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重要的回忆 下
诺言丶彡然2019-01-19 09:474,986

  又来了,又是这个熟悉的梦境,春日野然和春日野爱的回忆。这对我来说是很好奇的,但是同时又有些畏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这一次是在杀戮。她们的脚边堆满了成千上万的尸体,而她们视而不见的正在互相对打,小然手持的就是我刚刚才获得的新武器:村雨,而小爱这次拿着的是……什么也没有拿。我好奇极了,比方说她们为什么要互相残杀或者是小爱为什么不拿武器。但是通过观察我发现了,她们处于敌对。

  “妹妹,我早就告诉你了,那个男人就是一个废物,你为什么要跟着他,走向黑暗呢?”

  “姐姐,你不会明白的,我们的家族迟早是要战斗的,即使你比我年长1岁,但是我仍然不会对你有任何处于姐妹的依恋而放水的。放马过来吧。”

  “为什么你就不能听完我说的话呢?我是想说,母亲大人这边的病情非常严重,如果你们要现在进攻城墙的话,那么百姓一定是民不聊生,难道你希望看到那样的生活吗?你就不想回去看看母亲吗?”她沉默了,并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辩解的话,“我无法反驳,确实我承认我可能真的很不孝,但是父亲大人的命令是无法反抗的,以我的力量根本反抗不了。我只能完成他的期盼,而他的期盼就是杀掉你。”

  “所以,你要杀掉我是吗?”小然一阵狂笑起来,“真是可笑啊,为了一个男人杀掉自己的亲姐姐,即使继承权迟早是我的,但是你们居然为了权力互相残杀,我真是看错你了小爱。确实我承认我们家族的关系并不融洽而且经常发生战争,但是今天的一切我还真没有打算到,你们算得可真精细,而我可爱的妹妹也总是在拿我当做一颗棋子,我是你们占领这块领地的棋子?”

  “不是这样的……”“你无法驳回,因为我说的都是事实,现在你也只是那个男人的一颗棋子,等到——等到你们成功占领了这里,你还是会被杀掉,到时候就和我一起来天堂作伴吧。”

  说完战斗开始了。

  小然拔出村雨。血红色的刀刃在阳光的照耀下总是那么刺眼,刀刃鲜血淋漓仿佛恶魔一般随机可以将人吞噬。她们两人开始了打斗。爱摘下左眼的眼罩——从我一来开始她就一直戴在左眼上,所以我也不知道它的来历。但是我发现了更为骇人的一幕——那只左眼就是我的左眼,没错我指的是现在的我。那光滑的酷似古钟的眸子,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我用那双眼睛杀掉了多少人,至今令我恐惧不已。村雨的剑锋划破了爱的脸颊,她瞳孔一缩,拉近了和然的距离,因为村雨比较长所以这时候完全就不管用处了,只是能够纯粹用来防御,但是我的能力我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它可以传送啊。果不其然,爱传送到了然的身后,她奋力一挡,勉勉强强躲开了左之轮。爱之后捏紧拳头,接着我明白——然的身体正在承受巨大的打击,她双脚一跪死死地躺在了地上,“爱,你杀掉我吧,这样你的任务就完成了。”她迟疑了一下,慢慢地走向然,然微笑着抬起头,看向失去高光的爱,“我不希望你和我有太多的争执。”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站在父亲这边。”然询问。

  “因为各种家族的原因,我不得不站在她的这边,嗯就这么多了。”爱撇过了目光,“你真的甘心吗?你的实力不止这点吧?为什么你不开启?”

  开启?开启什么?我内心默默的想道。

  “你知道的,一旦我开启了,我将会控制不了自己,说不定会杀掉你,所以……”

  “姐姐,你不想让我产生一种负担吧?那么就认认真真的和我打一场吧。”

  “爱……”她重现站了起来,显然刚刚的伤势已经全然好了。“那么……”说着,她闭上了眼睛,“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爱!”然后睁开了眼睛,这一刻我感到全身的魄力,这种气场害我吐了一口血,即使是梦境似乎我还是能够察觉到痛处。

  “姐姐,来吧。”她点了点头,村雨被重新拾起,完美地摆上一个攻击的架势然后我在飞奔疾驰中发现了她的右眼——没错,又是一个异瞳,而这正好是我的右眼。是闪着金色光芒的眼睛,中间的部分是浅黄色,外面较大的轮廓是深黄色。这也是第一次我看见过它正确的使用能力。这只右眼可以转移任何物品,同时也可以控制别人的神经,或是直接将中枢神经切断失去活动的基本意识。当然这些对爱是不管用的,左眼的能力我也很清楚,碾碎一切,以及传送。她飞驰在城墙上,不时用手瞄准然的位置给予一击左之轮。然很快的发觉并且原地一滚躲开了,她看起来是生气了,随后我也再一次发现了可怕的能力——她的右眼召唤了一个全身闪着金光的骷髅附加在了她的身上,这个骷髅很诡异,毫无眼珠的瞳孔不时看上去令人震悚,即使是有着金光附体的骷髅让人看后还是毛骨悚然。“还没完。”然这么喊道,随后更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骷髅的表面又附加上了金色的盔甲,凹凸的部分做得非常逼真,这与真实的盔甲一般的痕迹。

  “姐姐,你终于认真了啊。”爱赞叹道。但现在她也发现了情况已经不渐好转,于是也放出了自己的大招,刻帝之眼。刻帝之眼开启后,左眼的时钟本来是静止不动的,但是在开启后的一瞬间开始了活动。这下可有好戏看了,但是我现在不应该去阻挡吗?到底她们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啊!处于家族问题?还是说个人问题也有一点因素?我无从知道。然挥剑击中了城墙,骷髅当然也跟着挥剑了,否则这么巨大的城墙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化为灰烬?爱却没有跟着掉下去,反倒是转送到了骷髅的身后,手掌一碰恰好碰到了骷髅的铠甲,瞬间铠甲化为了一团金色的光消失不见了。“果然你的能力还是没有变啊。”“姐姐,你不也是吗?你那天神之眼。”“你的刻帝之眼。”她们条件性反射的都往后退了6步左右,然后然给她的骷髅换上了新的装备,因为是光,只要在阳光底下就可以无限制的使用吧?可是两人的打斗让我越发觉得时间过得愈来愈快,毫无察觉之下就来到了黄昏之时,这时光早已淡然消逝,然会怎么办呢?

  “姐姐,你已经没有光了,别再挣扎了,要是你现在乖乖投降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然仰天长啸,“爱,你知道我最佩服你哪一点吗?那就是你最无知,最惹人喜爱的一点:善良。既然你我势力各不相同,那么何必放过对手一马呢?这往往会让你造成最致命的伤害。当然我也没说这点不好,但是,这场战斗也该结束了,为了我还是为了你都应该结束了,快点,来吧!无知的笨蛋,快点杀掉我吧!哈哈哈哈~”然后她又接着说:“你以为没有光我就会乖乖投降吗?不可能的事情,我选择了母亲,就不会跟随你这个可怕的恶魔,我也不会投降就对了。”“姐姐,你确定吗?”“啊,我十分确定。”接下来,爱冲向然,然明明可以躲开那道攻击,但是她没有选择逃避,她径直的面对了爱的手臂,身旁被划出了一个巨大的伤口。“为什么?为什么不躲开?!”之后然的嘴巴里喷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她倚靠在爱的肩膀上,低下了头:“我要死了,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伤心,总之请一定不要留恋我,我对不起你小爱。我……”然的话还未说完,从腹部又流出了血液,她再也没有任何力气支撑身体的重量了,然慢慢地跪倒在地,“小爱,我一直一直都……”“不!求你了,你别离开我。”然的语音听起来结结巴巴,越发没有力度,“——”太远了,我听不见,但当我一步一步往前挪动时,爱听到了附近草丛的动静声:“谁!站住来!”“已经够了,小爱,答应我活下去……”“姐姐!你不要死!都是我的错,都是——”爱赶快抱起了然,对她又喊又叫,可永远也不可能有回答了。

  因为然已经死掉了,她最后的一口气已经松掉了。春日家的战争我也不想再看见了,这太可怕,也太残忍,即使爱已经发现了我但是她并没有说出口,她伤心地走进城门,拿上了然的村雨,低下头垂着目光放下了然,我隐隐约约看到一颗豆大般的泪水滴落在然的脸颊上。

  爱走掉了——我也因此靠近了这里,然死得很凄惨,因为被爱的双手碰到了心脏和肠道,两个重要器官消失,想必肯定很难以忍受这种痛处。她临死前嘴角挂上了微笑,双手像是紧紧抓住什么东西似的——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她抓住的是爱……

  爱又回来了,这究竟是为什么?她们的手十指相扣,仰面躺在地下微笑面对天空。“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不禁意间我流下了眼泪,这次再也止不住泪水,它哗啦哗啦的从眼眶掉入尘土,蔚蓝的天空逐渐变得黯淡,黄昏时分已经结束了。

  我从睡梦中惊醒,艰难地起身才发现绚正温柔地躺在我的床边,她累了,因此睡着了,飘逸的长发散乱在床头,我看着她,渐渐垂下目光,慢慢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嘱咐道:“最喜欢你了。”这句话像是不曾经过我思考般不禁说出的,当时我可谓是脑子一片空白。

  “啊?”

  “诶?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抱歉抱歉。”

  “啊,没事没事,我也没有睡着,但是弑,你怎么又哭了啊?”现在我才发现我居然又哭了,“你睡着的时候嘴中还一直说着什么爱不要走、呐~你究竟梦见了什么?什么好玩的东西吗?”

  “我……”这件事情太羞耻了不能告诉别人,即使我知道那只是一个梦而已,但是我可以想象到我对我的能力是多么的依赖,居然做梦都梦见了。我摇摇头:“不~没什么哦。”“是吗。算了,那么下面你说说看这只龙该怎么办?”说完她拿出了一只水淋淋的小龙,我惊讶地看道:“这是什么啊!这里怎么会有龙啊!”“等等,冷静弑,这是你带回来的龙,你忘记了吗?”突然我才惊的发现!这是之前的那颗龙蛋,我本以为会孵化得更慢些,没想到这么快呢。“啊抱歉抱歉忘记了,额~当做宠物来养吧?你觉得怎么样?”“唔~我是没有什么意见了,只是这样不会让它觉得孤单吧?”

  “孤单?”

  “对啊,明天我们不是要执行下一个任务了吗?”

  “我还真没注意到,话说我睡了多久了?”

  “算起来大概2天。”

  “这么久?!”

  “起初我以为你死掉了,没想到你只是睡着了。”

  “所以你照顾了我10天?”她点点头,我羞涩地转过身假装没有看见,“那明天的行程给我说说看吧。”

  “嗯!但是弑你要知道,现在你可是2天没有吃东西,你确定你不去吃点什么嘛?”说得也是,正好肚子也饿了,于是我拉着她出门去了。

  “弑,你最近是怎么了?”

  “我只是很怜悯别人的命运,即便是一个梦也好,但是现在我再也不会逃避了,放心吧绚我会保护你的。”我目光坚定地看着她,她欣慰地点点头对我眨了眨眼。

  餐桌上的食物是命为我恢复健康准备的,我很感谢她。可她总是对我说,同伴之间不需要感谢之言,你只要能够多执行有用的任务一起努力就行。我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这些食物都是我喜欢吃的,比方说蛋糕、烙饼、面条、果汁、烤全羊……香气弥漫开来,“我开动了。”我撇开一次性筷子,大口大口地吃起来,也许是因为太饿了,我从来不觉得饭居然这么好吃过。“慢点弑,你的嘴巴边粘上了米粒了啦!”“诶,是吗,那你帮我弄下来吧。”“我?我——帮你吗?”“是。”“真拿你没办法。”她靠近我的脸颊,用舌头舔下了那颗米粒然后吃掉了,血液正在急促地聚集在脸颊上的地方,我感受到了身体的热度,大声喊道:“绚,你怎么亲……”“啊,真是没想到发脾气的小弑还真是可爱呢。”“小……小弑?绚!!!!!”我不满地指责道。她并没有在意我说的话,反而接着叫我:“快点吃吧,免得饭菜都凉了。来张嘴。啊~”说着伸出了夹好菜的筷子伸进我的嘴巴,我不由得张开了嘴,咽下了这口菜。虽然也是感到有些害羞,但是也有点心情激动,这种感觉好久都没有体验到了。

  “好了绚,下面可以说说看任务了吧?”“当然了!”她嘴角上扬,我假装没有在意,其实这样可爱的她怎么可能没有让我在意?“那个……嗯,我们要去拍卖会。”“拍卖会!”我开始震悚起来,“是去买东西?”“额……差不多吧?最近组织的武器有些稀缺,队员们都没有东西训练,所以这次我们的任务非常简单,就是尽可能利用低价格淘到好的物品。”“没问题,这事交给我了!”我心中没底的说,说实话,这种拍卖会什么的还是第一次去,这让我有些小激动啊!

  “那就这样了弑,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我点了点头,回到房间后我写下了这篇笔记,作为春日野家的回忆……当然我也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梦,现实中怎么可能有这么古老的建筑呢?好比说是中国历史上唐朝的建筑物一般悠久……所以我至始至终也只是把那发生的一切当作一场梦罢了。无论出于什么,即使是真实的也罢,我都只是希望它的虚构的,希望她们的命运不会因为我的梦而变得悲惨……可实际上我也清楚的感觉到了——我只不过是像鲁滨逊在荒岛上发现陌生人的脚印时竭力想把它看作是直接的脚印一样……爱是发现了我的……如果是梦……又怎么会开口对我说:“然酱,欢迎回来。”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