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重要的回忆 上
诺言丶彡然2019-01-19 09:556,950

  “你是谁?”我这么喊道,面对我的是一名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她的浅黄色长发在风中随风逐流,从哪里来,我无从知道。不过我的心脏总是跳动得异常的快。她忽然转过身,我有些无暇思索,“你不记得我了吗?”面对这名陌生的女孩,我表示出一种特别的心情,我们两人也正好伫立在20区的公园。感到有些熟悉,其实并不是那么的陌生,只是有点……记忆有些模糊吧……大概?

  “小然!快点啊,要来不及了。”我伸手朝那名女孩抓去,她记得我,可是我不记得她。我只能远远地看着我和她朝着山区奔去。她们跑得愈来愈快,像是故意要甩掉什么东西似的,仿佛早就料想到了我会在她们身后跟着她们一样飞快的加快了速度,越是跑得越快,我的心情就越来越复杂。现在,眼前的这两名女孩,其中一名和我长得一个样,只不过眼睛不同就是了。我很怀疑是不是这个世界我的孪生姐妹之类的……但是转头又想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不得不再次把视线放在她们两人身上:“呐呐~小然,你知道吗?这座山上据说有种很神奇的酒,喝下它会有奇迹发生的。”“欸?骗人的吧。”“总而言之不管怎么样先试试吧。”

  经过她们的对话,我发现了那个和我长得相似的女孩叫春日野然,而那名女孩叫作春日野爱。

  她点点头,随后我跟着她们来到了山上。这是一座坐落在山地里的小村庄,到处充满了乡村的气息,无论是放生的牛也好,还是无边无际的麦田也好,或者是充满古风的建筑也罢,都是那么的熟悉。女孩突然问了问小然:“你看!就在那边!”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没错,是有一家很奇特的酒馆。

  “那就是?不过那里看起来有些破破烂烂的。”

  “不会错的,我们去试试吧!”

  “但是我没有钱啊。”

  “那里的老板心肠不坏,我们应该可以劳动来换得神酒……我想吧。”

  “真拿你没办法,试试吧。”说完小然抓住了女孩娇嫩的小手朝那边奔去。我也紧跟其后。为了和她们保持一定的距离,我稍微站远了点,站到了酒馆旁边的大树底下,那里很凉快,同时左边又是酒馆的窗户,所以我可以偷偷地窥察。

  当我的脸靠近窗户,仔细的看到女孩时,我差点吓出了声,就因为这样我才撞到了脑袋。她有着绚的浅红色的左眼和黑色的右眼,浅黄色的头发。和绚真像啊。“嘛。你们可以帮我干什么?”老板开口道。“我可以帮你搬货物,那个家伙可以帮你照顾客人,她比我要大方得多。”小然这么说道,“所以,你需要帮助吗?”老板热情地点点头,我知道他同意她们俩了。不仅是她们感到高兴得跳起来,连我都跳了起来,所以又撞到头了。这次运气没有上次那么好了,被发现了,差点被发现了。要不是我运用能力传到了房顶,可能我现在就已经被老板逮了个正着。她们俩走向各自的工作场所,不久后就办完了事,当然那时已经是黄昏了。我早就在屋顶上呼呼大睡起来了。一觉醒来后才发现事情已经办完了。好了,下面我跳下屋顶,然后保持平衡,不然可得扭伤脚了吧?

  “谢谢你们的帮忙。”

  “不用客气,那现在你能给我们那瓶酒了吗?” 绚用着急切的口气询问道。

  老板的回答是肯定的,他从酒箱中取出了那瓶传说中特别神奇的酒,然后递给了她俩,也只有绚能够高兴得起来了,看起来小然并不相信这么迷信的东西。可以说只是将它认为成了乡间传说?这点和我这个完全不信任何教的特点也是一样的。

  然后她们走出了酒馆,向老板打了招呼之后随便找了块空阔的草坪上坐了下来,“那个,小然,我今天能够继续住在你房间吗?”“要是你想的话。”“太棒啦!最喜欢小然了!”她一把抱住她。“好,好难受啊小爱。”

  我现在有太多问题要问,几乎可以说是上千个问题了,我迫不急待地想知道答案。“那我们干杯吧!”小爱这么说,“小然,在喝下去的时候要记得许愿,否则这个神奇的酒就不会实现你的愿望了!”“我知道了。”“那你要许什么愿?”“诶?这是不能说的吧?”“没事啦,告诉我没有关系吧?”“真是拿你没办法。”她摸了摸头顶接着说,“我想和小爱一直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一起,就算这一世我们都是女生,不能结婚,但是下一世我变成男生就好了。所以,在那之前不要抛弃我哦,当然也不准喜欢别人就对了。”“这是真的吗?”“那肯定!我是真的真的喜欢小爱哦!所以我要许的愿就是:我们要一直在一起。”“我好高兴。真的真的。好高兴!”她擦拭着她流下的眼泪,然后对她撇嘴一笑:“一起许愿吧。”“嗯。”

  此时月光升到了中空。她们端起了酒杯。

  “以月亮之神为见证:我和小爱,我的妹妹,一直,一直都要在一起。无论是今生还是下世,我们都要永远在一起。彼此都不能忘记彼此,忘记彼此的一方就要接受惩罚。”“诶?惩罚是……”“是——”她没有接着说下去,她靠近小爱的耳朵说:“或许,由你来想会好些。”“那……那你就得一直被我纠缠到老。” “没问题。”接着她们俩在月光的见证下干杯了,我远远地站着观望,而小爱的微笑使我又是感到那么的熟悉。即使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我。我什么时候认识这个女孩的呢?现在在这里又将见证些什么?

  “小爱,能和我kiss吗?”

  她闭上眼睛,示意同意,小然羞涩的靠近她的脸颊,通红的脸在月光下显现得毫无遮掩。她用着陌生的手法在和小爱kiss。嘴唇相碰的瞬间我似乎听到了一句话:“我不会忘记你,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名字。”

  等我再一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躺倒在床,这是组织的床上。准确的来说是绚的床上,等我起身时我发现我的手臂上滴满了冰冰的东西,低头一看才发现是眼泪。于是我走向厕所的镜子,果然正在哭——眼睛已经被我哭到通红了,泪水一行一行的顺着轮廓滴淌,现在我全身都麻木了,直直的镶嵌在木门上。我的腿发软,使我不得不跪倒在地。这时绚进来了。她赶忙跑到我的面前,蹲下身询问道:“弑,弑,弑!!!你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肌肉的疲惫使我再一次感受到身体的疼痛,我差点又失去了知觉,“不,不要再对我这么温柔了。我怕我自己会再一次沉溺进去,小爱……”之后我不记得了,因为已经失去了知觉。而绚的表情是什么我也不想再去回忆。

  我仅仅只知道的是她将我放回到了床上,让我又舒舒服服的睡上了一觉。一觉醒来后,绚早就不在房间去准备晨会了。今天早上辰说会召开第二次回忆,而我现在刚好也可以行动了,勉强吧。之后我洗了个澡,乱糟糟的走向会议室。看见大伙们都整齐的坐着,我自己也感到怪不好意思的所以赶紧坐到了B组的位置。

  “弑。”

  “在。”

  “这次的任务做得很好,听说你们还去救出了四位新的伙伴?”

  “啊,是的,让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金头发紫眼睛的是明衣。这位黑头发黑眼睛的是光,这位卷红色短发,红色眼睛的是晴,这位就是我之前才在护使那救出的一位女仆,有着白色头发浅蓝色眼睛的心爱。好了,那么人员就是这些,辰,我希望你能把她们好好的分配一下。”

  “这么说来你似乎挺关注她们啊,没事,我会分配好的。额……首先告诉我你们的能力吧?”

  她们一个都没有说话。

  我温柔地说道:“没事的,你们只要如实说出就行了。”

  四人都呜咽了一声,然后一个个开口。先开口的是光:“我是光,那个~我的能力是暗杀,之前的话是被弑从监狱里面救出的。”下一个是晴:“我是晴,请多多指教,能力的话是火系,是之前和绚一组的,但是后来被她出卖了,于是被游抓到之后去了监狱,不过好在弑君将我救了出来,我才得以自由。”下一个是心爱:“我的话是控制矢量。”明衣迟迟没有回答,我怀疑她是害怕了、“明衣,你怎么了?”我起身走向她,“我……”

  “你说。”

  “我没有能力。”

  “诶?”辰打断了我们的对话,“没事没事,没有能力是好事啊,那就开发出来就行。会后让绚去带你开发吧。”

  我接着续道:“那么辰,我们今天的主要会题是什么?”

  她朝我微微一笑,我感到有些不怀好意,不过她的回答却是出乎意料:“让B组的成员好好休息。”

  我大吃一惊,因此差点站不稳脚跟,赶紧跌跌撞撞的站稳,然后急忙地问道:“为什么?是我们哪里做得不好吗?”她摇摇头,反而用更加肯定的语气反问我:“难道你不觉得你们做得很好吗?因此我要奖励你们奖金,当然是杀掉护使的奖赏了。”

  辰看着我,我好奇的掂量着她,她接着说道:“弑,你想要什么?”

  我无可反驳:“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拥有一把刀。”

  “刀?为什么这么想?”

  “只是觉得自己是时候该有一把近战武器了。在杀了游的成员后产生的。”

  “游?你们和他们交战了?”

  “是的,我还和绚杀掉了两名。”

  “真是天生的救世主啊!”在一旁的斩略略的笑着,随后无也很高兴的为我鼓鼓掌。

  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补充道:“所以,辰,你会奖励我什么?”

  她说:“不妨就按照你的意思来?”

  心中一阵窃喜。就是因为可以拥有一把自己的刀了。

  辰领着我和绚来到了武器库,那里充满了血腥的味道,远远看上去,每把武器都是由技术精湛的锻造师铸成,在微弱的灯光下,一把长长的刀正在闪烁着光芒。我似乎看中了它,顺着光芒闪烁的地方走去。

  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把怪异的上古神刀,它全身散发着恶魔的气息,锋利的刀锋为它很好的渲染上了一层杀气的感觉,古铜色白间的剑镡以及弯月形剑鞘,大红色的铛,钛合金的剑刃,无疑是一把武士刀。而且看起来年历已经很久了。

  我问辰:“辰,这把刀是……”

  “这把刀是一把好刀。怎么说呢,就是这把刀在人们的眼中是死神的刀,不,可以说比死神的刀更为恐怖,它可以随意的切断任何物品。它的名字叫做村雨。被世人称为一斩必杀。”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拿起了那把刀,问道它的历史:“这把刀的历史是什么?”

  “相传为北条家世世相传的宝刀,之后并没有任何人能够熟练的操作这把宝刀,据说每个拥有这把刀的除北条家以外的人都死了,于是这把刀也就被称为恶魔了。”

  我笑笑,“也就是说是它来选择主人是吧?”

  辰点点头,我接着说:“那我选择它了,这把刀很有意思。” 绚一把抓住我的手,以警告的口吻提醒:“你不能碰它。”

  “诶?为什么?”

  “因为你驾驭不了它。”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我又松开她的手,轻而易举的松开后举起这把闪闪发光的武士刀,村雨,随后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剑鞘,随后锋利的刀锋刺伤了我的大指,血一下子流出体外,我顺着它的刀形,从头到脚的为刀涂抹了一下我的鲜血,随后嘱咐道:“听到了吗?我才是你的主人。”然后将它挥向前方,前方不幸的几把短剑全被劈断了。而我也很幸运的感到它已经接受我了,随后把它插回剑鞘。

  “真有意思,弑,这把刀就给你了。”

  绚看起来很不情愿让我触摸到这把刀,她开始绝望的恐惧,我问她:“绚,你没事吧?”

  她点点头,然后一溜烟就跑掉了。

  我奇怪的挠挠头,跟着辰的脚步返回了会议室。

  这时这里正是热闹。

  E组的各位已经成功的学习完毕自己的能力,当然肯定不是绚带她们去训练的,肯定是其他人了。

  而那个人是对我最关照的零,其实说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我这么好。就是那天——我刚来的那天。

  我那时候什么也不知道,无论是宿舍的位置还是训练房的位置全是一无所知,所以这时候我非常需要别人的关注,而期盼绚的关注是不可能的,她对我忽冷忽热。

  这时候也只有零小姐对我关照有佳,她经常怕我找不到餐厅的位置于是带给我一些水果或者是饭菜,当然那都是无比的美味的,据说这些都是她自己做的,我也因此感到格外感谢她。

  而且她从不批评人或是朝人大发脾气,至少我看起来是不会的。

  零以那熟悉的口吻叮嘱E组的4人,她们看起来都已经明白了,然后辰分配了她们任务,不过我是不知道就对了。

  我怎么可能知道?毕竟辰给我足够的时间让我熟悉这把刀,好为下一次的战斗做准备。忘记说了,我们的基地早已换了位置,之前那个潮湿的地方是暂时定居点,为的就是等我的到来,现在我已经加入了组织,照常理也就应当搬回以前的住所了。这里的居住环境一点也不差,反倒觉得有家的感觉,我并不感到害怕或者说是陌生。有着伙伴们的陪伴在组织也渐渐熟悉地待上了将近1个月时间。

  一切都感到那么的短暂。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

  第二天,我和绚睡起来了后,先洗了个澡,随后打算去餐厅打开胃肠大吃一顿,因为在任务过后我就没有怎么摸过食物,所以现在我比较想吃的是…… 是饺子?嗯,我想家了,想念中国了。于是我开始做起馄饨。我记得先是烧水,然后包馄饨。我按照记忆中婆婆的做法随便的包了20来个馄饨后,等到水沸腾就毫不犹豫地扔进去了。“真香,弑,这是什么?”她的头凑近我的脸,我回答道:“这是馄饨,是一种非常好吃的食物。”“诶?可以为我煮一碗吗?”我无奈的转过脸看着她,她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实在受不了这视线了,于是我败了,彻彻底底的败在了她的身下。“好吧,你要什么味道的?”“什么什么味道?”“额……就是说麻辣的还是清汤的?或者说馅要换成韭菜的?”她看起来不是太明白,好吧,我就依照我的德行来煮吧。

  我煮的是肉馄饨。绚吃起来感到非常的好吃。碗中的馄饨被一个个都消化完时,她不停的发出动人般的赞叹。我勉勉强强地做完了这顿早饭,原来早饭这么难做啊?以往都是……都是命来做的,可能这次会觉得有些不习惯,太累了。饭后,我打算出门练习一下我的新伙伴村雨。这家伙用起来如果不适当让它尝尝血可能它会暴走的。

  所以我打算去杀掉山那头的水龙。据说那家伙让山附近的村民都没有太好的好日子过,处于一点原因我得杀了它。我利用能力一下子就到达了山头,山上雾气缭绕,根本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依靠听觉还是能够听见一些蜜蜂般嗡嗡叫的响声,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就是那个大家伙。

  我努力的让视线更加清晰,却怎么做也不管用,当然它就在我的前面,因为我很好的感觉到了水滴溅落的声音。

  于是我拔出村雨,朝前方冲去。它也发现了我突如其来的袭击,于是潜入水中,我啧了一声,然后这刀就打偏了,什么也没有打到反倒把一颗千年老树砍断。

  随后我也潜入水中,我不知道水中村雨的威力还能否像地面中那么大,这还得碰碰运气试试看。

  要是不能,那我今天就只能落荒而逃,要是能,那今天就是它的死期,说不定它的肉可以拿去给命做饭?

  这么想着,我已经潜到了最底层,呼吸越来越紧促,我的氧气已经所剩无几。不过我勉强睁眼看见了它。那可真是个大家伙。这条龙非常大——足足有7栋20层楼这么高。它看到了我的,我也看到了它,我们目光交汇,在它看来我只是一只蚂蚁?或许比蚂蚁更为弱小。

  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于是我朝前游去,它向我用了龙的吐息,我在水中好不容易避开,这水中可比陆地上难打多了。

  但是你以为我忘记了我的能力吗?

  我没有。

  而我完全可以传送到它的头顶,对它的眼睛来上这么一刀……我也照做了,果然它被击中了,但它没有死,多么顽强的生命力啊!它又对我咆哮又对我吐息,可是这些攻击早已乱了章法,可能现在也就是一头苟延残喘的龙吧。

  我的呼吸越来越不够,有时候差点憋不住气然后肺部感到剧烈的疼痛,我知道我该上陆地了。

  于是我对它做了个跟随的手势,自己游上了水面,它也紧跟其后,差点咬断了我的手臂,但幸运的是我知道它来了所以早就传送到了陆地。

  我挑衅地说:“好家伙,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技能吧?”它的眼神非常凶狠,似乎我把它激怒了,随后它飞上天空,对地下一整怒吼,我感到我的耳膜要爆炸了,甚至于虹膜差点变了色,我眯着眼睛传送到它了背上,它在空中也是使劲的飞舞,使劲的摇摆,拼命的想把我甩下来。

  我找准位置,是一大块受伤的鳞片的位置,然后用村雨很好的插了进去,它一声惨叫,随后溅了我一身血。村雨已经得到了血的洗礼,所以我不打算再杀什么,打算回去。就在我正在收集龙肉的时候,它的一颗龙蛋破肚而出。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可能是我划破了它的肚皮的原因,否则我还不知道有这颗龙蛋。

  这颗龙蛋外形酷似一颗光滑圆润的、楚楚可怜的小鸡蛋。

  它不大,只有一颗鸡蛋的大小,但是水灵灵的花纹和淡红色花纹相交,以及里面不时触动的余温,都让人匪夷所思。

  无疑这就是一颗龙蛋。我杀死了一位母亲。

  这是莫大的罪过。

  我不再划伤它残缺的身躯,我为它磕了3个头,然后保证:“我会为你赡养这条小龙的,就当是对我的赎罪吧。”

  随后传送到了房间。

  没错,这颗龙蛋着实很漂亮。

  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龙。

  也许是水龙?也许是随它父亲?这都还未确定。

  当绚满脸忧愁的进来时,我对她告诉了这一切。她再也没有心情管我的这些杂事,现在她精疲力竭地躺倒在床上,不时嘴里哼几句。

  我问她什么她都假装没有听到,或者是转过身逃避我的视线。

  我生气了。

  真的生气了。

  “不要怪我作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我这么警告她。

  她却挑衅我:“你能作出什么?想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你……”怒火使我难以发话,当然我也只能够通过实际行动来证实我的话。

  她已经倒在床上,那我该怎么办?是也跟着上床还是……这么想着我的脸不禁通红起来,没错我害羞了。

  我稍微教训了她一下。

  随后一脸愉快的洗了一个澡,进入了梦乡。

  为什么你会露出那种表情——那种我从未见过的、悲伤至极的表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