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进宫医治皇帝
月栖迟2019-04-26 10:202,127

  上头丢下一火折子,叶景一对着吹了下立刻燃了,照亮整个地下室。

  蓝羽在发现他逃脱之后,与锦衣卫小旗火急火燎的分头找寻,沿途一路找寻踪迹,无意间进入了一片茂密的林中。

  那少年身上有很浓重的药材味,又亲眼见他施针医治皇上,一定是医术精湛的医者。

  蓝羽发现林中有一条被踩踏数次的小道,明显的此处有人居住,他甚至还在半路上拾到少年腰间佩戴的一块不怎么值钱的玉珏,由于样式很特殊,所以记忆犹新。看样子是戴了许多年的,有些陈旧。他一定是从此处经过,不小心匆忙逃跑时落下的。

  蓝羽对这少年的好奇心越来越重,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会医术、武功又深、还很会装蒜,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概不承认,卖弄小聪明,滑头滑脑,擅于隐藏自己的另一面。这些都是那少年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他走出林中没多久,便见一草木屋,隔着不远能嗅见十分浓烈的药草的清苦香,蓝羽下意识的握紧了手头的绣春刀,缓步踏进了木屋内。

  叶父抱了一堆干柴火出来晒晒,屋里太潮湿,他装模作样了一番,故意装作没看见来人。

  蓝羽一眼就瞥见那一根长绳上晒着的衣裳,两件粗布衣裳均是一样的棕色,跟叶景一身上所着一模一样,看样子,他就藏在这里。这里应该是他的家。种种迹象表明,他的猜测错不了。

  “我要找一个人。”他双手环胸,将绣春刀持于胸前,目光注视着里屋。

  叶父瞟了他一眼,道:“不知锦衣官差大人,是想要找何人?”他蹲身,把干柴理了理,齐齐摆放在地,排成一列。

  陶罐里头不知在煮着什么药材,水沸腾的跳着。

  蓝羽对于这老丈的淡定反应稍稍诧异一小瞬,换做寻常的老百姓见他们就如见到地狱阎鬼,避之不及。

  “我找一位少年郎,生得眉目清秀,身着粗布棕衣。情况危急,还请老丈不要耽误我办差。”他将北镇抚司锦衣卫的令牌拿出,亮在他的面前。

  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两件晾晒的衣裳上,并道:“我在林中拾到他随身佩戴的玉珏,以及在他的身上闻到与这里相似的药草香。我要找的人,应该就在这。请老丈配合。”

  蓝羽算是平易近人的了,性子也算随和良善,也只有他能够如此对人说话。不然若换做是正使沈棣,怕不是直接杀了这老丈,烧了屋子也要把人给逼出来。

  叶父拿起蒲扇,缓缓的煽动火候,道:“对不住,官差大人,老朽这里没有你想要找的人。此处只有我一人居住,别无他人来过。今日,官差大人是第一位来造访的。老朽有些受宠若惊。”

  蓝羽眯了眯眼,道:“撒谎!你就不怕我?说,人到底在哪!”他将刀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刀锋凛冽,缓缓的掂着,他已然没有耐心。

  锦衣卫小旗寻至此处,见这势态,直接进屋进行搜寻,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人。整个草木屋的四周也搜寻过了,还是无法发现少年郎的踪迹。

  “副使,皇上危难当先,唯有那少年懂得如何医治,可他却避而不见,这可如何是好!他分明救了皇上一回,但此回却是避之不及,真不懂他是何意!”一时间令人焦虑无比。

  若是不能成功将人带回宫,不光是皇上会有难,怕是他和副使也要被降罪。不光如此,北镇抚司使大人也会怪罪下来。

  “什么?”叶父听到小旗的言语,突然把手头的木头给“哐”的声扔在了地上。

  那小兔崽子!竟然瞒着他不说!他何时把皇上给救了!!!

  叶父脸色大惊,本以为儿只是得罪了锦衣卫,使得他们前来搜查,想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避过这阵风头就不会被锦衣卫们再盯上,没想到那王八小兔崽子,竟然跟他说谎话!救了皇帝这等大事也瞒着他!

  而此时的叶景一浑然不知上头情况,正好奇的用手东摸摸西探探,还无意间打翻了一个箱子,从箱子里头掉出几张纸,与一个类似令牌的东西,他以火折子仔细的照着,上下翻面随意看看,发现令牌上头的字都看不清了,又像是刻意划去损坏的一样。不管怎么样,他都没兴趣。

  纸上所写的内容像是内务方面的,很杂,他寻思着老头儿年轻时是不是干过这方面的活儿,令牌兴许是某个大户人家出入所持的,不过这令牌的质地,与纹路,有点儿眼熟,像是在哪儿看过。

  叶景一散漫的合上箱子,放回原位,随意翻翻觉得没什么意思,索性望着上头等着老头儿什么时候放他出去。那帮缇骑,一定会来找他的。毕竟事关皇帝的安危。

  但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小命最重要,他就是这样一个胸无大志,没心没肺的人。他平素的愿望,便是有吃有喝有玩儿的安安稳稳的过这一生,娶个媳妇儿养几个孩子,人生快哉。

  但此时此刻的叶景一根本没曾料想今后会发生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从而改变他此生的道路。

  一阵光线透了进来,紧接着是彻底的通亮,一根粗绳垂下,叶景一见此便攀了上去,以为事情已了,但刚攀上去着地,一抬头,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了。

  只见叶父的左右分别站着锦衣卫副使蓝羽与另一锦衣卫小旗,叶父本人则是悻悻然的低着头。

  蓝羽在见到他上来的那一刻,嘴角缓缓扬起,好整以暇的看着他,道:“叶景一,倒是个好名字啊。”

  直到被他们带走,叶景一都没想明白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叶父放缓了步子,压低声音,道:“待会儿我们父子俩一同入宫,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谁叫你擅作主张救了皇上呢,你不送佛送到西他们能放过你?”

  他啐了一口,道:“都是那怪物拓跋敇干的好事!凭我那三脚猫的医术,能治人?”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进宫医治皇帝(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