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要大乱了
月栖迟2019-09-26 12:072,142

  叶景一看老头儿方才给他吃的那枚药丸有用,手指的黑色渐渐褪了,便拿来一破布包住那人的下巴,强行把药丸塞了进去让人吞下。

  等了好半晌,人竟一动也不动弹,虽然有气息可却连半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叶父这下慌了,治人他行,但治这种半死不活的玩意儿还是头一回,他提议还是把人给扔走了事儿!

  “铃铃铃——”

  一阵清脆的铃铛的响起,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更为响亮。

  叶父忽察觉身后的异样,胆战心惊的回过头去,猛地瞪大瞳孔,发现那人竟睁开眼又活了!他慌忙就抓起儿子的衣袖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父子俩的飞毛腿不是盖的,直到跑得气喘连连出了林子才肯停下。

  叶景一喘着粗气道:“没、没追过来吧!”他额上的汗珠滴落下来,靠在了一旁歇着,双手放在盘起的双腿上,抹了把汗,后背冷汗涔涔。

  叶父怒从心起,拾起地上的木棍就往他身上打,边打他边躲,叶父咆喝道:“你给我上哪儿招惹来的这臭东西!让你不要在外头惹是生非,你倒好,把这半人不鬼的东西给带回来了!”

  “我哪儿知道!死老头儿!别打了!”他跳了起来,躲过一棍,又机警的扫视周遭。

  人语声惊得林中栖息的飞鸟四起。叶父重重的扔下木棍,气不打一处来。叶景一五味杂陈,寻思着,今夜是不能回去的了,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一定还在屋里头。只是让他感到疑惑的是,他听到的铃铛不可能是幻觉,那是怎么发出声来的……

  除非有人在操纵。但这深山竹林就只有他跟老头儿两人住!

  叶父打累了,就靠在竹子上头歇着,沉沉的闭着老目。叶景一双手枕在脑后,抬头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中。

  “老头儿,你说这事要不要报官?”他紧皱着眉头,思来想去这不是空穴来潮的事儿。说不定有屋里头那一个还会有第二个,介时只会越来越多,溟阳城岂不是要大乱?那可是人心惶惶的事!

  叶父冷哼了声,调整了个舒服的睡姿,腿架了起来,靠着些的侧首瞥了他一眼。

  “你甭多管闲事,这个事一个字儿都不能告诉别人!等那鬼东西走了,你我父子俩再回去就是!老子偏就不信这个邪!”说罢,将含在口中的叶茎给啐了出去。

  叶景一嘴角狂抽,老爷子心可真大。这个紧要关头了还想着自个儿!

  他“呵”的一声,双手环胸,身子倾斜过去,道:“那我就问你了,要是那东西走了,祸害别人去,这罪是你的还是你的?”

  他剑眉微挑,好整以暇的探看着,不知哪儿拔来的狗尾草,叼在了嘴里头,漫不经心的看着叶父的脸色一点一点变得难堪。

  叶父不管了,恹恹的站起身,踹了他一脚,犹豫了半晌,道:“起来!回去就回去!大不了,做出解药医治他就是!”

  叶景一跟个猴儿般的跳起,扑扑身上的灰土,听着叶父口中念叨着:他娘的,走的什么霉运,这等烂谷子的破事儿都能给老子碰到!

  **

  “哈哈哈,老子明白了!”叶父双手沾满了血腥,他戴着布的手套,左手持着带血的刀,显然是方剖完血人的,他去一旁的清水里洗净了手,拿着干净的白布擦了擦。

  叶景一焚了艾叶,让艾叶的味儿盖过血腥味,显得不那么想吐。这就是他为什么就是不想跟着老头儿学医的缘故,多脏啊,还要把人肚子里的头东西挖出来看看。

  叶父一番缝缝绞绞,将血人的伤口缝合住,止了血。

  “你先别问!”他打住了叶景一即将要问出口的话。后者满脸无语的随性坐在一旁,不问就不问,什么尿性,每回都要装深沉。

  叶父已经找到可以医治此人的法子,不过解药还需要再试试,不一定能做的出来,需要一段时日,这人就暂且只能这么的搁置在这儿了。

  叶父让儿寻来最结实的捆索,把人给牢牢的拴住了,省的再闹出什么事端来。

  “那解药呢?你能不能行啊?”他牢牢的打了个绳结。他爹好歹也是神医的教出来的,若是这连一个解药都做不出来,他会嘲笑死他的。

  叶父以皂荚叶仔仔细细的清洗双手的血污,道:“哪儿那么多废话,爹说行就是行!你给我把人看好了!我上趟衙门,去跟知府大人告个假去。千万被让这人跑了,不然回来拿你是问!”

  叶景一满脸嫌弃的拿过手边的白布向他扔去,又到了艾叶焚烧的地儿,他冲了冲鼻子,撇了眼那被绑着的“活死人”。死老头儿是不是担忧过头了?人都成这样了,就算不绑着也不可能会跑,除非真有鬼了!

  日头渐渐攀起,他一夜未睡,十分困倦。兀自拿来了一把竹椅,仰面靠着就“呼呼”大睡了过去,梦中呓语几声。

  “他娘的!人呢!”叶父回来一耳刮子抽了过去,叶景一腾地跳起身来,六神无主道:“人!人呢!”脑子还是迷糊的。

  “老子问你人呢!那东西上哪儿去了!”叶父气急败坏,那竹椅上捆着的只剩下凌乱解下的绳索,已经不知所踪。

  叶景一一张俊脸惊的惨白,他跑出了木屋,到处找寻,却连半点影子都没看见。父子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一副面如死灰的模样。叶父连想揍儿子的心都没了,一腔怒意都没劲儿发了。

  “完了!完了完了!”他粗糙的手背拍着手心,原地佝偻着老身板踌躇的来回走着。

  原本还打算做出解药治好这人,可这人却跑了!这血毒人一旦离开,搅扰了百姓,溟阳城要大乱啊!

  叶父怒气冲冲的“唉呀!”一声,坐了下来,满脸愁思。

  叶景一木讷的站着,摸了摸鼻子,悻悻然道:“不管咋样,人是我看丢的,我……我该担起这个责任,我这就找去!”说罢,就急着要走。

  叶父厉声咆喝道:“你给老子回来!”

继续阅读:第九章 被误以为是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