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街头刺杀
月栖迟2019-09-20 10:312,166

  李元仲一身朴素常服,龙行虎步,坦荡的行于街市,目不斜视。表面看上去坦然自若,风平浪静,实则杀机四伏。他的两侧暗中有锦衣卫的相护,同时也有居心叵测之人盯守。

  前处,那被放进城门内头缠青包头的苗疆人,正低低着头缓缓推着一车的货物,朝着他而来。

  “嗳,这位公子,你之前替我从贼人那儿拿回来了银两。我还没有好好的谢谢你,不知你可否随我这老太婆去到亲戚家中,吃顿便膳再走。”妇人边走边满怀感恩的笑着,客气的说道。

  妇人先前见叶景一就那么的走了,总觉得心里头欠了什么,便想着跟他一块儿过去,说什么也要劝他跟她一块儿回去吃顿饭膳,来报答他的好心,只有这样她这心里头才肯踏实。

  “不必,谢谢。”他看了眼妇人,礼貌的回拒。话语平淡又疏离,仿佛拒人以千里之外。

  妇人心头的疑窦又起,想:孩子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先前还好好的,不是这个样儿的呀。正疑惑间,后头忽传来几声嚷嚷声,原是有人推着推车,嫌他们两人走得太慢,便喝了几句。

  “走快点儿啊!不长眼呢啊!”一粗布衣裳的莽厮甚至动手推人,妇人没给顿住,险些摔倒,好在有人扶了下。

  “不长眼?”叶景一以迅捷之势顿时擒住这莽厮的手臂,只听得清脆的两声响,“啊——!”紧跟着是面容扭曲传来的一声惨叫,并以手肘击打其胸口的部位,那莽厮捂着连连后退,撞到了那青包布头苗人的推车,推车上的粉袋悉数洒下,溅起白粉末,四散开来。

  李元仲趁势不动声色的掩蔽于身后小摊贩的摊子后头,小摊贩看着他们斗殴吓个半死,生怕把他的摊子给掀了去。暗中潜伏着的锦衣卫们则是紧紧的盯着,不到危险的时刻,他们不会轻易出马。

  苗人眼珠子飞速一转,不知从袖口中拿出何物,重重扔在地上,顿时周遭蔓延起浓浓的白粉尘,花白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明清,伴随着刺鼻之味。

  旋即,苗人阴冷的抽出一把尖锐的刀子来,朝着那摊子后头站着的人缓缓逼近,刀尖锋锐寒芒,李元仲眯了眯眼,镇定自若,双手负在身后。

  小摊贩已经撒丫子就跑了,锦衣卫本欲冲上前来,却被周遭一帮人涌现阻拦,一片白茫茫中,看不清任何。

  李元仲忽察觉粉尘不对,脸色惊变,已几近站不稳脚跟,竟渐渐头晕眼花,苗人恶毒的举起刀子,奸笑道:“狗皇帝,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随着刀子的落下,李元仲那如鹰般的瞳孔瞬息万变,那刀子映在琥珀色的瞳孔中渐渐向下,他骤然缩紧。

  顷刻!刀子被一股大力踢去,飞到了数丈之处,苗人的胸口被一记飞踢踹出三丈之外,猛地吐了口鲜血,血粘粘在地,苗人还未来得及抬头看去,叶景一已一拳将其打晕,彻底不再动弹,两眼紧闭,昏死了过去!

  李元仲以帕捂住口鼻,防止毒粉吸入体内,叶景一凝重的伸手将其带出了粉雾之外,锦衣卫们已经彻底解决那帮忽然冒出来的黑衣人,在不远处找到了皇帝。

  “属下们救驾来迟,请皇上降罪!”锦衣卫排排掀开飞鱼服跪下。

  他伸出手来,将当头的人扶起,神色严谨,声音沉沉道:“是位身手敏捷的少年郎救了朕!朕一定要找到他,好好答谢!”那流转的瞳孔内带着点点的欣赏。

  同时,李元仲又命人将锦衣卫副使蓝羽召回,协助正使沈棣彻查此事。他前脚刚出宫,后脚就有人走漏了他的消息,说明他的身边暗藏内奸。这个内奸,必须要揪出来!

  “是!”

  **

  叶景一不慎在与那帮黑衣人斗殴当中,右臂被涂了毒的刀剑所伤,刀口之深,鲜血淋漓,加之那有毒粉尘的接触,使他几乎浑身软绵无力。他的鲜血一滴一滴的在往下滴落,粘着血的血手扶着竹子,印下了血印子,撑着最后一丝意识,走出竹林,朝着那熟悉的草木屋前去。

  视野一片模糊,叶景一的呼吸渐渐困难,喘着粗气,向下一倒,随着“彭!”的一声,栽在了家门前。

  “乖乖!这小兔崽子哟!”叶父倒吸一口凉气,他本在山上采草药,才背着篓子回来,正看见竹子上还新鲜往下流淌的血印,立刻大惊失色,忙手持着蔑刀,背着篓子往家中赶。

  果见,那躺着像个八字的某人就是他那不省心的儿子!

  叶父忙伸出一指去探他的鼻息,又将人给拉上老肩往屋里头搬去,嘴上骂骂咧咧道:“你个臭小子!让你跟着老子好好学医术你不学,偏偏在外头给老子惹是生非!这下好了,给人揍成这样了吧!什么玩意儿,你看伤成这样……我的娘,这他娘的有毒啊!”

  叶父看着儿子肩膀上渗出的毒血,脸色瞬息万变,也不再嚼舌根子,忙给人放在木塌上,去找解毒止血的药草来医治。

  不知过去了多久,只闻到一股熟悉的浓烈的药草味儿,从外头飘了进来,直往鼻腔里头钻,苦涩又难闻。叶景一睁开了模糊的双眼,下意识的想起来,没想到牵动了伤口,“嗷嗷”大叫着,叶父听到他的叫喊声,拿了把蔑刀就冲了进来,指着他气势汹汹道:“你个兔崽子,说,你这身伤是怎么来的!我让你在外头给我惹是生非,你……!”

  一把蔑刀冲着叶景一挥去,他是想躲的气力都没有了,索性一脸无辜委屈的一动不动。叶父悻悻然的缩手,往地上一声,发出重重的声响,白花花的胡子气得翘了起来,背对着儿子,道:“你也知道疼,疼死你活该!爹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不要好管闲事,我看你这八成又是为了救什么劳什子的人吧!”

  叶父回头用圆溜溜的老眼瞪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叶景一单手扶着些肩,双腿盘腿缓缓坐起,唇色苍白,他因疼痛而眉头紧皱着,语气有气无力的,说道:“……死老头儿,你说够了没?”

继续阅读:第六章 双重人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