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诺言丶彡然2019-01-18 18:064,832

  “那今晚就要开始动手了是吧?”

  “对,如果没有失误的话我们大概今天就能杀掉护使然后逃离这个地方。”

  “逃离路线请F组再确定一下。”

  “确定完毕。先是从地下水道的入口进入,然后从地堡出来后E组会和B组回合。没问题,接着来到城门按照计划所做的杀掉守门人然后逃到城郊,接下来在城郊外的营地会有迎接我们的人。营地位于地堡的正右方,而护使的所在地正是自己举行的庆祝台,杀掉他之后顺着11号大街往前大约奔跑15分钟即可看到地堡,穿越过地堡便是城门。”

  “大概所有的程序就是这么多,各位记住了吗?那么开始行动吧。”

  一声清脆的拍桌声打破了看似平常宁静的夜晚。今晚终于要开始了,之前的所有情报也都已经搜集完毕,接下来今天晚上便可以了解一条狗命的时候了。我们按照计划朝各自不同的方向走去,由于F组都是新人,所以明衣被分配到了那一组,这让我和绚松了一口气。好了,我们迎风奔跑了大约20分钟后果然来到了11号大街附近的场所。这里意外的热闹——人们都在欢乐地采购,不时我还会碰撞到一些较为高大的人群,因为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各种贩卖的吆喝声也封锁了我的听觉,各种食物的香味也都封锁了我的味觉。

  “弑,你看。” 绚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我顺着她手指着的方向看去,那里就是护使的庆祝场所,场所内贵族纷纷,他们随手拿出一张万元大票扔给了守门人,接着风度翩翩的进去了,然而外面确实一些连徭役,吃饭都无法担负的百姓。“呐,绚。”“怎么了?”“这些钱我们该怎么办?”她聚精会神地想了想,然后指了指周围的看似较为凶狠的贵族,“我们可以把他们给杀掉,或者直接威胁他们交出金钱不就可以了?”说实在的我并不是想这么做,我反倒想直接潜入进去,因为这样会少一些生命从世界上消失。

  “照我说的做行吗绚。”我以恳求的语气继续说道,“听着,现在不是钱的问题,重要的是护使会在这巨大的、金碧辉煌的场所出现在那一块较为显眼或者说是较为隐蔽的地方,我们最主要的问题是杀掉他不是伪装进去。因此现在可以开后门进入,说难听点就是直接利用我的能力。”她点了点头示意同意我的看法。我抓住她的手,开始凝视周围,然后我发现了会所内部的一间更衣室,没错我打算从那里入手,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就传送了进去。这里果然足够隐蔽,但同时也只能将就容纳出一个人的空间。绚在我的怀里乱动,我被她弄得痒痒的。“绚,忍耐一下,这里的空间太小了,但是我们也只能靠这点空间来刺杀护使。”“呜呜~”她开始喘息到,我垫高脚尖,打开头顶上方的窗户,然后又对她说:“看到了吗,那个演讲台,恐怕那个混蛋就要在上面出现,等他出现的时候我会率先杀死他,接着你帮我打好掩护逃出去。”她点点头,从门外有丝微微的脚步声传来。

  一只手指被我轻轻放在了嘴唇上,她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不再摆动。

  脚步愈来愈近。我的心脏也跳动得愈来愈快。

  “来了、”我轻声说道,随后在脚步离开后的一刻打开了门,将门外的人抓了进来。之后绚立刻找了根绳子将她绑起来。我走到她身前问道:“你们的护使大人多久出场?”她看起来不是很情愿告诉我实情,因为她的目光偏离了我的视线。“没事的,你可以说出实情吗?只要你说出实情我们会放你一马,但如果你不说……”我的话哽住了,因此我并没有开口接着说下去,她看起来在瑟瑟发抖,在明亮的月光下也才看清她身上已是伤痕累累。我不敢再说下去,只是叫绚拿出我带来的以防万一的绷带,随后给她随便包扎了一下,我不是很会包扎,所以包得乱糟糟的。“绚,帮她松绑吧。”“可你刚刚不是说要杀掉……”双手情不自禁的立刻触摸到绚的嘴唇,示意让她闭嘴。

  她照我说的做了。

  松绑后,女孩感到非常的轻松,我望着她缥缈空虚的眼神对她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吗?”她羞涩地点点头,我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谁。”她垂下目光,“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帮帮我。帮帮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实在受不了那个混蛋了。”我紧急的询问:“他怎么了嘛?”“我是被他买来的,可以说是连仆人都不如的苟活在这里,他一天要虐待我们好几次,除了晚上他不会对我们进行殴打,但是会对我们做身体上的补偿,我实在受不了这种人了。如果你们能够杀了他,请一定要杀掉那个混蛋。他会在广播响起后的5分钟登上演讲台,而那个时候就是杀他的最好时机。”我点点头,随后以坚决的眼神看向绚,绚也明白,这场好戏就要开始了。

  我掉头向她发誓道:“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乖乖等着,我会救你出来。”然后迈着稳重的步伐,拉低了斗篷的黑色帽子,朝着大礼堂走去。

  广播果然响了,我站在5F,位于高处俯视这壮观的人群。人们都像疯狗一般的涌上前席,他们互相殴打,自相残杀,仅仅只是为了得到一些护使发送的礼品。“开始了。”广播骤然响起一阵刺耳的音乐,是C大调第一交响曲 ,贝多芬的一首著名的乐曲。这对于学习乐器的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音乐戛然而止后,我的视线也不再是眼下的钢琴,而是死死地盯住了演讲台。果不其然——

  那个混蛋护使来了。他身着华丽的燕尾服,肥胖的身躯使他每走一步都会感受到地面的颤动。那双漆黑小小的眸子已经被脸上的肥肉蜂拥得几乎看不见任何缝隙了,脏黄的牙齿上透露出一颗金色的大板牙,腿上的裤子早已倾诉不尽自己的委屈,它已经快要被撑破了,而那顶头上的燕尾帽也正对我诉说着苦难,他的臭味简直是难以描述,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述这种独特的气味了。所以我只好捏住鼻子,等到他正要开口的第一句话时就必须秒杀他。而我也恰好这么做了,对他来说可能是不知所措,但是在场的观众比他更为迷惑,在众目睽睽之下谁也没有发现我的踪迹,于是我按照计划将她接了出来,我率先跑向楼梯间,绚已经在那里为我铺上了一条血红的道路。我抓住她的手对她说:“不要放开我的手,现在我们就出去。”然后我将她先传送出去了,后来再回过头来传送绚。很不料的是绚正在被几十个大高个缠着,我想帮她,同时也想训练一下我们俩的配合,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宰杀掉了一只肥猪,在我眼里这群人也只是一只只会说话的猪罢了。

  “绚,要来了!”

  “嗯。”

  绚作出了打枪的手势,我也正好瞄准了她瞄准的位置,随后在她开枪后的一瞬间我将“阐释者的血”附加上去了。这样使得威力提升了两倍,至少两倍吧?起码我是没有体验过的。一个大高个倒下后,随后几个大高个都紧跟其下,鲜血从他们的嘴巴中喷涌而出,一击毙命!我们顺利的完成了室内任务,现在就是看E组的配合了。按照计划我们还得放信号枪提醒E组。“快走绚,我把你传送到指定位置,你去放信号枪。”“那你怎么办?”“我还有事没有处理完,这边你先走吧,我不要紧。”“但是……”“走啊!没有但是,再晚增员就来了!快啊!”“好吧。”我将视线再一次对向她,一会儿功夫她就被我传送到了指定位置。然后该是我个人的问题了。

  那个胖子没有死。

  怎么说呢,那个胖子的燕尾帽正好帮他挡住了我的“左之轮”而我现在还没有实力能够一次性穿过多个物体来进行刺杀的本领,最多也就一个,所以刚才我实施技能的时候也刚好是打中了他脱在半空的帽子。运气好得可怕的混蛋。我心中这么咒骂,因为我知道那个家伙假装倒在地下实际上是为了假死好让我以为他已经死了而不再去追杀他,不过他错了,我的眼睛可以看穿一切,这种小把戏在我和绚会和之前也早就发现了。只是为了让那个孩子早点得以安全。

  当我再一次回到了演讲台,那里可就不那么好对付了。护使早已不见踪影,现在我可以说是心急如焚,百般焦虑。那个混账到底去哪里了?可以断定的是他肯定还在这座楼里面,因为路口在我送绚出去的时候就被我毁掉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斗开始了。

  他的身边应该还停留着5-10个保镖,而这些保镖众多都是没有能力的杂修,因此我完全没有必要怕他们,但是当务之急还是找到护使为主。他会不会在天台?忘记了说,就算我本事再大,我也不可能把整座楼都毁掉,当我紧急的冲向天台时,他果然就在上面——在铁丝网上面。“混蛋!竟然想杀我,没门!”他朝我发火怒吼道。我哪有时候和他啵嘴?当然是直接在他还没有轻生之前杀掉他。我装模作样地说:“你不要紧张,我只是想对你说件事。”然后慢慢地走向他,一步一步……还剩一段距离……由于他实在离我太远了,这让我不得不多花些功夫在口舌上:“我不是要杀掉你,我也是被人所逼的,额……被国王所逼。”“国王?他怎么会想杀掉我?你明明就是在骗人!我可是他的亲弟弟啊!”原来是他亲弟弟啊!这就让我抓到了把柄。“国王说你涉及了违规行为,所以叫我逮捕你,哪知我的同伴下手太重了点,差点了解了您的生命,真是大大的不幸。不过好在上帝都保佑您了,说明神明并不想让你死去,对吗?”他若有所思的看向我:“哥哥真想杀我?”“是的,这是他亲口对我们护卫队说的。”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我的真面目了。我怎么可能让看到我脸的人活下来呢?

  “所以,您不想死对吗?”

  “是,我不想死,我讨厌死亡和鲜血。”他脸上的肉松成了一坨,我越靠近他气味就越来越重,但我不得不忍受,否则一切就白搭了。

  同时 我的内心厌恶至极。你既然讨厌这些干嘛还要给人民这么多沉重的担子呢?

  “奥!那我倒是可以帮您一把,需要帮助吗?”

  “需要,你会这么帮助我?”

  “先生,我乐意之极,首先我们得先下来面对面谈谈,这是对人最礼貌的尊重不是吗?”我忍住气味和愤怒,心平气和地说。他果然照做了,他开始慢慢往下爬。

  “你要怎么帮我。”他那肥胖的双手把铁栏杆摇摆得跌宕起伏。

  “额,您需要出城不对吗?先逃离国王的眼线,随后我会为先生找一块比较舒适,适于生活的地方居住下来,您以后就住在那里了。”

  “那里会有玩具吗?我是说——女人。”

  我撇了撇嘴,吐了口唾沫。

  “嗷!我说了什么不对的吗?你生病了?”

  “嗯,没错先生,最近流感有些严重呢。那里当然会有女人,都是非常可爱的女人。”等这个混蛋爬到地面的时候我绝对让他有好果子吃。他开始加快爬行速度,由于铁栅栏很高,连我爬起来恐怕都有些吃力。

  “那里会有酒馆吗?我需要每天喝一瓶上好的鸡尾酒或者是葡萄酒。”“是的先生,这些只不过是小意思,都是可以如你所愿。而且那里的风景也不差,相信您在那里定会玩得非常愉快。”他一脸猥琐地点点头,最后终于走到了地下。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护使大人,那么我们就走吧。”他高兴的微笑。对我毫无用处。如果这是……的微笑我可能会饶你一命,不,是绝对。当他转过头来的一瞬间,就已经被我结束了性命,这种悲惨的人类。我在他的衣囊里翻箱倒柜,终于翻出了一封信和一张照片还有一些银币,这些银币大概800枚,全都完好无损的存在了钱包中。我拾起这些东西,传送到了她的位置。

  “给,你需要的东西。”说着,我将照片递给了她。

  “谢,谢谢你。那个~还没有问你名字是什么。请问你叫什么?”她看起来有些害羞,不过我还是让她抬起了头直面我的目光,于是我脱下斗篷,“我叫弑,你呢?”“好,好漂亮的女孩。啊不,我是说我叫佐天心爱。弑,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欸?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吧?”“是,是吗。”“那你打算怎么办?”“我不知道。我只是感到很可怕,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的可怕,无依无靠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我最大的过错……我好害怕。弑,你能救救我吗?”我毫不犹豫地答道:“如果你感到伤心我也会很伤心,所以,不要再哭泣不要再低头了好吗?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嗯。”她一头栽入了我的怀里,我对她轻声嘱咐:“现在,没有任何人敢伤害你。如果是人,我会杀掉他,如果是世界,那我会毁掉一切。”虽然我不喜欢你这样……但是我感觉到了你和她很像,相似度太高了,在我的眼里,我似乎觉得你就是绚。没错,对于绚这位女孩我并没有和她认识很久,但是从第一次见面的开始我就觉得我们相遇很久了。试探对方的眼神是那么的熟悉。放心吧,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我,会担起保护你的责任——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