封闭起来。从那刻起我的世界开始闪耀。已经没事了哟。

  “再见~”我强颜欢笑。

  “下次见。”明衣擦干了眼眶的泪水。

  怀抱着你的余温我继续向前。这就是我的宿命。我没有回头,再也不回头的走下去。这是我保护你的唯一办法。

  ————————————三天后———————————

  我被带走了,带到了组织的总部,看起来是这么回事。

  初来乍到的我胆战心惊地打量着这里,真是一座很破旧的……会议室?还是餐厅呢?藤蔓密布的苔石,古老的台桌,发昏的吊灯。我问带头人:“呐。为什么这里会这么黑啊?”她却回答:“死了。”

  “诶?”“这里的主人已经死了。”我点点头,示意明白。不过她我见过,因为是那个女孩的同伴,所以看起来并没有其他人那么生疏。

  她领我走到了这里。

  我第一次看见了辰。

  “哟!欢迎我们的新伙伴,额,你的名字是什么?”这位红发女孩仔细的探视我。这样会感到不自在啊。思考了一段时间后,我打算告诉她我没有名字,“我没有名字。”“啊勒?这样吗?很好,很好啊!那、我来帮你取个如何?”我点点头。“干脆就叫弑吧?弑,欢迎回家。”弑?听起来还不错,挺有我的风格。

  门突然打开了,我被吓了一跳。进门来的是那个女孩,之前在我们见过两次面的那个女孩,她果然是晨的人。

  其他同行也都纷纷鼓掌,唯独只有那个女孩看起来很不满。最终她在我坐下的瞬间开口了:“辰,我早说过不要把这个人牵扯进来,你难道听不懂吗?”她看起来很生气,我不知道为什么,是我做错了吗?

  辰挠挠头,闭上眼睛无奈地说:“啊勒?新人这才刚到你就起了兴致了?吓到人家可怎么办?”

  “你……”女孩一脸无奈。

  “好了,下面我给你介绍一下你的同伴们。额,最左边靠墙坐的这位是命,在他旁边的人是异,这两个人是A组的,新人的话还是少和他们搭话,免得到时候被杀了我也没办法。下一位是坐在我右边的大小姐绚,以及雾。这两个人是B组的。C组的话是斩和无,目前呢去做任务了,很不幸未能露脸。D组的话,额……其中一个我相信你已经认识了。另一个是在你身后的查。”“我认识了?可是我第一次来啊。”说完这句话后我才恍然大悟,我杀死的那个男人就是D组的。而辰是为了不让我难堪才如此说。

  “E组的命和零,幸会幸会。”E组的人主动上前与我打着招呼,我回敬道:“请多指教。”

  辰说:“好了,那么人员你都已经认识了,接下来我将你分配到……”

  我的语气略带有疑惑:“D组是吗?填补空位。”

  “不,你去B组。”

  “诶?”我们不约而同地说了同一句话。

  “为什么?!”绚大叫起来,“为什么她和我一组?辰你是想死吗?”

  “啊不,我只是看你很久没有这么有精神了,自从这孩子来了之后。”她欣慰地点点头。什么啊!为什么绚这么讨厌我呢?我感到有些不爽快、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狠狠的补了一刀:“没事的辰,我就在B组了。请多指教哦,绚~小姐。”

  “你这个家伙……”

  几天后,B组的雾,也就是绚的前搭档带我参观了新组织,并且告诉了我很多关于绚的故事。她说绚来到这里的时候还只是个9岁的小女孩,眨眼间就已经14岁了,而现在已经可以承担一些重要的任务了,这也是值得组织骄傲的。后来我才渐渐发现,晨的人都非常的友善。他们并不像传闻中说的那么冷酷无情,滥杀无辜。无论是洗碗的时候划破了手指也会有人默默无闻的帮你仔细地包扎伤口还是训练的时候遇到了困难的时候教会你一些技巧。我发现了他们的和善。

  之后,我开始了第一个任务,首次任务本以为不会太难,实际上……第一个任务我就接到了S级任务,看样子绚的能力很强呢。

  这次任务是获取13区内部情报以及杀掉贪污官护使。这个护使似乎来头很大,想杀他的人多了去了,都没有一个人是成功的。他在官府中贪污财富,作出卖淫买卖以扩建资产。不过我在想,为什么邪恶的组织会做这种任务?

  是我错了吗?

  忘记说了,这个组织叫晨。

  不管这么多了,再想下去绚就要抛弃我了。“绚,能等等我吗?我这刚来,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迷路啊!”

  她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我,轻轻的哼了一句,然后我们漫步在空中。这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彼此重合的心灵,感觉我和她有着深深的羁绊,不过我的记忆很模糊以至于想不起来但是我相信她一定知道些什么。这个表里不一的傲娇女人。

  “绚,现在是晚上了,这么说来不睡觉真的好吗?”

  “啊,你难道不想赶紧杀了护使回来安安稳稳的睡觉吗?”

  “想。”

  “那就别废话,跟上。”

  “那个,其实我们不用这样月步的。”

  “诶?为什么?”

  “因为我会传送啊。”说完这句话后我完全没有考虑结果,她在空中掐住我的脖子,狠狠的说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早说……”随后放开了双手,我喘着粗气,重重的咳嗽了几声,“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是你自己没有问我的好吧?”

  “少废话,快点。”

  “好好。真是败给你了。”眨眼功夫,我利用左眼的能力传送到了13区。这个嘈杂的环境至今我还没有习惯过来。

  “对了,绚。”我问到。

  她不耐烦地撇了撇嘴。

  “我想问晨是干嘛的?”

  “辰?她是我们的BOSS啊。”

  “啊不,不是那个辰,是晨!”由于这两个字发音一样,始终让我很纠结如何分清。

  “我们是正义的组织。”“可是人们都说你们是坏的。”“你看清楚这个世界了吗?这个腐败无能残暴的世界。”“为什么这么说?”“这座都市的国王,也就是政府的总领,我们的最大敌人。她实施过重的缴税费,逼得民不聊生,卖淫游荡在夜店之类的地方,不是去那里寻寻乐,就是将人的性命当玩笑玩弄一番。被他侵犯的女生们都自杀了,虽然表面上人们不惧怕这个都市,但其实有这样腐败的城市生活在这里的人民才是最痛苦的。当然,没有明显的表现在20区所以你恐怕不太明白对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晨就是为了消灭这个腐败的政府而存在的。我已经有了一点头绪。

  “我们之所以会杀人,杀的都是他的手下,和我们作对的亲属护卫队。”

  “护卫队?是他的部下吗?”

  “可以这么说。目前我们的人已经被杀掉了一个,就是被护卫队,在做寻找你的任务的时候。”

  那绚说的一定就是我杀掉的那个男人了,也许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人的内心有多么的污浊。于是我假装一副认真的表情继续听她絮叨:“走吧,带你去看看这个腐败的世界。看到这边的通缉令了吗?”她指了指左手边墙上的画像,我点点头,“这是罪犯吗?”

  “不能说是罪犯,这个人我认识,这是我在做一次任务时的搭档,后来被抓流放到了13区,随后很快要被处决了。”

  “原因是什么?”“没有原因,只因为她认识我。”

  “那……”

  “没错,政府在胡乱杀人。他们以杀人为乐,总而言之就是杀得越多就越爽快,视命如草芥。而最终资金原因也都堆积到人民身上。”我吐了一口唾沫,“绚,在天亮之前我能先去个地方吗?”

  “不妨说来听听。”

  “我想去救他。”

  “救他?你疯了吗?他已经上了斩首架,就别想着再下来了。这是不可能的,护卫队也刚好就在那儿。准确来说是护卫队的1-2名队员。”

  “那也不能放着他不管吧?他可是你的伙伴!”我斩钉截铁地说。

  “说的也是。”她思考了一段时间后才缓缓开口。

  “那你同意了吗?”我好奇的摆着头看向她,以一副可怜恳求的模样。

  “我先说,要是死了不能怪我啊。”她轻描淡写地说。

  “感谢。”我脑中已经有了想法。

  随后我拉着她跑向监狱,“喂喂喂,你干嘛啊,我可没说我也要去。”

  “闭嘴,少废话,跟我来。我保证不会让你死的。”我向她承诺道。也许她现在什么都不相信我,而我也知道护卫队究竟有多难消灭。但我忍受不了了。这个罪恶的世界。我相信,等我成功的杀掉国王,一定会再一次见到明衣。不过那要多久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