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崩坏的世界
诺言丶彡然2019-01-18 18:036,416

  终于迎来了首次的任务,在那之前也是加入了两名新的伙伴。一名叫光,另一名……额,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呢、所以现在我打算去问她。走到她们的房门前,轻轻地敲了敲,然后吆喝道:“在吗?麻烦开一下门,我是弑。”屋内传来叫喊,迟迟不肯开门。我怀疑是出事了,于是很不礼貌的直接传送进去。

  “干什么啊你!弑是我的!”震耳欲聋的尖叫惊醒了我对礼貌的看法,我想这么冒昧的传送进来是对的。这里正在发生世界大战。

  “不,她明明是我的,你这是横刀夺爱!可恶~” “那个……”我迟疑了一会儿,但是发现根本插不上嘴。女人之间的战斗简直太可怕了。

  “你懂什么小屁孩。你可能还没有18岁吧?”

  “你说什么!?”光越是挑衅她她越是生气得想和她打起来。随后我也生气了,她们的战斗威胁到了我的安危,在光即将要用手拍打她的时候,正好拍到了我的脸上。我的脸上起了一大块淤青。

  “够了!”我生气地将她们拉到床上坐下,然后平缓心情,微笑着对她们每个人说:“我是我自己的,你们谁都不要来抢好吗?”“诶?怎么这样,都不给人家一点机会~”她拍打着我的肩膀撒娇道。“好了。这边组织来任务了,也就是我上次和绚打算做的任务,而你们也知道,这个残忍的世道必须改变!所以这次任务只需成功不许失败知道了吗?”两人齐声应答:“嗷!!!!”

  真友好呢,你们两个,如果是一男一女说不定都可以结婚了。我心中这么想到。

  “话说回来,你的名字是叫什么?”我指着她,充满了疑惑的眼神看向她。她害羞地地下头,慢慢的回答道:“我……我的名字是小山美睛,请,请多多指教。”“啊,那我可以直接叫你晴吗?”“诶!!!!当然啦!”她看起来很吃惊。“请多指教晴,我的名字叫弑、这边这位我相信不用介绍了,毕竟你们已经不打不相识了。”

  “那是什么?”啊,差点忘记了,日本并没有不打不相识这一说法呢。我摇摇头,尴尬的接道:“没什么哦。接下来、我去叫我的搭档起床吧。”

  不过绚睡得可真死,就算是愧疚也不会这样睡吧。睡得死就算了,况且睡姿还不好,真不知道我昨天怎么和她睡着的。绚现在整个人瘫倒在床,双腿摆成一个大字型,眼睛微微闭目,凌乱的头发还未经搭理。当然我指的是中文,日文的大那还得了?我实在受不了这家伙的睡姿,一把抢过被子,被子落在了我的脚边,然后我大喊:“起床了!”她被我的喊声惊醒了:“啊,真是的,弑干嘛这么早叫我起床啊,我还没有睡够呢。”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捂住正在打着哈欠的嘴巴。我无奈地坐到床边,对她转过头,却没有想到她的额头刚好与我的额头撞在了一起,现在的距离近到令人匪夷所思,我能够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当然我相信她也能听到我急促的喘息,“呐,你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她赶忙转过身去,盖好被子,结结巴巴地回答我:“额……那个,这个嘛……我记得好像是做……”“没错,就是做任务的日子,然后,你打算怎么办?”“先,先去吃个早餐之类的吧?”“不对,你忘记了今天一早就得先去打探消息吗?”“啊,啊?是这样啊。”“真是的。”不对啊,绚看起来并不像会忘记任务的人,除了某些方面比较傲娇,其他还是不错的。

  “弑,你,你要不先出去吧,我穿好衣服就会出来的。”

  我对她点点头,然后走出了房门,遇见了光和晴,她们两个又在吵啊。真是的,关键时候还是得我去劝架,但是出于好奇,我倒还想听听她们在吵什么。于是我偷偷地靠近她们俩,而那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完全没有听到我的脚步声。

  “光!你知道吗你很过分欸!抢走了弑现在还要抢我的零食。”

  “诶?这是你的吗?抱歉抱歉,我不知道是你的呀。嘿嘿~”接着她开始大笑起来,这么看起来很明显知道。

  “啊,为什么BOSS会把我和你排成一组啊,我想和弑一组的说。”晴抱怨着,“不行,弑君是绚酱的,不是你的哦。不过有点嫉妒她们的关系就是了。但是不要紧,总有一天我相信自己也能够遇见自己喜欢的人。” 光抢过晴手中最后仅剩的薯片,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你……你还我零食啊啊啊!”“不要……”光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以威胁的口吻说道:“你要是敢再破坏弑和绚那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是怎么样的不客气?”“那来试试看咯?”“唔啊!”光将晴压在了地下,顿时我的脸颊血液聚集成了一块,我捂住自己吃惊的嘴巴,尽可能的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切,然后悄悄溜走。

  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恰好被绚撞见了,怎么就这么巧呢?她看见我猥琐的蹲在地下了吧?接下来我刚刚抬头,她就将我一巴掌扇到了门边。“为什么啊!受伤的总是我。”“你怎么不看看你刚刚做了些什么?变态!”“诶!我,我是变态吗?”“是,是,还是个超级超级大变态。”绚通红的脸正面朝我,但她打算朝那两个正在亲热,啊不对,是正在吵架的人走去。

  “等等!那边不能去啊。”

  “为什么?”

  没等我开口说完话,她就大步跨到了那个地方。地板上的羊毛被两人纠缠得东飞西飞,晴正在拼命的摆脱光的追击,但眼看就要逃出那巨大……巨大的胸部时,又不得不被强行按回去。“救命啊~”“欸欸欸?????”“我不是早说了不要打扰她们吗?你就是不听我……” 绚转过身的一瞬间,我们又被靠在了一起,这次不止是额头靠在了一起,就连嘴唇和身体都靠在了墙壁上。

  什么啊,这甜甜的味道。我们瞪大了双眼看着对方,像是受宠若惊的小鸟,都吃惊的眨着双眼。不自觉的,我的手慢慢地靠近了她的背部,然后挪开嘴唇,对着她的耳朵说:“我不是早说了不要打扰她们吗?你就是不听我的话,就像她们不打扰我们一样,呐?” 绚接下来瘫坐在地下,然后我告诉两人:“出来吧,刚刚那只是个意外,你们不要想太多了。”她们两个出来了,我接着又说:“好了,接下来我开始分配任务。辰告诉我的是你们两个是一组,相信你们已经知道了吧?然后这次任务我来当负责人,所以说你们的任何行动也好,想法也好都不能只经过自己考虑,必须我们共同商量后才能执行,懂了吗?”“是!”“好了,下面我说一下各自的任务,额……光和晴等到夜晚的时候,我和绚放好了信号枪之后就去护使的房间将我们这次需要的密码给带出来,切记不要被发现,一定要等到我们放了信号枪之后再行动,而信号枪的位置就是他房间的位置。记住了吗?”“明白。”“那么现在,你们可以去增长感情,啊说错了。”我假装咳嗽了几声,“你们可以去附近逛逛熟悉一下地形,主要还是注意别被发现就行。”“保证完成任务,那我们俩也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来,不急不急。”头一次见她们回答得这么整齐无误,但是事实是关于我和绚的……

  好了,接下来说说看我和绚的任务,“绚,能起得来吗?”看她好久没有反应,我蹲下身将她抱起,然后俯身看着她接着问道:“绚,还能起来吗?”“诶?能,能,能!!!!先把我放下来啦!?”这招意外的管效,所以我放她下来了。“我说一下我们俩个的任务,首先白天我们需要去打听有关护使的消息,打听道他在哪里之后,就把他引出来下面就是暗杀了。尽量别被护卫队发现就行。当然我相信他只是个宰相,应该不会有什么护卫队的。”说她似乎懂了又不像,那朦胧的眸子里带给人的全是不安的感觉,“你到底知道了不啊。”

  看见她和我对视的那一瞬间,我也才发现我的脸颊好烫。她的眼里全是我,可能完全没有注意我在说什么吧。

  “我知道了,嗯,知道了。”“那就行,那么我们走吧。”“诶?去哪?”“……”一时间我不想说话了,“跟着我走就对了。”我牵住她的手,然后跑向了使者居住的街道。初升的阳光把我们的身体照得通红,我的第一次任务就此开始了。

  绚和我漫步在街道上,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就好像我和明衣似的。有些尴尬,所以我打算找个话题来说:“呐绚。今天天气真好啊?”她没有回答,只是比我走得更快了些。我有些气愤抓住她的手,她也有些吃惊,“你干嘛啊,现在正在做任务呢。”“我知道。”“不,你不知道、唔呀!”我紧紧的抱住了她,用着较为妩媚的眼神看着她,终于绚忍不住了,她紧忙起身整理着凌乱的衣角,“你……”接着满脸通红的话也说不出。看样子这招挺管用的。

  之后,大概已经早上8点半了,这时候街道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水泄不通,人山人海像是拍卖什么东西似的朝着行邢台走去。我问绚:“绚,发生什么了吗?”她无奈地摇摇头,很显然她什么也不知道。就这样我打算去看看。但是绚不这么想,她反倒更想早点打探到消息,然后解决到使者。虽然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好奇还是抵不住,所以我走向与她相反的道路。

  我来到了这里。这里到处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人群太多了。我完全看不清他们是要处死谁,于是我稍微垫高脚跟,拼命把头往上抬,总算在眼席中有一丝模糊的影子了,但还是不清晰。这就让人有些苦恼了,或许传送到天台那边看会更好?我把视线转移到了行邢台左边的天台上,那上面有几个卫兵,为了不引人注目我转移上去的瞬间又利用了左之轮轻松地杀死了这几位无辜的卫兵。为此我感到非常抱歉,不过我有种预感,你们会为正义而死的,你们的死不会被我白白杀掉。

  “啊,怎么回事?”我站在高处所以看得一清二楚——一名全身半裸的女孩。这名女孩看起来楚楚可怜,娇小动人,可是又怎么会上这可怕的行邢台呢?我始终搞不明白,但我知道,如果不再去救她,她几分钟后就会归根落地了。这么想着,我开始了行动。首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离她最近的有五名护卫,其中有一个行邢者。于是我打算先杀掉那个大家伙再去解决其余的护卫。当然我也没有打算接近他们,可以在空中就利用我的能力。

  然后我的确也这么做了,就在我起跳的瞬间我作出了想法中的动作。他们很完美的都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下。看见了人群的恐慌,他们都对我指手画脚,但是并没有理会这么多。我也没有闲工夫去理会他们。对于我来说,他们只是会扔蔬菜,扔些水果的平民百姓罢了,所以更不能杀害他们。女孩的身体已经被鞭打得伤痕累累,洁白的肌肤上染上了鲜红的血液,嘴角的伤口尚未愈合,我看着可怜的她,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预感就是:她绝对不是坏人,而她正好是被冤枉的。所以我帮她解绑了,然后对她说:“嘿。你还能走吗?”她没有回答我,很明显这已经是没有力气暂时昏迷过去了。解开绳子之后,她跪倒在滑溜溜的行邢台上,在我身后的则是一大群的护卫,他们蜂拥而上,而我根本没有把他们当做一回事,直接全部利用“阐释者的血”烧成了骨灰。看起来看守者很吃惊啊,或许这个人就是我要询问消息的最佳人选?

  我走近因惊吓而倒在阴凉屋檐下的看守者,然后看着他发抖的嘴唇,我问道:“你不要害怕,我只是想问你一件事,只要你回答了我就不会把你怎么样。”他看起来半信半疑,于是我接着说着:“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可就没这么好的耐心等你回答了。我给你5秒,你自己思考吧。是要去见见哈迪斯还是乖乖地告诉我?”他抱住我的大腿,一时间我只感觉到了无比的恶心。“我说,我说、”好在他答应了,否则现在可能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你要问什么?”“我问的是这个国都的护使在哪?他大概什么时候出城或者什么时候回来?” “这……”“怎么?不想活了?如果你敢说假话,我现在就杀了你!”我抬起他的下巴,以凶狠的眼神瞪着他。他光是看到我的眼睛就已经瑟瑟发抖了,“使者,使者一般晚上会出去,而今天他似乎刚好要去准备庆生日,所以他会在自己定的会场迎接一些宾客,至于他定的会场在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可以问问被邀请的那些贵族,他们知道得比我清楚得多。”“谢谢。”当他交代完的时候,我就已经将他杀死了,因为根本不可能留这种胆小怕死的人。接着我走向她。

  我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烫。看起来是发烧了。我将她背在背后,回到了旅馆,然后安置好她之后我打算给她浑身血腥的内衣换一身干干净净的衣服。这么想着我去找了找我的衣服,嗯。找到了一件还不错的。可以说是之前立花的校服。因为现在晨已经发给我了组织的衣服,所以这套衣服已经不需要了。

  我为她解开了胸罩,帮她脱下了内裤,其实这还是有些害羞的,即使都是女孩子……但是帮别人脱衣服这种事,这是我15年来第一次帮别人脱衣服啊!现在我肯定是满脸通红,因为我感觉到了我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颤动不已的双手。“你是?”她忽然睁开了眼睛,我吓了一跳,大声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绝对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绝对没有对你做什么不正当的事!!啊啊啊~被误会了,怎么办怎么办?”“没有,我知道你是在帮我换衣服,所以你不用那么自责的。”突然被她抱住了,我的脑子一阵抽搐,身体像是被触电了一般的麻痹了,“那就行,那你先躺下吧,我先给你……”“弑!”这时我的手正好伸向了还未脱完的内裤,而绚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弑!你……你,你干嘛呢!!!”她捂住自己的双眼,时不时的偷偷瞄一眼。“不,不是这样的啊!!!!真是的。我在帮人家换衣服啊!这是我刚刚救出的女孩,她是被冤枉的。” “啊,我不是被冤枉的哦。我确实犯了罪。”

  “诶?”这么说,我救错人了?我不应该救她?

  “只是因为我杀掉了这个国家的总督。”

  总督,我记得好像相当于古时候的宰相吧?等等。那她就是犯人啊!我……我好像犯了什么罪似的,现在我们已经是同伙了。“总督他把我的父母杀掉了。”“所以你杀了他,然后被抓就出现在行邢台上了?”“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也成罪犯了,等等。但是我好像也杀过不少人啊。” 绚放松了下来,接着说道:“弑,快点帮人家穿好衣服吧。”我紧张的脱下了她的内裤,结果她却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让更多人误会了……比方说隔壁敲门来问情况,或者是我通过右眼感知到左房的人正在拿着玻璃杯对着墙壁偷听……“你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嘛!这要让人误会了怎么办?”

  “没事的。”

  “怎么没事了,很有事好吧,女孩子就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啊。”

  “你可真是多疑呢,弑。”

  “你,你干嘛?”她搂住了我的脖子,我被强制性的压到在床上,她双手一撑把我压到了身下,一只脚插在了我的大腿中间的缝隙中。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脸红心跳的看着她,接着她又对着我的耳朵呼出了一口气,我感到了很痒的感觉。绚突然拉开了她,把衣服砸到她身上:“你自己穿吧。弑不会帮你穿的。”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我开口道。

  “你说什么?” 绚看起来很气愤,我立马收回了刚刚说的话。她穿上衣服后,无精打采的对我说:“弑,你为什么要救我。难道是因为想和我做H的事吗?”“诶?不,不是啦!只是单纯的觉得你是好人所以我才救你的。”

  “但是我们都素不相识。”

  “额……凭感觉。” 绚插了一句嘴,点点头,然后说道:“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跟着弑走啦。”

  “你要跟着她走?她是我的你不能抢走、” 绚抓住了她刚刚整理好的衣领。我立马拿开了绚的手,“人家是病人,还没有回复,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但是……”“没关系的,我感觉她和我们一样,都不是坏人,所以你要来吗?来我们的组织。”她迟疑了一会儿,我接着开口:“没事的,不用勉强自己哦。只是,你看看你自己的意愿吧,要是你要来,我们都会很开心。”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害怕这个世界,害怕这个世界的每个人,但是自从遇见了你,我就改变了。”说完她抓住了我的手,我感受到她正在剧烈的颤抖,虽然肉体上没有很好的表现出来,但是通过感知我已经知道了一切。“那来吧,我们欢迎你。”我放下她的手,然后做了个拥抱的手势朝她微笑,她似乎也非常开心的扑进我的怀里,我摸着她的头说:“然后,你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她对着我的耳朵悄悄对我说,我想大概是不想让绚听到,以免她会更加生气吧。

  “那,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的嘴唇稍微动了动,“明衣……”

  脸颊上缓缓流下了泪水,因为这样我尝到了泪水的咸味,我的眼神变得空洞虚无,双腿开始颤抖已经支撑不了我的体重了。可能这只是同名同姓,我也没有想太多,这种事情在中国是经常发生的,但无论如何我都还是哭出来了,虽然我完全没有意识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