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救中毒之人
月栖迟2019-09-20 10:302,129

  中元夜,偌大的街市,竟无人行走,没了白日的热闹喧嚣,萧瑟不已,空中竟落起了丝丝的小雨。

  月落乌啼,一阵阵的森然的风穿膛而过,卷起了地上的沙尘。

  叶景一抱着个竹篓子,鬼鬼祟祟的一路遮掩,手上拿着一黑袍用来掩盖。也不知这中元夜可有夜禁,不管怎的还是要多防备着些的好!

  吴记药铺的房门被扣响,掌柜的打了个哈欠开门,看到他人的一刹那受到了惊吓,一个哈欠楞是给憋了回去。

  门口的人却比了个“嘘”,挤眉弄眼的把手上的药材全都给放下了。

  掌柜的手还停放在房门上,探着脑袋左看右看,回头去拿银两,塞在了他的手头,道:“景爷,你可得快些回去啊,这外头刮风大雨的,搁哪日送不是送啊,我又不急……”

  “小爷我急啊!谢了!”叶景一挑了挑眉,抓好手头的银子,掂量着放入囊中。

  回身,以一身黑袍来作掩饰,躲入到暗中,偷偷的溜回去。

  他一副做贼心虚的悄悄露出头,佝偻着腰静悄悄的穿到对面去,忽而一斜眼,看见一行走姿势极其怪异之人,披头散发,照个儿头来说,是个男子,身上的衣裳破破烂烂的,腿脚就跟瘸了似的,漫无目的的朝前处走。

  叶景一看到巡查之人走过,他拼命的给那正在行走的“怪人”使着眼色,动着嘴皮子,以气音喊道:“兄弟!快过来!小爷我护你走。你那么正大光明的走,还不得给人抓了啊!”

  但那缓慢行走的人,似乎像没听到他说什么似的,无动于衷。他也看不到那怪人的脸,就只能看到其后背。

  叶景一心想:这是条汉子的!他服这人,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人给巡查的人抓到。在这鬼节里,就当做个好人,送佛送到西!

  他踱步掩身,神不知鬼不觉就来到那人的身后,伸手去拍了那人的肩膀,道:“兄弟,你找死也别挑这日死啊,那巡查的人马上就……”

  可下一瞬,叶景一说不出话了,他面如死灰,双腿都在发抖,瞳孔瞬间放大,浑身发毛的立在原地。

  面前的人已经转过了头来,那是张麻木的脸,瞳孔无焦距且涣散,露出诡异的笑。

  他大喊一声“娘啊!”撒丫子就往回跑,连黑袍都扔了在地上,一路飞速的不要命的跑,直到跑过竹林,跑回了草木屋里。叶父睡得很香,翻了个身,口中喃喃道:“香猪蹄儿,给老子也来一个!”

  叶景一“彭!”的一声推开房门合拢,喘着粗气,那副可怖的凄惨面容还浮现在他的脑中,他用力的拍拍脸,舀起房中水缸里的水“咕噜咕噜”就猛喝了好几大口。

  他坐下开始回想,让自个儿镇定下来。莫不是真撞见鬼了!不可能不可能,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世道哪儿来的鬼?

  叶父又翻了个身,叶景一从身上拿出银子来,搁在他的床前,转而回到自己的塌上睡下。

  夜风阵阵,吹得外头的木门吱嘎作响,叶景一不知自己是否在做梦,隐隐的听见一种从未听过的美妙的笛音,那是一种超脱世俗的空灵,仿佛身坠异世的清澈的笛音。

  “咚——咚——咚——”

  一阵磕门声响彻整个寂静的夜里,叶景一恍然惊醒,一个鲤鱼挺身坐起。他打开房门,狂风吹了进来,雨不知何时停了,他拿起一把蔑刀,疑惑的朝着那门口过去。

  磕门声还在响起,叶景一双股战战,咽了口唾沫,握着蔑刀的手都在发抖,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他斗着胆子,断断续续道:“哪个不要命的,三更夜半的来小爷的地儿捣乱!”

  声音忽而消失了,连之前听到的笛音也没了,仿佛就是一场梦一般。

  在他狐疑的想要拉开木门瞧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之时,突然外头传来一个重重落地的响声!他瞬间拉开木门,便瞧见外头躺着个人,似乎还在抽搐。

  许是听见太大的声响,叶父给吵醒了,和衣起身,点了个油灯走来,吼道:“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跑出来干啥!是不是那怪物又出来了!”

  叶景一的手触碰到了一丝黏腻,伴随着铁锈味。

  叶父朝着地儿照着些,问:“这是怎么的了?”随着油灯的接近,看清了地上躺着的人的模样,叶父“哎哟!”一声,连连后退,险些闪了老腰,大惊失色的说道:“见鬼了!”

  “不是鬼,是人!”他翻了个白眼,将地上躺着的人以未手上的手臂搭着些,弄了进去。叶父忙去点亮了整个屋子,灯火通明。

  “……怎么全是血!”叶父几乎是没眼看,此人满脸都是血,浑身上下破破烂烂。

  叶景一嫌弃的喝道:“干正事儿!”

  叶父讪讪的放下手头的油灯,口中念叨着的过来查看。

  一番检验过后,得知此人身中奇异之毒,暂不知是什么毒,从未见过。吊着白眼,唇部发紫,脸发青。双手的指甲无比的长,指甲也是深黑之色,舌苔同样。而且浑身还在颤抖抽搐。

  叶父想要仔细的再看看,叶景一忽然感觉自己不对劲了,他的手指开始发黑,整个人脑袋也不清醒了,叶父见势,突然抓起他的手,迅速的泡在一个盆水里头。

  “老头儿,怎么了?”他有些紧张的问道。

  “他娘的,这血有毒!源头就是这毒血来的!”

  叶父又去拿来了一药瓶,让他赶紧服下。叶景一不禁低骂了声,道:“这玩意儿是哪儿来的?”

  “管他哪里来的,赶紧的,你我父子快将此人给扔出去!”

  他暴喝道:“不行!死老头儿,你可是医者!医者仁心,你能见到人死在你面前么?我们得救他!你要把他扔了,万一他祸害别人你我担当得起?”

  许是语气太重了些,他缓了缓神,闷闷道:“为今之计,得找到解毒的药!”

  叶父考虑再三,终是答应,道:“我且试试!”

继续阅读:第八章 要大乱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