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索性让我讨厌你啊
诺言丶彡然2019-01-19 10:5612,084

  我们B组被辰叫去打听消息,虽说我的心情不好,但是这不能影响到任务的进行程度,每一项任务都是复仇的铺垫,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个男人死在我的手下。这么坚信着,我和雾漫步在街道上。

  “绚怎么了?最近脸色依旧那么的差劲。应该说是自从那次购物后就更加差劲了。”雾以关切的口吻对我说到。

  “没什么,就是……心情有点难受。”我垂下了目光。一想到这里就会不禁意的联想到了小然。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无法将这种感觉描绘出来。

  “你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没事的样子。我懂你,绚。我们毕竟已经做了两年的搭档了,你是不是该告诉我真相了?”雾总是很关心人。

  “你对任何人都是这样的吗?”我不安地问起来。

  “为什么这么说?”

  “我很害怕。”说着说着声音逐渐抽泣。她似乎有所察觉了,转念又说:“不是对任何人都这样。我只对你是这样的。”说完,她用手把我推向了阴暗的小巷里。

  “我受够了背叛。”我哭泣了,声音很小,“我真的无法承受这种打击了。”双腿无法支撑体重了,意识到这点之后我慌忙跪下了。膝盖碰撞地面的声音很响,而我却无法感觉到疼痛。

  “被谁背叛了吗?”她蹲下身,绿色的眼睛打量着我。一副想要关心我的样子令我着实很高兴,但是……我希望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个人不是雾。

  “嗯。我被背叛了。她将我忘记了。好难过啊。”

  “是亚斯吗?”

  “不是。是我小时候的一个伙伴。我真的很喜欢她,她却忘记了我。你不知道她带给我了多大的动力,现在,脑海里满是她的身影。当她呆滞地看向我,作出一副你是谁的模样的时候,我真的……真的快要难过死了。可能对于旁人来说,你们的感触并不会那么的大,可是对于我这种亲身经历过的人来说,她点缀着我的内心,是我心中闪耀的星星,没有人能够代替她的存在。以往的泪水,我只希望她能够记起我——不要把我们的回忆……逐渐忘掉。”我狠狠地锤击地面,“除此之外,我实在没有别的要求了。”

  “看样子,绚真的很珍惜这个人呢。”她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下来。月光照射在了她的身上,衬托出了她柔情似水的声音。突然我看见了她的眼神荡漾不定,在缥缈的天空下像是骤然下起磅礴大雨那般,毫无征兆。我愣住了。

  “我懂的哦。”雾作出了一副温柔的表情,即使你真的很漂亮,可是依旧填充不了我的内心。

  “你不懂,你没有经历过。”我斩钉截铁地回答。

  “如果是我的话,那绚就是我内心的唯一。你给予我的东西也太多了,虽然我无法逐一的说出,呵呵,但是这件事也只有我自己会知道。”镜头的对面是你温柔的目光。

  “诶?”我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绚,我喜欢你。”

  一下子我屏住了呼吸。不需要什么约定都能够相信彼此的事情。“我能够变得如此坚强,全因为你。”说完她抱紧了我,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呐,绚,答应我,不要再想那个人了。”

  “不行的。我忘不掉。”

  “那把我想象成她怎么样?”

  “那也是不行的。我做不到啊。你们的存在对我而言都是不一样的,我无法答应你。抱歉。”我的双手情不自禁的缓缓上伸到了她的背部,想要尽可能的安慰她可是却又不假思索地放下。

  “啊。绚真是执着呢。要是我早一点遇见你就不会这样了吧?”雾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不舍与嫉妒。

  我连忙解释:“不是这样的,雾也很好,只是……我对你真的没有那种想法。不一样啊!”软弱的理由本不应该被接受——她强吻了我。

  我拼命想要挣扎,力气正从身体中逐渐流出。依偎与黑暗中,那双洁白的手,将我拉出深渊中的手,始终不是雾啊!她将我靠在了墙壁上,独占着我的嘴唇,前所未有,我感到了不甘与愧疚。就当我们两人的体力都竭尽所力之后,她才停下。

  “对不起绚,刚才大脑不受控制了。”

  不受控制?啊,这不就和我是一样的吗?

  嗯?身后有动静。我听见了微小的、颤抖的呼吸声,“站住,我知道你在那。”我走近了那团黑漆漆的身影。她瞬间站起了身,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啊,那个,我不是有意来看你们的,真的!我,我只是~只是恰好路过这里而已!啊啊啊不要杀了我呜呜呜~”随后跪下了身。

  她是小然。

  我认出来了,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果然对于她我的存在根本不算什么。她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我感觉雾知道了我的心思,她果不其然地说:“啊,你可真有意思。”一下子我停下了刚到嘴边的:你忘记我了吗?

  “站起来,我不会杀了你的。”我冷冷地说。

  既然你已经忘记我了,那我也只能装作一副高冷的表情了。直到你愿意再一次拯救我。我摘下了刚戴上了面具,然后询问到:“你,叫什么?”

  “诶?”

  “我问你,叫什么。”我尽可能的平缓激动的语气说。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啊!”她的话让我听上去更加生气了。现在的我恨不得扑倒她。真是让人火大。

  “你还记得我吗?”我双手一摊,扶住她的肩膀。

  “那个,我们难道不是第一次见面吗?啊,第二次了呢,之前我在枫叶街见过你。”看见她不自觉颤抖的身体就知道我已经做得太过分了。现在她不仅将我忘记了,还害怕我了。

  本来我抱着一点希望的询问最终还是将你的话语无情的打破。无论怎样,你都不会记起了吧?

  “你果然忘记了。”

  “诶?我们认识吗?”

  我看了看时间之后,深深地叹了口气,对雾悄悄地说:“很晚了,送她去酒店吧。”

  “这里是?”

  “这里是旅店,你知不知道你跑到什么地方了?你现在在8区。已经深夜11点了,明天早上你再回去。”说完我递给了她房卡。

  “谢谢,但是,现在你们再出去不也很危险吗?要不就留下来一起住到明天吧?”听到这句话,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总之很开心,她居然关心我了。我看着雾,她明白了我宠溺的目光,立刻写了一封信绑在鸽子的腿上,让它飞回到辰的身边。

  “冒昧的问一下,既然你们连自由权都要汇报,那为什么还答应我这无理取闹的条件?”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可能你会更加厌恶我。

  我小声地凑近她的耳朵对她说:“因为那个拜托我的人是你。”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博取你的好感。

  见到你下意识地闪开,我的心又开始绞痛。

  “你如果要走现在也可以走,我们不会拦着你的。”雾毫不留情地说到,我都已经告诉过她了别这么说话,可她依旧不听。

  “那么请睡吧。”我盖上了被子,闭上了眼睛。实际上我完全不困,我想一直,一直这么看着你。但是想法又迫使我睁开了双眼悄悄地偷瞄她的睡像。差点笑出声来——因为她一直在装睡,可能现在也很紧张吧?

  “睡不着吗?”我温柔地说。

  “嗯,有点认床。”听到这里我想到了小时候小然来过我们家住,我让她睡在了稻草床上,而我则睡在了冰冷的地板上,这是对客人基本的尊重。她整夜翻来覆去,我有问过是怎么回事,她说是害怕。然后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上了我自己的床与她同床共枕。这种方法是最让她能够快速睡着的。

  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不是,但是我想放手一搏,可能会被当成变态,但是我在所不辞。

  “那你要过来睡吗?”

  “欸?”她听起来有点惊讶。

  雾已经被我支开了,我告诉她还是回去打声报告于是她就回去了。光从小然的目光中我就已经猜到了她究竟在想些什么:“没事的,我不会伤害你,你不要有负担。”

  “啊?不,我愿意!我十分愿意和你一起睡!”她着急地捂住脸。还是那么容易脸红啊。真可爱。

  当她来到我的余温之中,我感到了久违的,非常久违的感觉。我好希望这么一直下去,沉浸在这短暂的温存中无法逃出。小小的疑惑瞬间消失在脑海,现在,我只是想独自拥有她难道不可以吗?于是我将手轻轻搭在了她的身上。

  “那个,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你们不是危险的人物吗?是很强大的呐!用不着对我这样一个无所事事的普通人这样吧?”

  “你在我眼里不是普通人。我很恨我的眼睛。非常恨。”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脱口而出。让我不假思索,为什么我的大脑会说出痛恨我的眼睛呢?难道它做出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吗?“欸?为什么?”小然刨根问底。

  “这点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总之这双眼睛是罪恶的,是令人恐惧的。”又来了,不禁意间脱口而出。

  说着我伸手摸向她的左眼,为什么我会做出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做法??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我会痛恨我的眼睛,这中间难道有什么纠纷吗?

  倦意充斥全身,当它布满身体后,就失去了意识。

  之后我会不时回想。

  越是回想越是痛苦。

  直到……

  我梦见了我。

  我梦见了我一个人独自站在了尸海中,身下倒下了一个酷似小然的女孩,她撕心裂肺地咆哮,任雨水淋湿干燥的身体,身上清晰可见的伤痕让人不禁怜悯。女孩死掉了。那名酷似小然的女孩微笑着死去了,她没有哭泣,露出了笑容。我静静地看着,静静地看着她用女孩身旁的一把武士刀狠狠地划破了自己的脖子,然后不久后也倒下了。

  “姐姐,我记得……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看我的笑容,对吧?”她哽咽着,喘着粗气难以平复心情地说:“我,我来陪你了。”

  一瞬间,她闭上了双目,嘴角微微上扬,“再见了,这个世界。”呼吸骤然停止。

  “死,死掉了?”我的眼中闪烁着泪光,熙熙攘攘地来到了她身旁,不知道为何我愣住了,我似乎看见了自己……

  “……”我喘着粗气。已经白天了。

  “天亮了啊。”说着看向了枕边的小然,她熟睡着,我趁机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嘱咐到:“希望你不会忘记我。”随后走出了房门。

  我不知道那是谁?

  只是纯粹的觉得那个人我十分眼熟。眼熟到了已经难以过忘的感觉。我回到了组织。现在又要和她分开一段时间了,并且在之后还有重要的任务要执行。

  “绚,你回来了啊?”雾刚见到我就高兴的和我打招呼,我点点头,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回了房间。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也跟着我来到了房间,我不假思索地说:“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是想到你还没有吃早饭吧?”

  “啊,我不吃了,不饿。”

  “不行!怎么可以不吃呢?身体重要,多少吃点。”随后她端来了早饭。

  “前辈们呢?”

  “都在商量任务的事情。”

  “我们缺席真的好吗?”

  “没关系啦,他们人很好,我们不用在意。”雾自觉地坐在了我的身旁,我稍微有些吃惊地问道:“哇!你干嘛?”见她让我张开嘴,我已经知道了她想要喂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脸开始发烫。

  “我,我自己会吃的啦,你先出去吧。”我越是抗拒,她就越将身体逼近我。原本还有三分米的距离一下子被缩短到了几厘米。

  “绚总是这样,将我的好意拒之于千里之外,我该怎么做你才能明白?”说完她将夹着肉的筷子迫不急待地放进了我的嘴里。

  “好吃。”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的我咕哝了一句后才恍然发现,“啊,还是被你……算了吧,我也不计较了。下一次别这样了,被别人看到了多不好?”我红着脸硬着头皮说。

  “绚,你会害怕吗?难道我对你的心意你就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吗?”她一句接一句,“我喜欢你,你已经察觉到了吧?”

  “为什么是我?”我含糊着说。

  “你是我的救世主。”

  “救世主?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了。”

  “那么那孩子呢?她对于你来说是什么?”她步步紧逼。

  “诶?那孩子是?”我抽搐了一下。

  “就是昨天偷听我们说话的那个女孩。你喜欢她,对吧?”说到这里,我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我……我不喜欢。”

  “别骗我了,要是你不喜欢她,那你的视线为什么要离开我?绚总是在撒谎的时候下意识低下头。”你抓住了我的把柄。

  “我……好吧我承认我喜欢她,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我服从了。

  “是啊,确实说明不了什么,但是你对她是什么感觉呢?看见她和别人要好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她的这句话正中了我的伤口,一时间我无法开口。

  “我说了我不喜欢她。既然她和谁在一起,是生是死也不关我的事了。”我假装若无其事地说,其实不能说不在意而是非常在意,甚至到了忘我的地步。

  “是嘛?可是绚的表情出卖了你。”

  “我的表情?”我先是一愣然后才发现自己的表情已经变得飘渺不定。

  “你是喜欢她的吧?呐。”雾步步紧逼,像是要向我套出什么话一样,庄重而又坚定。

  “嗯。好吧我承认,我很在意她,我十分担心她的生死,她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很苦恼。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爱啊。”

  “诶?”

  “我对绚也是这种感情。”雾轻描淡写地说。

  “我……”我的嗓音发不出了。

  原来雾和我是一样的。我们都被这种未知的感情纠葛着。看到了和别人要好的她总是流露出一副厌恶至极的表情,既嫉妒又不得不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一直以来都伤害了雾,就像小然伤害了我一样,我们都是被害者,而我从始至终也是一个凶手。

  “小纱。”我第一次叫了她的名字。

  “绚,你叫了我的名字了吗?”她惊奇地大喊。

  必须做点什么,这样下去我唯一的一份友情也会被我在毫无知晓的情况下打破。

  我靠近了她,因为现在我们两个都坐在床上,现在扑倒她简直轻而易举,所以我确实这么做了。在做了之后,我的心脏怦怦跳,我们的脸只有一尺之遥。

  “小纱,对不起。”我的眼泪滴落到了她的脸上,她先是一怔才恍惚过来。我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了,痛苦得想要爆发出来。

  “绚……”她不情愿地偏开了头。

  我的心中一阵。

  “难道你也讨厌我吗?你也想要忘记我吗?”

  我露出了一副厌恶的表情。

  “不是的。”

  “那为什么要避开我?”我死死地瞪着她。

  “因为……”看见她又将话收回去后我似懂非懂地说,“我明白了。原来我就是这么被人遗忘的。从来不会有人在乎我。现在开始我不会相信任何人,永远不会。”

  我走出了房间。

  “pong!”门被关上了。

  三个月后,我们执行了一次重大的任务。而在那次任务中我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了——我从来都是被遗忘的。

  “绚,这边的得去那里守点。”命前辈指了指学校内部,“尽可能不要伤害别的学生。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那名罪孽深重的老师。”

  啊,要是遇见了她会怎么样?肯定会很尴尬吧,毕竟现在小然已经将我彻底遗忘了。

  “绚,绚,绚!!!”零前辈摇了摇我的肩膀,我的意识突然被模糊地拉扯了回来,“诶?怎么了吗?”

  “绚,你怎么还在发呆啊!他们已经行动了。”当我完全清醒的时候才看见了三人着急的目光。我连忙说:“没事没事。那我走了。”说完,我按照计划地潜入了书房。

  “真大啊。”之前所说的他们指的是D组的人,那两个人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友好,因此我也不算是和他们有着什么牵连的人,当然也和他们不熟就对了。这一次被他们安排在了一个任务中有点让人出乎意料呢。

  我环顾四周,一张一张木制桌椅和高大的书架耸立在前,我轻轻地摸了摸里面的书:“好久都没有看书了。”自从父母死掉之后,我再也没有摸过一次书。“久违地翻开看看吧。”当我正要翻开第一页时,外面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怎么回事?”我捂住了耳朵保证能够保持清醒。

  看样子外面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学生的尖叫……我听见了各种声音。有爆炸声,以及尖叫和求助声,还有……还有哭泣声?????

  这是怎么回事?哭泣声越来越响亮,在我的脑海中徘徊。

  我似乎听见了小然的呐喊:“小艾,救救我……”

  一瞬间,脑子停止工作,呼吸变得急促,电波似的传出来到了主干,我看见了那个女人。她端坐在了图书馆的书架上。我直勾勾地盯着她,“啊啦,这是我们新来的客人吗?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呢?”

  “你把她怎么了?”

  “她?你指的是什么?”

  “你知道的,在场的除了我们别无他人。”

  “这些嘈杂的声音可不是我制造出来的哦。”她漫不经心地回答之后跳到了我面前,“你可以看看外面的风景。”

  这么一说,看起来的确不像是房间内传来的声音,倒不如说是像外面传来的。我往窗外眺望——学生们都惨死在了另一组的手上。

  “为什么?诶?不是说过了不要伤害学生的吗?”这时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又有一堆乱七八糟的疑惑。

  “难道你相信自己的组织吗?你就可以判定我就是那个罪恶的、肮脏的老师吗?”她嘲讽我。

  “不能,但是我知道你就是那个人,你就是我的敌人。”

  “真是感人的信任。全世界的人都值得去信任吗?”

  这句话虽然是脱口而出,但是对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往常我不是也很相信小然吗?到了最后她不还是将我一点一点地抹去了吗?

  “你说的对……”我感觉知觉要被吸引了,信仰亦是如此。

  “这就对了。”她向我走近,用手抬起了我的下巴,“你其实很寂寞的吧?很需要爱的吧?”

  我点点头。

  “很好,很好。”她打量着我的全身,我的警惕心已经没有那么强了。“那,你需要谁来爱你呢?”她面目狰狞,我没有感到一点不适,毫无疑问:“小然。”

  “啊,这样啊。那你可以想象我就是她呀。你想想,回忆她的模样,回忆她说过的话,回忆她的性格,把我当成她就好,我会满足你的所有要求。”听完这,我的身体不经思索的开始自动脑补。我真的将小然那清秀的面容脑补成了眼前这个干巴巴、丑陋无比的女人。

  “来吧,对我做点什么吧,我会满足你的一切,这就是爱不是吗?这就是所谓的爱啊!”她渐渐脱掉了衣服,一件一件地掉落在了地上,我的双手情不自禁地触摸到了她的脖子,然后是腰……但是……我不能接受。

  “我喜欢你。”

  不要啊,不要。我喜欢的不是她啊,我说了什么,我只是将她脑补成了自己喜欢的人罢了。为什么会不假思索地说出这句话?明明这是只对小然说的。我……住手……住手!!!!!不要再操控我的意识了!!!你不是小然,无论如何都不是,就算你的模样是……你的意识是……你的外貌是……你的性格是,但是你的心不是啊!!!小然喜欢的人不是我。这点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住手!我叫你住手!

  我正在和另一个自己拼命的殴打。

  “难道你不希望小然也喜欢上你吗?”她的话正中了我的伤口。简直就是在伤口上撒盐。

  “当然希望,但是,不是以这种方式。况且,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她,你叫我怎么下得去手……”我停止了在空中迅速挥动的拳头。

  “为什么下不去手?”

  “就算她是小然,我也不希望我这么做。这样和强暴又有什么区别?”我转过了身去,不愿意面对眼前的这个自己。

  “你忘记了她是怎么将你遗忘的吗?你忘记了你这几年来的痛苦了吗?对于罪恶的人都是要给予惩罚的不是吗?”

  “你是说小然是罪恶的人?不!她是我的救世主,是我的英雄,是我爱的人。你和我所说的爱不一样!!!!!”我咆哮到。

  “你怎么还是那么愚蠢呐!她喜欢的人不是你,而是她身旁那个白头发的小女孩。你不应该先把小女孩给杀掉吗?”

  “我做不到。”我看了看自己充满鲜血的双手。

  “看看吧,你这几年杀掉的人。难道你连一个女孩都杀不掉了吗?这样的话这些人为什么你又能轻而易举地毁掉呢?”她摇了摇我的肩膀。

  “别碰我!那是因为我不想被你污染,我不想成为你。而且我不会为了爱情去杀人的。况且,她并没有做错什么,错就错在小然无条件的选择了她。”

  “恐怕不行了。”

  “诶?为什么?”

  “因为另一对的D组已经去执行了。”

  “执行什么?”

  “杀掉小然的任务。”

  听到这里我的心中一阵悸动,全身便开始抽搐,世界开始扭曲,面对眼前这个只剩下内衣的女人我以无暇顾及,“穿上衣服,等我回来。”说完我跳出了窗户。

  闻声前来,是一片血腥的场景,D组……D组杀掉无辜的人了。不可原谅……不可原谅!!!!绝对不可原谅!!!!我成功顺手成章的在酒店附近的森林找到了D组的队长。

  “呐,D组队长。”我慢慢试探他,“你知道为什么这里会这么的难闻吗?”

  “这不是绚吗?怎么了?”他一副傻笑的样子,很明显是装出来的,其实他什么都知道了。

  “我说这里的空气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的混浊?嗯?回答我。”

  “呀,今天天气真不错啊。”他将视线转向了天空,明明是乌云密布……却说出这样的谎话。大人,果然不可相信啊!

  “前辈,我在问你问题。请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我一下子转移到了他的面前,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传送,这种奇怪的力量……为什么会在这时被触发呢?像是被动一样的技能我并没有练习过。

  现在我的内心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我不确定我下一步会做出什么。

  “没用了,现在我的小队会将这里的学生全部屠杀。”

  “为什么?”我冷冷地说。

  “因为这群人全是那个女人的同伙啊!你难道不觉得也该赶尽杀绝吗?”他狰狞地笑着。

  我吐了口唾沫,这么一来,他们这一对注定要将小然和其他学生一并杀死。我怎么可能让你得逞?我不会让你这么成功的。

  “哦?你们确定吗?我可以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我莫名其妙地转移到了他的身后,用手指作出一个枪的动作,然后对准了他的喉咙。

  “你想杀我?”他知道我的技能,“你居然要背叛组织。”

  “背叛组织的是你们。你们其实是看上了这些学生的财产吧?我说的对吧?”我嘴角轻轻上扬,“因为这些学生都是大富人家的孩子,你们无疑杀掉他们就是为了逼迫他们的父母交出资金对吗?”

  他结结巴巴地否定到:“胡说,你在胡说什么!!!!”

  “我可没有胡说,这些想法都呈现在了你的脸上呢。”我用手指了指他那肮脏的脸颊,然后做了一个呕吐的姿势,“真难闻。”

  “就算你知道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他讽刺到。

  “你确定吗?”这时,我又将手靠近了他的脖子五厘米。他开始慌了,以至于跪了下去。

  “那你就去死吧。”

  我的手向天空轻轻一抬,他的生命结束了。鲜血疯狂的涌出,飚到了我的脸上,“真脏。”我用手背擦了擦嘴角,“之后要解决的就是他们队的所有人了。由我一个人来。”

  我不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别人。

  没想到组织居然有这种贪图名利而滥杀无辜的人,这和这个腐败的制度做法又有什么区别呢?

  “找到你了。”

  左眼一下子就找到了另一名队友,我邪笑着,来到了他的面前。“哟,你好啊。”由于我的传送还不是很熟练,因此我只能够勉强地找准位置,然而这一次没有这么准确,而是传送到了离他最近的树上面。

  他一脸惊恐地看向我,“你怎么会……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来制裁你的啊。”很快,我摆好了战斗的架势。

  “什么?”他身旁的学生不停地向我求助着。

  “别装傻了,那么,再见了。”空气中突然凝固了似的以电闪雷鸣般的速度穿透了他的心脏。他痛苦的在地下不停挣扎,不停滚动,直到最后呼吸停止。

  在他彻彻底底死掉之前,我问了他的另一名队友在哪,只可惜他经受不住伤痛,在我开口之后一阵抽搐就死去了。

  学生们欢呼着。不过,D组是有四个人的,其中一个前辈因为要执行其他任务未参与这次任务,那么另一个人,在哪?

  我大喊道:“你们快去避难吧,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目送他们远去,我的心才稍微平静一下。可是我并没有看到小然,那个笨蛋去哪里了?要是死掉了怎么办?这么危险的情况她到底去了哪里!!!!我在心中呐喊,可惜并没有回应。也当然不会回应。

  “笨蛋,你去哪里了?”我开始无助地抽泣。

  你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办?这一次换我来拯救你了。

  直到十多天后,我依旧不愿意放弃找到小然。即使我不曾怀疑过她已经死了,毕竟她还没有能力,要被宰杀是轻而易举的事,我杀掉了那个女人。那一夜我已经杀红了眼,我的人性,我的理性仿佛早不复存在。

  “绚……我们回去吧,任务已经完成了。”雾正在劝几夜未合眼的我,“你已经找她找了一个多星期了,再这么下去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不要你管!!!!”

  “我知道她对你来说很重要,但是绚对我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她拉住了我的手,想要挽留我。

  “不可能了。请你将我忘了吧。”我知道自己带给别人的伤害太多了。

  “绚,算我求你了,你能正面面对我吗?从我进来的那一刻你就用面具遮住了自己的脸,你到底怎么了啊?!”她着急了,语气越来越快。

  “我怕我自己……我好怕发生那样的事情。”不禁意间两行眼泪又喷涌而出,“诶?为什么,为什么我又哭了啊。”我的双手不停地工作着,可是眼泪并没有就此罢休。

  “绚……”

  “已经够了啊,不要来管我了。我不值得你这么对待的。”我哭哭啼啼地跑出了酒店,来到了幽静的森林。小然,你究竟在哪?我好担心你,你快点出来啊。“只要你还活着,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我跌倒在了地下,“拜托你了,快点出来啊,我无法在没有你的世界上存活下去。如果……如果这个世界你消失了,那么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吧?”似乎是觉醒了什么。我的体内力量正在不停涌出,我听见了呐喊,我听见了。

  “小爱,救我……快来救我。”我闻声寻去,一个裸体的女子被封锁在了鲜血淋漓的锁链上。

  “你怎么了?”我上前悄悄试探她。

  “救救我……不要杀我……”她大声地向我祈求,“求求你,救救我。”

  我着急了,这么一个楚楚可怜的女生被挂在了锁链上,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她嘛?想到这里,我看见了锁链释放的按钮,这应该是……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

  我小心翼翼地按下了按钮。

  她得到了释放,我的心也松了下来。

  “你还好吗?”我试图将她扶起,却发现了她的身侧有一处巨大的伤口……“这……你这伤口是怎么害的??”我关切地问起来。

  “我觉得,这应该问问你比较好。”她抬起头让我看到了她的脸庞。令我震惊的一刻是——她的脸居然和小然长得无比相似。除了……除了左眼不同。

  “总有一天,你也会尝试到这种痛处的。”说完她便消失了身影。

  “什么?”

  我醒来了,我的双手不停锤击着脑袋,那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问问我比较好!我做错了什么吗??不……不,不,不,不!!!!我没有错!!!我始终没有错!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难道有错吗?难道这有错吗?你算什么东西!不要来指挥我的行动啊!我在内心深处咆哮到。

  月色渐渐上升,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渐渐走进了幽深的森林,而我也成功找到了小然。她被那个白头发的女生死死地抱住了。

  “呵呵,真滑稽。”说完我掉头走人了。这么多天的努力换来的确实这种东西。这个世界难道都崩坏掉了吗?果然,人都是自私的。既然你这么想和她独处那就随你的便吧。

  心在绞痛啊。都没有力气了。

  “算了也罢,回组织吧。”随后我传送到了自己的房间。雾见到我后开心地大喊:“你终于回来了!?”

  “嗯。”说完我死死地躺在了床上。

  你究竟要将我伤害几次才肯放弃?

  眼睛闭上。倦意袭来。

  我睡了……睡着了多久我不知晓。

  三天后。

  “绚,绚,绚!快醒醒啊!今天要有新人来,我们还要开早会呢。”雾摇了摇我未清醒的头脑,我挠了挠头,梳妆打扮了一下才出门。

  “哟!欢迎我们的新伙伴,额,你的名字是什么?”一进门就听到了辰的声音。有点不习惯。

  “我没有名字。”门内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没有名字?那可真好玩。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也不知道这个新人是怎么样的人。居然会这么敷衍。

  “啊勒?这样吗?很好,很好啊!那、我来帮你取个如何?”辰又开始多管闲事了。

  “干脆就叫弑吧?弑,欢迎回家。”

  弑吗?听起来有点恐怖。

  “绚,你怎么不进去啊。”雾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

  内心的吐槽早就忘记了自己身处门外,我被雾强行拉回了现实,随后不好意思地推开了门。

  那个新人我千想万想没有想到的就是,她居然是小然。

  当眼神对视的时候,我在意地撇开了头,装作若无其事地坐下。“辰,我早说过不要把这个人牵扯进来,你难道听不懂吗?”

  “啊勒?新人这才刚到你就起了兴致了?吓到人家可怎么办?”

  “你……”看样子辰知道她就是小然了,才故意这么讽刺我。毕竟我的任何心事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好了,下面我给你介绍一下你的同伴们。额,最左边靠墙坐的这位是命,在他旁边的人是异,这两个人是A组的,新人的话还是少和他们搭话,免得到时候被杀了我也没办法。下一位是坐在我右边的大小姐绚,以及雾。这两个人是B组的。C组的话是斩和无,目前呢去做任务了,很不幸未能露脸。D组的话,额……其中一个我相信你已经认识了。另一个是在你身后的查。”

  不知为何突然冷场了,感觉有丝尴尬。

  这个话题就此结束了。“E组的命和零,幸会幸会。”E组的人主动上前与她打着招呼,她回敬道:“请多指教。”

  辰说:“好了,那么人员你都已经认识了,接下来我将你分配到……”不知道辰又要耍什么把戏。

  “D组是吗?填补空位。”她一脸呆滞地提问。

  “不,你去B组。”

  “诶?”我和她异口同声地说了同一句话。

  “为什么?!”我不满地大叫起来,“为什么她和我一组?辰你是想死吗?”

  “啊不,我只是看你很久没有这么有精神了,自从这孩子来了之后。”辰无奈地回答。

  “没事的辰,我就在B组了。请多指教哦,绚~小姐。”

  听到这句话我已经要气到吐血了,你既然又要来捉弄我那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组呢?你干脆将我杀掉得了,我承受不起你的伤害。

  “你这个家伙……”

  这个笨蛋又来折磨我了。明明我以为我们再也不会相见,为什么你总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呢?我永远抓不住你的双手。

  但我似乎发现,无论你怎样伤害我,我都不曾有过一丝憎恨。

  “你索性,让我讨厌你啊,傻瓜。”我支支吾吾的小声抱怨。

  夜半,我知道了我们的下一个任务,而雾也被分配到了D组填补空位,我杀了太多人了,现在和这个笨蛋一起住是有点不习惯的。不过她倒是过得挺舒适,没有感到什么不适之类的。

  “我说……你难道不会觉得尴尬吗?”

  “不会啊。我觉得我们很早以前就见过面了,所以一点也不尴尬。”她忙手忙脚地收拾着自己的行李。

  见到这个模样的她我不禁脸颊发烫,然后小声地说道:“不建议的话我来帮你吧。不要误会,我才不是为了帮你才照顾你的。哼。”

  她牵住了我的手,对我微笑。

  你好久都没有对我笑过了,现在开始,我也没有必要装作高冷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