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双重人格
月栖迟2019-10-23 17:192,162

  叶父因他这一句话整个肺都快气炸了,质问道:“你给老子好好说一说,这究竟是怎么个回事!是谁把你给打成这样的,你告诉老子!你又搅和了谁的好事儿!”

  叶景一无比头疼的从木塌上起来,个儿比叶父高了不止一截半截,他颇有些无奈的说道:“那根本就不是我干的!”

  叶父半晌没憋出半个字儿来,气得胸口堵。

  他随意的掏了掏耳朵,弹出一个耳屎来,对着吹了吹,漫不经心的走去那儿药炉子前,闻到那股味儿后,又一副嫌弃的躲远,去炊间揭开锅来看看,什么玩意儿都没有。他满眼复杂的看着叶父,道:“喂……老头儿!我吃的呢?怎么什么都没啊,那我吃什么啊!我这肚子还饿着呢!”

  叶父对着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道:“吃吃吃,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吃!老子才刚回来就看见你鲜血淋漓的躺在家门前!可把老子给吓死了,还以为你去了呢!”

  “哎哟你得了吧,巴不得我早点死呢,省了你几口饭吃!”叶景一舔了舔干涩的唇瓣,砸了砸把嘴,肚子里“咕咕”的叫着。

  “你看看你,像话么!”叶父万般无奈的去舀了碗野鸽子汤来。

  原来炖在药炉上的不是药,是野鸽子肉汤,药也早就熬好了,放到一旁冷却着,叶景一馋得赶紧的腾过手,单手端着碗喝着,鲜美无比。

  叶父又去舀了碗鸽子肉来,叶景一却把鸽子肉给撇了开,放到他的碗里头去,嘴里咕哝道:“我不喜欢吃这玩意儿!我喝汤就成。”

  “那哪成!你这淌了那么多血的,给老子好生补着!”叶父又把鸽子肉给夹了回去。

  叶父去拿些干柴火烧火,叶景一将一碗苦药喝入口中,连渣也不剩,他以衣角随意的揩了揩嘴,道:“老头儿,今儿个衙门不忙?你回来的这么早啊?”

  “你以为成天死人呢!”叶父冲着外头暴喝了声,木柴烧得“噼里啪啦”响的。

  叶景一“哈哈”大笑,喝完了药,肩膀处的伤口又一阵阵的传来阵痛,他搬来个木椅躺着,暮色已经渐渐黑沉,他瞅着那黑漆漆的天边,百无聊赖。

  他的单手郑重的枕在脑后,面容严肃的思忖着什么,而后笑容渐渐的收歇,眉头轻轻的蹙了起来。

  那个“怪物”,他又出现了!

  时隔三个月,他还以为他不会再来了。没想到,今日他还是来了!

  三个月前,他独自前去翠红楼饮酒,饮醉之后回家,途中不慎落入了河中,按道理说他是不会水性的。可醒来后竟发现自己安安稳稳的躺在塌上,衣裳干净,却不是他自己的!那会儿他就知道,“怪物”又来了。

  叶景一所说的“怪物”,是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出现了。只记得是七岁那年,他被叶父所收留。

  叶父乃是京城衙门里的仵作,医术精湛,擅验尸身。“怪物”的第一次出现,捣乱了叶父的所有药草,害他被打个半死。第二次是他十二岁那年,平白无故的惹了一身风流债,穿着五颜六色,花里胡哨衣裙的漂亮女子说要来上门求娶。

  第三次出现是十五岁那年,上元节夜里,叶父带着他陪同知府大人看花灯,那会儿皇帝李元仲也在,身边陪伴的自然是诸多锦衣卫。可哪知,那“怪物”竟事先准备引爆花灯!好在叶景一苏醒及时,不然鬼知道这“怪物”想要害死谁!

  自那以后,直至七月,那怪物共出现了四十九次。这个月尤甚频繁!叶景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似有什么大事要发生,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每回醒来的场景都不同,不是茶馆便是坊市,不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后院墙下,便是哪个阴森森的坟场,甚至有一回去到了“鬼市”!至今想想都怪渗人的!这“怪物”甚至还交友,不过他每每都要掩盖过去,才不让别人看他像另类。

  “怪物”名拓跋敇,与他是一体之人,生得一模一样,音容相貌就是他本人,唯独行事作风与个性与他有所不同!譬如一个水性很厉害,一个就是旱鸭子。一个武功盖世,一个宛如废柴。一个冷血冷漠,一个纨绔不羁。一个拒人以千里之外,一个滑里滑头。

  可平日里叶景一却感受不到他在体内的存在,也摸不准拓跋敇出现的时机。但他做过的事情,他醒来却能清晰的知晓!每每拓跋敇出现的时候,他便会陷入沉睡,毫无感官可言,仿佛浑身任由他支配!

  但好在,拓跋敇还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至少叶景一能勉强接受!

  叶父请过世间名医,甚至神医师父也无药可解,据神医所说:“此为心魔,又称双重人,内心所产生的心魔不可医,唯自身强大,方能战胜,不然便会困顿其中,终有一日被其所替代。”

  问其形成原因,又道:“此儿年幼时必经历过常人无法忍受之坎坷与磨难,形成了心魔。心魔稳固,不易除去。唯看自身造化。”

  说来也奇怪,叶景一没了七岁之前的记忆,问他爹娘是谁?不知!家在哪儿?不知!总之就是这么个身世迷离的主儿!

  “靠,今儿中元啊!”他猛地从木椅上跳起,旋即又苦哈哈的捂着疼痛的肩膀。

  叶父一根木棍“咻”的直扔过来,他笑嘻嘻的躲闪开。

  “喊个屁玩意儿!一惊一乍的,怎么的,那大街上热热闹闹的卖死人的东西,你是没看到还是怎么的?”

  “我这不才想起来么!中元夜啊,老头儿,你可得当心了呦!”叶景一满脸邪笑。叶父终年跟死人打交道,就靠着这讨碗饭吃。

  叶父“呸!”的一声,吼道:“兔崽子,好好操心操心你自个儿吧!别让那怪物再出来祸害你了!老子可警告你,今日是中元,特殊的紧,别出了什么篓子,老子也保不了你!”

  叶景一只打着哈哈道:“放心放心,哪儿会出什么事儿!保管今夜顺顺利利!对了老头儿,你不是要把那药材卖去吴记药铺么,我今夜空闲,给你送去。”

继续阅读:第七章 救中毒之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