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被误以为是贼
月栖迟2019-09-20 10:302,168

  叶父酝酿了许久,终是沉沉的启声,道:“这个事儿,你我都别再掺和了。跑了就跑了!你若要再出去找寻,就会给我们爷俩带来大麻烦!”

  “……”叶景一满脸复杂,双手叉在腰际,低头深思着。

  他不知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只知那血毒人进了他们的门,又从他们门里头走出去,就该他来担起这个责!

  叶父见儿子也不再多同他争议,口中念念叨叨了几句,便去磨些草药。又想起屋里头还差一味,还得背着竹篓去山里头采摘,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让儿子别瞎折腾,老老实实等他回来。

  叶景一这个人,生来头有反骨,从不听人的规劝,让他往东他偏往西,能听老头儿的话他就不是“混世小魔王”了!

  他那黑漆漆的眼珠子一转,趁着老头儿离远了,便一路循着草丛里的血迹过去。不过令人感到怪异的是,他摸索到了半路,竟然发现血迹没了,他思忖之下,决定去街市上看看。昨夜的子时左右,血毒人就出现在吴记药铺的那条街上,他想在那儿蹲守。

  城门大街,叶景一百无聊赖的哼着小曲儿,斜倚在一卖文雅玩意儿的摊铺子旁,随意的拿起一折扇打开看看,扇扇。那摊主也晓得他,没说什么话,继续吆喝着:“来瞧一瞧,看一看叻,新到的美人团扇……”

  “小贼!别跑!还我玉珏!”一声带着盛怒语气的女子声音,打断了小摊贩的叫喝声。

  那前头正在撒丫子跑的贼人一时间找不到方向,不知该往哪儿跑,前边正好有一辆马车在,空隙的地方又有推车,眼看着没办法了,小贼狡黠的盯了叶景一一眼,迅速将一块上好的玉珏偷偷的放到他的腰际后头,转而躲在了铺子的后头观察。

  此时的叶景一,正优哉游哉的打开江山美人图的折扇,时而“啧啧”两声发出感叹,眯着眼睛直把眼儿瞧,压根没有注意到小贼栽赃陷害了他。

  “奸贼!拿命来!”又是一声沉重的粗里粗气的男子声音,此人一身夜行衣,以黑布蒙面,迅速的冲向那华贵的马车,手持着大刀便朝里头插去,马车内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声,马车开始摇摇晃晃,马儿受惊,百姓尖叫着躲闪。

  帘子被风儿吹拂,露出女子惊艳秀丽的绝世容颜,那人儿却不慌不乱,显得格外的沉着。

  就在那贼人发现他想要刺杀的人不在里头时,想要杀那端庄的女子灭口泄愤时,忽而一阵风声,贼人发出“啊——”的一声,被踹飞了去,而眼看着马车就要散架,叶景一趁势迅速的揽住女子的柔软的腰身,将她救了出来。

  “姑娘!小心啊!”有位老汉的声音从辛落儿的身后惊恐的响起,但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直直的瞪圆了眼,身体不受控制的僵硬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受惊的马疯狂的向她冲来。

  她下意识伸出双臂挡在眼前,叶景一顿时松开女子的腰,转而以雷霆之势将辛落儿带离,只差那么一点,马就撞了过来!好险!

  辛落儿大口的喘着气,心口不停起伏着,受惊未定时抬头一看,竟是他!是那位少年郎!

  等缓过神来,却发现他怔怔的盯着自己的双手看,一副惊愕无措的样子,叶景一踉跄了一步,环视四周,一片茫然。这怎么回事!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是他,一定又是他,怪物拓跋敇!

  不等他多思,辛落儿恍然看见掉落在他脚边的她的玉珏!她恼羞成怒的拾起,举到他的面前,道:“你这无耻的小贼!是你偷了我的玉珏!”

  叶景一一脸懵的看着面前这位兴师问罪的小人儿,愣了下道:“我什么时候偷你玉珏了?”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辛落儿气愤的又重重的抬脚踩了他一脚,他“嗷嗷”的痛叫了两声,翘起了脚,冲着她吼道:“小丫头片子!小爷我救了你一命,你居然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你良心被狗吃了啊!嗷痛痛痛……力气还不小!”

  她重重的“哼”了声,叉着腰在他身边绕了一圈,边走边打量着他道:“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假惺惺!你良心才被狗吃了呢!偷了我的玉珏,还死不承认!”

  叶景一怒从心起,咬牙切齿的与她拉近距离,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她,一字一句道:“臭丫头,你给小爷我等着!”

  “无耻小贼!别让我再看见你!”辛落儿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拿起她的宝贝玉珏吹了吹,眼睛里充满了疼惜。

  他一时吃瘪,像咬了舌头似的指了指自己,道:“我是小贼?这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种母老虎,不分是非黑白上来就冤枉人!小爷我没偷你的玉珏!小爷我还救了你,你得报答我知道么!别做那恩将仇报,忘恩负义的小人!”

  辛落儿“哟呵”一声,挺着干瘪的胸脯,仰视着他,道:“谁是小人?你吗?算我看错了人!之前你帮老妇人拿回了银两,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好人!没想到你只不过都是装出来的罢了!实际上是想收买人心,再暗暗的趁其不备,偷回来自己私吞!我是亲眼看见我的玉珏从你的身上掉下来的,还能有假不成!反正你偷的就是你偷的,不要再狡辩了。无!耻!小!贼!”她一字一句停顿道。

  叶景一额上的青筋渐渐的暴起,能明显的看见他咬着牙的那股怒气。

  她根本不怕,挺直了腰板,话锋一转,道:“不过,看在你方才救了我的份上,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你只要再跟我道个歉,我就原谅你!也就不报官处置了!”

  “小丫头,你胆敢跟小爷我谈条件?”他步步的紧逼,她被迫步步的后退,皱了皱眉,一直退到不能再退,贴在了小摊铺子的摊前。

  叶景一凝重的警告,两人的脸贴得极近,鼻息可闻,他道:“这里可是小爷的地盘,也不打听打听!惹了我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辛落儿一言不发,只死死的瞪着他,两人之间的眼神透着锋芒,原地不动的以眼神较量着。

继续阅读:第十章 藩王之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